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一更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灼灼偏头, 望着殿中的小金炉, 在灯光烛火下泛起细密的光泽, 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

除了这句话,唐灼灼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关氏就连人都给霍裘备好了,而且不是世家贵女, 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宫女,也是为了日后自己好拿捏得住。

这份的用心, 她还能多说什么?

关氏说完这席话之后, 细细瞧了唐灼灼的眼神, 却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愤懑,不满与气恼, 有的只是平和与波澜不惊。

这唐家的丫头跟在霍裘身边久了,竟也染上一星半点的凛然气势来。

关氏眼下的乌青遮也遮不住,她勾了勾唇,低叹一声, 而后道:“哀家这新选了一个小宫女,来伺候一把老骨头着实是可惜了,哀家便想着派去皇帝身边,不知皇后意下如何?”

她最后一个字落地, 整个内殿死一般的寂静。

这话的意思再是明显不过了, 只怕去了之后,这宫女的身份便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唐灼灼青葱一样的指尖搭在茶盏上, 混着青色的花纹,深深浅浅的颜色好看极了, 她顺着关氏的目光望过去,假意细细观察片刻,而后抿了抿唇。

“瞧着颜色倒不错,不知唤何名?”

关氏心下松了一口气。

那宫女几步走到她跟前,深深地跪了下去,恭敬地道:“回娘娘话,奴婢有幸得太后娘娘赐名,唤时七。”

唐灼灼手里转动了一圈,又将杯盏放下,才偏头与关氏道:“母后果真是好眼光,这姑娘不错,水灵可人得很,儿臣瞧着也要心动了。”

关氏笑着点了点头,不是没有注意到唐灼灼称呼上的变化,她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于是起身道:“皇后觉得好就好。”

“皇帝现在还在乾清宫处理政事?”

唐灼灼点了点头。

“瞧着天色,应是不早了。时七,你去乾清宫伺候着,顺带着给哀家与皇后带一句话,叫皇帝注意着身子。”

唐灼灼蓦然抬眸,没成想关氏竟这样心急。

她上一句才允了下来,下一刻就这样被定下乾坤。

时七烂漫娇俏的小脸上顿时漫出一层显而易见的喜意,唐灼灼一个不留神瞧见了,只觉得心尖上像是扎了针一样的难受。

胸口处的阵痛缓了好一会儿,唐灼灼手指尖都忍得发白,才堪堪觉着自己好过一些,好歹能分辨出眼前的场景与形势。

嫩绿的宫装消失在她的余光中,唐灼灼垂下眸子,低头望着自己绣着牡丹花纹的鞋底绣面,竭力忍下心底的那股陡然升起来险些叫她红了眼眶的酸涩。

这不怪关氏的。

她心里再清楚不过,事关皇嗣,她无所出,那么自然有的是人想取而代之。

关氏给足了她皇后的脸面,也没有说什么重话,就连人都先给她挑了一个。

还有什么可说的?

关氏估摸着时间,也是长途跋涉接连好几日没有歇息好,面上的疲惫不言而喻,但到底有所顾虑,淡淡地吩咐人摆好了棋局,这才拉着唐灼灼的手道:“许久没有与人对弈,哀家今日倒有些心痒。”

唐灼灼眨了眨眼睛,微低头道:“儿臣陪母后下几局。”

关氏不过是怕她出了这慈宁宫将人半路截胡了去,她又怎会不知晓呢?

唐灼灼紧紧抿着唇,几次都出了错,就连关氏见了,也只得叹了叹气,又瞧了瞧外头的天色,道:“你快回去吧,好好养着身子,有空就多来我这慈宁宫走走坐坐,咱们两个,也好好说会子话。”

唐灼灼敛目,起身告退。

慈宁宫与长春宫离着并不算远,外头寒风凛冽,吹在脸上如同刀子刮在了骨头一样,唐灼灼手里抱着个汤婆子,却几次腿软得几乎走不动路。

她亲自把霍裘推向了别的女人。

长夜如鬼,形影不离,安夏搀扶着她,面色凝重,劝慰道:“娘娘,咱们忍着些。”

这后宫佳人添了又添,除了忍着,好似也没有旁的法子了,她到底心疼自家主子,接着道:“皇上心里是有娘娘的。”

借着前头宫女手中摇晃着的灯笼,唐灼灼抬眸,黑水银一样的眸子泛着凉气,直直地望向前头那一座大殿的暗黑屋檐,那是乾清宫。

唐灼灼手指微微动了动,又倏尔紧紧抿了抿唇,加紧了步子。

回到了长春宫,熟悉的果香味儿渐渐散开,缭绕在她的鼻尖,唐灼灼疲惫地阖了眼,梳洗过后便睡下了,她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拼凑不起一个完整的身躯来。

寒冷,深入骨髓的冷。

紫环进来给香炉添香料,她轻手轻脚地准备掀了珠帘出去外头守着,却不料唐灼灼突然出声,声声清冷,“若明日皇上未曾下旨,便将那宫女提为贵人。”

紫环有片刻的愣怔,而后轻轻道了声是。

只有唐灼灼知道,这话到了她的嘴里,用了怎样的力气才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出来。

艰难至极。

她睡得十分不安稳,隐隐约约只觉得眼角有些湿,身子又倦懒得很,动都懒得动一下。

唐灼灼一向没心没肺惯了,如今却真觉着锥心的痛,却第一次无可奈何。

能怎么办呢?

霍裘他那样宠着纵着她,她哪里就真忍心瞧着他一辈子无所出?

==

乾清宫里,霍裘明黄色的龙袍沾上了温热的茶水,茶盏磕在地面上碎成了许多片,时七手足无措跪在地面上,一边拿眼悄悄去瞅英俊无铸的冷漠君王,一边低着头红了脸。

霍裘胸膛一阵起伏,眼瞳了像是打翻了墨砚那般幽深的黑,翻滚着簌簌风雪,叫张德胜抖了抖身子。

“谁叫你来的?”

他陡然阖了眸子,修长的手指碾在桌案上,指甲上涌出愤怒的青红之色。

时七吓得不轻,但仍是磕磕巴巴地道:“回……回皇上,是太后与皇后娘娘叫奴婢来伺候皇上的。”

一瞬间,霍裘的面色就比外头的夜色还要黑,他怒极反笑,盯了跪在地上的宫女,勾了勾嘴角轻嘲道:“真是大度。”

亲自将女人送来乾清宫,倒的确算的上是尽职合格的皇后了。

时七见他突然没了声音,抬起头一看,咬了咬牙,大着胆子起了身,娇娇怯怯地贴了上去,自是一番不胜娇楚的意态。

女人的身子绵软,带着脂粉的香气,下一刻却已然瘫倒在了地上,男人面带深浓的戾气,冷声道:“将人送回慈宁宫。”

张德胜忙不迭叫人进来将人拖了出去。

霍裘越想越烦躁,最后还是紧了紧手心,碎了一个前朝的古董之后,踩着满地的碎片出了乾清宫。

张德胜跟在后面小跑了几步,喘着气道:“皇上,您的衣裳……”

还沾着水呢。

男人置若罔闻,一个冷眼过来,跟在后头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没人敢再劝什么。

十二月初的夜里,冷得不像话,月光惨淡,倾洒在霍裘的身上,总算敛去了男人眉心间一星半点的戾气。

帝王的仪仗到了长春宫的宫门口,霍裘兀自大踏步走进去,沿途伺候的人跪了一地,每走一步,男人的面色就更冷一分,等到了唐灼灼的床榻前,已然凝结成了怎么也化不开的寒冰。

柔和的明珠散发出幽光,床幔一层又一层垂下,安夏才要唤醒唐灼灼,便被霍裘摆手挥退了下去。

殿里比乾清宫还要暖和一些,小女人怕冷得很,香炉里袅袅的熏香飘散到半空中,又悄然散开,熟悉的香味闻着竟显得有些陌生起来。

霍裘负手而立,居高临下地望着浅睡中的人儿,发梢眉间都蕴着寒凉的冰渣子。

闭目一想起方才那宫女妍丽的面容和含春的妙目,男人便觉着荒谬至极,分明几月前还因为他去了一趟钟玉溪的宫里而闹腾得很的女人,如今大度到亲自将旁的女人送上龙塌。

这叫他心里翻涌得不是滋味,甚至忍不住想,是不是在这场腻人的情潮里,从始至终沉溺进去的都只有他一人而已,这女人在岸上笑得风轻云淡,抽身得彻底。

直到他将女人推醒,瞧见她眼角蜿蜒闪着细碎光亮的泪痕,才觉着心头一颤。

竟是在梦中也哭了吗?

唐灼灼迷迷糊糊中被推醒,还未完全睁开眼睛,只瞧见了男人舒逸清隽的面容,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下意识地伸出两条玉藕一样的胳膊,困意绵绵,“皇上,抱着。”

娇气包眼睛都才只睁开一条缝,一泓月牙湾的清水一样,勾得人心头痒痒,更别说那绵软娇糯的声音,像是情人间再正常不过的撒娇。

霍裘一口气顿时不上不下,眸光深邃得不像话。

唐灼灼这时才倏地回过神来,她揉了揉眼睛,眼尖地瞧见了男人腰间一大片神色湿濡,闻着茶水的味道,不动声色地敛了眸子,像是之前的娇音糯语只是一场梦境。

她皱了皱眉,压下心底的情愫,道:“皇上怎么也不换身衣裳,这上头怎么还沾上了茶水?”

她越是表现得若无其事,男人心底的火就烧得越旺。

张德胜目不斜视,将干净的衣裳捧了上来,唐灼灼强忍着睡意,掀了被子下床,一边细声细气地道:“这样晚了,皇上怎么还未就寝?”

“臣妾替皇上换一身衣裳。”

说罢,唐灼灼便走近了霍裘,香软的娇躯带着温热的体温,最要命的却是缭绕在鼻尖久久不散的淡淡奶香味,入目皆是风情,勾魂又勾命。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二更
热门: 超禁忌游戏1 冰风谷02:白银溪流 绝色小姨的诱惑 北境2:暗影徘徊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三口棺材 十号酒馆:判官 罪瘾者 鹤唳华亭 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