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孟教授同学留下的笔记

上一章:第十八章 “左善旗”在什么地方 下一章:第二十章 荒岛上的诡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连舒逸也不知道来接自己的是什么人,他问陆亦雷,陆亦雷却卖了关子。

舒逸和肖宇走出机场,就看到一部军绿色的猎豹越野车停在机场门口,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上校站在车边,手里还拿着一张照片,当他看到舒逸他们的时候眼睛一亮,大步走上前来:“请问你就是舒逸吧?”舒逸点了点头,上校说道:“我是军安北六区的负责人,我叫吕元!”舒逸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我就是舒逸,这位是小肖,燕京市局刑警队的。”

上了车,舒逸说道:“陆局告诉我这边接我的是个故人,还卖了好大的关子,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没有见过吧?”吕元笑了:“其实陆局说的也没错,我们也可以说是故人。”舒逸“哦”了一声,用不解的目光望向吕元。吕元说道:“我听说你是朱叔的学生吧?”舒逸反应过来吕元说的朱叔应该就是朱毅,他点了点头。

吕元说道:“那就对了,朱叔和我父亲很熟的,从这块来说我们也算是故人了。”舒逸问道:“令尊是?”吕元笑了:“我们吕家都是单传,我爷爷吕唐,我儿子吕明!”舒逸本来就是聪明绝顶的人,他笑道:“我知道了,令尊是吕宋?”吕元点了点头:“是的。”舒逸说道:“那我们还真是故人!”

“你们在内蒙这段时间,我会全程陪同,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吕元说道。肖宇没有说话,他就是一个小刑警,面对吕元肩膀上那二杠三星还是有些压力的。吕元继续说道:“你说的那个‘左善旗’我查过,确实没有这么一个地方,我也想过会不会是解放前的地名,可是查焉还是一无所获。”舒逸说道:“我也没指望那么容易就找到那地方,慢慢来吧,既然已经来了,有的是时间!”肖宇心里说道,我的哥啊,我们的时间真心不多,真多死几个人那么局里的压力就会更大,林局他们怕是位子会坐不稳了!

当然,这话他不敢说出来,怕舒逸不高兴。

吕元说道:“不过我查到在解放前有个地方叫‘右善旗’,就在锡连市北五十多公里的地方,现在那儿叫多索,是锡连底下的一个县。我也觉得奇怪,一般来说有‘右善旗’应该就会有‘左善旗’,可偏偏就没有。”舒逸说道:“其实之前我也向很多与地理有关的单位咨询过,比如国家档案局、测绘局等等,我们不只是查了解放前的资料,甚至包括了古代的一些地理文献,都没有找到这个‘左善旗’。”

肖宇说道:“舒大哥,这样的话那我们想要找到这个地方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了!”舒逸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泄气了?”肖宇苦笑了一下:“不是我泄气了,要找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这,这结果是显然易见的。”吕元的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他的心里也没有底,他在内蒙呆的时间不短,对于内蒙他可以说是十分的熟悉,如果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舒逸真能够找到吗?

舒逸点了支烟:“只要李娇没说谎,那么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我相信总会有人知道的,只是我们要下点功夫。”肖宇说道:“这万一李娇说谎了呢?”舒逸说道:“现在看来她还真没有说谎,刚才吕哥不是说了有个‘右善旗’吗?李娇就算是编故事也不会编得这么吻合吧?况且‘右善旗’还是解放前的说法,现在知道的没有几个,李娇就更不应该知道了。”

车子停了下来,这儿是一处寻常的宅院,吕元说道:“我们今天就暂时住在这儿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再开始工作。”宅院里有几个年轻人,舒逸知道这儿应该是军情局北六区的一处安全屋。

吃过晚饭,肖宇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他说要洗个澡,而吕元则和舒逸一起去了舒逸的房间:“舒逸啊,其实我也觉得这个‘左善旗’根本就不存在,我怕就算我们花再多的时间也不一定能够有什么结果。”舒逸扔给他一支烟:“吕哥,你想过没有,这个‘左善旗’或许真的不存在于现实中,但是有没有可能存在于某一个传说中?”吕元眯起了眼睛,舒逸说道:“而且这个传说很可能与什么宗教仪式有关。”

吕元说道:“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了,要不这样,现在时间还早,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内蒙大学的一个老教授,他是教历史的,不过对于蒙族文化有着很深入的研究,或许他能够帮上忙。”

老教授叫孟必谦,今年五十七岁,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个学者,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看上去瘦小,而且还有些佝偻着腰,脸很小,五官仿佛挤到了一起,戴的眼镜镜片很厚,就像酒瓶的瓶底一样。

“‘左善旗’?”孟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在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舒逸听到孟教授的话,心里一颤,看来有戏,这个孟教授这口气好像真知道些什么。舒逸微笑着说道:“我是听人说的。”孟教授说道:“小伙子,能够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舒逸回答道:“那个人已经死了!”

孟教授好像并不奇怪,他点了点头:“这样啊。”舒逸问道:“孟教授,我的回答好像你并不觉得惊讶?”孟教授淡淡地说道:“如果那个人还活着我才会觉得奇怪。”舒逸看了看吕元,吕元耸了耸肩膀,孟教授说道:“你们来找我算是找对人了,说实话,现在能够知道‘左善旗’的人已经不多了,加上我不会超过五个!”

吕元说道:“孟叔,你就痛快地说吧,到底这个‘左善旗’在什么地方?”孟教授说道:“小吕,你在内蒙呆的时间也不短,你应该知道‘七星岛’吧?”吕元回答道:“孟叔说的是乌海子的‘七仙女’岛吗?”孟教授说道:“其实‘七星岛’的说法是个误区,在乌海乌达三道坎的河段中,因为地质结构独特,形成了七个神秘的小岛,大家就称之为‘七星岛’或者‘七仙女岛’。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还有第八个岛,这第八个岛很小,方圆不过五里,就在距离蛇岛大约十二公里的地方。”

吕元问道:“这第八个岛不会就是‘左善旗’吧?”孟教授微笑着说道:“还真让你说对了!”舒逸也问道:“既然有第八个岛,那应该知道它的人不会少吧?”孟教授摇了摇头:“这个岛知道的人并不多,‘七星岛’现在已经开发成为了旅游景点,吕元,你应该去过吗?”吕元点头道:“去过。”孟教授又笑着问道:“那你见过那第八个岛吗?”吕元摇了摇头:“那地方我去过很多次,可是在蛇岛附近我还真的没有发现还有其他的岛屿。”

孟教授叹了口气:“是的,‘左善旗’不是人人都能够找得到的。”舒逸说道:“孟教授你上过那个岛吗?”孟教授苦笑道:“没有。”舒逸皱起了眉头:“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孟教授说道:“你们等等!”说完他到书架上翻出了一个笔记本:“这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留下的笔记,这上面就记录了关于‘左善旗’的一些事情。”舒逸问道:“你那个同学应该已经去世了吧?”孟教授回答道:“没有,他疯了。”他把笔记递给了舒逸:“你们拿去看看吧,这东西或许对你们有帮助。”舒逸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向孟教授说道:“这个‘左善旗’和‘右善旗’有没有什么关联?”

孟教授想了想说道:“就我所知,应该没有。其实我知道都在这本笔记里,你先看看吧,看过了记得还给我,还有,如果你们想去‘左善旗’,那么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

从孟教授家里出来,吕元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舒逸没有说话,望着手中的笔记发呆。吕元看了他一眼:“你倒沉得住气,要是我早就打开来看了。”舒逸抬起头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些不踏实,总觉得会出什么事。”吕元笑了:“能有什么事?”

回到了住处,吕元还是跟着去了舒逸的房间,舒逸正在认真地看着笔记,吕元坐在一旁抽烟,他在等待舒逸看完,他想看看这个“左善旗”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听孟必谦那口气,这个“左善旗”好像挺邪门的。可是舒逸一看就是两个小时,这可急坏了吕元,他开始还能够静静地坐着,后来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其间他也和舒逸说话,可是舒逸根本就不理他,最后他干脆把头凑了过去,谁知这时舒逸却看完了,把笔记本递给了他:“你也看看吧!”

吕元干脆把笔记本放在了茶几上:“我就不看了,既然你看宛了不如你给我听吧,你都看了两个多小时,我估计我至少要花三个小时才看得完。”舒逸笑了:“好吧,我给小肖打个电话,让他也听听,不然到时候他又要来一个十万个为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左善旗”在什么地方 下一章:第二十章 荒岛上的诡异
热门: 狼性邪少 王牌进化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一级茶艺师修炼手册 弹指相思 离任 侯卫东官场笔记7 幻影怪人 五只小猪 巧克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