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下一章:第五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上回皇太后生辰宴上发生的事, 言贵妃和霍启被琼元帝冷落了很久, 这好容易被放出来了, 他们想见一面重病的琼元帝都不能,这会霍裘又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言贵妃和霍启急得一夜没睡, 嘴角都起了小水泡,一大早就火急火燎地来了。

晨起微末的风还带着丝丝缕缕的沁凉之意, 乾清宫肃然巍峨, 傲然屹立, 俨然就是这巍巍宫殿里最突出的一个。

霍裘一言不发,拂袖向殿里走去, 御前总管这时候迎上来,见了他连忙笑着一甩拂尘:“殿下金安。”

霍裘轻轻颔首,御前总管就走下了阶梯,向言贵妃和霍启问了安, 道:“娘娘和殿下请吧。”

言贵妃和霍启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喜意。

这么多天以来,这是琼元帝第一次松口叫他们进乾清宫。

乾清宫仍旧是老样子,安神的檀香淡淡, 多了一股遮掩不掉的浓郁中药味, 殿里静悄悄的连咳嗽声都没有。

绕过那扇醒目至极的屏风,霍裘听着身后的两道脚步声, 微微握了握拳,剑眉深深皱起, 连着声音里也是压低了琴弦般的紧绷,“儿臣参见父皇。”

他往床榻边一望,顿了顿,从善如流地接:“儿臣请母后金安。”

关氏也在,她面色有些白,冲着霍裘挥了挥手,倦意十足:“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儿臣处理完政事,想来多陪陪父皇。”

琼元帝放下手里的药碗,用帕子随意擦了擦嘴角,瞧起来精神倒是好了不少,指着霍裘微微地笑:“太子有心了。”

一切瞧起来十分和谐,哪怕心底里都各藏心思,至少表面上俱是一派的岁月静好。

可这样的场景落在言贵妃和霍启眼中,那就是分外的晃眼了,霍启还好些,见惯了琼元帝对霍裘的偏爱,可最不能接受的却是言贵妃。

她见鬼一般地望着关氏,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就压下心底涌起的各种情绪,仪态万方盈盈下拜:“臣妾给陛下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

琼元帝面色淡漠,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而后略不耐烦地道:“都起来吧,一大早的你们来做什么?”

言贵妃笑容有些僵,而关氏则是完全没有了笑意,漠然至极,除了对上霍裘还有些温度,就是对琼元帝也爱答不理的。

言贵妃不动声色瞧了她几眼,再抬起头时一双娇美的水眸里已是通红,带着哭腔道:“臣妾担心陛下的身子,只听着宫人每每来传,臣妾又进不来乾清宫,日日惶恐不安,忧心得很。”

琼元帝面不改色地盯着她,不一会视线又停留在霍启身上,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虽没对言贵妃动过情,可对这个儿子,一样也是疼爱有加的,可自己的意思也一向十分明确,太子之位,只可能是霍裘的。

也这是这份宠爱,滋养壮大了这母子两的心,临到头来,他护不住嫡子也护不住这孩子,只能瞧着兄弟两较劲厮杀。

而结果,显然是他不愿见到的。

可事到如今这一步,显然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琼元帝心头一痛,声音却是不变的冷漠:“朕没事。”

如今朝局动荡,每个人都觉得帝王命不久矣,就连这个心思一向深沉的女人也忍不住频频出手,光是这几日,南疆世家来了京都的就有好几户。

若他一死,这天下岂不改朝换代,成为南疆人的天下?

琼元帝一想,原就浑浊的眼瞳更是幽深几分。

言贵妃自然感觉到了帝王话中的敷衍和不悦,有些不明所以,但一想到最近自己和皇儿的布署,才觉出一些底气来。

好歹有了和霍裘分庭抗礼的资本。

不至于那么被动!

他们母女两不讨人喜欢,没过多久就被琼元帝挥挥手遣了出去,外头太阳微热,霍启掩在袖袍下的手松了又紧,最后不甘地开口:“母妃……”

像是知道他想说些什么,言贵妃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她整了整霍启的皇子礼服,意有所指:“这衣裳配不上吾儿。”

能比皇子服还要高贵显眼的也就只有太子的蟒袍和……龙袍了。

霍启心慢慢地静下来,而后抿了抿唇,道:“母妃,那皇后怎么出来了?”

在他记忆里,一共也没见到过几次,平时就整日整日的待在长春宫里,动不动就头昏脑热的,这个皇后形同虚设,怎么今日倒是出来了?

说起这个,言贵妃也是皱眉,“她自然是巴不得霍裘登基称帝的,想来是想着讨好你父皇吧。”

而此时的乾清宫里,安静得有些过分,关氏实在受不住琼元帝和霍裘时不时瞥过来的隐晦目光,眉心一皱,揉着额心身子就是一个踉跄。

“陛下,臣妾身子不适,能否回长春宫静养?”

琼元帝像是听不出那话里的冷漠,默了一段时间没有说话,再开口是语气略显无奈,“乾清宫有最好的太医,什么病瞧不好你的?”

关氏揉着额心的手放了下来。

霍裘一挑剑眉,慢慢地退了出来,最后只隐约听到琼元帝略有些慌张的讨好声音,“你都多大人了还哭啊?你再陪我一段时间。”

“……最后一段时间。”

霍裘心底像是被刺扎了一下,极轻微的疼。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听琼元帝自称我,也是第一次听他如此低声下气和一个人说话。

宜秋宫的庭院前,唐灼灼和叶氏约着煮茶吃,杯中的茶叶舒展起伏,新嫩的茶叶带着独有的清香,唐灼灼捧着轻轻抿一口,惬意地喟叹了一声,缩在了宽大的摇椅上,小小的一团。

叶氏第一次见她这般模样,新奇之余又觉可爱,指腹摩挲着温热的茶盏边盖,问:“师父那……娘娘要怎么说?”

唐灼灼才阖了眼睛,捻了一颗糖枣儿送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蔓开,她眼睛眯成月牙形。

“咱两先躲着,瞧着样儿,他这次来京城该是别有所谋。”

若不是他动了心思来,哪有什么人找得到他的踪迹?唐灼灼和叶氏深知他是个什么样的德行,所以才更为在意。

能说得动他的人没有几个,京都正是多事的时候,若他横插一脚,霍裘这男人直觉又是分外的敏锐,一旦察觉到什么,江涧西根本没得跑。

叶氏抿了抿嘴角,再抬头时已深深蹙了眉:“师父不是个冲动的人,更不喜参加这档子糟心的事,应当没理由掺和进来。”

不然光是凭借他那身医术,就足以令所有人趋之若鹜,奉为上宾。

唐灼灼沉思片刻,而后缓缓摇头,总觉得这事不大对劲,最后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手腕微动,上头的铃铛也跟着清脆的响。

“此次请师姐过来,就是觉着这事不大寻常。”

叶氏无奈地摊摊手,嘴角噙着一抹苦笑,与唐灼灼对视一眼,才开了口:“想来娘娘也应当知晓师父的一些旧事。”

唐灼灼身子微僵,而后从躺椅上慢慢坐起身子,目光渐渐凝实。

她与叶氏说是江涧西的弟子,实则相处下来倒更像是兄妹,那人睿智,风趣,将一身所学交给她们,行事如风放荡不羁。

唐灼灼被送到庙里时十三岁,正是青葱娇纵的时候,却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缠绵病榻,整日里连房都出不了。

唐府里请来的大夫皆道她在娘胎里时就伤了根,活不过二十岁,眼瞧着越长大身子越不行,唐家人只好将她送到了寺里安置,祈盼菩萨福泽庇佑,大难不死。

菩萨没遇到,倒是偶然在后山遇到了翻墙摔倒的江涧西,他一脸不羁笑意,人前又是一副再君子不过的面貌,丝毫不将她的身份放在眼里。

一日暴雨倾盆,电闪雷鸣,她捂着胸口瘫倒在地上,再醒过来时江涧西隔着一张珠帘在替她诊脉。

雨夜阑珊,他笑意依旧,甚至有些寒凉,起身气定神闲地笑:“小丫头身子太差了,活不过多久了啊。”

唐灼灼眸光闪烁,从回忆里抽身,边踱步边道:“江涧西的那个姐姐?”

见她直呼江涧西名字,叶氏忍俊不禁,点头又摇头,宽慰道:“娘娘也不用忧心,他什么样的头脑?断然不会没头脑一样的与殿下作对。”

等叶氏回去,唐灼灼在摇椅上摇了半晌,在日落之时浅浅地睡了过去,眼下的一团乌青在她雪白的肤色上显得格外惹眼。

夜色如水,霍裘从书房出来,心里有些烦乱,本想着吹吹风清醒一下,脚却像有意识一般到了宜秋宫。

两月前,他踏进这宫里时也是这样美的月色,只是当时心情却与此时天差地别。

她躺在外间的摇椅上,身子上盖着一层薄薄的丝被,外头蝉鸣声阵阵,她睡得极不安稳,几次眉心都微微蹙起,一动身子,被子就滑落到腰下位置,露出极窈窕的曲线。

霍裘眼底沁出笑意,问伺候的人:“你们主子用过膳了没?”

紫环摇了摇头,道:“娘娘一整天就只用了些糕点,午膳摆上来都没动筷子。”

霍裘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传膳。

唐灼灼才从一个梦境掉到另一个梦境,手腕一动,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了,她闻出些龙涎香的味道,睫毛煽动几下,施施然睁开了眼。

男人剑目狭长,极其俊朗,她才睡醒,脾气有些大,顿时耸了耸鼻子揪住他杏黄色的蟒袍,将脑袋埋在他胸膛,瓮声瓮气地问:“殿下怎么来了?”

霍裘不理会她小小的讨好,皱着眉将人挖出来,食指如钳抬起了她的下颚,深邃的目光落在她左脸颊上那道疤上。

褐色的疤已脱落,露出粉红的嫩肉,这娇气包极其爱美,日日要拿东西遮了去,稍觉不如意就要闹腾一会。

“再过几日,这疤便可彻底消了。”

他使人送来的都是东宫最好的去疤药,加上她自己也使了法子,这疤愈合得十分好,并不会留下印记。

霍裘这才松开了手,任由她哼哼唧唧地赖着不起,被这磨人精缠得久了,就再不会受她蛊惑心软,拨弄了一下她手腕上的银铃,冷声道:“一日未曾用膳?”

唐灼灼缩了缩脖子,忌惮他的语气,低声抱怨:“回了宫有些不习惯,总觉着御膳房做的东西没有妾外头请的大厨做的好。”

霍裘摁了摁有些发痛的眉心,“娇娇请的厨子会做什么?糕点?!”

这小东西不肯好好用膳,糕点倒是吃了不少,只是一点儿肉也没长,瞧起来反倒是瘦了许多,站在风里简直就要被吹跑。

本来身子就不大好,药膳也得每每哄着给了好处才喝,一个不开心简直要委屈一天,越宠越娇纵,从前没个太子妃的样,现在更没有!

他叹了一口气,索性不和她商量,直接将人抱在凳上,见她还想挣扎,沉了脸警告:“再想闹腾,一月别想吃着软糕。”

唐灼灼瘪了瘪嘴,一双杏眸里媚色点点,微微眨一下就如蝴蝶煽动进了心底,霍裘见她终于老实下来,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想将她揉进骨子里,这么一想,又弯腰将小女人轻松勾到了怀里。

唐灼灼漫不经心抬头望他一眼,男人面上虽带了笑意,那双眼里却藏着别样幽深的情绪,她仰头问:“何人惹了殿下不开心?”

到底什么都瞒不过她,娇是娇纵了些,小脑瓜子倒是机警。

霍裘闭目不语,下颚蹭过她毛茸茸的发顶,片刻后才出声:“父皇不行了。”

唐灼灼大惊,一算日子,离着前世琼元帝去世明明还有十几天的光景,现在宫里也没传出半点风声,怎么就不行了?

精美的菜肴一道道呈上来,这回不止霍裘吃得索然无味,就是唐灼灼也只挑了几颗白米饭,香嫩的菜到了嘴里只觉得味同嚼蜡。

她琢磨着霍裘这话中的意思,想着是不是江涧西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越想眉头就皱得越紧。

就在她咬着汤勺准备开口的时候,就见霍裘一个眼风过来,他道:“别整日里乱想有的没的。”

“无论何时,孤都护着你。”只当她怕了这等时局,太子爷屈尊纡贵地道,面色有些不自然。

唐灼灼顿时就笑了,她凑到男人跟前,甜腻腻地道:“就知道殿下最疼妾了。”

霍裘失笑,目光在触及她带着些汤汁的粉嫩唇上顿了顿,喉结上下滚动几圈。

先前还不觉,现在,倒是真想好好疼疼她了。

滋味定是不一般的甜美!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下一章:第五十四章
热门: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巨兽×6 龙骑战机 死去的未婚妻回来了 诡案罪4 中国式秘书2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超时空穿越 折腰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