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竟然留有遗书?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单独谈谈吧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冰美人”耿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逸的沉默反而让荆敏的心里不踏实了,她轻声叫道:“舒警官!”舒逸这才回过神来:“荆大姐,我能去孟教授的书房看看吗?”从孟必谦的死到现在,荆敏倒还没有机会整理他的遗物,荆敏只是微微思考了一下,她点了点头。荆敏并不笨,早在舒逸提出要到家里来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荆敏领着舒逸到了孟必谦的书房门口:“你自己进去吧,有什么需要叫我,希望你别翻乱了。”舒逸点了点头:“谢谢你,荆大姐!”荆敏叹了口气,重新回到客厅里坐下,她没有跟着舒逸进去,她不想将自己的悲伤再次放大。

舒逸走进了书房,并没有急着翻动书房里的东西,而是认真地四下打量了一下。书房并不大,有些凌乱,看来孟必谦相对是一个很随意的人,包括书架上的书籍也是杂乱的,这种杂乱并不是说没有堆码好,而是各种书籍并没有像很多学者那样分类有序地堆放。书桌上,甚至连书房里原本用来会客的木沙发上都有书本或是资料,看来这书房很长时间才会收拾一次吧!

舒逸先是在书桌旁坐下,这是孟必谦平时工作学习坐的地方,书桌上扑着一本翻开的书,《乌海县志》,这是一本旧版书,是商务书局一九四二年出版的,舒逸拿了起来,大致地浏览了一下目录,然后又看了看孟必谦看到的这地方的前后两页。这一段文字记录的是“七仙女岛”的事情,也就是现在的“七星岛”。

看来孟必谦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对于“左善旗”岛的寻找,舒逸把书放到了一边,又拿起了桌子上几张大页的资料,有一张竟然是地图,“七星岛”的区域地图,在地图上有铅笔标注的几个小圈,而小圈里打着问号。舒逸皱起了眉头,他能够猜测得出孟必谦标出的这几个小圈子应该就是孟必谦觉得“左善旗”岛可能的位置,不过舒逸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孟必谦一直都在寻找这个小岛,而且他这十年间无数次去过“七星岛”附近寻找,按理说这几个点他早就应该已经察看过了,为什么还会打个问号呢?

舒逸把图纸卷了起来,这图纸他要带走,他不会放过任何他觉得有疑问的东西。

舒逸继续在书桌上翻动着,其他的大多都是孟必谦的专业书。舒逸又到了书柜前,一个手指在书籍上轻轻地拉动着,很快他就把这些书名都过了一遍,并没有特别吸引他的,就当他准备走到沙发边去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书架的第三排最靠右的那本书是倒着放的,刚才舒逸也看到了,只是他并没有多想,但此刻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

这是一本新书,书名叫《把信送给加西亚》,这是一本励志书,大致的内容舒逸还是知道的,而这书后来也成为很多企业的励志教材,不过这本书在这儿却有些突兀,至少在孟必谦的书房里根本就没有这类的书籍,而这本书倒着放,是不是一个提示?信送到了?

舒逸伸手抽出了这本书,随意一翻,果然里面夹着一页信纸!舒逸把书放到了一边,然后打开了信纸,只见上面写道: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应该算是我的遗书吧。小敏,你说得对,我确实应该听你的,把这件事情放开,可是你也知道,我这一辈子都醉心于这块土地的方方面面的研究,所以要让我放弃对于‘左善旗’岛的寻找,对于我来说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是的,我办不到。

从我第一次看过光远的笔记之后,我就被这个小岛深深地吸引了,当然,吸引我的是小岛的本身,说真的,对于光远笔记里写的那些,我最初是不太相信的,太悬了,就像建国说的那样,只能当是一本有趣的历险记来看,不过光远出事以后我就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我去看过他,我很希望他能够给我解开心里的几个疑惑,可惜他已经认不得我了。

光远的笔记上说的九个人,其他的人是谁我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光远出事了,海宁也出事了,另外,再回看海宁与光远之间的那种友谊是共同经历了很多风雨建立起来的,后来两人却渐行渐远,一切的一切又印证了笔记中说的,现在看来,光远没有说谎。

前几天小吕带了个年轻人来找我,他们提到了那个小岛,而且他告诉我向他们提到‘左善旗’这个名字的人已经死了,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应该就是光远笔记上提到的另外七个人之一吧,一定是那个死亡盟约杀了他,或者说是杀了他们!而我对于这个死亡盟约好像知道得并不比当事人少,我开始担心你的担心了!我自己倒无所谓,毕竟已经是这把年纪了,只是不能连累你和孩子。

小敏,对不起,当初我就应该听你的,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不过我想,我死了这件事情应该就结束了吧,至少对于我们来说。如果有人问起你这件事情,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提到光远笔记的事情,你就告诉他们我已经交给了舒警官他们了,我想这样他们就不会再为难你们了。可惜,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什么发现,这是我最不甘心的……”

舒逸没想到孟必谦竟然还留下了遗书,看来他早就有了预感,舒逸叹了口气,看来孟必谦真的知道的并不多,而他的死多半是因为齐光远留下的那本笔记。舒逸拿起了信,还有那张地图和那本《乌海县志》回到了客厅:“荆大姐,这儿有孟教授留给你的一封信!”荆敏楞了一下,从舒逸的手中接过了信,静静地看了起来,信的结尾大都是回忆他们夫妻间的感情点滴,看得荆敏又掉了泪。

舒逸一直等她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才说道:“荆大姐,这本书和这张图我想借用一下。”荆敏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拿去吧,现在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哦,等等!”说罢她走进了卧室,不一会出来了,手中拿着一样东西,那就是孟必谦曾经借给舒逸看过的那本齐光远留下的笔记!

“这是个不祥的东西,你也带走吧,舒警官,我真不希望我的家人包括我自己再受到任何的伤害!”荆敏淡淡地说道,舒逸说道:“我会安排人对你们进行保护!”荆敏忙说道:“不,不用这样,只要你们淡出我们的视线就好了,你们如果真的安排人保护的话,反而会使我们陷入险境,你们能保护多久?不可能是一辈子吧?”

舒逸说道:“荆大姐,你要相信,我们一定能够抓到杀人的凶手,保护也是暂时的!”荆敏冷笑了一下:“说实话,对于警察我真心是不相信,所以舒警官,你的好意我谢谢了,只要你们别再搅乱我们的生活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舒逸微微一笑:“荆姐,我送你回殡仪馆吧!”荆敏说道:“不用了,我让学校帮着安排部车过去,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我这个小要求学校应该是不会拒绝的。”舒逸也明白,荆敏是真的不想再和自己扯上什么关系。不过舒逸还是想说服她能够给孟必谦做个尸检,但他还是忍住了没有再提:“那好吧,麻烦荆大姐了,我就先走了!”

离开了孟家,舒逸给吕元打了电话,让吕元还是找人对荆敏和孟家兄弟进行的保护,舒逸担心对方会对他们也下毒手,当然也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可是舒逸不希望因为自己找上孟必谦之后而害了别人一家。

齐光远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却还是昏迷着,吕元已经把监控录像交给了有关技术部门,至于监控录像是不是被动过手脚要等技术部门给出结果。

挂了电话,舒逸开着车回呼市,孟必谦尸检的想法舒逸最后还是放弃了,对于他来说孟必谦的死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对手在行动了,至于怎么死的相反显得并不重要了。

舒逸的脑子很是混乱,如果说潘希仁、刘松竹和叶茜琳的死还有规律可循的话,到了内蒙以后,一切都乱套了,至少对于凶手原本有序的作案手段来说是这样的。舒逸并不认为这是因为自己接近真相而逼使对手狗急跳墙的结果,相反,他觉得真相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荆敏有一个观点他是很赞同的,虽然孟必谦与齐光远相熟,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么重要的证据他为什么不交给自己的亲弟弟齐光喻?齐光喻是律师,他不仅懂得运用法律的武器,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着广泛的人缘,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上舒逸觉得齐光喻应该比孟必谦更有优势。只是因为孟必谦对这件事情感兴趣?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吗?可他就没想过可能带给孟必谦怎么样的危险?

舒逸做出了很多的假设,最后舒逸觉得更可能的是齐光远是不想让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而他知道,一旦孟必谦看了笔记一定会去寻找那一处所在,那样对手就会知道这件事情,就算孟必谦没有真正去做什么,齐光远也有办法把消息给露出去,以达到对自己家人的保护!舒逸皱起了眉头,真是这样的话,齐光远就太自私了,也太会算计了。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单独谈谈吧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冰美人”耿冰
热门: 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 只差一个谎言 琥珀年华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 七天七夜 黎明之剑 幻剑灵旗 网游之全球在线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鹤唳华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