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更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二更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约摸着到了时辰差不多的时候, 太阳高高在天空中挂起, 不算太热却极有力量, 霍裘将茶盏搁在桌子上,发出叮当的脆响声。

顿时,里头外头都纷纷安静下来, 动与静的反差格外明显。

年轻的君王不怒而威,一双剑目如刀, 明明是笑着的, 却有人从骨子里感受到一种压迫和寒意。

霍裘今日穿着杏黄色的骑装, 更衬得他身子极威武高大,龙章凤姿, 眼神深邃得如同这草原上方盘踞的雄鹰,危险至极。

唐灼灼落后他半步,只堪堪到他肩膀位置,倒没如旁人一般眼里带着畏惧, 只是在人瞧不到的地方稍稍弯了眉眼。

这套衣裳,还是她那日在内务府送来的一溜儿衣物中挑出来的,杏黄色不如明黄显眼,却能衬得男人轮廓柔和一些。

她私心里还是欢喜同他在东宫的日子, 这件衣裳就像极了他身为太子时穿的蟒袍。

原本就是略略一提, 她自个儿都没放在心上,这男人嘴上嫌弃得不行, 还好生取笑了一番她的眼光,这不, 也还是换上了吗?

唐灼灼那些个千回百转的小心思以为藏得严实,却被侧前方的男人余光一眼瞥尽,那张熠熠生辉的小脸染上了一层霞光后看得他心尖狠狠一动。

罢了,她欢喜就好了。

左不过一件衣裳罢了。

都随了她的愿,她想要什么自己都给就是了。自个瞧上珍而重之放在心坎上的人,有什么办法呢?

若是惹得她不痛快,心疼得直皱眉抱着哄的也是自己。

霍裘声线再清冷不过,他接过侍卫手上那张半人高的大弓,神色平静无波,“将猎物放出来。”

众人皆屏气凝神,目光齐齐转向早就被关在笼子里焦躁不安的鹿,那守着的侍卫皆是面色凝重,听了霍裘的吩咐,便有人上前开了那铁笼。

鹿这种动物最是机警,此刻瞧到了一丝生机,将那铁笼撞得哐当一声,跑得飞快,身姿矫健,并不是那种被人囚了许多天的病恹恹的鹿。

眼看着那鹿飞快地冲出了视野,只留下一道残风背影,霍裘终于拉开了弓,唐灼灼看得有些紧张,却只听耳边一道破风之声响起,前头那疾奔的鹿抽搐几下,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从始至终,她甚至都没有瞧清楚男人什么时候搭的箭。

有性情豪迈的武将立时就拍手称快,隔着不远的距离,唐灼灼瞧到了一脸赞赏笑意的唐玄武和一身白衣而立的唐渊,她喜不自胜,笑得弯了眉眼。

良氏这回没跟着过来,连带着她大哥唐溯都没来得成,被强压着留在府里相看人家,听说日子过得有些苦。

唐灼灼倒是提前与良氏打了个商量,不拘在意对方家世,须得要唐溯自个儿愿意,真要强迫着给大哥塞一个进府,往后的岁月也欢喜不起来。

等崇建帝射出第一箭,也就意味着这秋猎正式开始了。

“诸位爱卿自行出发,听号角声集合,所猎多者,朕重重有赏!”霍裘负手而立,眉目间终于现出几缕笑意来。

有兴致高的文臣武将这时也都上了马,朝着霍裘抱拳行礼后深入灌木林间,一时之间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热闹至极。

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唐玄武带着唐渊走了过来,高声朗笑道:“陛下,娘娘,那臣与犬子也就出发了!”

唐灼灼目光顿时亮了亮。

霍裘露出些许笑意,点头颔首,“老国公气魄不输当年,今日定能夺魁。”

唐玄武连连摆手,道:“若说夺魁,恐怕非陛下莫属了,臣可不敢直撄其锋。”

唐灼灼眼见着自家爹爹和兄长都各自上了马,暗中轻轻扯了霍裘的衣角,轻声细语地商量:“陛下,臣妾能否与父兄一同?”

霍裘浓深的剑眉一皱,就见唐玄武骑着马转了一圈,笑问:“灼儿可是想跟在你兄长后头捡猎物?”

只这一句灼儿,唐灼灼就险些微红了眼眶,她从小到大都是府上最叫人操心的那个,先是病弱的身子,再是倔强的性子。

自她与霍裘成亲后干出那一件件荒唐事,唐家人听到风声,简直要愁白了头发,每次好容易见着,也都是各种告诫,哪儿有今日这般带着笑唤她?

她禁不住就想点头,却被前头高大的男人不动声色遮住了大半个身子,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霍裘就已替她答了。

“灼灼身子骨弱,朕带在身边放心一些。”

自此,唐玄武与唐渊对视一眼,摇了摇头也朝着灌木深处去了。

等人都走了,男人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他回头,望着眼里泛着光的小女人,声音清冷又危险,“娇娇才应了朕,转头就忘得干干净净了?”

唐灼灼到现在,自然已不怕他的冷脸模样了,她低头小声道:“臣妾都许久未见过家人了。”

这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娇弱可怜得很,霍裘脚下的步子一顿,不知怎么了,心尖蓦的一软,他仍是皱着眉头的,声音却一柔再柔:“再过段日子,朕许娇娇回府省亲住一段日子。”

男人声音里低低哑哑游弋着漂浮的溺宠之意纤毫毕现,唐灼灼忽然有些看痴了,樱唇开合几下,最后泛出潋滟的笑意。

“陛下今日穿着这身衣裳,迷得那些小姑娘都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她黛眉若远山,笑起来眼尾处的那颗泪痣娇楚风流,乍一看只以为是还未及笄的青葱女子。

有些女眷上不得马就留在了围场里,与一些世家夫人闲聊,可那目光,仍是极隐晦的落在了霍裘身上。

天子身份尊贵无匹,后宫佳丽又少,盯上的人自然不少。

霍裘随着娇气包的眼神望过去,果然见几家姑娘顿时涨红了脸。

若真时是在寝宫里,唐灼灼自然是要揪着他衣袖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一番的,可如今大庭广众之下,她一张含春的芙蓉面上尽是徐徐的笑意,可贴着传入男人耳中的声音却是极为口不对心。

“陛下瞧,那边儿站着的穿鹅黄色襦裙的姑娘,是齐国公府上的嫡姑娘。”唐灼灼别有深意地道:“臣妾是记着陛下曾夸过她貌美林秀的。”

小娇气包没事做,总爱往崇建帝身上扣些些莫须有的帽子来。

霍裘眼底闪过几丝极淡的笑意,而后又看了一眼,佯装认真地点头:“细看之下,是不输娇娇貌美。”

唐灼灼面上笑意很快淡下去,跺了跺脚离他远了几步。

这时候,李德胜牵着匹毫无杂色的棕色马走过来,见长春宫这位主子满脸不虞的模样,心肝都颤了颤,他低着头禀报:“皇上,这是蒙古可汗送来的顶级千里马,奴才们方才检查过了,是匹好马。”

霍裘点了点头,旋即瞥了一眼恨不得离得十里远的小女人,被气得有些无力,沉着声音道:“还不快过来?”

唐灼灼偏头,想了想心心念念许久的狩猎,还是磨磨蹭蹭地走到了男人跟前,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就一个腾空,风吹乱了她绵密的发丝,也堵住了她险些出口的惊呼声。

再反应过来时,她已经稳稳地坐到了那匹马的后背上,这马十分高大,唐灼灼朝下一望,腿肚子都有些抖。

“皇上,臣妾不会骑马。”她咬着下唇,面色虽有些发白,瞳孔深处却藏着一丝极细微的兴奋与激动。

她到底不同于一般女子。

霍裘掩下眼里涌动的情绪,翻身上马,姿态再自如不过,一握缰绳,那马就通灵般地嘶鸣一声,朝着前头浓密的林子里去了。

他们的后头自然还跟着时时保卫皇帝安全的御林军,一群血气方刚的男人本应骑得飞快,如同往年那般与尚带着野性的猎物酣畅淋漓地搏斗,可奈何最前头那匹高头大马走得十分缓慢。

唐灼灼起先身子僵直得不像话,后来颠簸习惯了才微微放松了些,这一放松,她就不偏不倚靠在了崇建帝的怀中。

他的心跳十分平稳,一下一下的坚定又有力,可靠得很。

唐灼灼长这么大,头一次尝试着骑射,眼里心里的激动之意自不用多说,一激动,就不老实。

她觉着这样坐着不太舒坦,就挪了挪身子,霍裘好容易见她适应了些,才加快一些动作,却不防她娇软的身子在怀中如蛇般扭动,他嘶嘶抽了一口冷气,怒道:“乱动什么?”

原本就憋了一夜的火,想着今日满足了这女人的愿望带她出来玩玩,结果她倒好,一刻也不肯消停!

唐灼灼自觉无辜,但也乖乖地靠在他怀中不敢稍动,可渐渐的,她就觉着有些不对劲了。

身后男人的胸膛火热,不经意间两人身躯贴合得严丝合缝,自然,男人的身子就越绷越紧,她的呼吸越放越浅。

唐灼灼憋红了脸,简直想飞速离了这不分场合的厚脸皮男人,往常都揪着她直说没脸没皮,这会子一大群人跟在屁股后头,他倒是面不改色的走走停停,一副专心得不得了的样子,实则心思比谁都不单纯。

她实在受不住这样的厮磨,腰身被男人一只手紧紧禁锢住,眼前的景物不快不慢地掠过,风声呼啸着听不真切声音,她只好咬着下唇红着脸偏头凑到男人耳边。

“皇上……”

娇气包又羞又气的声音好听得很,和着风传入霍裘的耳里,面色阴沉得不像话,高大挺括的身子更是绷得不能更紧,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凑到唐灼灼耳边,声音低得如同沁了沙砾:“娇娇可是就爱看朕这般模样?”

这才放肆可着劲地折腾。

也不瞧瞧现下在什么地儿。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二更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二更
热门: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与上帝的契约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后宫:甄嬛传1 温柔乡 守夜人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萌物遇上高富帅:101次抢婚 花都兵王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