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五更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四更 下一章:第九十章 反击(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冬日里的第一场雪, 声势浩大, 鹅毛一样的大雪覆盖了皇宫的每一片琉璃砖瓦, 纷纷扬扬的落白了树梢枝头,原还有些动静的飞鸟这会是一只也瞧不见了。

长春宫里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暖和,唐灼灼这几日服用了江涧西那日给的药散, 原本白嫩的脸颊更是生出几朵红晕来,瞧着气色好上了不少。

安夏进来的时候, 肩头的雪就化成了水, 晕开了一片湿濡, 唐灼灼瞥了一眼她手里捧着的红梅枝,站起身抱了一捧在手里, 顺带着皱眉嗔道:“快下去换身衣裳去,这天寒地冻的,可别落了毛病。”

安夏不当一回事地笑,道:“娘娘再喜欢这花, 也且放在瓶子里细赏,那花枝上结了一层冰,可仔细着别又受了寒,白白遭罪。”

说罢, 找了个白玉瓶出来, 将嫣红灼灼的梅枝放了进去,这才笑着下去换衣裳去了。

外头天冷得不像话, 唐灼灼一向惧寒,殿里虽是不怎么冷, 但还是穿了一件雪白的小袄,衬得她一张芙蓉面越发的唇红齿白,潋潋生姿。

此刻她坐在妆台前,手里头还拿着当初叶氏珍而重之给她的锦囊,她皱眉细细思量一会,将里头的东西倒了出来。

一股子清新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唐灼灼手心里的药丸浑圆,呈枣红色,小小的一粒,足以叫这世上任何人都心动。

她的这条命,就是被江涧西生生用药物吊着一路撑下来的,直到这些年,才真正好了起来。

原本三粒药丸,可保她康健,与普通人无异,可阴差阳错,她给霍裘喂下一粒,自个服了两粒,又受了撞伤,到底亏空了些身子,可如今叶氏手里的最后一粒药丸到了她手里,便也没什么不同了。

寒风簌簌,殿里的小窗关得死死的,温香氤氲,唐灼灼瞧着那颗药丸,缓缓送到了唇边。

正在这时,紫环面色焦急,掀了帘子从外头小跑进来,她性子沉稳有度,少有这样乱了分寸的时候,唐灼灼敛目,将那颗生香的药丸吞了下去。

一股子苦涩回甘的滋味在口腔里漫了开来,唐灼灼眉头皱了一下,而后站起身来,笑着问:“怎么了这是”

紫环瞥了一眼殿外边,才低着声音道:“娘娘,太后宫里来人了,说是让娘娘往慈宁宫走一遭。”

唐灼灼目光一顿,身子微微僵了下来。

“皇上也在,听说还与太后起了争执呢,这时候叫娘娘过去,就怕来者不善啊。”

唐灼灼顿时眼皮跳了几下,实在是觉着有些头昏脑胀,瞧着外边的天,还是缓缓站起了身子。

即便知道这八成又是一场鸿门宴,她还能推脱了不成好容易过了几天的太平日子,那个叫时七的宫女被霍裘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关氏听闻也没有大动肝火,实则心底憋着一股子气。

霍裘这会子赶上去,可不就是要出问题雪落白了长长曲曲的宫道,这后宫本就人少得不像话,这个时候又正是天冷的时候,就更显得清冷萧瑟没有人气味儿,皇后的轿舆一路从长春宫到了慈宁宫的宫门前。

前头还停了君王的御舆。

唐灼灼伸手紧了紧身上的大氅,又瞧了一眼沾了白色雪沫子的衣袖,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待她进了内殿,瞧清了眼前的情形,嘴角的笑意就淡下了几分。

气氛格外的凝重,关氏见她来了,甚至还重重地冷哼了一声,这是以往任何一次都没有的事。

霍裘大刀阔斧坐在紫檀木椅上,面色更是冷得与外头房檐下结出的冰棱子有得一拼。

俨然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只是就目前而言,她并不知晓谁稍占上风一些。

唐灼灼敛目,呼吸轻了几分,她低着头半福了福身子,给两人问了安。

原本慈宁宫里熏着的安神檀香换成了白桃木的香味儿,闻着倒是浅淡,可唐灼灼总觉得压抑得胸口都透不过气来。

关氏终于放下手里的佛珠子望了过来,只是那眼神,有些出离的愤怒与复杂,看得唐灼灼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迟迟不叫起,还是霍裘皱着眉站起身来,俯身亲自将她扶了起来,声音里蕴着丝丝不悦,道:“母后有何不开心的,同朕说便是,皇后身子不好,久跪不得。”

关氏一听,好不容易舒展下来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连带着声音也尖锐不少,再没有以前的那股子不问世事的模样,沾染上了许多人间烟火气。

“皇后身子金贵,更是皇帝的心头宝,如今哀家是说也说不得一句了。”

关氏这话到底刻薄,她说完自个都恍惚了一下,而后抿了抿唇,撇过头去不再看唐灼灼一眼。

唐灼灼不动声色起身,长长的睫毛在白嫩的脸颊上投落下一小片阴影,就在这时,男人手掌带着温热而灼人的温度,紧紧握了握她的手。

她抬起眸子,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人皱着眉,略带忧色地看过来,顿时心头一软,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笑来。

可男人明显误会了什么,一双幽深的眸子落在她苍白而牵强的笑意上,不由得从心底又生出几分怜惜来。

这女人什么个胆子,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当初初入东宫的时候,瞧他百般不顺眼,便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忤逆君言,当面争执,没一件是落下了的,浑然不要命的样儿,却也是真的气人。

可这会,性子尽数收敛下来,受了这样大的委屈与误解,也往心底深处埋,连着几日夜里,都要偷偷掉泪珠子,却愣是不与他说一句关氏的不是。

这些,她不说,他心底也有数。

他的姑娘,在没接纳他之前还活得那样肆意,怎么如今全心全意跟了他之后,倒要变得这样畏手畏脚,人人可欺起来唐灼灼一双杏瞳含着水雾,见两人都不说话了,便笑着道:“今年园子里的红梅早开,臣妾那里剪了好些,都鲜嫩着呢,等会子叫人送些摆在母后的殿中,瞧着也是赏心悦目。”

关氏见她说得诚心,一张小脸上尽是可人的笑意,心底的怒与怨也消了几分,只是仍扯不下这个面子,只好生硬着道了一声好。

霍裘的面色又冷了几分。

唐灼灼将一切瞧在眼中,才想着开口缓和下气氛,便见关氏直直望向了她,这会子面上倒是又带上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

唐灼灼心里叹息一声。

还是躲不过。

“今日哀家叫皇后来,却是想与皇帝说个清楚。”说罢,她话锋一转,指着那跪在角落面若死灰的时七,沉声道:“那日夜里,皇后答应得好好的,将这宫女送去伺候皇上,怎么今日皇上倒是气势汹汹冲着哀家算账来了”

她话语里显而易见的不满,叫唐灼灼微微睁大了眼睛,她沉默了片刻,俏脸微寒,旋即走到一边将那哭得梨花带雨还不忘偷瞥霍裘的时七拉了起来。

她垂了眸子,慢条斯理地道:“母后息怒。”

“后宫妃嫔人数不多,这宫女又是母后亲自挑的人,自然是处处都好的,臣妾也没有话说,便是后来,臣妾也说给这宫女一个位分好伺候皇上的。”

唐灼灼顿了顿,随后目光瞥过那生出希冀的时七来,眼里带着三分寒凉七分不屑,抚了抚袖口处的青色花纹,声声清脆如泉水叮咚,“这宫女触怒龙颜,臣妾念着是母后的人,更是求了情,断断没有多加阻挠之理。”

关氏眼底沉着雾霭,将手里头的热茶往桌上一放,用了几分的力气,那茶盏里还溅了几滴出来,她抿了些笑意,道:“皇后伶牙俐齿,皇上既信了这些枕边风,哀家自然没有话说了。”

唐灼灼面上的笑意渐渐地淡了下来。

不知道为何一夕之间,原本与世无争永远蕴着笑的人怎么突然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这般一闹,她脑仁都有些疼了,但许是先前吞下去的丹药发挥了效用,一向冰凉的小腹上涌上一股热浪,她闭了闭眸子,才要说话,就听男人出了声。

霍裘长身玉立,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衬得人更是清贵舒隽,如同上古年间传下来的谪仙图一般,明明面上是带着笑意的,那笑却半分不入眼底,浅薄无比,唐灼灼瞧着,冷不丁抖了抖身子。

这男人动怒了。

“母后,儿臣一再与您说过,此事与皇后无关。”

“如今朝堂尚有动荡,淮南霍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处处都等着朕去费心,何来的功夫耽于享乐,流连后宫”

霍裘漫不经心在殿里走了几步,说了这几句话后并没有再去看关氏青白的面色,而是执起了唐灼灼的手,神情阴鸷,甚至夹杂着警告的意味。

“往后这样的事,还是交给皇后处理,母后放宽心享福便是。”

“毕竟这后宫,还是皇后做主的好。”

这话一出来,唐灼灼和关氏都敛了呼吸,特别是后者,险些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关氏站起身来,颤巍巍指着霍裘,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话说得好听,可明里暗里的意思谁不知道不过是叫太后日后少插手后宫之事,这便是明晃晃的偏袒着唐灼灼这边了。

唐灼灼轻轻扯了扯霍裘的袖子,却见他一直都没回头,而是朗声对关氏道:“时间不早了,母后好生歇息,儿臣与皇后便不在此叨扰了。”

“慢着!”

关氏声音嘶哑,目光死死地盯着唐灼灼,道:“老四,你便是再儿女情长,也不能昏了头啊,皇后若是能生就罢了,哀家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呢”

唐灼灼身子倏尔就僵硬下来,原本一双还蕴着些许温度的眸子彻底冰寒下来。

许是知晓自己这话伤人,关氏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几声,仍不松口地道:“哀家说的是实话。”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四更 下一章:第九十章 反击(上)
热门: 网游之天下无敌 死亡概率2/2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诡案罪7 天才锁匠 东北往事2黑道风云20年 无尽升级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大宇宙时代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