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中微子电讯机

上一章:十七、稠密的星际云 下一章:十九、遥远的太阳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战争以侵略者的可耻失败告终。人们又陆陆续续回到和平生活中来。

宁业中回到宇航城的时候,废墟已经清理,高高的塔式起重机又在半空中旋转,刚刚平好的机场跑道落下一架又一架飞机,载来建筑器材、机器和食物。他打听岳兰,原来她早就回来了,并且参加了重新建造前进号的工作。

岳兰现在是一个二十三岁、端庄而成熟的姑娘了。她出落得惊人地美丽、战火的洗礼使她带有一种英姿飒爽的神态。宁业中在宇宙飞船施工现场找到她。她奔过来,长久地握着宁业中的两只手,摇呀摇的,两只明亮的眼睛瞅着宁业中的胡子拉碴的脸,亲切地说:

你怎么也不写下你的军邮号码?教我回信也没法回。你的中微子电讯机。我跟邵伯伯谈过,他还挺感兴趣哩。对了,你住在哪里?招待所?回去刮刮胡子,换换衣服,跟我上邵伯伯家吃晚饭,好吗?

宁业中局促地站着,嘿嘿地笑。

去吧,去吧!岳兰轻声说。如果你能跟东方号联系上,邵伯伯不知多么感谢你!我也是。

邵子安显著地苍老了。战争期间,他在深深藏在地下的导弹工厂工作,长期见不着阳光,白发也增加了。但他依然精神矍铄。老俩口住在宇航城圆形会议厅的传达室里,这所房子经历过战争的浩劫后只毁掉一个角,现在草草地修复了。邵子安十分高兴看见宁业中,他和钟亚兵一样,是继恩的好朋友。

晚饭桌上,邵子安问起了中微子电讯机。

图纸都在通讯兵总部里。宁业中解释道。由于保密守则,我没有带回来。我们开个介绍信,就可以拿到,或者干脆借一台先用用。

可是。东方号出发六年了,它的轨道根数肯定已经发生重大变化,还能找得到踪迹吗?邵子安满怀希望地问道。

宁业中回答得很干脆:

战争期间,我做过试验,千分之一秒钟能扫描一个平方弧秒的天区。

邵子安沉吟着,但是岳兰比他算得快。

我们只需要扫描三十弧度见方的天区,也就是九百平方弧度,顶多四个半月时间

要昼夜不停地干。宁业中补充说。

当然昼夜不停地干,争分夺秒嘛要恢复战后创伤,哪项建设工程不是这样?

可是,宁业中犹疑着。宇宙飞船

你是说前进号?没问题,再有一年就建造好。岳兰十分爽朗地回答。首先要跟失去的人联系。唉,业中,你这是多大的功绩!如果找回继恩他们,我们给你请授勋章!

邵子安微微笑着,持重地说,当然,这首先是科学上的创举,征服宇宙空间的新成就。有人说,战后恢复国民经济,首要的是盖房子。改善人民生活,星际航行那就先放一放吧!也有人说,东方号飞出去都六年了,杳无音讯,茫茫太空,哪儿找去?再造前进号,无非是浪费国家急需的资财罢了

宁业中不安地听着。他刚才想说又不敢说的正是这话。

邵子安变得严肃起来:是的,我们首先要治疗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但是科学研究要不要立刻上马?加速器、核聚变、人工合成生命、电子脑、星际航行这些尖端科学可以带动我们整个科学技术提高到新的水平。发射前进号,不仅是为了找寻东方号,更重要的是开拓太阳系外宇航研究领域,探索新的未知世界,使我们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认识达到新的高度。哦,战争结束了,新的一场战争又开始了,这是科学技术的竞赛。还是那句老话:落后就要挨打。打垮了老修,还会冒出新的霸王,新的超级大国,新的战争策源地。不拚命发展科学技术,行吗?至于我,继恩和继来已经飞走了八年,战争中我又看到牺牲了多少好青年,他们就算真的为了科学事业牺牲了,又有什么?

被激情点燃了的邵子安变得年轻了,他的一双鹰似的锋利的眼睛又恢复了青年时代炯炯发光的神采。他掏出烟盒,递了一支给宁业中,自己点燃了一支,又说下去:

还来谈谈你的发明。找到东方号,不是为我去找寻儿女,而是宇航科学上划时代的发明。岳兰说给你请授勋章,我看是配得上的。你想想,能够找到七万五千亿公里以外,一个仅仅长一百八十米、径八十米,跟一颗小小行星差不多大的、以每秒四万公里速度运动的天体,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这不是科学上的高峰吗?全世界有哪个国家、哪个人解决过?

短短几句话说得宁业中浑身发热,他把没有点着的纸烟一扔,立起身来说。

您派个人出趟差,我陪他去,借一台

我和你去。岳兰爽朗地说,伸手按他坐下。不过别急。我还有点儿不大明自。你的中微子讯号能够到达他们那儿,我是毫不怀疑的

只要他们在宇宙空间

他们不在宇宙空间又在哪儿啦?你这书呆子!岳兰嘲弄他说。在地狱?不,假定他们收到你的讯号

他们一定收得到。宁业中又插嘴说。

我已经说过我毫不怀疑了。问题是。他们怎么回答?

宁业中犹疑起来。

他们有一般的微波通讯设备吗?

有的。

功率大吗?

不大。邵子安插进这场对话。东方号是计划到火星去的。火星上已经有一台强功率的微波通讯设备了。

宁业中沉默不语。

他们要是不能回答,你又怎能定位呢?岳兰继续问。

邵子安嘿嘿笑起来。

他们即使能够回答,你也还是不能定位的。要知道,你的中微子束到达东方号要花九个月时间,再收到他们的回答讯号,又得花九个月时间。这一年半里面他们又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唉呀,宁业中喊起来。我对星际航行一点实际概念也没有!这么说

这么说,岳兰冷静地接下去说。中微子电讯机还是有用的。第一,你可以连续发出讯号,如果他们收到的话,他们可以根据讯号的间隔时间、方向变化来计算出东方号的轨道很数,有可能的话,他们会回答我们的;第二

前进号上也应该装一台中微子电讯机,这样前进号在搜索过程中等于有了一台可靠的雷达。邵子安不动声色地说。

我也正是这么想的。岳兰高兴地说。邵伯伯,我建议把业中安排在宇航局工作,这是宇航事业多么宝贵的人材啊!

宁业中腼腆地笑了笑:我对宇航技术一窍不通。

邵子安立起身来,严肃地说:干吧,我全力支持。今天我就给总指挥打报告。

要讲述宁业中的发明,也许得写上一部几十万字的专著;但是简述这个发明要点,不多几句话就行了。全部秘密在于,中微子是基本粒子的一种,它不带电,因此不参与电磁相互作用;它也不参与强相互作用,只参与弱相互作用。田此,它几乎能够穿越任何物质。太阳深处的中微子可以毫不困难地穿透太阳半径直射地球,到了地球后不但能穿透大气层、云层,还可以穿透土壤和宕石层,最深的矿井也可以找到中微子的踪影。

可以想见,邵子安和岳兰是多么重视这种仪器。不但从通讯兵总部借来了一部中微子电讯机,而且给宁业中建造了一座实验室,让他研究进一步提高中微子束的强度,并且要把分辨率大大增加,以便能在空旷的宇宙空间中各种各样流星体、尘埃、气体中找到这么一个高速运动着的宇宙飞船一事实上,这是世界上第一台中微子宇宙探测器。

十月间,一切工程都完成了。

这一年的秋天十分温暖。有人说,这是由于战争,悄耗了那么多的能量,提高了地球大气层的温度的缘故。原来种植在热带的凤凰木。在西北的秋天中还盛开着鲜红的、细长的花朵,金龟子还在嘤嘤乱飞;丰满的小河一点也没有衰竭的样子,仍然铮铮淙淙地流着。

战争的痕迹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了。一切都是高速度:高速度的恢复,高速度的建设,高速度的发展。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武装了勤劳的人民的双手,于是产生了奇迹。城市已经重建起未,不过和战前不完全相同:它扩大了,因为,沙漠更加退却了它正龟缩在远远的一小块土地上,等待着最后被歼灭的命运。

人们就是这样建设着社会主义的。

2004基地上,又耸立起新的前进号的高高的塔尖。发动机还未装好。电子设备也没有齐全,还在等待安装正在成批生产的中微子电讯机。但是塔尖已经高高地直指蔚蓝色的、蓝得象明净的海洋般的天空。它骄傲地宣告:阴谋破坏也好。公开的侵略战争也好,都无法阻挡革命人民向宇宙深处的胜利进军。

还需要四个月才能飞走。岳兰现在给宁业中当助手,试验他的中微子新机器。邵子安也常常来。老头儿很少说话,只是用精明的、内行的眼光观察一遍,满意地哼哼着,坐着抽一支烟,走了。

总指挥也来过几趟。战争期间,他回部队去了,当了一个方面军的政委。他倒显得更年轻了,连说话的口气也一样。他十分喜爱岳兰,张口就说:

把邵继恩给我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是,岳兰顽皮地回答道。保险不碰掉一根汗毛!

有一天,实验室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当年的钟团长,现在是钟师长了。他也是两鬓如霜的人,却还是那么爽朗健谈。他的部队已经调防到西藏高原。这次是从北京回来,特意弯到宇航城看看的。岳兰想起那次去月球的实习飞行的邂逅、十分高兴。一她热情地说:

钟伯伯,我一定把亚兵给你带回来。

光带亚兵?钟师长开玩笑地说。邵继恩就不带了?

岳兰的脸微微发红。但是她巧妙地转换了话题:

钟伯伯,你顶好还是跟我们一道去,亲眼看着亚兵怎样在天上飞

不行啊,钟师长叹了一口气。岗位不一样不过,我可能派一个人来。

宁业中正在调试着仪器,他把头俯得更低了。

派什么人?岳兰惊讶了。我们并没有等什么人。

钟师长走过去,拍拍宁业中的肩膀说:

小伙子,仪器测试得怎么样,要不要一个助手?

宁业中直起腰来,满脸窘相,喊了声:钟伯伯!

这就对啦!钟师长满意地打量着业中。好的,科学家,再见吧!

岳兰站在那里,回味着钟师长的话。但是她没有支声。

开动机器的头一天,总指挥也来了。他和邵子安、霍工程师站在宁业中和岳兰背后。宁业中把手指搁在按钮上的时候,手微微有些发抖。

你要想到,总措挥意外温和地说。你揿一下按钮,就是发出摧毁敌人的一发导弹。岳兰,战争期间,你发过多少枚弹道导弹呐?

记不清了。岳兰大声说。她又问邵子安:我们先向人马座、就是东方号最初飞出去的方向探测吧?

赤经十七时五十六分四十八秒,赤纬负二十度○七分十二秒。邵子安在重地读出数据。

是。赤经十七时五十六分四十八秒,赤纬负二十度○七分十二秒。准备好了。

宁业中做了个手势。

等一等。以这一点为中心扫描吗?

不,邵子安回答道。要偏南、偏西,对着这两个方向

为什么?岳兰转过身子,扬起眉毛。

邵子安低声说:你忘了?天文台那个夜晚战争开始的夜晚?

超新星!岳兰猜到了。超新星在东北方,它对东方号有辐射压?

邵子安默默地点了下头。

胡志越教授后来把他的计算结果交给了我。他估计东方号顶多偏离两、三度

哦,胡志越教授!一切,岳兰都想起来了。

老头儿出国了等他回来我们再去看看他。邵子安悄声说。

开始吧!总指挥沉着的声音响起来。

看不见的中微子象一支无形的锥子刺透天空。一秒钟之内,操纵台的屏幕上显出光怪陆离的斑点。大气层!宁业中低声说。但是这些影象消失得非常快,屏幕上是一片空白;过了半分钟,有一个暗影在屏幕上出现不规则的,一闪就过去了。流星!宁业中说。又是一片空白

宁业中转过身子,对总指挥和邵子安说。

就这样,让它开着。我已经接通录像机了,把任何影象都录下来了,再通过电子计算机进行分析,也许能发现太阳系内或太限系邻近还有未被发现的天体如果它们恰巧走到这天区来的话。

他掏出手绢拭汗。

下一步怎么办?岳兰茫然地问道。

你飞你的,前进号出发后,也照这办法开动飞船上的中微子深测器。你们一路飞,一路勘测东方号的踪迹。邵子安回答。

那末,岳兰扬起眉毛问。前进号的飞行和这部探测器的工作有什么联系?

邵子安耐心地解释道:你仍然可以和这部中微子探测器联系,如果它发现东方号,会及时通知你的。

在一年半之后?

至少。

岳兰咬了咬下嘴唇。

总指挥温和地说;岳兰,四个月后前进号就要起飞了。不过你不能指望很快追上一个远在七万五千亿公里以外的天体东方号已经是这样的一个天体了。你要准备飞上一年两年,三年五年,或更长时间。说不定要付出你整个青春。也许,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更好?

岳兰的脸忽然变白了。她十分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首长,六年前,您不是亲自作了决定?

六年前,东方号刚刚飞走。就是战前,第一艘前进号建成的时候,东方号离开我们也不过三万亿公里,轨道根数变化不太大,现在,这距离已经拉得很远了。而你

岳兰镇静地回答;我希望不要改变决定。

宁业中恳切地说:岳兰,你很快可以算出来,即使前进号速度达到光速的一半,你又很准确地正对着东方号这是极不容易办到的,也至少需要一年零七个月才能够到达立现在的位置。但是实际上,在你飞了一年零七个月后,东方号至少又远离五分之一光年以上,所以单程飞行大概也至少需要两年半光景,一来一回就是五年这还是假定飞行十分顺利,连一点弯子都不用拐

这笔账,岳兰不止一次算过了。她自己十分清楚,代价的确是巨大的。然而作为烈士的女儿,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培养了这样的性格:一件事情只要作出决定,就义无反顾,再漫长再艰险约道路她也要走下去。

支持我,继恩。她内心里默默地说。我爸牺牲的时候你怎么说的?重要的是接过接力棒。继续跑!是的,就是这样支持我不要动摇呀!

总指挥从她的闪烁变化的眼睛中看透她蕴藏在内心的思想。

好的,唔,好的。他慢慢地说。让你的青春照耀着我们这个壮丽的宇宙吧……我重申六年前的决定。

太太好了,谢谢您。岳兰激动地说。

前进号如期起飞。总指挥沉着地、用稍稍有点喑哑的声调说每回作出重大决策的时候,他都是这样的。岳兰同志负责组成宇航队。我们不但要寻找东方导,还要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计划地探测恒星际空间,需要安装最好的科学装备和配备最好的科研人员邵子安同志。你负责这项工恨并且帮助岳兰提出飞行方案,提交给总指挥部讨论。飞行的年限、轨道、科研任务等等,要给岳兰同志比较大的机动权。至于这台机器,要一直开下去不仅是为了找寻东方号,而且也负有深入探测宇宙的任务。我同意,调宁业中同志来主持这项工作。

是!岳兰响亮地回答。

宁业中沉默不语。

邵子安锋利的眼睛望着他。他低声说。

好的。

总指挥微微一笑。

宁业中同志,一个高能物理学家在我们这儿是可以太显身手的。不但要利用中微子束来探测宇宙,你还可以在你的专业领域内为我们宇航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

是的。宁业中感动地说。

这只是我的初步意见。总指挥温和地说。你们回去研究一下。我们党委也要讨论,再作最后决定,并且报请上级批准。

大家离开实验室。霍工程师靠近邵子安,附着耳朵说:

还不如让我驾驶前进号呢!岳兰这么一个大姑娘

邵子安只挥了挥手。

在门口,宁业中低低地唤道:

岳兰!

什么事?

他拉拉她的衣袖。他们两人落在其他人后面。宁业中低声说:

上次我在邵伯伯家说,战争期间我试验过

是的,怎样?

我利用战争的间隙发出许多讯号。我不是无目的的试验,我就是向人马座这天区发报。电文在这儿。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皮夹子,拿出一张折叠得很整齐的薄纸给岳兰。现在不要看。再听我讲一句:我正好是一年以前发射这些讯号的。

他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开了。

岳兰慢慢地展开一张非常薄的、但是竖韧的纸,不出声地读着,她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电文是这样写的:

东方号!东方号!继恩、亚兵、继来,致以亲切的

问候和同志的敬礼:请坚持下去,勇敢的宇航员们:岳兰

将率领前进号来救援你们。宁业中。又:战争已经爆

发,结论已经作出,不是核武器毁灭人类,而是革命人民

消灭战争和战争策源地

一阵泪水涌上了岳兰的眼睛。她抬头一望,宁业中走得没有踪影了。邵子安送总指挥上了车,脚步沉重地运转来,看见岳兰的激动的脸色,连声问: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邵伯伯!岳兰嘶声喊道,紧紧攥住那张薄纸,扑到邵子安肩上,激动得满脸是泪。

推荐热门小说飞向人马座,本站提供飞向人马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向人马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十七、稠密的星际云 下一章:十九、遥远的太阳
热门: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回到明朝当王爷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犬神家族 娇宠 绝世武侠系统 定海浮生录(定海浮生录原著小说)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大奉打更人 拐个皇帝回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