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滴水不漏的齐光喻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冰美人”耿冰 下一章:第三十章 夹在兄弟间的女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再回到医院的时候吕元也来了,看到舒逸竟然和耿冰一起,他楞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舒逸瞪了他一眼,耿冰却脸色微红。

“吕哥,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舒逸问道,吕元看了耿冰一眼,然后说道:“有件事情找你!”舒逸明白,吕元是有话要单独和自己说,他对耿冰说道:“那我就先走了,齐光远这边如果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耿冰点了点头,舒逸想了想走近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今晚的事情暂时别告诉齐光喻。”耿冰有些迟疑,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离开了医院,吕元说道:“技术部门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录像带没问题,也就是说所谓的中毒应该是齐光远自己演出的一幕闹剧。”舒逸皱起了眉头:“可是齐光远又去哪里弄来的毒药呢?对了,是什么毒,你应该查到了吧?”吕元苦笑了一下:“三分三,知道吗?”舒逸说道:“山茄子?”吕元点了点头:“对,就是那玩意,知道为什么叫三分三吗?”舒逸苦笑道:“考我是吧?那东西虽然是药,但服用的剂量不能超过三分三厘,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也叫三分三!”

吕元望向舒逸:“没想到你对这玩意也有研究?”舒逸说道:“如果我说我对于中西医药理学都有研究,甚至说精通,你相信吗?”吕元说道:“相信,朱叔说过,你就是个怪胎!”舒逸白了他一眼:“你才是怪胎,你也可以的,只要有心。”吕元很有感慨:“是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一直都在病房里,是谁把这毒药给他的呢?”

舒逸笑了:“这个问题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过我想这药应该早就已经在他的身上了,只是这两天他可能意识到了危险,才整了这么一出。”吕元说道:“他就不怕自己真的死了?我们都已经找上他了,他要是聪明的话,和我们合作,能让他有事吗?”舒逸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刚才和耿冰聊了一下,齐光远是齐光喻送来的,耿冰自己也怀疑齐光远没有疯。另外,齐光喻一直都来探视齐光远,往往在他的病房一呆就是大半天,他们是单独呆在一起,还有,齐光喻曾经去找过孟必谦!”

吕元听了说道:“你是怀疑齐光喻是故意把齐光远送进精神病院,想要把他保护起来?这么说那毒药很有可能是齐光喻偷偷交给齐光远的?”舒逸摇了摇头:“不一定,你可以说他把齐光远送去精神病院是为了保护,反之我们是不是也能够把它看成一种变相的软禁呢?”吕元想了想:“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是软禁的话,齐光远就那么愿意配合他?真的将自己弄得像个疯子?”

舒逸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说齐光喻软禁齐光远,他的目的是什么,齐光远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被他软禁,这一点有些说不通,舒逸耸了耸肩膀,莫非齐光喻真是为了保护齐光远?不管是怎么一种可能,齐光喻应该都是知情者,至少,就算他不完全知情,也差不了多少了!

吕元见自己把舒逸问住了,很是得意:“想什么呢?”舒逸说道:“有没有派人盯着齐光喻?”吕元说道:“当然,你交待过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照办,怎么,你怀疑他?”舒逸苦笑了一下:“我谁都怀疑,如果你不是吕元,就连你我也不敢相信。”吕元瞪了他一眼:“你想去哪?”舒逸伸了个懒腰:“回去睡觉,还能去哪。”吕元说道:“我挺佩服你的,这样大的案子,你竟然还睡得着。”舒逸淡淡地说道:“睡不好能办好案吗?”

第二天一大早,舒逸便和吕元又去了齐光喻的律师事务所。

“对不起二位了,今天我很忙,有个案子要上庭,所以……”齐光喻的样子很诚恳,舒逸说道:“没事,那我们另外约时间吧,今天晚上你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齐光喻苦笑了一下:“其实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够给二位提供什么线索,该说的好像我都已经说了。”舒逸说道:“不尽然吧?齐律师,我听说你曾经去乌海找过孟必谦孟教授,能告诉我你去找孟教授有什么事吗?”

齐光喻微微一楞,马上说道:“哦,也没有什么大事,我大哥和孟教授的关系很好,就在我大哥发病前的几天曾经去过乌海,我就想了,我大哥发病是不是和他的乌海之行有什么关系,我就想亲自去看看,在乌海,我大哥的朋友我也只知道孟教授,所以我就去找他了,可是很遗憾,孟教授也不知道我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说大哥发病前确实来看过他,不过也就是朋友间的探望,他并没有发现大哥有什么异样。”

舒逸问道:“你在孟教授家呆了多久?”齐光喻想了想:“大约一两个小时吧!”舒逸笑了:“看来你和孟教授还蛮聊得来嘛!”齐光喻笑道:“还好吧,你们也知道我的职业决定了我必须具备一些特殊的知识,就比如民俗,我办的一些案件都与民俗有些关联,毕竟华夏有一些民族政策的不是?而孟教授又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就请教了他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滴水不漏,这是舒逸对齐光喻的评价,很符合他的职业特点。或许在他去孟必谦的那时起,他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套说辞。齐光喻说到这儿,抬腕看了看表:“哎呀,你看,这一说话就差点把正事忘记了,那个舒警官,吕大校,我这忙着上庭呢,这样吧,今晚一起吃个饭,我请你们。”

舒逸和吕元当然不好再说什么,和齐光喻告辞便离开了,上了车,吕元说道:“这个齐光喻不简单啊!”舒逸笑了笑:“简单的人成不了大律师,他的心理素质,反侦查意识以及自我保护的意识都很强的,所以说他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吕元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同意,而且啊,越是优秀的执法者,不,应该说是法律工作者,他们要是诚心犯法,一定也是最杰出的罪犯!”舒逸说道:“是啊,这本身就是个相对论!”

两人直接去了精神病院,齐光远已经被送回去了,肖宇早上起来也直接过去了。

耿冰显然没有睡好,她的眼睛有着黑眼圈,看到舒逸,耿冰几步走上前来:“跟我来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说。”吕元玩味地望向舒逸,舒逸并不理会他的目光,跟着耿冰去了。

“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在耿冰的办公室里,她低着头说道,她不敢看舒逸,她有种感觉,那就是舒逸的目光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心底,在舒逸面前,她很局促。舒逸轻声说道:“什么事?”耿冰回答道:“那药是姐夫让我交给齐光远的,我,我也是昨晚才想起来。”舒逸“哦”了一声:“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也会忘记了?”

耿冰摇了摇头:“不是的,一来事情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二来当时姐夫并没有告诉我那是毒药,只说是中医开给齐光远的胃肠药,我就,就……”舒笑了:“是吗?你觉得齐光远病成这个样子,他还有自己服药的能力吗?另外,齐光远进医院也不是一天两天,甚至可以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你又是他的主治医师,他是不是有肠胃病,该不该用药,你会不知道吗?另外,那是不是肠胃药你就不曾怀疑过吗?”耿冰让舒逸的一连串问题给问哑了。

舒逸叹了口气:“耿医生,我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在考验我的智商。”耿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不是这样的!”舒逸点了点头:“我知道不是这样的,那你为什么要说谎。”耿冰抬起了头:“我……”舒逸说道:“我想那药应该不是齐光喻让你交给齐光远的,而是齐光远自己让你带给他的,对吧?你一直就知道齐光远并不是真疯,从一开始你就怀疑,后来齐光远应该是对你说了些什么,取得了你的同情,从而在很多事情上也得到了你的帮助,我说得对吗?”

耿冰惊呆了,她瞪着舒逸:“你是怎么知道的?”舒逸淡淡地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齐光远和你说了什么,你才会这样帮助他,另外,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够和齐光远谈谈。”耿冰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下来:“好吧,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只是我希望你不要伤害他们!”

舒逸皱了下眉头:“他们?齐光远和齐光喻?”耿冰点了点头:“是的,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算是我的亲人,为了我姐,我求你别伤害他们。”舒逸笑了:“我为什么要伤害他们?”耿冰说道:“好吧,是我太激动了,有些语无伦次。”舒逸说道:“如果你愿意告诉我实情,我不仅不会伤害他们,说不定在紧要关头我还能够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冰美人”耿冰 下一章:第三十章 夹在兄弟间的女人
热门: 重生之我是BOSS 勉强结婚 傲剑凌云 全职高手 男主不换人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我是传奇BOSS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七界传说前传 谋杀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