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双更合一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霍裘面上才现出些清润的笑意来, 很多事这小女人瞒着他也知晓, 气恼的不是那些事, 而是她躲躲闪闪的遮掩。

如今捉了她将事情说开,实则也没什么好问的。

小姑娘身子纤弱,换上了一件与白日不同的凤尾罗裙, 外头的野风吹进来,将她的裙角吹出一两朵涟漪来, 此时瞧着, 她乖顺柔和得不得了。

霍裘把玩着她嫩生生的手指头, 说起屋塔幕,微微蹙眉:“朕瞧着此人对朱家嫡女倒是挺上心。”

他端过桌上的浓茶抿了一口, 浓深的剑眉一挑:“怎么?娇娇闲着无事,如今倒做起红娘的活来了?”

唐灼灼玉手托腮,坐在他跟前的椅子上,将一张莹白的小脸凑到他面前, 两只脚丫子更是圆润如玉,一动,上头的铃铛脆生生作响。

霍裘饶有兴致地盯着她那双玉足,耳边是女人再娇糯不过的声音, 屋子里分明没有熏香, 他却觉着鼻尖明明缭绕着一股子沁沁的冷香。

又在猝不及防间,被这女人勾得失了魂。

“朱琉是臣妾最好的玩伴, 她的终身大事,自然得关心一下。”

唐灼灼一边斟酌着说, 一边瞧着崇建帝不眨眼,眼底的暗示再明显不过。

妾可提前给您打过招呼,该赐婚的时候您可给点力儿。

她原就生得一张倾城的脸蛋,特别是那双杏眸,里头藏匿着万点星辰,不消多说什么话,眼波流转间一切都已明了。

霍裘低低哑哑地笑了一声,半支起身子与她凑得极近,问:“想求朕的一道圣旨?”

唐灼灼点头,又怕这男人明日就下了圣旨,解释道:“尚且不急,臣妾等围猎结束时再来请皇上赐婚。”

霍裘失笑,骨节分明的长指捻了她小巧的珍珠耳坠,极耐心地提醒:“娇娇一个眼神换朕一道赐婚圣旨,怎么瞧也是朕吃了亏。”

“……”

唐灼灼愣了愣,而后站起身来绕到他身后,在他肩膀上胡乱按揉一气,一边按一边温声细语地询问力道。

霍裘瞧着她那副小狗腿的模样,心里稀罕得不行,恨不得将人揉成面团融入身体里才合了他的意。

往日里都是他抱着这小东西哄,今日倒是崇建帝第一回 受到这女人如此殷切的对待,心情一时之间颇为微妙。

往日里他对她的警告威胁,哪回见她真当了一回事?不过是说了便忘,与没说一个样,拿准了他舍不得对她如何,小心思比谁都精明。

这会真有事求到他头上了,又殷勤得很。

唐灼灼柔弱无骨的小手指尚带着外头些微凉冰的温度,按揉在男人后颈处带去一串酥麻的感觉,若她老实认真地按揉也就算了,可偏偏她使着性子乱按,这细微的感觉就随着她手指的动作无限放大起来。

账中一时有些安静,因此男人渐渐粗起来的呼吸声也声声入耳,霍裘眸子幽深得不像话,最后忍无可忍将唐灼灼捉了抱到床榻上。

他高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唐灼灼楞了楞,从他火热的眸子里看出了端倪,顿时往床里头缩了缩身子,同时低低小小地道:“不要,外头……”

外头那样多的人啊!

殊不知她这把娇糯的声音落在欲火焚身的男人眼底,就是最强劲的催情剂,他顿时忍得眉心紧蹙,哑着声音扣了她挣扎的手轻哄:“娇娇别动,朕着实念得狠了。”

唐灼灼手动不了,只能扭动着身躯挣扎,一张俏生生的桃花面如同喝了些酒微醺了一般,越发的千娇百媚起来。

光一想想这男人每次闹出的动静,她就羞得不行。

最后也不知扭动时,到底是谁意乱情迷褪下了衣裳,待唐灼灼再反应过来时,全身只剩下一件儿小衣,她被男人强硬地压在身下,山一样的重,火一样的热。

“呜。”她含糊不清地呜咽,修长的雪颈昂起,一口咬在了霍裘的虎口处,两人皆是一愣。

男人俊朗的面庞近在咫尺,接连几滴隐忍的汗水打在了她雪白的手背上,唐灼灼咬着下唇,双目里含着两汪春水,瘫在霍裘怀中细细发抖。

霍裘咬牙,根本受不住她这般撩人至极的妖精样。

简直能要了他的命!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些微的动静,霍裘一口气正卡在喉咙口,他将迷迷瞪瞪的小女人好生搂到怀中,而后怒喝:“何事?!”

李德胜见这位主子终于分出心神了,忙不迭低头回:“皇上,西边出了些事。”

位高权重的老臣与新贵居住的帐篷都在西边。

“出了什么事?”霍裘极力压抑着心底蠢蠢欲动的燥热,哑着声音不耐地问。

唐灼灼在他怀里细声细气的哼,逼得他手背上又暴起了几根青筋。

李德胜不敢迟疑,急忙回:“南平王世子出了事,现在将南平王气晕了,太后请您与皇后娘娘过去。”

南平王世子。

又是朱泸那个没脑子的窝囊废!

霍裘脸顿时黑得不像样子,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眼底森寒的光汹涌成灾。

唐灼灼这时候还未缓过神来,小脸粉嫩嫩的蹭在他宽大的手掌上,眼神湿漉漉的像林间最澄澈的泉水。

霍裘任她伸手虚虚吊在他身上,又替她一件件将衣裳穿戴好,男人第一次做这种事,动作笨拙得不行,磕磕绊绊的用了些时间。

唐灼灼终于缓过神来,见他抿着薄唇,长指落在她衣裳纽扣上时,鼻尖突然有些发酸。

她重生回来时,其实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会有那么一个人,将她放在心坎上疼,更别提干这下人干的活儿。

更没想过,这天底下顶顶尊贵的男人,真就一路纵着她越发的无法无天,答应她的从不食言,句句都放在了心上。

她纤长的手指覆上男人骨节分明的中指,两者对比,颜色形状分明,却奇异的融洽。

“去走一遭朕就带你回来。”霍裘直以为她又小脾气使然,揉了揉她浓墨一样的发丝道。

唐灼灼乖乖埋在他怀里不出声,比任何时候都要听话。

霍裘才要扬声唤人进来伺候,就见怀中一直软软绵绵没动静的娇气包从他怀中站起身来,扯着他明黄色的腰带带到自己跟前。

男人才要沉声低喝一声成何体统,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堵住了所有的话语。

娇软的唇瓣带着独有的甜香,毫无章法却又十足蛮横地没入唇齿,她睫毛颤得厉害,心里也虚得厉害。

霍裘才勉强压下去的火顿时就像被浇了油一样,越烧越旺,直至燎原。

她毫不得章法,又羞得厉害,只是浅尝辄止就停了下来,埋在他胸膛位置死活不吭声。

唐灼灼羞恼交加,心里那一瞬间的冲动在付诸实际之后变得分外难为情,她嘤咛一声,见男人久久没有动静,才慢慢地抬头。

霍裘再是清贵不过,一双剑眸里满满当当缠绕的全是缱绻的柔和笑意,唐灼灼捏着裙边的手不由得又紧了紧。

“娇娇,等会子回来朕再好好教你。”男人心情显而易见的愉悦,声音如同藏在地窖许多年的醇酒,引人发醉。

南平王世子的帐篷在西边的一个角落里,霍裘与唐灼灼到的时候,里头已经挤满了人,除了面色难看的朱琉和已经被气得昏过去的南平王,其余大多都是抱着瞧热闹的心态来的。

太后关氏坐在正上首位置,再是气定神闲不过地品茶,见霍裘与唐灼灼来了,无波无澜的眼里才现出几丝暖意。

“母后金安。”

“皇帝与皇后都过来了,朱泸,你有什么想说的,也自该交代了。”关氏声音极为柔和,却又带着不用抗拒的意味,让本就觉着受了奇耻大辱的朱泸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早在两人来的路上,李德胜就已把一切交代了个十之七八,剩下的几成,单是见了如今跪在地上两人的凄惨样子,就已心里门清。

有力气大的婆子搬了把凳子在唐灼灼的身后,她坐下,目光只在朱泸的脸上顿了片刻,就意兴阑珊地望向另一边。

空气中还散发着某种黏腻的气味,即使房中熏了香一时半会也还是无济于事,明白人一看便知这两人间发生了什么。

相比于面色铁青的朱泸,他身边跪着的姑娘就显得安静许多,说是安静,倒不如说是心如死灰来得贴切。

唐灼灼认得她,梨花带雨的脸蛋,眉心多点了一颗红痣,也多了几分稚嫩。

正是齐国公府上的嫡次女白冰霁。

后者比不上她长姐白冰薇才名在外,却也是齐国公府的掌上明珠,平日里家人多有娇宠,性子再恬静不过,就是连门都不怎么爱出的。

是断然做不出与情郎私会这样的丑事的。

唐灼灼心中低叹一声,就听着身侧的男人声音不怒而威,缓声问:“世子,这是怎么回事?”

朱泸顿时闭了闭眼,咬牙道:“皇上,臣对此毫不知情,此前更是与齐国公府上的二姑娘清清白白,半句话也没说过。”

说才说完,就听到几声隐匿在暗处的讥笑之声,心底更是恼恨,一口黑血堵在喉头,险些控制不住失了态。

虽然他已经全然失了形象。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双更合一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热门: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 史上第一混乱 组织部长3 坛子里的残指 热搜上线 后备干部 天才医生秦洛 桃运毒医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大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