第六十章 关于“翠鸟”的另一种假设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这是谁的声音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丁婧茹的病情恶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齐光远被带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吕元则去了舒逸那儿。

“都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休息?”舒逸给他倒了杯茶,吕元叹了口气:“哪里睡得着?你说,如果齐光喻不是自杀,那么到底是谁杀了他?为什么监控里什么都没有发现?”舒逸微微一笑:“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吕元哪里笑得出来:“怎么会不纠结,如果齐光喻真是他杀,那么说明我们内部就出了问题。”

舒逸说道:“吕哥,你就那点心理承受能力吗?姑且不说齐光喻是自杀,就算真的认定是他杀,我相信凶手是一定跑不掉的,再说了,内部是不是有问题现在下结论也为时过早,不是吗?”吕元苦着脸道:“舒逸,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能不能给我透个底啊?”

舒逸淡淡地说道:“齐光喻是自杀的!”吕元下意识地盯着他:“但他留下的那段话又怎么解释?”舒逸说道:“我不是说过,此一时,彼一时,或许他在留下这段话的时候真没想过会自杀,但时过境迁,此时此刻他这样做应该有他自己的原因吧,只是我们还没有想到而已。”

“这么说你还是觉得他是自杀的?”吕元的心里松了口气,如果齐光喻是自杀的,那么他的责任就要小得多。舒逸点了下头:“嗯,那牙刷是他的,屋里也只有他一个人,要把牙刷磨得尖利那是得需要时间的,以齐光喻的机警,就算是有人想要杀他,也不可能有机会慢慢磨尖牙刷,不是吗?”

吕元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舒逸又说道:“再说了,监控里不是没发现什么异常么?你该不会连监控也不相信了吧?”吕元苦笑道:“实话说,要真的确定齐光喻是他杀,那我还真的连监控也怀疑了!”舒逸说道:“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回去休息吧!”

吕元站了起来:“好吧,你也早点睡!”

撵走了吕元,舒逸重新关上了灯,但他没有睡,他还在想着齐光喻的事情。

齐光喻U盘上留下的那段话很坚决地说了自己是不会自杀的,可是他还是自杀了,这是为什么呢?他这么做很是矛盾。

舒逸的脑子里很乱,他抬手用力挠了下头发,自言自语地说道:“不对,哪里不对?”舒逸站起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一阵微风吹了进来,舒逸打了个冷战。

他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打开了壁灯,重新坐到了沙发上:“齐光喻一直在查‘翠鸟’,以他的精明一定不会只有这一点发现,不,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可是他为什么不说出来,至少他可以告诉自己的大哥。”舒逸喃喃地念叨着,随手取过茶几上的纸笔,把这个疑问写在了纸上。

“该死!”舒逸一下子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跑去。

吕元还没休息,正在看电视,见舒逸来他楞了一下:“怎么了?”舒逸说道:“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吕元拉他进了屋把门关上:“什么事情一惊一诈的?”舒逸说道:“我不应该让齐光远去看齐光喻的。”

吕元很是不解:“为什么?这有什么啊?人家两兄弟,弟弟死了,做哥哥的去看上最后一眼有什么问题?”舒逸坐了下来点上支烟:“齐光喻留在U盘上的那段话,他是一定不会自杀的,可是他却自杀了,为什么?”吕元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今天晚上自己和舒逸都不知道问了多少次了。

舒逸说道:“因为他想隐瞒一个事实!”舒逸这话一说,吕元醒悟了:“你是说他已经知道了谁是‘翠鸟’,他之所以自杀是不希望‘翠鸟’被我们找到?”舒逸点了点头,吕元说道:“我明白了,如果‘翠鸟’是齐光喻的哥哥齐光远,那么齐光喻的自杀就说得通了!可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齐光远会自己把U盘的事情说出来?”

舒逸淡淡地说道:“因为他知道从U盘里我们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线索,他把U盘交给我们,就是想利用齐光喻的死加上U盘来掩盖自己就是‘翠鸟’,齐光喻自从进来以后什么都没有说,他不能说,因为‘翠鸟’就是自己的大哥!”

吕元说道:“有证据吗?”舒逸摇了摇头:“没有,但我肯定齐光喻的自杀就是为了保全齐光远。”吕元说道:“那你说你不该让齐光远去看齐光喻又是什么说法?”舒逸苦笑了一下:“他们兄弟之间或许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传递信息的方式,虽然齐光喻死了,可是我想如果我的推测是对的,那么他一定给齐光远留下了什么信息。”

吕元点了下头:“这样一来,我们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翠鸟’会让齐光喻负责这个行动了,齐光远就是‘翠鸟’,让齐光喻来负责行动,一来可以减轻自己的目标,二来他可以表现出自己对他们组织事业的不热衷,而在他看来,齐光喻就在他眼皮底下,不会失控。”

舒逸笑了:“可惜,齐光喻到最后才想明白,自己的哥哥会这样对他,简直就把他当了枪使。”吕元说道:“我们要怎么才能够证实齐光远就是‘翠鸟’?如果他是‘翠鸟’,那么那个掌握着财富的人又是谁?”舒逸说道:“是啊,正如你所说我必须拿出证据来证明他就是‘翠鸟’,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弄清他从齐光喻那儿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

“对了舒逸,我还有个疑问!”吕元说道:“假如说齐光远就是‘翠鸟’,U盘的事情他也知道,那么U盘里留下的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舒逸微笑着说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U盘是齐光喻交给耿冰的,耿冰与齐光远的关系又很不一般,齐光远应该早就知道了U盘里的内容,再或者,这个U盘根本就不是齐光喻给耿冰的,而是齐光远留下的一着妙棋!”

“复杂,太复杂了!”吕元叹息着摇了摇头。

舒逸说道:“其实这个案子之所以复杂是我们的对手根本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线索,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建立在我们的假设上,我们必须靠自己去小心的求证,虽然看起来他们都被我们控制住了,但他们要不就是对于‘翠鸟’一无所知,要么就是知道也不会说,因为知道的人可能就是‘翠鸟’自己!”

吕元说道:“你还怀疑过王逾越呢,现在好了,他没有嫌疑了吧?”舒逸看了他一眼:“谁说的?他一样有嫌疑,只要我们还没有真正拿下‘翠鸟’,该怀疑的我还会怀疑。”

“你这人还真是矛盾,刚才你还那么激动,那样肯定齐光远就是‘翠鸟’,怎么一下子就又变了?”舒逸很认真地说道:“我刚才并没有十分的肯定齐光远就是‘翠鸟’,我只是说假设他是‘翠鸟’那么我就能够肯定齐光喻的自杀是为了保全他,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真正的‘翠鸟’给揪出来。”

吕元也不再争执:“好吧,现在你又有想法了,那你说说看,怎么才能够拿出证据证明谁才是真正的‘翠鸟’?”他这一问,舒逸又沉默了,刚才的兴致一下子全都没了,舒逸耸了耸肩膀:“不知道!”

吕元笑了:“敢情你也没有法子?”舒逸叹了口气:“我还真没有法子,但我相信办法总比问题多,不是吗?好了,不和你闲扯了,我要再去看看齐光远!对了,和齐家兄弟相关的人,你必须重新审查一遍,包括耿寒和陈家两口子。”吕元呆住了:“啊?”

舒逸已经走到了门边,扭过头来:“啊什么?让你查你就查吧,就当是例行公事。”

齐光远没想到这大晚上的舒逸还会来,脸上有些错愕。

舒逸淡淡地说道:“睡不着,过来看看你。”齐光远点了点头:“进来吧,我也睡不着。”舒逸进去后门口的警卫关上了门。

舒逸在沙发上坐下:“可能过几天你们就会被送走了。”齐光远苦涩地笑了笑:“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我是罪人,不可能永远有这么好的待遇。”舒逸没有顺着他的话题:“为什么早的时候你不把U盘的事情告诉我们,一定得等到你弟弟出事以后?是有什么顾虑吗?又或者你们兄弟俩早就知道谁是‘翠鸟’了?”

舒逸开门见山,没有一点的绕弯。齐光远仿佛还没有适应舒逸这样的谈话,他轻咳了一声:“我,我原本是想拿它来做交换,和你们谈条件的。”舒逸“哦”了一声:“和我们谈条件?你觉得我们会和你们谈条件吗?你错了,我不会,因为我没有资格用华夏的利益和你们做交换。”齐光远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到时候我把这东西拿出来,能够减轻光喻一些罪责,不管怎么说,这东西是他捣鼓出来的,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希望这东西能够救他一条命,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竟然……”

齐光远又轻声哭泣起来,舒逸盯着这个男人,他想看看他的泪水是不是大多是做戏的成分。因为他舒逸的心里,齐光喻之所以会自杀,很有可能是被他自己的亲哥哥给逼的。

舒逸拿过茶几上的抽纸递了过去:“好了,别哭了,如果那东西真能够帮我们找到‘翠鸟’,我会酌情向上面替你求情,算你将功折罪。”齐光远摇了摇头:“我有罪,我就应该自己去赎罪,我不请求宽大,也许在里面我的心里还能够得到些安宁!”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这是谁的声音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丁婧茹的病情恶化
热门: 凤逆天下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利文沃兹案 从学霸开始 仇恨的证明 戏精初恋指南 恶魔的伪装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网游之万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