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四更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三更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五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灼灼被蒙了眼, 瞧不见他的表情, 可单凭着声音, 她也能察觉出男人波动不止的心绪。

“早知晓他瞒不住消息。”

氤氲的香气里,唐灼灼没头没尾地道了一句,黛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面上像是染了哪种花尖儿汁的粉嫩,低低地抱怨。

男人这般毫不避讳的情话, 叫她止不住有些羞。

这样的事, 若是江涧西不说, 又正好碰着了惊马一事,便将这事儿翻篇揭过, 谁也不知晓。

霍裘眸子里蕴着细碎的银光,深邃得不像话,他忽然开口,“若不是江涧西今日进宫, 娇娇还准备瞒朕多久?”

“若是这事朕一辈子都没有察觉,你便落得个自讨苦吃的下场,深居后位无所出,且缘由还是因你一时玩心大发而起, 若是传扬出去, 你也准备紧咬牙关不松口,自个默默受了?”

“直至最后, 像昨日一样,亲自将那些女人一个个送进朕的后宫?嗯?”

说到这里, 霍裘将手放下,雪白的大氅下男人眉宇间含冰带雪,不怒自威。

男人说起狠话来,哪怕俊美无铸的面庞上仍是微微勾着嘴角的,唐灼灼都有些发怵。

“皇上瞧着臣妾是那样逆来顺受的人吗?”

霍裘细细瞧了瞧小女人坦坦荡荡的神色,片刻后无声地扯了扯嘴角,若是放在平时,他是头一个不信的。

这女人狡黠得很,心眼也小,平素里懒得惹事,可若是被人犯到头上来了,便是锱铢必较也会叫人还了回来。

逆来顺受,这个词与她是万万不搭的。

可如今事实摆在他跟前,由不得他不信。

唐灼灼见他神色终于缓和下来,一双柔夷覆上了他的手,软着声音含着几分不真切的笑意道:“若是当日得了瘟疫躺在塌上的人是臣妾,皇上不也是会这样做吗?”

她悄悄弯了眉目,“且一定瞒得死死的不叫旁人知晓。”

“臣妾不过是与万岁爷同心罢了。”

小姑娘脸颊上的两个小梨涡娇软勾人,不过断断一炷香的功夫,霍裘心底滔天的怒与惧都消了大半,他到底无奈,抿了抿唇,道:“平日里一点小功全被你邀了,这样的事,你倒是打定了主意瞒得比什么都严实。”

说罢,他似是疲累至极,长臂一展就将人勾到了怀里,细细地亲了亲额心,而后极浅地叹了一口气,将头磕在她瘦削的肩头道,声音如琴弦声声作响,“怎么为朕好的事,娇娇都不说与朕听”

唐灼灼眉目弯弯,眼里流淌着潋滟水光。

殿里暖意深浓,怀中身躯再是香软不过,崇建帝却觉着一片寒凉,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昨日姨母为着这事找了你”

至于是什么事,两人心底门清。

唐灼灼轻轻颔首,眼里突然就带了些细碎的银光,她轻轻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咬着下唇懊恼道:“母后将人都选好了,臣妾是断然拒绝不了的,才想着皇上能体恤一二,不料皇上倒好,一进门便发了那样大的火。”

她面上的表情含嗔带怨,却又带着恰到好处的撒娇,半真半假,显然是想起了昨日夜里的事。

霍裘从鼻间轻嗯了一声,长指微微挑起女人的乌发,道:“往朕身边塞人,娇娇倒还有理了”

“若是心中不舒坦,拒了便是。”

男人这话说得再自然不过,像是在说今日中午用什么菜一样,无关痛痒的,唐灼灼死死地拧了眉头,颇有些无奈地道:“臣妾倒是想拖着呢。”

那也得关氏给她时间和机会啊。

说到这里,唐灼灼看了一眼霍裘,白皙纤长如瓷玉一样的手指点了点他胸膛,问:“那宫女臣妾也瞧过,的确是少见的好颜色,怎么还惹得皇上龙颜大怒了”

且还是冲着她来。

怎么伺候的人是那宫女,临到头来受罪的倒成了她这样一想,唐灼灼心底头不舒坦,兀自带着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开口甚至沁了沙哑的哭腔,如同藤蔓一样,缠缠绕绕的叫人挣脱不开。

“皇上好不讲理,臣妾昨儿夜里再老实不过,那宫女莫不是惹了事,倒叫皇上第一个迁怒了臣妾”

所谓吃力不讨好,说的也就是她了。

“娇娇,昨日不论是谁送来的这人,朕都不会如此气恼。”

霍裘拿帕子一点一点拭去她眼角的碎银点点,声音清冷却又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朕受不了的是被自个心上的女人亲自推到旁人身边。”

唐灼灼身子僵了片刻,怎么也没料到他竟会将这样的话说出来,甚至还带着几分柔情蜜意。

“臣妾没有。”

一张微红的小脸哭音颤颤,霍裘心蓦的就软了下来,就是不使人去查,他也能想象出昨日慈宁宫中的场景。

若不是关氏开了口,若不是他从心底尊敬这位姨母,唐灼灼自是不会这样听之任之,半句话也不多说的。

至于更深的原因,他却不想再深究下去了。

左不过就是子嗣问题罢了。

可也正因为他心知肚明,一颗心就更是柔得不像话。

霍裘几日几夜没歇息好,加上昨日夜里被气得彻夜难眠,现在眼底还挂着淡淡的血丝,他伸手抚了抚唐灼灼的发顶,声音是从所未有的柔和,他低叹一声,道:“朕将那宫女送回慈宁宫了,这几日你便待在长春宫,也别去慈宁宫请安了。”

唐灼灼抬眸,还未说话,便被喜怒无常的男人掩了唇,他勾唇淡笑,目光深幽,“谁也别想欺了朕的娇娇。”

“太后那,朕去说。”

这话似有不一般的魔力,唐灼灼也不知怎的,只觉得一股子巨大的酸意冲上鼻尖,原还半真半假的哭着,这会子倒是真的觉着控制不住,揪着霍裘的衣袖便将脸埋进去,娇小的身子耸动着哽咽。

明黄色的龙袍就这样沾上了小女人滚烫的泪珠子,湿了一小片。

这样的场景,若是叫任何一个外人见了,眼珠子也要惊下来。

“身子哪儿都不舒坦,昨……昨儿夜里,本还好好儿的……睡也睡不下,好容易睡着闭了眼睛,你还专程跑过来凶我。”

这一哭,倒是叫男人看得心疼,他哑着声音给她擦眼泪,眉头拧成了一个绳结。

“是朕不好。”

崇建帝破天荒地应了自己的不是,像是经历了一番十分艰难的斗争,最后舒展了眉心,揉了揉傻姑娘后颈上的雪白软肉,道:“你好好养着身子,子嗣的事不需放在心上,若实在与我们无缘,朕就从宗族里挑一个,从小放在身边培养就是了。”

这话一说出来,时间都静止了片刻。

唐灼灼细细哽咽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她揉了揉红了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抬眸看向高了她一大截正柔着眉眼望她的男人,她嘴唇蠕动几下,似是怀疑自个听左了。

“皇上”

霍裘好笑地回望着她,轻应了一声,而后道:“想比皇嗣,朕更在意你。”

唐灼灼偏着头用力眨去了眼里的晶莹,颤着声音说了声好。

放在普通人家,夫妻恩爱而无子嗣者,若是女方问题,多半是落得个遭休弃或者抬妾的下场,而只有男方出了问题,才会考虑抱养一个孩子。

而在宗室贵族,这样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可就是抱来的孩子继承家业,那也会被人背后指手画脚,毕竟到底不是亲生的,血脉多低微。

可如今说这话的,是向来生死予夺的君王,就这样眼也不眨地将这样的承诺给了她。

若是孩子与咱们无缘,便去皇亲中挑个。

这样一句话,却比情到深处时的蜜语甜言还要戳人。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三更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五更
热门: 幻影城主 逆袭男神攻略 [娱乐圈]在下胖蛋,有何贵干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古剑奇谭·琴心剑魄 武当一剑 冰糖炖雪梨(冰糖炖雪梨原著小说) 我们掩埋的人生 觉醒日4 以魔问道[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