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都最繁华西街上, 小贩们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各样的茶楼座无虚席, 那些个唱曲的声音,隔着老远就飘到了耳里,眼前一片繁荣盛景。

安夏额面上出了些汗, 她拿帕子擦了擦,跺了跺脚有些着急。

怀中还揣着那块沉甸甸的木牌, 她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家主子说的那浮云楼在哪。

直到走到了街的尽头, 她才看到了一间再简陋不过的屋子, 上头浮云楼几字都脱了漆,若非眼力过人, 真真注意不到这处。

安夏有点迟疑,最后一咬牙上前敲响了门。

无甚动静,除了上头长满大锈的锁哐当哐当的摇摇欲坠落下许多灰尘之外,里头半点儿脚步声也没有。

眼看着天上乌云聚拢, 风卷散了地上堆积的落叶,沙子迷了人的眼,眼前的那扇门后边才传来沉缓的脚步声,不疾不徐的, 每一步都像是丈量过一样。

脚步声停在了那扇门后。

安夏退了几步, 再次抬手敲了敲门,轻声道:“有人吗?”

这回终于有了动静。

有人从门缝里丢出来一把生了锈的钥匙, 随之而来的声音带着微醺的醉意,像是咬到了舌根一角, 透着丝丝凉气。

“拿钥匙自己开。”

安夏往左右飞快地瞥了一眼,随后不动声色蹲下身子拾起那柄钥匙进了这看似根本无需锁着的宅子。

宅子很古旧,一推门,上头的灰尘簌簌地落了一身,院门口立着一棵光秃秃的老树,这树看着有些年头了,几只寒鸦单脚站着,安夏小心翼翼地避开,后脖颈升起一阵寒意。

也不见先前给她丢钥匙的那人。

她绕了许久,终于在一间偏僻的厢房里找到了这屋的主人。

房里堆了许多药材,不知名的混在一起倒也不显得突兀,空气中弥漫着的药香香而不腻,就像男子对面女人身上的幽香一样。

安夏见了这大名如雷贯耳的神医之后,有片刻的愣怔。

实在是太年轻了,压根不是旁人口口相传的朽朽老者,倒像是这京都的风逸佳公子,风流潇洒的气质浸到了骨子里。

“先生。”安夏敛目,从怀中取出了那一块黝黑的木牌,双手呈上,而后道:“我家主子请先生入宫一趟,不知先生可抽得出空来?”

江涧西名头摆在那,是人都带了三分敬畏。

江涧西这才掀了眼皮,见着那木牌,嘴角微微勾起,望了一眼对面端坐着不置一词面上蒙着面纱的女子,声音如山间泉水,清澈干净,道:“告诉你家主子,今日你来晚了,我这已有客人。”

安夏顿时面露难色,望了一眼那位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只露出个脑袋来的女子,只这一眼,她便觉出些熟悉来。

面容身形都瞧不真切,但那执着棋子的手,在些微的光亮下如同上了一层瓷釉一般,光泽如玉纤纤无骨。

像极了她家主子。

“如此便不叨扰先生了。”安夏极有分寸,知晓今日带人回去是不能了,于是屈身行了个礼退下。

那块木牌就这样被放在了棋盘的中间,楚汉的交界处,同时吸引了两人目光。

江涧西将那木牌放在手里把玩着,骨节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转动,一双略邪气的眸子笑意十足。

“贵客今日远道而来,所求只是有关凝血散的消息?”

掩在宽大黑袍下的手腕动了动,女人声音清淡无波,只是稍稍挑了挑眼角,狭长的凤眸自成一股清贵气势,“然,望先生告知一二。”

“我为何要告诉你?”江涧西来了兴趣,随口一问,面上清润笑容不减,将一颗白子落下,“我这人如何,想来贵人应有所耳闻。”

带着面纱的女子默了默,而后伸出四根手指头,也不多说什么废话,直截了当道:“四千两,买一个消息,先生觉得如何?”

江涧西摆了摆手,抚着那木牌,道:“凝血散早已失传,多年不出于世,这等消息你同我打听,未免也太看得起江某了。”

那女子见他油盐不进的模样,也是有些无奈,稍稍缓了语气道:“最近我见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其中似有凝血散的影子。若先生真知晓什么,可否略告知一二?”

江涧西面上这会终于有了些笑意,他略略挑眉,细嗅茶间芳香,而后摇了摇头,将嘴里茶叶咽下,道:“凝血散姑娘不用打听了。”

那女子眉若远山,也不动怒,静静听他继续说。

“江某无能,不能替姑娘解惑。”江涧西唇畔还蕴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清酒烧过喉头,他声音陡然低了下去,“自然,在江某这打听不到的,只怕这世上,也没有能替姑娘解惑的人了。”

如此大放厥词,那女子却半分不惊讶,只是瞥了眼停浮在水面上的茶叶,敛下眼底诸多情绪。

既然谈到现在也谈不拢,那么这出宫一趟,就真真是白费心了。

也不知宫里那男人会否发觉到什么。

得不偿失!

这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甚至带了上面具偷溜出宫的,正是唐灼灼无疑了。

她自从在御花园里瞧到那块被黑血浸染的假石,心头的疑虑就一点点加深了,直至后来恍惚间想起凝血散这等阴毒东西,顿时有些毛骨悚然。

这也是她为何等不及自己寻来的原因,再者也是宫中人多眼杂,许多事她不好发问。

江涧西起身,风度翩翩,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是要赶她走?

唐灼灼挑眉,也跟着站起身来,用手拉了拉宽大的黑色衣裳,眉眼带着温和的笑,道:“不管如何,今日都谢过先生了。”

江涧西不置可否地点头,目光扫过横在两人间的棋盘,上面是她落的子,已将他逼到了死角。

棋风还是一如既往的锋芒毕露啊!

这丫头,是一点也学不会他传授的东西,难怪被那么多人盯上。

唐灼灼微微咳了一声,眼看着提脚就要踏出这小厢房,江涧西手里执着的最后一颗白子落下,眼底浮着雾霭千重。

“姑娘身子寒气重,调理的药物一样不可落下。”他语气蓦的有些重,转过身来缓缓道:“否则,药石无医。”

唐灼灼掩在宽大黑袍下的手臂微微地抬了一下,而后缓缓将面纱摘下,露出一张平平无奇的女子面容。

只是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盈盈一瞥间,什么都明了了。

“师父。”

唐灼灼倒也没觉着被一语道破身份不好意思,她笑弯了眼睛,走到江涧西的跟前三五步处停下,道:“原也没觉着能瞒过你,但到底还是心存侥幸。”

她虽然叫他一声师父,但言语间并没有太多敬意。

江涧西细看她两眼,道:“下回整个漂亮些的面具带着。”

唐灼灼听出他话中的嫌弃之意,瘪了瘪嘴。

“就这么一副面具,我整来已属不易,师父将就瞧着。”

江涧西目光落在她姝丽的眉眼间,有了片刻的失神 ,再回神是又是一副不羁的浪子样。

“说罢,问凝血散做什么?”

唐灼灼不好说出宫里发生的事,因这事已被霍裘全面封锁了消息,如今她尚且不知江涧西是敌是友,和盘托出未免太过草率。

“我在宫里,见到一滩黑血,形若黏胶久久不散且伴有腥臭。”她边说边拿眼偷瞥江涧西。

江涧西面不改色,闻言只是低叹了一声,道:“时辰不早了,你快回宫吧。”

“不该管的事少管一些,你这命本就是我捡回的,弱得很。”

唐灼灼见状,也只好歇了心思。

江涧西不想说的事,一个字也不会多言,就如同那时她缠着要学制茶时,软磨硬泡数月也无甚结果。

见她又蒙上了那层面纱,江涧西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多了嘴,“皇上身上的南疆虫蛊,可是你用法子解了?”

“是。”唐灼灼毫不迟疑地答,声音脆甜脆甜,江涧西倏尔一笑,走过来揉乱了她的发丝,笑得阴沉:“你被接回唐府之时答应了我什么?”

“唐灼灼,你对我能不能有一句真话?”

男子身上干净清冽的味道袭来,唐灼灼皱着眉微不可见地后退几步,两条眉毛皱得十分紧,反驳道:“南疆蛊虫何其凶险你我皆知,霍裘是我夫君,我自然无论如何也要保他无恙的。”

江涧西倏尔回过神来,抚了抚额头,“那不是普通的虫蛊,你用的药太烈,虫毁人亡。”

“种下蛊虫的,是南疆世家贵族的一名嫡系子弟,如今已然身死。”

说罢,江涧西回过头来,一字一句地强调:“我如此说与你听,可明白了?”

唐灼灼几乎是瞬间就警惕起来,“有人想与我寻仇?”

多说无益,江涧西将棋盘上横亘着的木牌放进她手里,别有深意地道:“灼灼,别与我为难。”

等唐灼灼回宫的时候,外头天已然黑了下来,她心里惦念着江涧西说的话,心不在焉得很。

安夏也已回了宫里,见她从内殿出来,心底又是涌过一阵异样的感觉,忙上前禀报:“娘娘,奴婢已出宫见了江太医,只是他说今日已有客人,可否改日再议。”

唐灼灼不甚在意地颔首,从一本晦涩的古书中抬起头来,外头的风有些大,簌簌地吹卷着落叶,她指尖不正常地白,也不知听进去安夏的话没有。

“本宫知晓了。”

她抬眸望了一眼外头的天色,问:“皇上可曾来过?”

紫环在一旁摇头,唐灼灼才真正放下些心来。

她手里捧着的书正是有关南疆甸族,那里的人世代养蛊,蛊虫食人精气成长,甚至有人以身饲蛊,等到用时将蛊虫驱出,附在另一人身上,格外难缠。

如果真如江涧西所说,霍裘当初被种下的是这种蛊,那么刮骨逼蛊的方式都没了用。

她轻轻合上书,睫毛轻颤。

那么上辈子,霍裘用的是何种方法呢?

片刻后她随手抽出白玉花瓶中一枝桂花枝,手腕微微一抖,细细小小的小花儿就撒了她一身。

怎么如今眼看着将前世的烂摊子都收拾完了,却又惹上了一身的麻烦?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热门: 官心病 猛兽记 盗影 马耳他黑鹰 天空的孩子 沙漏1 [慢穿]刺客系统 九国夜雪·花与月 占星术杀人魔法 奈格里之魂(灼魂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