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上一章:第八十章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而原定好的启程回京日期因为唐灼灼的醒来而往后挪了几日, 她的身子暂还不宜舟车劳顿。

她手臂与腿上的刮痕涂了最好的药膏, 倒是好得快, 只是到底伤了根,加之心里不好受,就越发的消瘦下来。

唐灼灼受伤后的第三日, 深夜。

帐篷外头飘落起雨丝,绵绵柔柔的, 却也很快给这片碧绿的草原染上了一丝枯黄的颜色, 冬季马上就快来了。

秋风瑟瑟, 从小窗的缝隙里吹进来,将桌上点着的烛火吹得摇摆不定, 唐灼灼低低地咳了一声,在昏暗中睁开了眼睛,手一摸身边,冰凉一片。

安夏听到她咳嗽的声音, 不放心地撩了帘子进来查看,看她失魂落魄地呆坐在床榻上,不由得几步走上去,担忧地问:“娘娘, 可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

唐灼灼这一两天都是头重脚轻浑浑噩噩的感觉, 这会子像是被那风吹得醒了一点,她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 而后道:“无事,去把铜镜拿过来。”

安夏不知她要做什么, 却也乖乖把妆台上放置着的铜镜举到她跟前。

唐灼灼梦中做了许多光怪陆离的梦,醒来时面上全是冷汗,再加上这会冷风一吹,又是冷又是热的,更显得狼狈。

她抬眸,镜中的女子也跟着抬眸。

素白的中衣,苍白至极的面孔,甚至额角还粘着几缕湿哒哒的黑发,再配上这样的昏暗的环境,倒真像极了话本中害人不浅的女鬼。

唐灼灼纤长的手指头轻微发抖,再也看不下第二眼,伸手将那镜子拂开,铜镜落地破碎的声音清脆而响亮,安夏大惊失色,生怕她割着自个。

她何时成了这般模样?

莫说是旁人了,就是自个看着,也是要万分嫌弃的。

唐灼灼疲惫地皱眉,望着外头黑青色的天幕,哑着声音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娘娘,现在才卯时,今日是雨天,倒显得格外阴沉些,娘娘大可再睡会子。”

安夏见她神不思蜀的,便笑着宽慰道:“皇上走时说了,来陪娘娘用午膳。”

唐灼灼摇头,细长的手指揉了揉酸胀的眉心,过了片刻,她才又抬起头来,这回,莹白娇嫩的俏脸上总算是勾起了一抹笑。

“不睡了,这几日见天儿的躺在床榻上,又乏又懒的。”她温热的手心又覆上小腹,最后垂头耸了耸鼻尖,道:“梳洗一番吧,本宫等会去瞧瞧琉璃郡主。”

这几天她窝在床榻上,谁也不理,甚至就连霍裘,也没多给过眼神。

她能察觉到每次男人的面色一点点寒冰下来,却一再强忍着,喂她喝药的时候,她冷着脸抿着唇,药汁顺着嘴角流下来,他就强硬地扳过她的脸来吻着灌了进去。

她苦,他也苦。

就是琉璃崴了脚,也还是叫人扶着一瘸一拐地来赔罪,她在帐子里哭,琉璃在外头掉眼泪,连着三日,都是如此。

她明白,这事不怪琉璃。

那个傻姑娘,心里指不定是如何个伤心法呢。

天边亮起第一缕晨曦的时候,唐灼灼瞧着铜镜前妍资灼灼的面容,亲自伸手挑了一个梨花样儿的花钿贴上额心,这才勾唇笑了笑:“这样才美呀。”

安夏和紫环险些喜极而泣。

娘娘这几日都闷着脸不说话,特别是对上陛下的时候,无缘无故就开始淌眼泪,问什么也不答话,比那时候在东宫时还要过分些。

她们看得心惊肉跳,却也担心得很。娘娘往后不能生育,要想继续在后位上稳坐着,能依赖的也只有皇上的这份宠爱。

若是两者都没了,那才叫真正的得不偿失呢。

这样浅显的道理,她们懂,唐灼灼自然更懂。

没孩子就没孩子吧,她想,逍遥快活的日子能过多久就算多久吧,没道理她现在就心如死灰像进了冷宫一样儿。

趁着霍裘还愿宠着她。

待天大亮,唐灼灼身上围了一件披风,艳极的精致脸蛋在灰蒙暗沉的天色下如同一朵娇艳欲滴的花,让瞧到的人眼前都亮了几分。

她手里撑着一柄油纸伞,眉目温软,雨滴似筝声声入耳,远远的就瞧到了朱琉帐子前站着的人。

男人身子高大,周身拢在阴暗中,也没有撑伞,细雨润进他的衣裳和黑发间,唐灼灼却眯了眯眼睛,脚下的步子也跟着顿了一下。

屋塔幕,他这是来做什么?

唐灼灼从来非良善之辈,虽这事也不是屋塔幕想见到的,可她到底是不能释怀,如今只是远远地望着,她搭在伞柄上的青葱指尖就已泛出浓郁的白来。

等离得近了,屋塔幕也望见了她,微微诧异过后,还是抱拳行了个礼,而后道:“你身体可好些了?牧戈的事,十分抱歉,她向来聪颖灵慧,我也不知为何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说到这个,他只恨不得苦笑几声才好。

唐灼灼眼神寒凉得能瞧见飘飞的雪花,她冷笑着勾了勾唇,上上下下瞧了他几眼,没见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勾唇问:“可汗怎么还好意思来找琉璃?”

“以往琉璃一颗心全在你身上,突然蹦出了个不知所谓的养女,这也便罢了,你一边与这红颜剪不断理还乱又一边又来勾搭琉璃,这却是个什么道理?”

她美目里流动着嘲讽的光,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出了这样的事,他还能口口声声说着那牧戈聪颖灵慧,袒护之意溢于言表,也真是够叫人瞠目结舌的。

他这叫哪门子的在意?

屋塔幕面色变幻几下,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消瘦不少的面庞上终于带了几丝黯然,他深深瞧了那帐子一眼,而后道:“是我的错,你去看看她吧。”

说罢,就大步匆匆朝着草地那头走过去了,怎么瞧都像是落荒而逃。

唐灼灼轻嗤一声,这种既放不下青梅,又还要打着情深的幌子来骗人,简直就是懦夫所为。

也不知道上辈子,朱琉嫁过去到底受了怎样的罪才将日子过好的,光是想想,便觉心酸。

雨落得有些大了,唐灼灼驻足许久,安夏便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娘娘,昨日皇上已下了赐婚圣旨,将琉璃郡主许给了清远候,回京就完婚。”

唐灼灼微微一愣,皱着眉问:“清远候?”

像是看穿了她的疑问,安夏上前细细解释,“老清远候才向皇上请辞,说是要带着侯夫人出去外边瞧瞧,这清远候府,可不就落在世子手里了?”

唐灼灼了然,而后心里略一思忖,倒也生出几丝极淡的羡慕来。

果然,能教出纪瀚那样的子孙出来,这老清远候也当真生了颗淡泊通透的心。

朱琉早就听着外边的动静,唐灼灼掀开帘子进去的时候,她正皱着眉头由人扶着下了床。

“你这是做什么?伤了脚就好好的养着。”唐灼灼轻轻将她推坐在床沿上,才自个找了软凳坐着,微一挑眉,问:“屋塔幕先前在外头站了许久,你不肯见他?”

朱琉登时就紧紧地皱了眉,声音里尽是满满的漠然,望着床角一处道:“还见做什么?左不过是提醒着我往日瞎了眼罢了。”

“见了更糟心。”

唐灼灼大抵能明白那种感受,轻微颔首过后宽慰道:“清远候是个好的,你嫁进去一没公婆管着,二没妯娌相争,后院也是干净得很。”

朱琉凑到她身边握了她的手,而后垂着眸子低声道:“你说的这些我自然知晓,只是觉着自个配不上这样好的人。”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黯然苦笑。

纪瀚这个人,她真的挑不出一丝毛病来,男人明明比冬日的雪还要清冷,却生生叫她感受到了几丝久违的暖意。

只是她现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与精力再去欢喜上一个人?

唐灼灼默然,只是拍了拍她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感情之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过多的掺和并非好事,只希望她自己看清楚些才好。

又闲聊了几句,唐灼灼身子倦乏,就起身回了自己的帐篷,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起自己的遭遇,就是朱琉再三问起,她也只是说摔得身子疼了些,没有什么大碍。

外头风雨初歇,朱琉卷了软袖一角,伸手揉了揉眉心,压着满心的疑惑与惶惶,兀自犹疑。

唐灼灼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若说仅仅只是擦身,那么断然不会昏了那样久,更不会在自己几次去见时被拒之门外。

她了解唐灼灼。

可没人对她说真话,连唐灼灼自己都瞒着不说。

夜晚,悄寂无人,天上黑蒙蒙的一层雾气,贴身的丫鬟进来禀报,说清远候来了。

朱琉略显差异,而后抿了抿唇,将手中读了一半的书卷放下,淡淡地道:“去请进来吧。”

纪瀚向来是个极有分寸的人,若不是当真有紧要的事,断不会深夜入女子营帐,哪怕赐婚圣旨已然下来。

纪瀚今日穿的,依旧是一袭白衣,脸上的清润笑容如同温酒,浅尝辄止就已深醉其中,他将手中的玉白色瓷瓶放在桌上,温声道:“这是我今日寻来的扭伤药,每日睡前涂上即可。”

他眼底藏着淡淡的笑意,朱琉瞧着桌上的瓷瓶,许久才呐呐道:“哪里要这样费心?还劳侯爷亲自跑一趟。”

心里却是知道,能叫他半夜也要送过来的,只怕并不逊于宫中的药。

她心底感念这份心意,嘴角微微弯了弯。

纪瀚乌发如浓墨,一双入鬓的凤眸竟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他便是站在那不说话,也自是天上的皎月清晖,此时轻轻摆了摆手,笑道:“我自是要把好的都给你。”

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朱琉却险些红了眼眶。

她扭伤这两天,才知什么叫真正的心如死灰。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章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热门: 蟑螂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阴缘伞 渺渺兮予怀abo 鬼谷邪医 桑榆未晚 花间提壶方大厨 景恒街 篮坛第一外挂 反派男二翻车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