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和齐光喻的晚餐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学者的执着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滴水不漏就是漏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齐光远跟着吕元走了,有耿冰在,医院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陈生提出毕竟齐光喻才是齐光远的直系亲属,最好还是要给齐光喻说一下的好。舒逸告诉他晚上会和齐光喻见面,到时候会当面和他提这事的,舒逸相信只要提出这是为了齐光远的安全计,齐光喻应该不会提出什么异议,而且齐光喻是个聪明人,对于舒逸和吕元的背景他应该多少也有些了解,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对舒逸他们这样客气,这是一个骨子里就很傲慢的人。

“你有什么打算?”望着吕元的车子离开,舒逸问耿冰,耿冰苦笑了一下:“我能有什么打算,继续做我的医生呗。不过话说回来,他走了我的心里还真是空捞捞的,就好像一直以来自己拥有的什么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当然,其实我根本就不曾拥有过。”舒逸点了点头,耿冰的感受他能够理解。

耿冰说道:“舒警官,关于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替我保密。”舒逸笑了:“你不会认为我是那么八卦的人吧?”耿冰的脸微微一红:“我只是不希望这件事情让大家难堪,不管怎么说,我和他也算是亲戚,另外还有我姐姐和姐夫在那儿,搞不好会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舒逸说道:“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

肖宇敲了敲门,见舒逸还在和耿冰聊着,他问道:“舒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既然齐光远都已经被吕元带走了,他们在这儿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事了,舒逸站了起来:“这就走吧,耿医生,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来电话。”耿冰笑了:“最好还是不要有什么事情的好,现在这个时候只怕没事,有事就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回去的路上,肖宇说道:“舒大哥,我们出来好几天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舒逸看了他一眼:“怎么,这就想家了?”肖宇摇了摇头:“这倒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案子现在越扯越远了,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破案。”舒逸淡淡地说道:“那你现在对于整个案子有什么看法?”肖宇说道:“之前嘛,潘希仁案、刘松竹案,哪怕是发生在胶南的叶茜琳案都还有迹可循,凶手的作案手段也有延续性,可是到了内蒙以后,一切都乱了,不过我想嘛,是不是我们已经触及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们忍不住乱了方寸,凶手就不再遵循一定的规律了。”

舒逸微笑着点了下头:“能够想到这些已经很难为你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说的那几起谋杀案的凶手与杀死孟必谦的或许不是同一个人?”肖宇说道:“你是说有两个凶手?还有舒大哥,叶茜琳的那两上同学的死呢?好像你一直就没把那两个人的死和我们的案子关联起来。”舒逸淡淡地说道:“为什么要关联,其实根本就和我们正在查的案子没有太大的关系,从一开始我就认为,纪文化、叶茜琳、周胜利与辛梅四个人之间存在着某种情感的纠葛,而周胜利与辛梅的事,也是缘起于此,所以他们的死相反与我们的案子无关。”

“可是这万一要是你的分析错了呢?”肖宇有些钻牛角尖,舒逸说道:“不管我的分析是对是错,我们都不值得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去下功夫,再说了,那个案子胶南市局不是已经在调查了吗?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把案子查清楚的,我们的时间本来就不多,精力也有限,所以还是抓紧我们自己手头的案子吧。”

“不过你得再去一趟胶南,现在我们大致有了底,你要调查一下叶茜琳在三十年前齐光远他们发现‘左善旗’的那段时间,叶茜琳是不是也到过内蒙,去过乌海。你可以让康队帮着你一起调查,如果能够确定,那说明我们的思路没错,之前死的几个人应该就在齐光远提到的那九个人里。”舒逸对肖宇说道。肖宇应了一声:“好的,对了舒大哥,今晚你要去见齐光喻?”舒逸说道:“嗯,怎么了?”肖宇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舒逸笑道:“我看你是有什么想法吧?”肖宇说道:“齐光喻遇事沉着冷静,虽然我只见过他一两次,可是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很自负的人,而且他的目光有一定的侵略性,身体素质也很好,我曾经想过,他的表像与那个凶手倒是有些相似。”舒逸皱起了眉头:“你是说齐光喻秀可能就是那个连环杀手?”肖宇吐了下舌头:“我是胡乱猜的,没有任何的根据,你可别当真了。”

舒逸说道:“单单从人物的性格来说,你说得也不无道理,齐光喻符合大多的特征,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还要伪装成为一个瘸子?还有那个卖瓜子的妇人描述过凶手的长相,齐光喻并不符合外貌特质。”肖宇苦笑了一下:“我也说了,我只是胡乱想到。”舒逸说道:“大胆假设并没有错,只是必须小心求证。”

回到住处,吕元告诉舒逸齐光远已经安排妥当了,吕元办事他自然是放心的,至少在吕元为齐光远安排的住处,齐光远是不可能有什么危险的。吕元问舒逸,晚上与齐光喻的见面是不是让齐光远也一道去,舒逸告诉他齐光远就不去了,毕竟有齐光远在,舒逸的一些试探就无法完成。今晚见齐光喻舒逸原本就存在了试探的心思。

齐光喻是在下午五点多钟给舒逸打电话的,原本舒逸他们只是和他约了晚上见上一面,但舒逸知道他一定会主动提出晚上一道吃饭,因为齐光喻应该已经收到了来自精神病医院的消息,那就是齐光远已经被人带走了。舒逸觉得这件事情对于齐光喻来说很重要,他一定会主动约见自己,为了他的大哥齐光远。

舒逸、吕元和肖宇来到饭店的时候六点过一点,齐光喻倒是已经到了,舒逸没想到齐光喻学会叫上自己的小姨妹,耿冰在舒逸他们到来的时候跟着齐光喻一起站了起来,舒逸微笑着对耿冰说道:“耿医生,我们又见面了。”耿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舒警官,你好!”

几人坐下之后,齐光喻说道:“这是呼市最好的北方菜馆了,舒先生是北方人,所以……”舒逸笑了一下:“齐律师,其实我这个人不挑的,北方菜南方菜我都习惯,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在外面的,也并不是总是呆在北方。”齐光喻问道:“喝点什么酒?”舒逸摆了摆手:“我不沾酒的,含酒精的饮料我都很少喝,你们自便吧。”齐光喻又问吕元和肖宇,自然是客随主便了,吕元是爱酒的,至少肖宇,他无所谓。

齐光喻要了两瓶溪凤。

“舒先生,听说你们把我大哥给接走了?”齐光喻一边给舒逸倒着茶,一边说道。舒逸点了点头:“是的,其实齐律师你自己也知道,你大哥并没有病,之所以要躲到精神病院去主要是考虑到安全问题,而他和我们正在调查的案子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有义务保护他的人身安全的,你说是吧?”

齐光喻点头称是:“那就劳你们多费心了,不过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去看他。”舒逸笑了:“当然可以,我们只是保护他,又不是软禁他,你随时可以去看他的。”齐光喻看了耿冰一眼:“这十年来,我大哥一直都是小冰在悉心照料,舒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舒逸说道:“你说。”齐光喻说道:“我想让小冰继续照料我大哥,你也知道,这十年来他几乎都已经习惯了有人照顾,我担心他一个人很多事情应付不来。”

舒逸微笑着对耿冰说道:“耿医生的意思呢?”耿冰的脸微微发红,她低下了头:“我听姐夫的。”舒逸问道:“那你医院的工作呢?”耿冰回答道:“医院那边倒没什么,可以请假的,其实我除了光远大哥以外,还真没有别的病人。”舒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既然这样那行,吕哥,这事儿不难办吧?”吕元笑道:“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听到舒逸他们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齐光喻笑着说了几句感激的话。

酒菜上来了,齐光喻应该是经常应酬的人,很快就把饭桌上的气氛给调动起来了,肖宇原本还有些拘束,他以为舒逸会在饭桌上问齐光喻一些关于案子的事情,谁知道舒逸虽然不喝酒,却也只是跟着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肖宇的心里有些郁闷,他瞟了舒逸几眼,可是舒逸却根本不拿正眼看他。

舒逸偶尔会小声地和耿冰交谈,耿冰和刚开始认识的时候相比,已经少了那份冰冷。

吃过饭,齐光喻买了单,然后主动对舒逸说道:“舒先生,我很希望能够和你单独聊聊。”舒逸点了点头:“吕哥,那你就先和小肖回去吧,送送耿医生。”肖宇很想留下听听齐光喻会说什么,但舒逸既然这么说了,他还好说什么,只得乖乖跟着吕元去了。

饭馆对面就是一家小咖啡厅,舒逸和齐光喻要了一个雅间坐了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学者的执着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滴水不漏就是漏洞
热门: 银色猎物 逆天邪神 奶油味暗恋(全世界最好的你原著小说) 篮坛教皇 同窗他总和暴君撒狗粮 第101次逃婚(下)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 慧剑心魔 邪兵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