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错综复杂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惊闻乍变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六章 共同追求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消息无异于五雷轰顶。

风萧萧、流月,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呆住了。整个飞龙厅在数分钟内,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众人惊讶地几乎忘记了呼吸。

先不论惊风和铁旗是怎么搭上线的,就现在已经成为事实的本身来说,对飞龙山庄就是一个极为不利的消息。

江湖上和飞龙山庄最为苦大仇深的,莫过于铁旗盟的人了。飞云刚刚才布置大家要尽量让人们相信惊风一伙是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这个“人们”里铁旗盟的人当然是一部分,而且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这部分就是所谓的很有可能乘机向飞龙山庄的报复的。

铁旗盟会重新成立一直在许多人的猜测当中,现在终于出现了。依旧是铁旗盟,依旧是铁旗帮主,相信不用多久,至今还在江湖浪荡的铁旗盟帮众就会重归门下了。即便是那些已经有了新的归宿的,再改头换面一次也是极有可能的。但更重要的是,此次铁旗的立场,已经决定了整个铁旗盟都会站在惊风这一边。飞云做好了迎接一些坏消息的准备,但他没想到这个坏消息居然会坏得这么彻底。

风萧萧也甚是惊讶,记得释手洗还分析说惊风和飞龙山庄决裂后,极大可能就是打着反飞龙山庄的旗号来拉拢铁旗盟的旧部。但他一定想不到,惊风动手的对象,直接就是铁旗盟的帮主铁旗,这在拉拢铁旗盟上,根本就是最有效,最彻底的一招,关键只是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可能发生的事。但惊风就是让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因为他降低了自己的姿态,他不是在拉拢,而是以投靠的姿态,让铁旗和自己站在了一起。

飞云方才还是谈笑风生,一付胜券在握的模样。但这一条消息,已经将他彻头彻尾地改造了一番。此时的飞云,像是丢了魂一般。在告诉了众人这一消息后,他一直在发愣。

有人轻声唤道:“帮主。”

飞云听到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大家应该明白这个消息的含义,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又有人迟疑道:“这消息来源肯定吗?”

飞云道:“肯定,帮派落在京城,已经有人看到。”说罢又带着自嘲的口气道:“京城那块无人敢问津的宝地,总算是有了着落了。”

这条消息,却让风萧萧更确认惊风和铁旗确实是联手了。

飞云还有一层担忧此时却不便明言:一剑冲天、风萧萧这些帮手会来帮忙,全是因为对手是惊风和“天杀”组织的原因,他们不过是借这个机会解决私人问题罢了。但现在惊风投到铁旗门下,这些人又会何去何从呢?至少,风萧萧这个人似乎是与铁旗盟有点渊源的,而他又是一个足以影响到一剑冲天的人。

如果没有这些外人的相助,飞龙山庄几乎都没有和“天杀”那一群高手抗衡的实力啊!但如今“天杀”高手和铁旗盟联手,就是多了这些高手相助,似乎也是无济于事啊!这种情况下,这些人是不是就更不会相助了?现在究竟应该怎么办,飞云脑袋中一片混乱,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

风萧萧忽然起身道:“想不到出了这样的变故……”飞云一惊,以为风萧萧此时就要表态脱离此事了,却听得风萧萧后面道:“现在坐这也无计于事,我就去京城摸摸情况吧!”

飞云愣了愣,机械式地道:“怎么好意思麻烦萧老板。”

风萧萧微微一笑道:“我做的事其实并不是为了贵帮派。”

飞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风萧萧一笑道:“我先去了。”

飞云道:“不送。”

风萧萧抱抱拳,又特意和流月招呼了一声,步出了飞龙厅。

风萧萧说要去京城,其实不过是个幌子,他此时真正的意图,是要去见一个人。

离开飞龙山庄,风萧萧全速回到扬州,又从驿站传送到了成都,他要去见的人,是释手洗。

已在消息中联系过,两人约好在上次聊过的茶楼见面。风萧萧匆匆赶到时,释手洗已经等候多时了。这次两人坐了二楼的位置,适合谈话的位置。

看到释手洗一脸悠闲的神情,风萧萧暗自嘀咕:这家伙不会还不知道吧?

上前抱拳,落座。释手洗给他斟满一杯茶,这才问道:“萧老板专门约我出来,一定有要紧事要谈。”

风萧萧带着疑惑道:“京城的事,难道释兄尚不知情吗?”

释手洗道:“说得可是铁旗盟重新成立一事?”

风萧萧点头道:“正是。”

释手洗道:“略有耳闻。”

风萧萧奇怪道:“释兄难道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释手洗反而诧异道:“铁旗盟会重新成立应该不足为怪吧?铁旗是失踪了数日,但他一露面就立即重新成立帮派,这倒也挺符合他的个性。”

风萧萧道:“难道释兄不知道铁旗盟这次能成立,是惊风支持的吗?”

释手洗愣道:“这话怎么讲?”

风萧萧狂晕,原来他只知道点表面的,当下耐心道:“释兄之前不是曾猜测惊风与飞龙山庄决裂后,会大肆拉拢铁旗盟的人吗?释兄所料一点都不错,不过你恐怕也没想到,惊风一直在拉拢的铁旗盟的人,不过是铁旗一个人而已,而且他已经成功了。就在今天,惊风一伙已经被飞云逐出飞龙山庄,但随后,他们就和铁旗重组了铁旗盟。”

释手洗惊道:“此事当真?这是你的推测还是……”

风萧萧道:“新铁旗盟坐落在京城,但那块地,却也是在刚刚不久前,惊风从我的朋友聚宝盆那里买到的。”

释手洗不语,风萧萧道:“我想大概用不了多久,铁旗就该开始招揽他的那些旧部了。”

释手洗喃喃道:“他已经在招揽了。”

风萧萧忽然心念一动:“你怎么知道?”

释手洗愣住了,风萧萧终于忍不住道:“是不是天锥、紫竹青梅,或是那个鬼十一告诉你的。”

释手洗惊道:“你在说什么?”

风萧萧微笑道:“天锥、紫竹青梅、浪翻、无洋子、袖里云,还有其他人,这些人,不都还在听命于你吗?”

释手洗猛然起身,桌上的茶壶被带翻,茶水顺着桌面流淌,滴落在地,壶中蕴藏的茶香也跟着溢出,沁人心扉。释手洗手忙脚乱的一通收拾。

随后又四下打量了一下,又缓缓地坐下,瞪着风萧萧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风萧萧微笑不语。

释手洗小心翼翼地道:“是崖下魂告诉你的?”

风萧萧摇头:“他什么也没说,都是我自己猜的。”

释手洗道:“想必你是看出了我和崖下魂之间的关系,由此推断出的吧?”

风萧萧道:“那的确是很关键的一处,此外我还遇到了许多比较值得怀疑的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想我猜得一定都对是吗?”

释手洗神色有些紧张:“你……”

风萧萧道:“你放心,我还没有告诉什么人。”风萧萧说的是“什么人”,而不是“任何人”,但释手洗显然没有察觉这当中的不同,他松了一口气。随后道:“那真要多谢萧老板了,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

风萧萧道:“谁要看不出这事的重要,谁就是白痴了。不过这说到底也是你们帮派之间的事,我是无意插手的,会知道也是无心的。现在铁旗盟已经和惊风那伙人联手了,释兄还是想办法怎么对付他们吧!”

释手洗奇怪道:“萧老板不是和铁旗盟颇有渊源的吗?怎么会……”

风萧萧道:“释兄误会了,我刚才说得话的感情色彩是完全中立的,如果不是你们的行动是秘密进行不能随便道出,也许我也会和铁旗盟说出同样的话。你们之间无论谁是最终的赢家,我既不会伤心也不会难过。我只希望能好好教训惊风那伙人。”

释手洗笑道:“萧老板对惊风他们到是有很深的成见啊!”

风萧萧道:“成见倒也说不上。一来他找过我很多麻烦,二来他们越来越不招人喜欢,三嘛,和他们作对我已经习惯了。习惯成自然,我现在看到他们就想扁。”

释手洗哈哈笑道:“萧老板说得很对。游戏的江湖本就是这样,做事凭自己的喜好就行了,根本没有什么明确的是非对错。江湖上这么多人,这么多帮派,难道真有什么人是代表正义,什么人代表邪恶的吗?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嘛!”

风萧萧挠了挠头,这个话题貌似有点深刻,但似乎又是废话的样子,难道是自己引出来的吗?想着,将杯中的最后一口茶一饮而尽。

释手洗伸臂过来给风萧萧添水,风萧萧眼睛都直了。刚才茶壶碰翻,释手洗出手还算敏捷,迅速将其扶住,壶里的水才没有撒光。但当时已有部分茶叶被冲到桌面上,弄得脏乱不堪,释手洗解决的办法是用手将茶叶全部抓回了茶壶。风萧萧一直在叹息一壶好茶被糟蹋了,但释手洗显然并不这么以为,他还要拿这壶茶给自己喝。

风萧萧忽然起身道:“话已至此,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释手洗被风萧萧的唐突吓了一跳,愣愣地道:“不喝了这杯了吗?”

风萧萧立刻像火烧眉毛一样,连声道:“不必了,告辞告辞……”

释手洗机械地抱了抱拳,风萧萧匆忙闪人,下楼前忍不住回头一望,释手洗正给自己斟满了一杯,看到风萧萧在望着他,向风萧萧举杯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他的表情并不开心,在和风萧萧谈话的内容中,没有一点是可以让他开心的因素。

风萧萧却没理会到这些,他只是感觉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翻滚,点了一下头后就匆匆离去。

原来高手的衣着打扮都这么潇洒,是因为把不修边幅用到了别的方面。风萧萧仿佛又感觉到了脸上的那一滴冰凉。

离开后风萧萧忽然醒悟,自己本来是想听听释手洗对于铁旗盟和惊风联手的事有什么看法和打算的。怎么这一趟下来,像是专程去跑腿报了个信?关键的事情还没提到,自己居然就已经被他的一杯茶给吓跑了,真是没出息。

不过好在也有点收获,至少从释手洗口中确认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推测。想到释手洗当时那惊慌失措的模样,风萧萧已经有了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不过,释手洗居然只知铁旗盟新帮成立,却不知道是惊风在后面支持的,这事似乎有一点古怪。

这说明铁旗和惊风联手的事,他还没有向自己的帮众们说明,那外人自然就更不知道了。但如此说来,却总觉得哪里有了一些古怪。

风萧萧一边走在路上一边冥想,苦思不得其解之间,他非常套路的仰天长叹了一下。

蔚蓝的天,飘浮着几朵白云。一成不变的云。风萧萧一直觉得,这游戏里的云是最假的,就像是用胶水固定在天上的一样。云应该是会变,是会移动的嘛!不知道负责这一块的设计人员是谁,太不用心了。

云?飞云?风萧萧忽然反应过来。对啊!铁旗盟这次是和惊风联手,铁旗连自己的手下都还没有告诉,飞云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当然不可能是铁旗告诉飞云的,也不会是惊风主动向飞云示威,这从飞云当时说出这个消息的情形可以看出。除了这两人,还会有谁知道这在目前居然是被保密的事呢?唯一可能就是惊风身边的人了。

没有错,在惊风的身边,居然还潜伏着飞云的人。就是这个人在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飞云。

第一时间?似乎也有些不对。惊风被逐出帮派到成立铁旗盟的时间很短,他不可能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和铁旗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这件事一定是早已计划好的。但到了现在消息才传过来,很显然,这个人也是到了最后才得知的。也许,更是加入了帮派后才知道的。

风萧萧总算也入过帮,他知道在帮派的简介里,可以看到的是帮主姓名、财产、人数,而帮派成员具体有谁,系统是不提供名单的。经常有人在看到某人被逐出帮的系统提示时,才知道自己帮派还有这样一个人。

惊风的人也许就是因为要入铁旗盟,所以惊风知道已经没法继续掩饰,才在最后道出他们所在组建的帮派,其实是以铁旗为帮主的铁旗盟。所以这些人在最后才知道真相,而飞云的人也只能在这最后时刻才把消息传回来。

这个人会是谁?吹雪?风雨飘摇?烈焰?

风萧萧没有细想,他此时又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

老大和逍遥。他们在知道铁旗这次是受惊风支持的话,也许会重新考虑回帮派一事。但现在铁旗是先隐瞒着此事,两人必定是毫不犹豫地返回铁旗盟了。这大概就是铁旗暂不公布真实情况的原因吧?招回人手后打着复仇的名义同飞龙山庄开战,而惊风等人就躲在暗地里支持,两人互相利用,打垮飞云。再之后两人是否会继续合作,现在暂不用去考虑。

风萧萧连忙联系二人,用“是不是收到铁旗盟重新成立的消息”来直接联系二人。

二人的回答一样,不但已经收到了,而且现在已经重新回到帮派了。

想不到动作居然这么快,风萧萧懊丧不已。虽然就算打起来,几人之间也不会互相动刀动枪的,但不同的立场,终究是件麻烦的事。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告诉他们铁旗和惊风在搞的鬼。这倒也不必急于一时,完全可以下了游戏后面议。

放下这件麻烦事,风萧萧又想起了一个人:夺宝奇谋。

一直以来飞龙山庄的盟友。曾经乘火打劫过飞龙山庄,但后来又曾和飞龙山庄联手对抗过全江湖的帮派,已经让人完全猜不透两者之间的关系了。这个夺宝奇谋,这次又会站哪边呢?

刚才的飞龙山庄会议上没有看到他,看来这次他不会支持飞云了,或者他置身事外也不一定。不过他身边却也有释手洗的人,显然释手洗也没打算放过他,终究他也是会被卷入的。

风萧萧一路冥想,目不视路,以老马识途的属性来到了成都的驿站。

这次又去哪呢?既然和飞云说要去京城转转,干脆就去京城好了。

风萧萧初时就有到新成立的铁旗盟偷窥一下的心思,但想到如今惊风和他们混到一起,以惊风的听力功夫,不可能能在听到他们说话的情况下而不被他听到,风萧萧只能忍痛放弃。但现在知道惊风暂时不可能和铁旗在一起,风萧萧的胆子立刻壮了起来。以铁旗盟那些近日刚被强行降了三级,还有许多人是在帮战过程中就捐躯数次后的造诣,怎么可能察觉得到自己,这个游戏里的轻功宗师级人物。

同时风萧萧也认识到,惊风的武功就是日后也不全是废物,至少在反窃听方面,他也会成为一代宗师。

铁旗盟成立且落户京城,现在在京城已经是弄得满城风雨了。风萧萧只是随便的往街头一站,已经不由自主地弄清了铁旗盟是在哪个城门外的地头上。风萧萧直奔目标而去。

铁旗盟,既然名字都没有改,造型自然也就没什么变化了。风萧萧眼前出现了一片宏伟的建筑群,组成了一个完美而又和诣的山寨。大门前旗帜高挂,上书“铁旗盟”三个大字。看着它迎风招展,风萧萧脑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句似诗但却不是诗的东西:三碗不过岗。

风萧萧啧嘴称奇了一番。此刻从京城城门到山寨的大门这一路上,陆陆续续都是人。游荡四方的铁旗盟的帮众们,此刻都回家来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色,风萧萧觉得他们缺得是一个包袱,那样就更像逃荒的了,而铁旗盟就像是在开仓放粮。

风萧萧觉得自己就这么冠冕堂皇的走进去也不会遇到什么阻挠,但以自己如今的人气地位,恐怕不消多时铁旗盟里就会传遍萧老板来访的消息了。铁旗会来亲自迎接一下也说不定,虽然够风光,但此时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风萧萧假装赏风景一般,一边不住嘴的赞叹,一边摸着铁旗盟栅栏一样的围墙,一路走去。

铁旗盟不像飞龙山庄那么变态是个圆的,而是四四方方,风萧萧走不多时就转入了弯,到了一个没有人会看到自己的地方,随后轻轻一个纵身。以风萧萧的轻功,根本不需还在墙头落一下足,在空中一个漂亮但却多余的折身,风萧萧向山寨中落去。

“扑通”一声,一种熟悉的感觉涌入风萧萧的心头。身体周遭已是一派清凉,自己显然是又落水了。

风萧萧做好了鼻子嘴巴吸进水的准备,就等着脚下踩到东西后再一跃而起。

但他却没想到会这么快,自己的思维还没结束,脚下已经踩到了什么东西。鼻子和嘴巴还没有进水怎么就踩到东西了?风萧萧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两脚向下又是一陷,身子已经稳住了。

一切都已经平静,似乎不会再有什么新的变化了。风萧萧冷静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在铁旗盟围墙的墙角下,居然是一条河,一条没有在流动的河,这条河是一直跟随着围墙的。风萧萧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是谁这么有创意,居然把护城河挖在城内而不是城外?风萧萧接着又意识到,这河并不太深,不过自己能露出水面的也不过一个头而已。

显然自己的脚已经陷在了泥里,风萧萧试着想用轻功,未果,努力地将一只脚拔出,另一只却踏得更深。风萧萧为此吃了几口水,但好在自己可以向前迈出一步了。河并不怎么宽,十几步后,风萧萧终于来到了岸边。但这河一点都不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岸边居然和墙那边一般深。风萧萧尽最大的努力,也就是下巴搭在地面上而已。双脚沾在泥里,轻功都用不了,想爬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风萧萧苦恼极了。

推荐热门小说独闯天涯,本站提供独闯天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独闯天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惊闻乍变 下一章:第三百九十六章 共同追求
热门: 武动乾坤 党校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沉默的教室 幽灵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密道追踪 死亡约会 炮灰大师兄又崩了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