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冰美人”耿冰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竟然留有遗书?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滴水不漏的齐光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回到呼市,他并没有急着去医院,找了家小饭馆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就回了住处,他要先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接连的奔波,他也难免会感觉到疲倦。

在浴缸里泡着,舒逸点了支烟,闭着眼睛,脑子里却仍旧在想着案子的事情,齐光喻曾经去找过孟必谦,他找孟必谦做什么?两个人在书房一聊就是两个小时,而根据荆敏的说法,虽然齐光远与孟必谦相熟,可是齐光喻与孟必谦却没有什么交集,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竟然能够在一起聊了两个小时,他们到底聊了些什么呢?

按理说这个问题如果直接问齐光喻应该会有答案,只是舒逸觉得齐光喻很可能不会对孟必谦说实话,还有一点,舒逸对于律师一向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说真话的律师太少了,或许这是他自己的偏见,但这种偏见在他的心里却是根深蒂固的。

从浴缸里出来,他裹了一件睡袍,走到了阳台上,伸展了一下身体,便在阳台上的躺椅上坐了下来。他喜欢浴后的这种情况下感觉,很清爽舒适,他甚至觉得脑子也仿佛得到了净化与洗涤。他的休息只是身体上的,因为他的大脑却根本就停不下来。

左善旗,最初把这个概念传递给他的是李娇,告诉自己潘希仁和刘松竹都到过内蒙,去过那个叫“左善旗”的地方的人也是李娇,而李娇说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证明是真还是假,可正因为李娇的话,舒逸来到了内蒙,接着吕元介绍他认识了孟必谦,赶巧了,这个孟必谦手中竟然会有一本记载着地质学者齐光远在那个叫“左善旗”的小岛奇异经历。

舒逸干脆取了纸笔,先是写下了李娇的名字,然后一个箭头就到了孟必谦,孟必谦又指向了齐光远,之后他在齐光远与孟必谦中间写下了“笔记”两个字,然后打上了问号。舒逸现在不敢肯定这本笔记到底是不是真是出自齐光远的手笔,就算是,其中的内容到底真是他的亲身经历还是他编造的一个故事?假如是故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当然,如果不是出自齐光远之手,那么孟必谦就对自己说了谎。

舒逸叹了口气,现在自己唯一的希望就在齐光远身上了,可是齐光远是个“疯子”,虽然舒逸怀疑他并不是真疯,可是看情形想让他开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舒逸的脑海中又闪出一个冰美人的面容,对,就是齐光远的主治医生耿冰!或许这个女人会是个突破口,只要她能够证明齐光远并没有疯,那么舒逸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让齐光远开口说话。有沟通就是好事,只要他愿意和自己沟通,那么案件的调查就不会停滞不前。

舒逸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的,竟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电话是肖宇打来的,他告诉舒逸,齐光远醒来了,只不过还是那个样子,疯疯癫癫的,不认人。

舒逸到医院的时候齐光远又睡过去了,肖宇苦笑着说道:“是耿医生坚持让给他打了一针安定,不然闹腾得厉害。耿医生说,这是医院,怕影响到其他病人的休息。”舒逸点了点头:“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肖宇说道:“我没事,在这儿呆着也不累。”舒逸说道:“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肖宇“哦”了一声,才离开了医院。

舒逸知道医院里有吕元安排的人看着,齐光远的安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肖宇走后,舒逸走到了耿冰的面前:“耿医生,我们能够聊聊吗?”耿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我还没吃晚饭。”说着就往外面走,舒逸两步跟了上去:“正好我也还没吃呢,一起,我请!”耿冰白了他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

“对了,怎么没见齐律师?”舒逸问道。耿冰淡淡地说道:“他回去了,这儿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病人观察一下,没什么反复我们也要把他带回去了。”这是舒逸认识耿冰以来,她第一次就这么多话,舒逸忍不住看了她一眼,耿冰感觉到舒逸的目光,也望了他一下:“怎么了?”舒逸忙说道:“没什么。”耿冰却以为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下意识地抬手去擦了一下。

医院旁边的几家小饭店都还开着,经常会有人到这儿来吃点宵夜什么的,舒逸和耿冰走进了一家店里,服务员过来点菜,舒逸对耿冰说道:“你来点吧。”耿冰也不矫情,随意地点了三菜一汤。

“你吃得很清淡嘛。”舒逸听她点的三个菜竟然一荦两素,轻声说道。耿冰只是“嗯”了一声,目光望向门外,也不看舒逸一眼。舒逸苦笑了一下:“耿医生,我们能谈谈吗?”耿冰这才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我想你一定会失望,因为我或许根本就回答不了你的问题!”

舒逸叹了口气:“耿医生,齐光远中毒的事情你怎么看?”耿冰楞了一下,她没想到舒逸会问她这个问题。她想了想:“这件事情警方在调查,你也是警方的人,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有话语权吧?”舒逸说道:“你是齐光喻的小姨,换句话说,你和齐光远也算是亲戚,你难道看不出来,齐光远的中毒很可能就是一次谋杀吗?这一次是他的运气好,可下一次呢?你觉得他是不是还会这样好运?”

耿冰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没有说话。舒逸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就拿这一次的中毒事件来说吧,二院的医生也说了,如果再晚送来个把小时,就没得救了。舒逸看到她脸上的变化,继续说道:“耿医生,我只想知道,齐光远他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耿冰一下子站了起来:“当然是真疯了,不然谁愿意呆在那个鬼地方?”

舒逸摇了摇头:“可我看却未必,或许他觉得那个地方相对安全呢?可是现在看来,那里也不是很安全,对吧?”耿冰坐了下来,服务员把菜上了来,舒逸说道:“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耿冰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接过舒逸为她盛好的饭,拿着筷子发呆。不得不说,舒逸的话对她还是有些触动的,反倒是舒逸,狼吞虎咽地吃着,就像个没事人似的。

“咦?你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舒逸望着耿冰说道。耿冰淡淡地说:“你吃饭的样子很让人倒胃口!”舒逸笑了:“是吗?不过我倒是觉得我的吃相能够给人食欲,我想你之所以吃不下,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事吧。”

舒逸很快就吃完了,放下碗筷抱起手在一旁抽着烟,耿冰吃得很慢,见舒逸吸烟她皱了下眉头,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舒逸等她吃完,才叫服务员算账买单:“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可能舒逸这话让耿冰觉得有些暧昧,她的脸微微一红。

“我要回去,我担心他醒过来再闹腾!”耿冰说道,舒逸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你不是才给他打了安定吗?”耿冰不再说话,舒逸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说道:“走吧,我们还没有聊完呢!”

耿冰最后还是跟着舒逸去了。

“耿医生,知道今天我去了哪吗?”舒逸一边给耿冰倒茶,一边问道,耿冰淡淡地说:“我怎么知道。”舒逸叹了口气:“我去了乌海市,乌海师大的孟教授死了。”舒逸说着眼睛瞟了耿冰一眼,他想看看耿冰是不是知道孟必谦。可是耿冰的反应却很是木然,看来耿冰并不知道齐光远与孟必谦的事情。舒逸说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其实哪里是故事,舒逸只是把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虽然说案子在侦破过程中应该保密,可是耿冰是个厉害关系人,如果能够得到耿冰的支持,很可能案子会有突破性的进展,考虑再三,舒逸还是向她说了。

舒逸发现耿冰在听自己述说的过程中,脸色几度变化,有震惊,也有恐惧,舒逸从耿冰的表情来看,耿冰对于很多的内幕好像真不知道。

舒逸说完,静静地捧着自己的茶杯,望着还没有从“故事”中走出来的耿冰。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耿冰竟然有些零乱了,舒逸轻声说道:“齐光远是不是真的疯了?”耿冰回答道:“不,至少我觉得他应该是疯了的,只是这么多年来,他的病情却没有什么好转。”说着,她心虚地看了舒逸一眼,舒逸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你也怀疑他是在装疯?”耿冰摇了摇头:“我没有说,是你说的。”舒逸说道:“对,是我说的,不过难道你就没有这样怀疑过吗?”耿冰苦笑了一下:“齐光喻是我姐夫。”

耿冰的话舒逸怎么会不明白呢,这一切果然有齐光喻的影子在里面,舒逸问道:“齐光喻是不是经常到医院来看望他的哥哥?”耿冰点了点头:“最初那两年来得很勤,大约一周会来一次,后来渐渐也就来得少了,不过每个月他都会来,而且每一次来他都要求单独和他哥哥相见,一呆就是大半天。”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竟然留有遗书?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滴水不漏的齐光喻
热门: 再见,宝贝 知北游 土系憨女 顺水推舟 九阳医仙 地藏 德拉库拉 死亡万花筒 这是病,得治[快穿] 娱乐圈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