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双更合一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二更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雄浑的声音刺破耳膜, 霍裘硬生生顿了步子, 听出那大虫声音里不满的警告意味, 瞳孔里聚集起深幽的黑色。

他一停下步子,身后的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唐灼灼,回来!”男人的声音里到底带上了震怒和未知的惊惧, 他从身后抽箭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林间的风带着些溪水的甘甜,吹得枯叶纷落, 正巧落下几片在那大虫的鼻子上, 它伸出两只黄色的大爪子去挠, 倒是像极了童心未泯的孩童。

唐灼灼见状,轻轻拧着的眉头倏尔就舒展开来, 她知道霍裘的担忧,转身轻声道:“陛下别担心,咕噜就是来找臣妾玩儿,它不伤人的。”

听了这话, 一直跟在霍裘身后的李德胜身子险些有些不稳,不伤人?就方才那一声吼,他甚至都见到了它血盆大口里未消化掉的肉沫,还卡在牙缝里。

我的娘娘诶, 那可是只活生生的不认人的野兽啊!哪有有那么通灵能认得几年前的人?

霍裘深深吸了一口气, 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那瞧起来就不好对付的长虫,恨死了她这永远不听话的性子。

想上前去护在她跟前将人拉回来, 却又忌惮这怕那野兽不管不顾直接将她咬伤,到底投鼠忌器, 崇建帝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还只能眼巴巴坐以待毙。

小女人背影再纤细不过,长风吹起她的发丝,也吹动了她雪白脚踝上的银铃,叮叮当当的空灵又幽静,如果不是旁边有只安静如猫的猛兽,崇建帝甚至要再一次被迷了眼。

咕噜从石头上跳下来,动作轻盈划出一道矫健的弧度,唐灼灼眼里闪过些许紧张,见它慢慢围过来,试探性地低呼:“咕噜?”

它顿时从喉间溢出几声低低的吼声,对这个称呼不是十分满意。

与小时候如出一辙的动作让唐灼灼松了一口气,她微微弯了眼睛,半张侧脸柔和得不像话。

咕噜是她与朱琉一同救下的,那时候恰巧遇到屋塔幕,过了这么久,她仍记得当时朱琉红着脸磕磕绊绊上前搭话的神情。

只是比起两年前,咕噜的身形大了五六倍不止,长长的尾巴扫过唐灼灼的脚跟,她抬脚躲了一下,却被咕噜用两只爪子牢牢摁住了脚。

所有人顿时呼吸一窒,霍裘剑眸微眯,搭在弦上的箭一触即发。

唐灼灼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并没有觉着半分痛意,咕噜没忘记把它那尖长有力的爪子收起来。

它伸出一只前爪,碰了碰唐灼灼脚踝上的铃铛,清脆的声音久久不歇,眼看着它玩性大发,唐灼灼只好伸手揉了揉它肥硕的大脑袋。

信号散一经发出,想必过不了多久,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到此处来,若是见了咕噜,到底人多眼杂她不放心。

唐灼灼将它往林深处推了几下,道:“回去吧。”

咕噜见了想见的人,心情也是好得不得了,最后用头颅蹭了蹭唐灼灼白嫩的手,喉咙里咕噜咕噜的,最后跳上一颗巨石,朝着冲它搭箭的人吼了几声,咆哮声传出老远,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哪还有什么大虫的影子?

若不是耳朵还在隐隐作痛,许多人只怕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唐灼灼有些怅然地望着山林深处的方向,片刻后才低着头踱步走回霍裘身边。

后者的面色已不是一个黑字足以形容。

一片寂静中,还是屋塔幕摸了摸鼻子开口悻悻道:“分明是我救了它,怎么见了我反倒朝我龇牙咧嘴的?”

后边的事自然无需多提,秋猎的第一天,虽然过程有些惊险,但单是带回那七八头豺狼的尸体,他们也是当之无愧的夺了魁。

到了午间,唐灼灼心底发怵,不敢待在霍裘身边,在李德胜进来问要不要同去马厩挑马的时候,想也没想的就已头疼为借口推拒了。

马厩里,霍裘听着柳韩江有条不紊地分析如今的时局,正巧见到李德胜回来复命,单是见着他那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就有了数。

“说罢,是头疼还是腹痛?”他身上换了一件衣袍,颜色却仍是没变,不怒而笑的模样令人心头一寒。

李德胜讪讪地笑,磕磕绊绊地回:“娘娘说……说早间骑了马,这会正颠得头疼。”

“……”

柳韩江说话的动作一顿,片刻后清咳一声,才想从善如流接着说下去,就听霍裘冷哼了一声,不知怎么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冷静自持的帝王嘴里听到不满与些微的委屈。

这世上果真都是一物降一物的。

草原的风光与京都迥异,阳光普照,白云堆成了不知名的形状,就连吹过来的风,也是带着些许绿草的清香。

朱琉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进了唐灼灼的帐篷,一坐就是一下午。

唐灼灼躺在软垫上,先前马上颠簸了一路也不觉着有什么,可一回来歇着了,真真是浑身都疼得不行。

她凝脂一样的手指垂在扶手上,五根纤细的手指头勾人得很,手腕上松松垮垮地套着一个极润泽的玉镯,软被轻挪腰间,在这样的气氛里,就连她说出的话也是软绵绵娇滴滴的。

朱琉见惯了她这般模样,挑了她话中的重点来听,待知晓咕噜来找过她的时候,眸光微微闪烁了几下,最终也没开口问什么。

一提及咕噜,她就禁不住会想起那人,而那样铺天盖地而来的回忆太过汹涌,她根本招架不住。

最好的法子,便是不提不见。

可她不提,唐灼灼却不能由着这两人去,她半支起身子,缓缓掀了眼皮十分漫不经心地道:“我瞧着屋塔幕也是不明白如何惹恼了你。”

“你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何事?”

朱琉面色寸寸冷了下来,唐灼灼见她这样,心里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指点了点她手背,道:“罢了,你若不想说自有你的道理,也合该给他一些教训尝尝。”

日后才知珍惜。

朱琉被她说得泛了笑,笑容里带着些疲倦的意味,“昨夜才与我母妃争执了一番,方才又被父王叫到帐里去,虽没再提要我入宫之事,我瞧着那阵势,却是想借着这回的秋猎,给我相看个出类拔萃的公子哥儿的。”

唐灼灼睁大了杏眸,虽还是觉着有些惊讶,却细一寻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于是她偏头问:“那你自个儿是个什么主意?”

朱琉今日穿的是一件淡青色的长裙,手腕上带着大串的手钏,瞧着是不大常见的样式,却生生添了几分异域风情。

她听了唐灼灼的问话,神情落寞,自个儿都忍不住想笑,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所有的念想。

“我自个儿还能有什么主意?父王母妃已为我和朱泸操了不少的心,如今朱泸又是那么个德行,我若还给他们添麻烦,倒还真不如绞了头发去寺里当姑子的好。”

唐灼灼听了这话,没有做声。

她太理解那等滋味了,就像当年她与霍裘话都没说过几句,却要嫁入东宫与他为妃的时候,也是念着府中的亲人,念着从小到大的点滴上了花轿的。

只是如今,庆幸远比那时的痛苦来得更多。

唐灼灼张了张嘴,说不出什么能安慰朱琉的话来,只能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既如此,咱们也不急,慢慢着来,务必挑个品行端正的。”

朱琉有些牵强地笑,并没有说话。

就怕品行再如何端正,也无法再叫她红了脸。

等朱琉走后,唐灼灼腰实在酸得不行,安夏站在她身边按揉着,听她嘶嘶的抽冷气声音,一面心疼一面止不住道:“早劝娘娘莫去行猎的,娘娘身子还未养好,马上又是那样的颠簸危险,可不就是要疼上一段时日么?”

唐灼灼将一块奶片送入嘴里,甜香的奶味就丝丝缕缕漫到心里,含糊不清地道:“你们呀,一点儿也不心疼本宫,这会子被你们念叨了,等会子还得被你们陛下念叨一番。”

这怕那男人这会子还在气头上呢。

唐灼灼想起这事儿,就不免有些头疼。

许多事,她并非刻意瞒着,也确实料到了那男人能查出些端倪来,所以也就并没有上赶着去澄清。

有些事,行动上做了比嘴皮子磨几下管用得很,她又懒又怕麻烦,比如江涧西的事儿,从头到尾若是说下来,好几处她自个尚且还是迷迷瞪瞪的,那男人精明至此,哪里会信?

至于早间那些药散,是他那日同她说要秋猎时就开始备着的,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都成那样的场面了,那男人险些就要将自个送走了,她若再不将药粉撒出来,必定会止不住的厮杀搏斗一场,林间的野兽有凶性,咬起人来可是毫不嘴软的。

恰巧一阵风过,她将药散撒下,既省时又省力,做起来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谁能料到那男人眼睛如此尖?

===

朱琉才从唐灼灼的帐篷里出来,在回自己帐篷时不经意间一驻足,就见着屋塔幕站在不远处的围场里,身边站着的,正是两年前那个娇俏可人的女子,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那姑娘朝她扭头笑。

真刺眼。

朱琉揉皱了手中的帕子,面上却是客气而疏离地回了一笑,再也不看那边一眼,转身进了自个帐篷。

屋塔幕黝黑色的面庞上瞧不出什么波动来,牧戈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换来他不甚在意地一瞥。

“那个就是可汗要迎娶的中原姑娘?”牧戈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屋塔幕心中有些烦躁,皱眉问:“莫不是你们女人都是如此善变吗?”

明明两年前是他换着法子婉拒那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怎么这会子他带着最大的诚意与聘礼前来,她倒爱答不理起来,见了他简直和见了洪水猛兽差不多。

牧戈眼眸亮了亮,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屋塔幕,电光石火间抓住了什么,问:“人家中原姑娘瞧不上你?”

“我听说那姑娘是王府里的县主,又与皇后交好,身份顶顶尊贵,上门求娶的人踏破了门槛。”

屋塔幕在听到最后一句时眼神狠狠波动一下。

这丫头不会是因为欢喜上别人了吧?

牧戈瞧他脸色,最后叹了一口气,劝道:“若实在不行,也莫强求了。”

屋塔幕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捏成了拳头,他目光深远,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转身就走。

牧戈缓缓收敛了面上的笑意,对着身边的丫鬟道:“打听一下,今夜我想见一见这琉璃县主。”

今夜月圆,不少女眷难得出门,如今见到挂在天上仿佛触手可及的圆盘,纷纷出了帐篷仰望。

淡而薄的月光勾人,像是在人身上撒下了一层薄纱,轻而不透,亮而不艳,柔和美好。

朱琉性子清冷,特意选了个离得远些的幽静草地,拿帕子垫在身下,玉手托腮,在这样柔和的夜色里,白日里纷杂的念头终于得以平静下来。

牧戈找到这里的时候,微有一愣,旋即轻声问:“琉璃县主,我能否与你说几句话?”

朱琉眼皮子都没有掀开,只是嘴角勾起的弧度有些寒凉,她声音有些沙哑,却又极其轻柔,“你说吧。”

牧戈也不在意,她挨着朱琉坐下,原就姣美的面庞更是柔和得不像话。

“我也是中原女子,不过是父母在蒙古远游时失了性命,这才被前任蒙古可汗收留下来,认做养女。”

她偏头,眯了眯眼睛微微地笑,接着道:“可汗性子刚烈,脑子有时转不过弯来,我却知晓,县主前后态度变化,皆是因我而起吧?”

“因为上回秋猎时,我抱了他?”

朱琉睁开眼睛,深黑色的瞳孔中闪动着不知名的情绪,她缓缓出声提醒:“姑娘说话逾矩了。”

不管是中原还是蒙古,皆是规矩森严,她为县主,而牧戈却只是一个可汗的养妹。

牧戈一愣,旋即迅速反应过来,她也丝毫不气恼,撩了鬓边的一缕长发,笑得十足友好。

“县主生得貌美,更是出生高贵,追求者不在少数,为何独独看上了一个生在广袤草原上的可汗?”

朱琉坐直身子,目光不怒而威,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已然动怒。

可牧戈不知晓,也许不是不知晓,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她们都明白,就算牧戈是真的出言不逊了,为了两邦友谊,此事也只会不了了之。

“牧戈长这么大,眼睁睁瞧着昔日雏鹰终于可以雄霸一方,统一部落之后想做的第一件事竟是来中原求娶王府贵女。”

牧戈神色掩在黑暗里有些落魄,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了眼底的乌青,就在朱琉认为她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她却倏尔抬起了头。

“今日牧戈冒昧前来,却是为了告诫县主一席话。”

“可汗与县主在一起并不会开心,因为县主并不了解蒙古人心中的血性与报复。”她咽了咽口水,直视着朱琉玉色的面庞说:“县主定然不欢喜可汗与别的女子在一处,可我却能容忍。”

说罢,牧戈站起身来,一阵风过,她的裙角微微拂动,而后一手放在胸前,冲着朱琉深深行了个蒙古礼,“望县主原谅牧戈的叨扰。”

朱琉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草地里,一坐就是一整宿。

而就在星子点缀天幕,月光洒落大地的时候,唐灼灼系着一件米白色的披风,借着夜色的掩护,进了崇建帝的那个帐篷。

周遭士兵林立,森冷的铠甲泛着幽光。

唐灼灼进去时,男人长身玉立,站在案桌前凝神细绘,见她来了,便将那画卷一收,放到了李德胜的手中,吩咐他拿下去收好。

唐灼灼福了福身,借着余光看到一个女子的背影,背影前头还有一轮惨白的血月。

她不甚在意地偏头,见帐篷里还升起一下堆的火,火上烤着滋滋冒油的乳羊羔。

香气四溢,每一丝每一缕都飘进鼻腔,唐灼灼抿了抿唇,有些发馋。

霍裘坐在案桌前,他一声不吭,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时之间,这帐篷里除了偶尔烧出的噼啪声,安静得有些诡异。

唐灼灼自知理亏,她慢慢踱步到男人身边,也不说话,只是伸出一只小手拽着他的衣袖,一下一下地轻扯。

这是她惯用的伎俩。

男人无动于衷,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唐灼灼不知怎的,又想起早间他那句冷漠疏离至极的放手,顿时心里像是堵了一大团棉絮。

是真有些难过的。

唐灼灼绕到男人身后,两条细长的手臂环住男人肩膀,察觉到他的身子极细微的僵了一下。

霍裘心里暗骂一声,也不知是恼怒自己的没出息还是别的什么,面色一沉再沉。

唐灼灼最怕他沉着脸不说话的模样,于是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用带着些凉意的脸蛋蹭他脖颈。

她的鼻息带着熟悉的甜香味,霍裘突然闭了眼,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抗拒。

他声音带着危险的嘶哑,捉住她柔若无骨的纤细手指头,问:“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没有称她为娇娇,甚至也没有自称朕。

只有你和我。

唐灼灼抿了抿唇,默不作声地放下环着他的手臂,长而卷的睫毛垂落下来,根根分明,瞧起来一派无辜,是个男人都不忍再问下去。

霍裘只好逼着自己不去看她。

“为何你就这么不信我?”

怎么就不信我说的护你周全?

唐灼灼还被他握在手心的手指头微微颤了颤,他这句逼问像是一柄并不锋利的刀子,却仍足够刮开她心中的腐肉,只至入骨。

这男人待她是真真没有话可说的,哪怕是她屡屡在眼皮子底下做的小动作,也通通视而不见,任她所为。

而她懒了倦了,不想管那些破事的时候,又是他悄无声息地把她心里压着的事都处理了。

久而久之,她竟习惯了藏着掖着自己的心思,与他在一处的时候,打诨插科不在话下,却忘了他心中藏着怎样的不舒坦。

她什么事也不与他说!

就如同前世,霍裘的心思半分也不告诉自己一样。

那他得多难受啊!

唐灼灼觉着嗓子有些干,她抿了抿唇,小声地反驳:“不是的。”

“只是不知如何与皇上说,也不知皇上会不会信。”

霍裘捏了她雪白的下颚,强迫她对上自己黝黑的瞳孔,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只要是娇娇说的,朕全都信。”

这不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句话了,可没有哪次来得比这次还要触动人心。

唐灼灼眸光清澈,眼角的那颗泪痣像是在发着光,足以叫人神魂颠倒,她捂着被捏疼的下巴,掩住了眼底的泪光,道:“皇上想知道什么,为何不开口问?”

她从没有过不信他,早在他得了瘟疫不顾身体都想遣人送她回京的时候,就对他再无任何不信任了。

霍裘缓缓地笑,笑意直达眼底,遂了她的意再一次低了头,问:“娇娇与江涧西是何时相识的?”

“十三岁那年,臣妾险些病死,爹娘没了法子,只好将臣妾送到庙里,希望神佛庇佑,病灾消退。”唐灼灼尾音颤颤,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语,到了她的嘴里,自有了一种不胜娇怯的意味。

霍裘面色有些古怪,默了片刻,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屋塔幕与朕的娇娇,也是熟识?”

唐灼灼打蛇随棍上,小手捏了捏他坚毅的下巴,被青黑色的胡茬戳得有些痛,不由得又乱抓了几把,才回了他的问题。

“不算是熟,只是见过几面。”

唐灼灼偏头,娇俏的面孔上现出一种古怪之意,揉乱了霍裘的衣袍问:“陛下觉得此人如何?”

霍裘环着她腰肢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声音带了些警告:“再如何也与娇娇无关,与其费心思琢磨旁的男人如何,娇娇不若多在朕身上下些功夫。”

一想到她曾与别的男人走得那般近过,明知不应该,霍裘心底还是忍不住发酸。

他嫉妒得要命!

他将旁的男人四字咬得极重,唐灼灼默了片刻,而后接着道:“陛下觉着琉璃县主与他可成良配?”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二更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热门: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私藏的情书 白狐天下 神医嫡女 碟形世界3:实习女巫和空帽子 无尽长门Ⅰ:尸舞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对的时间对的人 逍行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