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齐光远真没疯

上一章:第三十章 夹在兄弟间的女人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学者的执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相信,与齐光远的这番谈话一定会给案件的调查方向指明一条道路,他说道:“齐教授,我想我这样称呼你没问题吧?”齐光远笑了笑:“可以,我是内蒙大学地质勘探专业的客座教授,学生们都这样称呼我。”舒逸点了点头:“笔记我看过了,而且对于你笔记里提到的晏长河我们也进行了调查,齐教授,你知道晏长河是什么人吗?”

齐光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其实小岛上的经历对于我来说更希望它只是一场恶梦。舒先生,请原谅我的懦弱,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所谓的学者,虽然我对那个小岛是充满了好奇,可还犯不着为了自己的好奇心搭上自己的生命,更何况,很可能还会让我的家人跟着受伤。所以我没有勇气,没有勇气去揭开这个秘密。其实这并不是我对警察的不信任,而是……”舒逸说道:“我明白,你觉得只要保守这个秘密,那样就不算违背盟约,就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对吧?”

齐光远说道:“对,可以说我确实是这样想的。”舒逸说道:“你有没有去赴过那个五年之约?每五年回那个小岛一次。”齐光远眯起眼睛:“我去过两次,不过却根本就没有人来接我,我在蛇岛呆了一晚就回来了,我后来甚至有一种错觉,是不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是我臆想出来的!”舒逸说道:“葛海宁呢?他有没有去过?”齐光远回答道:“应该没有,至少第一次和第二次我约他去的时候他拒绝了,他说他死也不会再去那个地方。”

舒逸说道:“你去的那两次,其他人有去的吗?”齐光远回答道:“有一个女人,她也去了,不过结局却和我的一样。”舒逸皱起了眉头:“你和她有交流吗?知道不知道她叫什么?”齐光远说道:“沟通是有的,不过也不多,你也知道我们经历过那件事情,彼此之间还是有着防备的,别说我和她是陌生人,就算是我和海宁这样的关系,因为这件事情也疏远了许多。”

“这个女人是湘南省的,好像是桔洲市人。我记得当时她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不过再见到她的时候就只有她一个人,我倒没有问她那男人的事情,那是人家的隐私,我们只是告诉了对方彼此的名字,她姓丁,叫丁婧茹,是个小学老师。”齐光远说到这儿,舒逸又问道:“后来你们应该有过联系吧?”齐光远点了点头,两个人既然交换了姓名,应该也交换了通讯方式的。

齐光远说道:“这是一个大胆的女孩,她说她很想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相信那些人真会对我们怎么样,她觉得应该就是吓吓我们。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们这些人后来真如晏长河说的那样,在各自的领域都有所建树,或许是巧合,但我隐隐觉得这其中又有什么联系。”

“就拿丁婧茹来说,她现在已经是学校的校长了。”

舒逸说道:“也就是说,你在前十年,两次约定的时间你都去了,可是却根本没有人来接你们上岛,对吧?”齐光远点了点头,舒逸又问道:“地丁婧茹呢?第二次她去了吗?”齐光远回答道:“去了的,而且也是第二次我们才互相留下了联系的方式。我们希望有什么事情大家能够多沟通,相互照应一下。”

“第三次开始你们就没有再去了?”舒逸问道,齐光远说:“第三次我没有去,丁婧茹去了,她告诉我结果和前两次还是一样。”舒逸问清楚了丁婧茹的具体情况,然后马上给吕元打了电话,让吕元和局里落实一下,对丁婧茹进行必要的保护。丁婧茹是第六个人,通过丁婧茹,很可能还能够找到和她一起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应该是第七个,那么九个人就只剩下两个了,假如那个男人和另外两个人都活着,距离揭开整个事件神秘的面纱就更近了。

挂了电话,舒逸对齐光远说道:“我这样做是为了丁婧茹的安全考虑,我想关于这件案子耿冰应该和你说了吧?我们最初查的是一宗连环谋杀案,但后来我们发现这个案子竟然和‘左善旗’以及那个盟约有关系,因此,我才会追到了这里来,很巧,我的朋友介绍了孟教授我认识,偏偏孟教授手中就有你的笔记,老实说,之前我忐忑了,这样的巧合也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掉进了一个陷阱!”

齐光远咬了咬牙:“其实应该算是吧,我之所以把笔记交给老孟,不只是因为我和他有些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几乎可以说是内蒙的一本活着的《百科全书》,一旦对方真的动手了,案发了,那么警方一定会注意到‘左善旗’这个名字,而对于没有过我们这样经历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警方再厉害也不会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必然会来找老孟,谁叫他名声在外呢!再说了,老孟的手上还有我的一本笔记佐证。”

舒逸望着齐光远,他没想到齐光远还会有这样的心思。不过再一想,却又真是那么回事,正如自己一提到想要找“左善旗”,吕元不是在努力无果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孟必谦吗?舒逸说道:“说说你的弟弟吧,我们的齐大律师。”齐光远的神情有些黯然:“唉,如果可以我还真不想说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兄弟,你说是吧?”舒逸点了点头:“是他亲自把你送到这儿来的,在我看来,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限制你的自由,对吧?”齐光远回答道:“不对,这一点你说错了,是我主动要求他把我送到这儿来的。”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隐隐发现,对方开始出手了,海宁在版纳出事就是个信号。当时我就在想,我要怎样才能够躲避这样的厄运,我想到了装疯,他们应该不会再对一个疯子下手吧?”舒逸说道:“你说得对,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齐律师的,另外,你应该也听耿医生提起过吧,你的弟弟也在监视你。”

齐光远叹了口气:“唉,我知道,当初我为了让光喻帮我不得已就把我的经历大抵对他说明一遍,我告诉他,这其中隐藏着很大的凶险,为了我的安全,不得不用这样的方法来掩人耳目,他听了以后果然就很积极地帮我联系了,耿冰和他的关系我想你们也知道,再加上他的人缘广泛,和这的院长也很熟悉,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当然,有一点是我始料不及的,那就是耿冰这丫头,唉!”齐光远又叹了口气。

舒逸笑了,他哪里会不知道齐光远为什么叹息,他说道:“齐教授,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就想问问你,这些年了,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齐光远的脸微微一红,他说道:“我摊上这档子事情,你觉得我适合恋爱结婚吗?哪个女人跟着我都得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我,我不想害了人家。”舒逸点了点头,齐光远这心思可以理解:“可是这些你有没有告诉耿医生,我看得出来她好像很在乎你,而且她今年也是三十好几了,一直单身,如果我说得没错的话,她的心思还在你身上吧?”

齐光远淡淡地说道:“我劝过她,我和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说了,我感激她对我做的一切,可是……”舒逸接过了他的话:“可是你并不喜欢她,你喜欢的另有其人,是不是丁婧茹?”齐光远一楞,望向舒逸。

舒逸耸了耸肩膀,抬起左手用中指轻轻梳了一下自己的眉毛:“这个应该很容易想到,虽然刚才你在提到丁婧茹的时候一直全称她的名字,可是你提到她的神情却带着一种奇怪的情感在里面。”齐光远只得承认了:“是的,婧茹也一直没有嫁人,她的想法和我的一样,而且她原本的性格是很开朗的,就算是经历了小岛事件之后她也还保持着本色,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不得不正视,你知道吗?那个原本和她一起登岛的男人,也是她以前的男友,十年前就死了,被人杀死的,凶手杀人的手段就和你们调查的谋杀案的一样。不过那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了,因为这个男人太软弱,就算人家不杀他,他也两次差点自杀了!”

“什么?你说那个男人已经死了?还是在十年前?”舒逸吃了一惊,也就是说十年前凶手就已经用这样的手段杀人了,这一点是他们不知道的。舒逸说道:“对不起,我得再打个电话。”舒逸这次是打给燕京市局的李志诚,他并没有多提这边的发现,只是把丁婧茹的情况说了一下,让他们着重调查十年前丁婧茹前男友的死亡,李志诚知道舒逸这边一定有了什么进展,舒逸只说晚点再和他通话。

“你继续吧!”舒逸打完电话对齐光远说道,齐光远尴尬地说:“可是我不知道应该从哪说起了。”舒逸也笑了:“还是说说齐光喻吧!”齐光远说道:“说起我这个弟弟,人是很聪明,只是功利心太强了,如果说‘左善旗’对于我们九个人来说是个恶梦的话,那么对于他来说他觉得应该是个很好的商机,在这样的地方,有一个热带的小岛,这本来就是个奇迹,发现它,掌握了它的开发权,那就是滚滚而来的金钱,所以他才会对这件事情很是关注,他也不只一次想套我的话,知道那个所在,可惜,我自己都找不到,又怎么能够告诉他呢。”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章 夹在兄弟间的女人 下一章:第三十二章 学者的执着
热门: 白猿客栈 钓鱼城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综] 少年风水师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异位 悟空传 牧野流星 火爆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