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这是谁的声音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U盘在哪儿 下一章:第六十章 关于“翠鸟”的另一种假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着吕元的话舒逸笑了:“你就直说这所有的事情都与陈生无关不就行了?”吕元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陈生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也不相信他会卷入到这个事情里去。”舒逸问了一句:“陈生的妻子你知道吗?”

吕元回答道:“当然知道。”舒逸淡淡地说道:“她是耿家姐妹的小姑,这个你也知道?”吕元楞了一下:“这个还真不知道,没听他们说过啊。”舒逸叹了口气:“如果你早一点知道,或许耿冰也不会出事了。”如果吕元早一点知道这事儿,能够早些拿到那U盘,或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齐光远等舒逸挂了电话才轻声说道:“陈生确实不知道我们的事情,虽然他妻子是小冰她们的小姑,可是小冰和小寒都是有主见的人,小冰甚至连她姐姐都不让牵扯进来,更不会去害她小姑了。”舒逸并不怀疑这一点,他说道:“你就不想见你弟弟最后一面吗?”

齐光远楞住了:“可,可以吗?”舒逸点了点头:“当然,法理也并不排斥人情。”

齐光远激动着说道:“谢谢,谢谢你了!”他的眼里竟然闪着泪光,嘴角轻轻地抽动着。

舒逸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坐在黑暗中,也不开灯,只是点了支烟,只见到烟头那火光明灭。他的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那U盘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够拿到手了,自己会听到谁的声音?他没想到一心想要查找的“翠鸟”竟然是这样得来全不费功夫。

“咚咚”,敲门声响起,舒逸上前去打开门。

“怎么不开灯?”吕元问道,舒逸这才把灯打开:“环保!”吕元笑了:“少给我扯淡,是不是有些紧张?”舒逸点了点头:“有一点吧,谜题要揭开的时候总会有些忐忑的,这感觉就像是买彩票看开奖,甚至还有些患得患失。”

吕元坐了下来,很自然地拿起了舒逸放在茶几上的香烟:“你猜猜,‘翠鸟’可能是谁?”舒逸说道:“这个不好说,另外你想过没有,齐光喻如果早就有了这个心,想要把‘翠鸟’揪出来的话,以他那执着的劲,还有他的智慧,是不是早就应该有答案了,而不是一个U盘,记录一下原始声音这样的半成品?”

吕元皱起了眉头:“敢情你一个人关着灯在屋里就是在想这个问题啊?”舒逸淡淡地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我们要是拿到那录音会往哪个方向去查?”吕元说道:“当然是与这九个人有交集的群体去查了。”舒逸苦笑了一下:“既然我们都能这样想,你说齐光喻会想不到吗?”吕元脑子不够用了:“不是,我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舒逸说道:“我想说的是,如果不是齐光喻对齐光远留了一手,就是齐光远对我们留了一手。”吕元明白了:“也就是说很可能齐光喻早已经查明了‘翠鸟’是谁,可是出于某种原因,他或许没有把这事情告诉齐光远,又或许他已经告诉了齐光远,但齐光远有意隐瞒了我们。”

舒逸苦笑了一下:“是的,不过我觉得第一种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齐光远如果有意要隐瞒,他没必要把U盘的事情告诉我们,你说对吧?”吕元点了点头:“这倒是,不过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齐光喻也没能够查出‘翠鸟’是谁,当然,原因有很多,比如这个人根本就不在与九个人有交集的群体里。”

十点一刻,吕元的人果然把U盘送来了。

舒逸和吕元都紧张地盯着电脑,打开了U盘的文件。U盘里一共有四份文件,两份是音频文件,另外两份是文档文件,只是其中一份文档文件加了密码。

舒逸点开了第一份音频文件,很短,大约七、八秒钟。这应该是齐光远提到被剥离出来的背景音,有些嘈杂,却能够清楚地听到“冰糖葫芦”的叫卖声,很纯正地道的京腔,还有汽车喇叭的声音,不过两人都知道,单凭这一点声音想要找到通话的地点是不太可能的,就是确实这地点是燕京也很是勉强,在北方的很多地方都有说着纯正京腔叫卖“冰糖葫芦”的。

舒逸又点开了第二份音频文件。

两人都傻眼了,四十六秒的音频中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吕元眯着眼睛:“开什么玩笑!”他掏出电话打给了送U盘来的人:“这U盘你们动过吗?有没有打开过?”那人说道:“没有,我们拿到以后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陈生和他妻子也说从来没有打开过。”吕元挂了电话望向舒逸,舒逸淡淡地说道:“吕哥,你别着急!”

接着他打开了那个没有加密的文档,文档里只有一小段文字:

“‘翠鸟’很狡猾,他的声音是经过数次变音,音量渐变,几次剥离后根本就听不到什么了。不过我想他应该就在我们身边,如果我死了,那么一定是他下的手,我不会自杀,哪怕真的失败,我也不会选择那样无能的面对!”

吕元望向舒逸:“这是齐光喻留下的?”舒逸没有说话,他的脑子里在想着齐光喻的死,如果这段话真是齐光喻留下的,那么齐光喻就不是自杀!可是齐光喻却是在他们的监管之下,谁能够在这样严密的守卫中对他下手呢?

吕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张大了嘴:“齐光喻不会自杀,那,那就是他杀?”舒逸看了看这个文档的建立时间,竟然是一年半前,舒逸回答道:“别急着下结论,此一时,彼一时,人的想法是会变的。”吕元的神情有些沮丧,这的守卫都是他安排的,假如说齐光喻是他杀的话,那么他的手下就有人出现了问题。

舒逸问道:“齐光喻的遗体怎么处理的?”吕元说道:“局里拉走了,按例要先进行解剖!”舒逸说道:“尸检结果还没出来?”吕元摇了摇头,舒逸说道:“一会我要去看一下,带上齐光远,我答应让他最后见一面的。”

说着他试着打开加密的文件,不过他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能够打开:“吕哥,让人送去找技术处理一下,把它打开,另外那段音频也让他们试试能不能想办法听到什么,我很想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声音!”

吕元点了点头,把U盘接了过去:“我马上让人去办。”舒逸说道:“嗯,十分钟后我们出发,对了,你交待一下,带上齐光远。”

齐光远跟在舒逸和吕元的身后进了解剖室,望着解剖台上盖着白布的尸体,齐光远定住了,他的眼泪流了下来,舒逸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上前去掀开了白布。

从傍晚到现在才过了五六个小时,可是齐光喻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很是惨白,而左侧颈部的创口已经干了,结着血痂。齐光远终于也走了过来,望着齐光喻的尸体轻轻抽泣,吕元叹了口气,也围拢了。

舒逸皱着眉头:“我记得齐光喻并不是左撇子。”齐光远回答道:“不是,他不习惯用左手,他左手以前骨折过。”舒逸轻声说道:“可是他却是用左手自杀的!”齐光远望向舒逸:“怎么可能?”舒逸苦笑了一下:“创口在左边,你们看看,如果是用右手要从这个角度刺下去得费多大的劲?”

吕元的心沉了下去,这样看来还真的很有可能是他杀。齐光远也想到了:“难道光喻不是自杀的?”舒逸淡淡地说道:“不一定,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吕元也说道:“走道和房间里都有监控,监控里并没有发现异常。”舒逸问道:“房间里也有监控?”吕元点了点头:“是的,只是他死在监控的死角,像是故意不想让人看到似的。”

舒逸抬起了齐光喻的左手,看了看,指甲缝里也没有发现什么。舒逸说要见验尸官,吕元出去把人叫了进来。

“舒逸,这位是赵浩,负责齐光喻尸检的法医。”吕元指着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舒逸伸出手来:“你好!”赵浩也想伸手过去,但又缩回来了,他看着手上沾着血的胶手套笑了下:“你好!”舒逸问道:“郑医生,能够确定他是不是自杀吗?”赵浩说道:“大致能够断定是自杀。”

舒逸不解地问道:“大致?就是不能确认吗?”郑浩苦笑了一下:“根据我们的判断,死者是右利手,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右撇子,可偏偏他就用左手自杀,这是我们想不明白的。”舒逸说道:“从你的专业来判断,他用左手自杀的可能性存在不存在?”郑浩说道:“存在,虽然这样自杀让人感觉麻烦一点,需要协调身体的各部位,但并不是不可能的。”

舒逸又问道:“还有别的发现吗?”郑浩摇了摇头:“没有。”

对齐光喻尸体的检查结果对于舒逸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帮助,反倒是齐光远提出能不能让他单独和弟弟呆几分钟,舒逸最后还是同意了,门必须开头,舒逸他们要听得见屋里的动静。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八章 U盘在哪儿 下一章:第六十章 关于“翠鸟”的另一种假设
热门: 螺旋楼梯 梦想进化 时光之轮前传 新春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颤栗世界 幻影怪人 侯卫东官场笔记2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迷雾之子2·升华之井 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