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完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九十六章 包子番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日回宫之后, 紧接着落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雪, 一下就是两天, 往日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瓦片上如今裹了厚厚一层的雪,气温急转直下,树梢枝头的雪水凝成了冰柱, 齐齐垂落下来。

长春宫里,唐灼灼纤细的手指夹着一颗黑子, 殿中暖意洋洋, 她微微抬了抬下巴, 将棋落在了棋盘一角。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瞧她怀中抱着汤婆子, 一副慵懒得不行的模样,他落下了最后一子,结束了棋局。

唐灼灼拂袖扫乱了棋盘,玉手托腮, 道:“陛下怎么又输在臣妾手里了?”

小家伙没脸没皮,黑的都给说成白的,分明是自个缠着要对弈,临到头了又要耍赖。

殿中的熏香不知什么时候被撤了, 再没有以前的那种暖香, 可真将小姑娘揽在怀里亲了亲眼角,才闻到她身上更明显的奶香味儿。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他手臂搂得越发紧了, 将头低下来,下巴抵在唐灼灼的脑袋上, 笑着问:“说好给朕备的大礼呢?小骗子,嗯?”

唐灼灼笑着瞥了他一眼,道:“等晚上宫宴之后,再告诉你。”

帝王生辰,不是一件小事,礼部早早就开始计划此事,宫中里里外外都布置了一番。

夜晚,冷得出奇,唐灼灼身子越发懒了,整个宫宴,坐在上头看着下边谈笑风生,倒是瞧见了才嫁进侯府的琉璃,趁着无人注意,后者冲她眨了眨眼睛。

唐灼灼唇畔的笑更浓郁了些。

待回了长春宫,微醺的男人借着酒劲从身后抱住她,闹着闹着呼吸就急了起来。

唐灼灼笑着捧了他的脸,问:“皇上不想知晓臣妾备的什么大礼?”

霍裘眉目深深,笑而不语,片刻后,才在小女人晶亮的目光下俯身,轻轻地在她洁白的额心上啄了啄,声音嘶哑,道:“不要礼物,什么礼物也比不上娇娇陪在身边。”

也不知怎的,平日里男人倒也时不时蹦出一两句情意绵绵的话来,可今日这一句,竟叫她有些想哭。

男人身上的酒味不是很重,淡淡的清冽味道,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子墨竹的泠香,怀抱十分的暖,唐灼灼偏头,笑得十分开怀,“可是臣妾备了许久了。”

霍裘从鼻间嗯了一声,松开了环着她纤腰的手,抬了眸子好整以暇地微微颔首,“那是得好好瞧一番。”

他的目光锐利如鹰,被盯上了便有一种无处躲闪的错觉,唐灼灼却浑不在意,雪白的脚腕上银铃叮铛作响,叫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霍裘喝了酒也站得笔直,似有所感般深深皱了眉,却没有瞧到她身边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直到小女人浅笑着握了他的手。

柔夷微凉,如玉如珠,却又软得如同棉花一样。

小女人就这样站在他跟前,只到他肩膀的位置,娇娇嫩嫩一团,每次瞧着她这副模样,霍裘就怎么也不敢使力了,话说重了怕她难过得掉眼泪,就连抱在怀中,都小心翼翼地护着。

真真就是个宝。

只是现在,崇建帝心头的这块宝,眉目带着柔和的笑意,映得眼角泪痣妖冶,唐灼灼牵着男人的手,隔着一层小袄,缓缓地贴在了小腹上。

她也不说话,这殿里一瞬间就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这样的寂静持续了许久,男人沙哑无比的声音才艰难吐出,每一个字都耗费了不少的气力。

“这是……什么意思?”

唐灼灼难得见他呆愣的模样,上前几步,两条胳膊环住了他精瘦的腰身,声音连着绕了几绕:“生辰礼呀,皇上傻啦?”

她的这句话如同一张铺天盖地的网,将霍裘惊得连呼吸也轻了起来,男人剑目幽深,目光缓缓移到女人的小腹上。

纤腰楚楚,小腹扁平,丝毫瞧不出里头藏了怎样的玄机。

却让泰山崩于顶也面不改色的男人手一抖再抖。

唐灼灼也不急,杏眸弯弯,里头蕴着数不尽的星子点点。

霍裘喉结上下滚了几圈,而后猛然抬头,高声道:“传太医!”

倒是将外头伺候的一干人等吓得不轻,以为里头的两位主子出了什么事。

等太医来了之后,霍裘盯着女人手上的那块雪白丝帕,身子绷得死紧,眼也不眨一下,恨不得能自己上去把脉。

外头北风呼啸,寒意凛然,唐灼灼抬眸观望男人的表情,恰逢他也直直望过来,顿时有些想笑。

李太医收了帕子,抚了抚胡须,心中有些疑惑,但面上仍带上了笑意,道:“恭喜皇上,娘娘这是有喜了!”

“如今胎儿尚小,不过月余,娘娘还需比常人更注意些,等会微臣下去开些调理的方子,娘娘按时服药即可。”

霍裘虽然早有猜测,但这会得到太医的证实,还是忍不住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最后看了一眼唐灼灼,竭力平静地问:“此时有孕,对皇后身子可有危害?”

唐灼灼讶异,没想到他第一句话竟是先问了这个。

李太医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还是如实娓娓道来:“上回娘娘惊马,微臣就替娘娘诊过脉,当时娘娘外虚内热,阴阳失衡,身子亏空厉害,且有不孕之症。这次一瞧,却十分不同,虽然身子依旧算不得康健,却比上回好了许多,好生调理着,对娘娘身子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说罢,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是微臣无能,当不得江神医万一。”

皇后娘娘也好运气。

霍裘一直悬着的心就这样放下了,萦绕在胸口久久不息的,只剩下满腔无法言说的喜悦。

等伺候的人都出去了,这殿里便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最后还是唐灼灼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伸手牵了他的小指,这时候才发现这男人的身子僵直得不像话,如同亘古伫立的石像一般。

她埋首在男人的胸膛,蹭了几下,目光柔和得不像话。

她服下了叶氏给的药丸,就在江涧西进宫为她诊脉后不久,再加上还有他留下的那瓶药散,配合着日日的药膳调理,身子眼看着一日比一日好。

可就在前不久,又开始嗜睡,胃里泛酸,喜怒无常,恨不得整日躺在床榻上才好。

她自个跟着江涧西也学了许多东西,只是当时脉象太浅,瞧不出什么来,直到几天前,才终于确定下来。

心情自然十分微妙,没有想到这个孩子来得如此之快。

“这个礼物,皇上可还欢喜?”她环着男人的腰,声音软得不像话。

霍裘将人抱得紧了一些,却也不敢太用力,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却还是又沙又哑,微微斥道:“胡闹,明知自个有孕,为何瞒到现在?”

“头一个月瞧不怎么出来的,皇上怎么收了礼就不认人啦?”满腔激动深情之后,是她微嗔的胡搅蛮缠。

因为太医再三嘱咐头三个月格外重要,外头又是天寒地冻的,所以长春宫所用,皆被换了个彻底。

唐灼灼也没个清净,吃下去的东西隔了不久就全吐出来了,前段时间长的肉,又迅速地减了下去。

这胎怀得实在是艰难。

每日早中晚,霍裘必定得来长春宫亲自瞧着哄着,叫她把滋补的药膳喝进去,才稍稍放心一些。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过了年开春,唐灼灼的肚子已然显怀,与头几个月的吃什么吐什么不一样的是,这会就是才将用完膳,也觉着腹中空荡荡的,非要再用几块点心。

霍裘心里绷着的弦,终于松弛了些。

这日,唐灼灼难得起了外出走走的心思,身边伺候的老嬷嬷喜不自胜,连声道好。

她的肚子吹皮球一样的大了起来,不过才六月的身子,双脚却都水肿了,走起路来实在是困难。可日日歇在长春宫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现在多走走活动活动,日后生产时,也能轻松一些。

这一走,就走到了乾清宫。

唐灼灼走进去的时候,男人脊背稍弯,剑眉深皱,执笔在宣纸上落下一笔,听到她的声音,动作一顿,笔下成型的字便已毁了。

小姑娘站在门口,亭亭玉立的,除了肚子隆起来了些,别的地方依旧不变,甚至脸还要更小一些。

这是他的发妻,如今正怀着他的孩子。

霍裘原本冷冽的目光顿时温和下来,单就这样看着,都觉得心都要在她灼灼的泪眼下蜿蜒化成一滩水。

唐灼灼瞥了一眼他案桌上的字,吃吃地笑,而后问:“孩子还未出来,皇上就着急给他取名做什么?”

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提早准备些寓意好的字,离生产期也不远了。”

霍裘不敢让她久站,扶着她的腰才坐下来,就感觉到自己手掌下圆滑的一团动了动,从一边滑到了另一边,瞳孔缩了缩,竟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自从怀了孩子后,唐灼灼见惯了男人这样傻愣的模样,顿时捉了他的手直发笑。

这是霍裘第一次感受到血浓于水的牵绊,不由得细思,当初他母后十月怀胎生下他,没有父皇陪在身边,最后元气大伤,被至亲妹妹行邪,术害死,该是何等的绝望。

这样一想,他对关氏,便再也生不起什么尊敬与不忍了。

到了八个月的时候,唐灼灼就是在院子里走几步,霍裘都看得眼皮子直跳,特别是夜里她翻来覆去难受得直掉眼泪的时候,他想遍了法子也没用,只能半宿半宿地哄着,心疼得不得了。

这日夜里,唐灼灼半夜被隐隐的腹痛折磨醒,睡眼惺忪的换了几个姿势都不舒坦,最后坐起来靠在枕头上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霍裘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剑眉深皱,才下意识地将人搂在怀里,就见她身子微微地抖,带着深浓的哭音喃喃道:“疼……”

这次的疼比什么时候都要剧烈,唐灼灼在看到男人变了脸色怒声低吼宣太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是要生了。

夜色如纠缠不休的恶鬼,追进殿中,内殿支起了一扇扇的屏风,空气中流露的皆是不安。

一盆盆的血水被端出来,霍裘别过眼去,手抖得连茶盏都拿不稳,里头一声声的痛呼也弱了下去,他一脚踢翻了桌凳,揪着江涧西问:“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江涧西整了整衣裳,眼皮子也没抬一下,只是深深皱眉,没好气地道:“本来就要比旁人艰难些,更何况这肚子里还有两个。”

他堂堂一个神医,在家中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暗卫捉到这里,若不是看在欠他一份情与里头那丫头的份上,接生这种事,他又怎么会做?

就在压低的痛呼声彻底消失的时候,霍裘再也顾不得什么晦气之说,直接就闯到了床榻前。

他的小姑娘躺在床榻上,浑身都是汗,气若游丝,原本嫣红的唇被咬得出了血,又结成了痂,这样的情形下,霍裘顿时别过头,不敢再看第二眼。

唐灼灼见到他来了,又含了参片吊着气,总算恢复了些气力与精神,疼的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就捏捏他的手。

一阵尖锐的疼痛过去,唐灼灼意识涣散,耳边宫人的报喜声也通通听不到了,她只瞧见了守在床沿边男人泛红的眼角,后者哑着声音在她耳边道:“先休息吧,朕守着你。”

唐灼灼顿时安心得不得了,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两个接生婆抱着孩子来报喜,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诞下了一儿一女。”

霍裘这才站起身来,看着小小襁褓中两张皱巴巴的脸,最后伸手抱了小闺女,脸上总算有了笑意:“赏!”

初为人父,崇建帝心中的喜悦不加掩饰,当即大赦天下,朝堂中有些想将自己女儿送入宫内的见了这架势也纷纷歇了这样的心思。

送不送得进去还是两说,进去了也是一辈子守活寡,不值当。

民间都道唐氏命好,深得帝王眷爱,这下又生下了皇长子与长公主,地位稳固无忧。

唐灼灼第二日悠悠睁开眼的时候,一眼便见到了守在床前的霍裘。

当了娘的人没什么自觉,伸了胳膊就蹭进了男人怀里,抽抽泣泣地掉眼泪,霍裘轻轻地擦拭掉,揉了揉她的脑袋,道:“莫哭,朕听人说,才生了孩子便掉眼泪,日后会落下病来。”

唐灼灼瘪了瘪嘴,眼里还包着一汪的泪,咬着唇细细地道:“好疼好疼的。”

霍裘将她搂得紧了几分,片刻后才声音嘶哑地道:“朕知道,咱们再不生了。”

他本就不是那么在意子嗣的人,更遑论如今儿女双全,更没道理叫自己放在心坎上的人再遭几回那样的罪。

唐灼灼抬眸,动了动身子,问:“孩子呢?”

“被乳娘抱下去了,等会朕叫人带上来。”

他把玩着女人纤细的手指头,声音一柔再柔,“闺女长得比儿子好看一些,随了你。”

唐灼灼笑着听,几乎可以想象出那样的画面来,两只小小的肉团子,定是像极了她与霍裘。

霍裘说着说着,突然顿了一下,而后俯身啄了啄她的脸颊,温声道:“娇娇,朕爱你,比任何人都爱。”

唐灼灼愣了一下,而后眼里蕴了泪,从喉咙里轻轻嗯了一声。

这份爱,等了她两世。

她一直都知道。

窗外微风细拂枝头花蕊,乳娘抱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完结啦(土拨鼠的尖叫:)想看什么番外和我说哟,白二姑娘的你们要是想看,我就在微博发,不定时更新,目测还有的番外就是清远候的和师父江涧西的,耐心等待~爱你们,么~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九十六章 包子番外
热门: 寂寞空庭春欲晚 武炼巅峰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 一元新娘VS全球首席 腊面博士 重生之最强人生 请借夫人一用 霸龙宠 分化过于晚了 造物主实习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