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天晚上, 夜色沉入天际, 同时也浸入了宫墙, 唐灼灼原想着等霍裘的,却在用膳时头就一点一点的,却是困乏极了。

等霍裘到的时候, 美人原就嫣红的唇瓣上沾了一些酒液,甘香清冽, 酒液随着她嘴唇蠕动而泛着诱人的水光。

一眼瞥到桌上的酒盏, 再瞧到美人如今的醉态, 霍裘嗓子染上了一层干哑。

“你们主子喝酒了?”

紫环福了个身,笑着道:“娘娘原是坐着等皇上的, 等着等着忽然就想着吃些酒,奴婢们拿了最不醉人的果酒,不想娘娘抿了几口,还是醉了。”

霍裘闻言, 不由得勾了勾唇。

他微一摆手,屋里伺候的人就极有眼力地退下。

男人光是站在那不说话,也如天边皎皎而清冷的明月,唐灼灼微微清醒, 眨了眨眼, 而后弯了眉目。

她脸上的那条疤早已消了,如今脸上再是光滑白皙不过, 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令人口干舌燥的莹泽,勾人心魄。

霍裘着看她咿咿呀呀美人娇懒无力的模样, 倚靠在门口慢慢柔和了眉眼,那双明黄色勾金线龙纹的足靴却是一动不动,离她十几步的距离。

他一不动,唐灼灼就倏尔潋滟一笑,冲他招招小手,声音极小,却极其娇糯。

“你过来。”

霍裘一挑剑眉,长这么大从未被女人如此对待过,这倒是叫他大开了眼界。

话虽如此,可他双脚却宛如不受控制一般向前走了几步,还未到她跟前,怀中就撞进娇小软绵的一团。

他常年练武下盘极稳,定了定心神就把人拉上来,沉声道:“越发爱胡闹了。”

唐灼灼抬起脑袋,一双美目里泛着粼粼的水光,皱眉伸出粉嫩的手指头点点他胸膛上的龙纹,极不满意的嘟囔:“陛下怎么又这样凶?”

霍裘听得她的抱怨,胸膛震动几下,将她不安分的小手捉住。

这小东西如今倒是越发没有良心了,各种不满抱怨信口拈来,他何曾凶过她半分?

他又哪里舍得?

分明恨不得将毕生温情耐心付诸于她身。

“可撞疼了?”霍裘将她一张粉嫩的桃花面扶正,皱着眉细细按揉她大力撞上来的额心处,声音里夹杂着些微的溺宠与心疼。

唐灼灼脸更红了几分,觉着这屋里有些热。

她喝了些酒微醺,原就绵软的身子如今更是显得柔若无骨,几次要从他怀里滑下去。

渐渐的,这屋子里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旖旎。

霍裘被她带着果子味的鼻息逼得喉头发紧,一手捞过她软如面团的身子,一边哑着声音道:“朕抱你去床榻上歇着醒醒酒。”

说着就要唤人备醒酒汤。

却被一只嫩生生的手指堵住了他即将说出口的所有话。

唐灼灼食指含香,眼神既娇且媚,揪住他胸前的衣物认真强调:“臣妾没醉。”

为了证明自己没醉,她费力地稳住身子,皱起了眉头向他展示自己一身的衣裳。

霍裘早在进来时就已注意到了这件火红的舞衣,上面点缀着点点星光,华丽到了极致,穿在小娇气包身上却刚刚好,两者之间相得益彰,只叫泰山崩于顶也能面不改色的崇建帝眼神也有片刻的迷离。

“臣妾给皇上舞一曲吧。”

她昂起下巴笑,指了指一旁放着的长笛,笑:“有劳陛下吹笛助兴了。”

霍裘目光也落到那杆玉笛上,眼前的女人娇媚到了骨子里,他却未见过她一舞的情态,如今她自个提出,他又岂有不奉陪之理?

然骨子里的私心却还是,此处唯他与她。

如此,崇建帝自然乐意至极。

笛声倏尔袅袅而起,如云雀晨起没入云霄,悠远舒长,这个时候,唐灼灼却皱着眉,脚下一个不稳,却又极快地扶着桌面站了起来。

霍裘神色变化一下,笛音的调都高了许多。

她真的醉了。

唐灼灼火红色的袖袍一挥,一道绝美的剪影便呈现出来,但也仅此而已。

她脚底一个旋转,眉目间皆是迷离的光,离着霍裘不过两三步的距离,说好的跳舞也不舞了,只是偏头望着他笑,那笑容衬得她眼角泪痣灼然。

霍裘别开了视线,搭在玉笛上骨节分明的手指用力到泛了白,险些被她逼得乱了所有分寸。

唐灼灼微微眯着眼睛,得意得不行,她微凉的柔夷抚上男人再清冷不过的面庞,见他陡然间幽深至极的目光,脑袋就埋进了他泛着淡淡龙涎香的胸膛里。

曲子仍在继续,虽被她逼得断断续续,但好歹一曲终了,霍裘感受到怀中不断蠕动的一小团,眉目柔和得不像话。

“困了?”她发丝柔软,摸着手感极佳,像一只软了爪子的小兽,乖巧得令他也软了所有心肠。

唐灼灼沉默片刻,倏尔抬了头望他,眼角有泪在闪,男人身子陡然僵了一下,才冷了脸要问话,就听她委屈得不行,道:“这曲相思,陛下弹错了调,足可见对臣妾的敷衍。”

霍裘愣了一会,旋即气得咬牙。

她一刻也不叫人省心,淡淡一瞥就足以叫他失了所有控制,勉强将这曲子弹完,却叫这小没脸没皮的一顿好生嘲笑。

不过下一刻,唐灼灼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形,嘴里像是含了蜜糖一般,她道:“不过无事,妾很欢喜的。”

沙沙哑哑低低怯怯的一句,明明喝了酒的人是她,霍裘却是觉得自己也是微醺了。

片刻,他紧了紧手臂,将小姑娘抱得更紧一些,声音如同压得极紧的弦,“娇娇欢喜就好。”

唐灼灼退出他温热的怀抱,纤长的手指指着桌上备好的酒与菜,勾了男人的小指,道:“臣妾方就叫人备好了,皇上可有兴趣喝些小酒?”

霍裘一撩衣袍坐下,轻微颔首,似是不经意间问:“娇娇想将朕喝倒?”

“自然不会,饮了这合卺酒,陛下就可歇了。”唐灼灼脸有些红,执着酒杯的手有些细微的抖。

霍裘面上的笑意慢慢凝滞下来,他似乎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破天荒地问了一句:“合卺酒?”

“不喝了不喝了。”唐灼灼耳根子红透,伸手才要夺了他跟前的那小小的酒杯,就被男人温热宽大的手掌包裹住。

“娇娇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霍裘握着她手的力道大得惊人,一双黑瞳里酝酿着数不尽的风暴,强迫着她直视自己。

唐灼灼只抿唇不说话,最后连头也低下去了。

“臣妾记着,新婚之夜,是失手将合卺酒打翻了的。”

片刻,她略显低落地出声,眸子里也蕴了一丝雾气,瞧不真切面上的表情。

霍裘面上的神情却是彻彻底底地凝重下来。

他们的新婚之夜,外边的大红灯笼挂满了窗梢枝头,烟花一朵朵地在夜空上绽放,可他们两个人,一个冷着脸打翻了合卺酒,一个漠然叫人收拾了局面。

那杯合卺酒,曾让霍裘和唐灼灼都耿耿于怀。

他哪里不知道她当时是什么心情啊,自然也就不想再强迫她,不喝就不喝吧,他将人都娶回来了,喝与不喝,都一样。

可心底,到底是遗憾。

“所以今日娇娇是打算补给朕一杯合卺酒?”对面坐着的女人面容若芙蕖,又好似长得更开了一些,竟比当初嫁给他时还要媚上几分。

唐灼灼纤长的睫毛微微扇动几下,而后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道:“皇上若不愿……”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唇角的笑意有些明显,衬着面上的霞红更是明眸善睐,抬眸一瞥就是万种风情。

她比谁都要清楚,他不会拒绝的。

事实也果然如此,尽管崇建帝觉着有失皇帝颜面,也还是一口应下。

莫说是合卺酒了,就算此刻摆在他跟前的是一杯毒酒,他只怕都能心甘情愿地一口饮尽。

霍裘缓缓勾了唇角,松开了唐灼灼的手。

酒是清甜的,入口回味绵长,唐灼灼一喝完就以手托腮望向他笑,夜风徐徐吹来,乱了一两缕黑发,也乱了一两人的心肠。

“陛下生得美。”她想了想,偏头补充,“比起臣妾也不遑多让。”

霍裘第二次被她夸这张面皮,他仍记得第一次是在皇祖母办寿时,那时她对他尚且存了畏惧之意,怯怯生生的,全然没有现在的这股子放肆劲。

“娇娇欢喜就好。”

男人呼吸有些暧昧的急促,一声声的泯灭在烛火里,霍裘忍到现在,也着实辛苦,但也真是被这小娇气包生生打动了一回。

合卺酒啊,和他的娇娇。

唐灼灼早早就困了,这会子浑身的果子香与酒气,身子更是软得不像话,直到被霍裘抱到床榻上,才稍稍老实一些沾了枕头就睡过去。

夜里,她是被逼着清醒过来的。

殿外风声涌动,叶片簌簌地响,唐灼灼抬手,打翻了榻边立着的一个白玉花瓶,花瓶滚落几圈,碎片顿时散了一地。

殿外时时候着的人听出了花瓶落地的声音,迟疑着喊:“皇上,可要奴才进来伺候?”

“滚!”霍裘额上的汗一滴滴落,像是红烛的蜡一样,每落下一滴,唐灼灼就忍不住地细细小小呜咽一声。

殿外的人顿时噤若寒蝉,半个字也不敢多说了。

她小兽一样地唤,哼声婉转娇媚入骨,黑夜里潜伏的男人听了却更兴奋。

她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瓷玉,只叫人爱不释手,霍裘抚着她浓墨一样的发丝,声音哑得不像话,一字一句得问:“合卺酒都补上了,娇娇就不打算给朕补个花烛夜?”

唐灼灼被逼得几乎要哭出来,花烛夜他们哪里就需要补了?

这男人真不要面皮!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热门: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仙剑问情1:龙女奇缘 七十年代小富婆 神魂至尊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碟形世界4:实习女巫和冬神 他的小草莓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月光航线 分化过于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