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出事(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朱琉目光闪烁几下, 抿唇低声道:“中原的县主多得是, 你大可挑个顺眼的, 没必要揪着我开这等玩笑。”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还是说了句:“可汗与其整日里盯着我,还不如管好牧戈姑娘, 不要三天两头的来找我,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我与她交好呢。”

屋塔幕深深皱眉, 声音被气得有些哑:“我与你说过, 牧戈从小和我一起长大, 更有老可汗叮嘱,我这才对她多照看了一点。”

“我与她之间, 不过是兄妹关系,清白得很。”

朱琉只是望着他再冷淡不过地弯了弯嘴角,才要说些什么,又觉得有些无力。

还说什么呢?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各自有各自的良人, 她如今也是即将定亲的人了,还有什么资格说他左拥右抱好生快活?

朱琉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心,再一次强调:“此次秋猎回京我就要定亲,可汗与其惦记不该惦记的, 还不若珍惜眼前触手可及的。”

这话到底自欺欺人, 她每说一句,心里都痛得厉害, 到了最后,再如何张嘴也说不出半个字了。

屋塔幕高大的身影尽数笼在灌木的黑影之下, 沉郁压抑的气氛缓缓漫开,他倏尔抬眸,不羁地挑眉:“若我说不呢?”

朱琉才要说话,就被他逼近一步扼了手腕,“琉璃,是你先招惹我的。”

“哪有事到如今,你全身而退的道理?”

他的力道有些没控制住,将她雪白的手腕勒得红了一圈,朱琉听着,忽然想起两年前自己满腔心思扑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是如何的冷淡,对自己避之不及的。

她还兴冲冲地想去找他道别,想告诉她自己只要一及笄就与父皇母妃开诚布公。

她想嫁给他,一刻也不想多等。

可她只瞧见了大树下男子身形慵懒,牧戈姑娘笑意深深站在他身边,两人依偎在一起,她还听见他笑着说中原那个小县主生得好生有趣,竟吵着闹着要嫁给自己。

心凉莫过于此。

等她如今好容易说服了自己,用了整整两年时间调整,如今他却全然换了个口风。

难不成还要再昏头昏脑地冲动一回?

她哪里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耗下去?

南平王府日益倾颓,两年后谁知是个什么光景?如今她还尚可在一些世子中挑选,日后呢?

想到这里,朱琉缓缓睁开了眸子,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无比冷静,在黑夜里每一丝的颤音都分毫毕现。

“你放手。”她感受不到手腕上的痛,却能再清楚不过地感受到来自他手掌的温度,烫得她心里嘴里眼里都是苦涩的滋味。

屋塔幕听着她点点带着颤的哭音,心里一急,放开手有些无奈地道:“你若是嫁给我,我一定待你好。”

明明夜里还积攒了许多想和她说的话,这会子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来来回回的就这么两句。

可正就是这两句,让朱琉吧嗒一声落了泪。

她压着声音细声细气地哭,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屋塔幕有些心疼。

他有些笨拙地凑过去,拿了条帕子递到她手上,见她难得脆弱的模样,当机立断的就道:“等明日,我就去拜访南平王与王妃。”

朱琉一下子就抬了头,小姑娘眼眶红红的,拧着帕子凶他:“谁叫你去了?”

“反正我不嫁你。”

说罢,她就将纪瀚送的那条披风系在身上,纯白的颜色衬得她唇红齿白,生生叫人错不开眼。

朱琉步子走得极快,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直到她进了南平王的帐子,才发现帐子里还坐着一个清润如玉的男人。

纪瀚也在。

朱琉一瞬间垂下了眸子,默不作声地朝着南平王妃行了个礼,这才寻了软凳坐下。

“你这孩子,再怎么关心马匹,也不能将世子一人丢下啊。”出乎意料的,南平王妃的语气甚至有些温柔。

朱琉才端起茶盏的动作一顿,瞧着手上那一圈快淡下去的红色默不作声,才一抬眸,就与一双蕴着淡笑的温柔眼眸不期而遇,而后错开,各怀心思。

纪瀚声音温润,好听得很,欣赏与夸赞之意毫不掩饰:“县主心肠极好,是子渊唐突了。”

朱琉嘴唇有些发白,心思却兜兜转转的早不在这帐子里了。

等纪瀚出来的时候,南平王终于开了口,却是称自己身子不适,叫朱琉送他一段路。

这就是表态了,他对这个清远候世子十分满意。

朱琉只好放下茶盏起身,在出了帐篷之后,有些歉意地道:“多谢世子方才替我说好话,不然父王和母妃又得为我操心了。”

纪瀚笑着摇头,目光温和得如同第一缕晨光,“你自有你的心事。”

朱琉咬着下唇,脸涨得有些不自然的红,她轻声开口问:“世子就没有存了疑心?”

她与屋塔幕之间……

今日若是换了旁人,特别是她那没脑子的兄长那一伙人,指不得就要闹个面红耳赤,而她确实理亏在先,到时候左不过是两边都闹得难看罢了。

纪瀚见过浩渺天地,观过山河壮阔,却独独没有见过女人红了脸的模样,虽这模样一瞧就不是为了自己。

他心中直涌上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细微到他自己都无法辨别。

“你既然不说,那自然有你的道理。”

他向来如此,好奇心不强,她说,他则听着,她不说,那便罢了。

没什么好疑心的。

大家都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了,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心中都有数。

朱琉第一次碰到这样全然不同于京都纨绔子弟的世子,清冷,漠然,不沾半分人间烟火气。

她踢了踢路边的石子,眼瞧着前头一个转角,纪瀚停了脚步,道:“县主留步,就送到这吧。”

朱琉点头,才要转身原路返回,突然听到了男人如雪般清冷的声音:“琉璃,你若真决定好了,我们回京城就成亲。”

他不疾不徐地道:“旁的男人能给的,我自也能给。”

朱琉心尖一颤,缓缓闭了眸子,脑海中那男人的眼神挥之不去。

她原以为自己会很利索干脆地道一声好,快刀斩了所有乱麻,可真真到了这时候,只觉得舌头都绕不过弯来,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好字也说不出口来。

这个好字一旦应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自然,与那男人之间,也断得干干净净了。

朱琉慌乱地垂下眸子,近乎落荒而逃。

纪瀚身边的小厮见了不由得皱眉嘀咕道:“这琉璃县主是个什么意思?”

他家公子在京都的哥儿中绝对是独一份的出彩,怎么这琉璃县主倒像是极不情愿一般?

几滴雨丝落了下来,被北风吹到了发丝眉眼间,纪瀚抬眸望了望灰蒙的天空,轻而又轻地笑了一声:“总该叫她好好考虑清楚。”

毕竟婚姻大事,对于他而言,也不是儿戏。

隔日一早,唐灼灼懒着身子坐在软椅上一件件拆收到的生辰礼,一边听朱琉说了事情原委。

事情说完,唐灼灼也没有心思再接着拆礼了,她在软椅上瘫软了半截身子,而后轻微颔首,缓声道:“听你这么一说,这清远候世子倒是个会疼惜人的。”

也是个通透的。

跟这样的人相处起来,舒服自在许多。

朱琉这才抬眸有些疲惫地笑,眼下的乌青就是敷了一层□□也还是遮不住。

外头骤雨初歇,风子带着初冬微末的凉意吹进帐篷,起先倒没什么感觉,吹久了便觉着骨子里生寒,如同跗骨之蛆般就连屋子里生的碳火也驱不走。

唐灼灼听她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一遍,适才回过神来,问:“那个牧戈还去找了你?”

朱琉只是颔首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小丫鬟忍不住了,道:“娘娘不知道,那牧戈姑娘也太过分了一些,三天两头的就来找县主,也没个自知之明,倒弄得县主乐意缠着那可汗一样。”

朱琉目光一厉,轻声呵斥:“绿珠,禁言。”

唐灼灼轻轻哦了一声,眼角的那颗泪痣衬在雪白的皮肤上,格外的勾人心魄,她将手中把玩的暖玉小麒麟丢到一边,琉璃色的瞳孔中尽是漠然,轻嗤一声道:“怎么如今你的胆子反倒如此小了?任由旁人欺到你头上?”

朱琉面色寸寸寒凉下来,她抿唇冷声道:“不过是一个没名头的养女罢了,我同她计较岂不是自落身份?”

“这倒也是。”唐灼灼施施然站起了身子,问:“她三番两次如此可不就是拐着弯来恶心人?”

“不过这事,倒还是得由你自个说了算。”她走到朱琉跟前,抚着她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问:“琉璃,你想嫁给谁?”

朱琉嘴唇蠕动几下,片刻后有些迷茫地摇头低喃:“我原以为自个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纪瀚,可我只要见着那人,心底就还是会生出几丝不该有的希冀来。”

谁不想嫁给真心喜爱的人呢?可她就算飞蛾扑火地嫁过去了,也是成天面对一堆的破事,背井离乡一辈子都见不着亲人几回,受了委屈也只能一忍再忍,连个能撑腰的人都没有。

若是屋塔幕再像两年前那样。

她该怎么办呢?

唐灼灼了然,道:“说到底我也想瞧瞧那屋塔幕对牧戈是个怎样的态度。”

说罢,她轻而又轻地拍了拍朱琉瘦弱的肩膀,眯了眯眼睛道:“若是他瞻前顾后的丝毫不心疼你……”

“琉璃,这样的男人,咱们不要也罢。”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出事(上)
热门: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神州奇侠正传 官术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神州外传:大宗师(血河车) 穿越成为小婆婆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