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左善旗”在什么地方

上一章:第十七章 离婚的原因 下一章:第十九章 孟教授同学留下的笔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舒逸与李娇的见面没有选在李娇的家里,而是在距离歌舞剧团不远的一家咖啡厅。

“其实我不太喜欢咖啡。”李娇坐下以后微笑着说道,舒逸也笑了笑:“我也是,所以我点了一壶西湖龙井。”李娇说道:“嗯,还是华夏的茶有品头,记得老潘就很喜欢茶。他说茶是文化的沉淀,有着历史的厚重。对了,你同事没有和你一起来?”舒逸说道:“他们有别的事情去了。”

服务员送上来一壶茶,两个杯子。舒逸给李娇倒了一杯:“需要小吃吗?”李娇摇了摇头:“别破坏了品茶的气氛。”舒逸轻轻品了一口:“李女士,三番五次地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李娇说道:“没事,我能够理解你们,要办一个案子不是那么简单的,怎么说也是人命关天吧,不可能那么草率是吧?总是要把很多问题都搞清楚才对。”舒逸笑道:“谢谢你的理解,今天请你出来是有那么一件事,我们马局应该和你接触过吧?”

李娇点了点头:“你是想问我老潘去内蒙的那件事情吧?”舒逸说道:“是的,我很想知道他在内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娇苦笑了一下:“其实就连我也很想知道他在内蒙到底发生过什么,他回来以后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理睬任何人,不只是我,甚至他的父母,那一个星期他几乎天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

舒逸问道:“后来你就没想过要问个清楚吗?”李娇叹了口气:“怎么可能没想过,我问了不下十次,可以说这个问题纠结了我半辈子,可是他不是岔开话题就是差点就发了脾气,再后来我只得放弃了。”舒逸说道:“那他到底去了内蒙的什么地方你也一点都不知道吗?”李娇的神色微微一变,舒逸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李娇说道:“其实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对马局说实话,因为我怕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

舒逸“哦”了一声:“其实你只要实话实说就是了,至于信或者不信我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李娇冷笑一声:“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自己都不信。”舒逸好奇了:“为什么?”李娇说道:“虽然老潘没有告诉我他们到底是去了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松竹那儿知道了他们去的那个地方叫什么,我也试图想打听他们在那儿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松竹也是三缄其口,但至少我知道了那地方,于是我就去了,你知道结果怎么样吗?”

舒逸皱起眉头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根本没有那么一个地方?”李娇点了点头:“是的,我找遍了内蒙,却没有找到那个叫‘左善旗’的地方,可是我相信松竹不会骗我。”舒逸说道:“刘松竹既然不愿意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单单又把那地方告诉了你呢?”李娇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我只是偷听到了他们的说话。”舒逸笑了:“我想你偷听到的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吧?”李娇苦笑了一下:“好吧,我承认我还听到了一些别的什么。”

“你一定很好奇我和老潘为什么离婚吧?”李娇并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问了这个问题。舒逸说道:“原本是很好奇,可是现在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原因了。”李娇说道:“你是个聪明人。”舒逸说道:“因为你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还悄悄地去了内蒙,而你说的潘希仁对你的欺骗并不是感情上的,而是你一直对他隐瞒内蒙的事情耿耿于怀,再加上你背着他去进行调查,你们两个人都无法容忍对方的作为,所以再相爱,你们也不可能继续了,你们的心里都插着一根刺!”

李娇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是的,我知道老潘很爱我,对我也很好,可是他不该瞒我,不管他遇到了什么事,我是他的妻子,我有义务知道,因为他遇到的事情对我们的婚姻,与家庭已经有了影响,不是吗?一起去面对,甚至说去承受是我这个做妻子的责任,可是他却无视了我作为妻子的责任与义务。”舒逸说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他不让你知道或许是为了你好,也许他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李娇淡淡地说道:“但他却不知道,这样做对我也是一种伤害!”

舒逸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她说的并没有错,李娇说道:“后来他知道我偷偷去了内蒙,去找那个地方,他好像很是愤怒,也是那回,他第一次打了我!”舒逸终于明白了,她和潘希仁的离婚症结便是在这儿。舒逸岔开了话题:“说说你到底听到了些什么以及你的内蒙之行吧!”李娇喝了口茶:“其实我也没听到多少,因为我才听了一小会,他就发现了,我听到的很模糊,我听到他们说到什么盟约,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不知道,当时他们两人好像起了争执,老潘大专责问松竹,难道你忘记了在右善旗我们的盟约吗?可以说他们的谈话中,我真正听清楚的就只有这一句!”

“我想‘左善旗’应该就是他们在内蒙遇到什么事情的地方吧,在老潘发现我偷听,然后和我吵了一架之后,我便借口出去走走,散散心,就踏上了我的内蒙之行,可是我走过了内蒙的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那个‘左善旗’,怎么说我也是个大学生,在内蒙,能够称得上‘旗’应该不是个小地方,可是怎么会没有人知道呢?就连当地人都没有听说过的这个地方,不过我肯定我没有听错,确实是‘左善旗’。”

舒逸又和李娇聊了一会就分手了,这次交谈舒逸觉得还是有收获的,从他的判断来看,这一次李娇应该没有说谎。

回到住处,广叔屋里的灯还亮着,舒逸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广仁正在看着一本线装书:“怎么,案子这么忙还有时间来看我?”舒逸坐了下来:“广叔,你对内蒙熟悉吗?”广仁放下书:“还行吧,怎么?这个案子还查到内蒙去了?”舒逸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那么你听说过内蒙有一个叫‘左善旗’的地方吗?”

广仁皱起了眉头:“‘左善旗’?没有什么印象,好像没有这么一个地方吧?”说罢广仁找来了地图,两人认真地找了起来,地图上确实没有这么一个地方。两人停止了折腾,舒逸这才慢慢把案情说了一遍,广仁听完说道:“你是怀疑潘希仁、刘松竹和叶茜琳可能都去过这个叫‘左善旗’的地方,在那儿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舒逸说道:“他们不仅都去过,而且时间上也都差不多,李娇不是提到过什么盟约吗?我估计这个盟约应该不仅仅是对潘希仁、刘松竹,甚至还包括叶茜琳,或许还有我们并不知道的其他人!”

广仁叹了口气:“可惜知情的人都死了,舒逸,你怎么打算?”舒逸说道:“我准备去一趟内蒙,必须要找到根源所在,不然留在燕京也不过是个救火队长,这边不缺救火队长,燕京市局就能够做这件事儿。”广仁点了点头:“嗯,这倒是,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舒逸说道:“就这一两天吧,我想带小肖一起去,这小子磨磨倒是可以成器。”广仁说道:“那好吧,市局这边你要和人家打个招呼,另外,出去了注意安全,你我倒是不担心,要保护好小肖。”

第二天早上,舒逸召开了专案组的会议,会上他把大致的情况通报了一下,同时也向马德奎和李志诚提出他准备亲自到内蒙去。马德奎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个‘左善旗’有没有和相关部门联系过,确定过它的具体位置?”舒逸苦笑了一下:“联系过了,不过谁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马德奎笑了:“你就没想过或许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存在?”

舒逸淡淡地说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再说了,或许这才是整个案子的根源。”李志诚点了点头,马德奎说道:“好吧,希望你能够马到成功。”舒逸说道:“我们保持联系,及时通报案情,马局,李队,我想这个案子还没有终结!”李志诚说道:“舒组长的意思是凶手很可能还会作案?”舒逸回答道:“是的,从叶茜琳遇害开始,这个案子看起来已经脱离了我们掌握的规律,所以我们更不可能预防凶手再作案,所以现阶段我们的工作也只能继续被动!”

马德奎叹了口气:“现在我对你的内蒙之行还真是充满了期待,希望你能够早一点把案子破了。”虽然第三起案子不是发生在燕京,可是作为警察,他还是希望能够早点破案的,压力且不去说它,面子上也挂不住。

下午四点多钟,舒逸和肖宇就到了燕京国际机场,他们要飞往呼市。

“舒大哥,为什么不和呼市警察联系一下呢,有他们在我想我们的调查工作要方便得多。”肖宇说道。舒逸摇了摇头:“没必要,如果这个案子的根源在内蒙,那么我们提前与警方沟通,说不定还会给我们的调查带来麻烦。”肖宇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舒逸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你放心,会有人来接应我们的。”

推荐热门小说诡域档案,本站提供诡域档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诡域档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离婚的原因 下一章:第十九章 孟教授同学留下的笔记
热门: 茶经残卷 无限冒险指南 侯卫东官场笔记2 联剑风云录 恶魔的彩球歌 大国工程 玻璃密室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网游之枭傲天下 千年等一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