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今的乾清宫随着琼元帝的病重被禁卫军围了一层又一层, 霍裘进去的时候, 天已微微泛黑, 在里头照看的不是言贵妃,而是皇后关氏。

一场病下来,琼元帝老得不像样子了, 那张黄花梨心木雕成的龙床更衬出他的瘦弱来,霍裘脚步一顿, 再抬眸时神色再无半分波澜。

他躬身道:“儿臣请父皇、母后安。”

关氏见他真真出现在了面前, 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如今这时局,他坐镇朝堂才能叫人安心。

琼元帝才喝下药, 如今听了他声音也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浑浊不堪的眼珠子,他朝着霍裘挥挥手,声音嘶哑难听, 上气不接下气。

“皇儿来了?”

霍裘面色一痛,声音也带了几分压抑,他上前一步,握了琼元帝的手道:“父皇, 儿臣幸不辱命, 西江一事,尽数办妥。”

琼元帝从胸膛发出几声闷笑, 虚虚地咳,摆了摆手道:“吾儿从不曾叫父皇失望过。”

“咳咳……听说你前阵子染了风寒, 如今可好些了?”琼元帝浑浊的老眼里精光乍现,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风寒?八百里加急前来取京都的救命药,怎么就成风寒了?

霍裘身子微僵,四目相对,一分破绽也没露出来,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道:“谢父皇关怀,儿臣身子健朗,没什么大事。”

到了如今这么个局面,琼元帝竟还想着要他放霍启一马,将这事彻底埋在心底?

他何时有这样的肚量了?

更别提他这条命还是以那个小女人脸上一道长疤为代价换回的,哪里就这么轻易完了?

关氏也听出了些端倪,一边给琼元帝额头上换了一面帕子,一边扭头道:“老四患的不是瘟疫吗?怎么在皇上嘴里就变成风寒了?”

霍裘剑目倏尔幽深一些,记忆中这还是第一回 见姨母和父皇相处,竟不曾想是这样的局面。

琼元帝愣了一会,有些尴尬地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才要说话,又开始剧烈的咳嗽。

等琼元帝睡着,关氏面不改色地净了手,示意霍裘一起去了外间。

“姨母。”霍裘眉目淡淡,声音却柔和下来。

关氏顿时皱起了眉,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最后一把扯过他的左臂,看到上面一道刀疤,而原本盘踞着的蛊虫也没了踪迹。

“怎么……?”关氏凝神望他,而后道:“你父皇此次病重,寻遍天下,终于将江涧西请到了皇宫里,本宫原想着请他替你解了这蛊,没想到你还是用了那法子。”

见关氏误会了,霍裘抿了抿唇别过眼,也不多做解释,只道:“江涧西怎么说父皇的病?”

关氏摇了摇头,笑得有些无奈,“你父皇身子状况已成这样了,你我心底都有数。”

接下来不过就是用药吊着,多一天是一天罢了。

霍裘默不作声坐在了长椅上,关氏跟着坐到了对面,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小口小口的抿,道:“你回来了姨母就放心了,守了两夜,也困了,这就回长春宫歇着了。”

霍裘站起身来,也知道关氏的性子,沉声抱拳行了一礼:“恭送母后。”

在外人跟前,这声母后是势必要喊的。

偌大的宫殿里,除了里头睡得昏沉的琼元帝和随时待命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的太医们,就只剩下闭目养神的霍裘了。

一场瘟疫险些让他元气大伤,若不是那颗丹药……

他猛的站起身来,长身玉立丰神俊朗,冷声问李德胜:“江涧西在何处?”

江涧西此人最是神出鬼没,这次若不是琼元帝病重,定然是请不动他的。可既然是那小女人的师父,又承了这么个情,自然是要见见的。

李德胜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回殿下,他就在偏殿候着,可要传进来?”

霍裘挥了挥手。

原以为江湖中盛传的解蛊圣手是仙风道骨,白发飘飘的高人,可没想到进来的人面若冠玉,举手投足皆是风流韵致,一派的俊逸潇洒,瞧起来不过只有二十三四的年龄,甚至见了霍裘也只是从容不迫地瞥了一眼,而后道:“草民叩见太子殿下。”

霍裘有片刻的诧异,而后将他扶了起来。

“先生不必多礼。”

不过是错身一瞬间的功夫,江涧西就挑了挑眉,一双入鬓的凤目里闪过一抹兴味,再起身时已是满面春风般的笑意。

这太子身上的药味,倒是熟悉得很。

霍裘与他错开视线,心底已有了个大概。

“久仰先生大名。”霍裘一袭太子蟒服挺拔如皑皑雪地里的寒松,眼里落雪簌簌,轻微颔首道:“先生瞧过孤父皇的病了没?”

江涧西面色渐渐肃然起来,掸了掸云色衣裳上的褶皱,回:“皇上圣体抱恙,郁结于心,又加之旧伤反复发作,草民无能,只能用药物压制。”

后头的话却也无需说了,大家各自都懂了。

一代帝王,垂垂老矣,直到如今躺在榻上被整日不断的汤药吊着一条命,何曾不是一种无奈和屈辱?

霍裘一路听到的都是这样的消息,此刻也不觉得失望,只是细看了他一眼,而后道:“孤都知晓了,希望先生竭力而为,孤必有重赏。”

江涧西微不可见后退一步,道:“谢殿下。”

他躬身的动作标准而优雅,像一个翩翩京都贵公子,动作始终不卑不亢,霍裘心里觉着此人天赋异禀又谦逊知礼,就更高看了几分。

霍裘与江涧西稍稍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一个回到了龙榻前,一个去了偏殿。

琼元帝再次醒过来时已是三更天,他最引以为傲的皇子坐在案桌前,以手撑头,看模样也是累极。

心头微微一动,想到他才大病初愈,老六干的那些荒唐事他心底还算有个底,一时之间倒觉得有些愧疚。

只不过,自己这皇位都是太子的,也算是有所弥补了。

他喉咙里蔓出一股不寻常的痒意,怎么也抑制不住重重咳了一声。

霍裘清冷的眉皱得更紧,一边起身一边吩咐道:“将药端进来。”

琼元帝将药喝下,朝四周望了望,面上竟有一丝极细微的黯然闪过,他扭头问霍裘:“你姨母呢?”

不是母后,而是姨母。

霍裘电闪火石间恍然知晓了什么,不动声色地抿唇,直勾勾地与苍老的帝王对视:“姨母说有些头疼,就先回长春宫歇着了。”

琼元帝目光更黯几分,片刻后动了动手指,意味不明地叹:“她惯来……惯来就会用这般借口。”

霍裘神色晦暗不明,倏尔想起自己殿里的那小东西,和关氏是一个性子,但凡有一点点事不乐意了,就往自己怀里一倒,揉着额心直道胸口疼。

十足的活宝样儿。

透过乾清宫里燃着的上好熏香,霍裘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沉吟片刻,握住了琼元帝有些发颤的手,沉声道:“等姨母明日身子好些了,定会来瞧父皇的。”

琼元帝摆了摆手,长叹一声,翻到里边闭了眼睛。

“你大病初愈,快回去歇着吧,别守在朕身边又沾了病气。”

夜里狭长的宫道显得格外幽深,像是化为天幕上浩瀚星河里的某一条,几盏灯火星星点点,如同一只只翻飞的萤火虫,飞入了夏天深远的梦里。

霍裘回东宫之后,在宜秋宫门前停了停,李德胜见主子爷犹豫不决,出声问:“殿下,可是要留宿宜秋宫?”

他负着双手不做声,宫女手中的灯火点照着宜秋宫的牌匾,三个大字格外分明,霍裘手里的扳指转了一圈,又想起乾清宫里琼元帝提起姨母时脸上的神情,片刻后摇头:“宣寒算子。”

他在西江一月有余,手中大部分的事皆是寒算子在跟进。

而唐灼灼从午间睡到天黑,在天上泛星子的时候醒了过来,吃了几块奶糕后又觉着乏味,叫人搬了张罗汉榻到宜秋宫的庭院里头,美名其曰乘凉。

微风褪去了白日里的燥热,此刻留下的,只剩下缠缠绕绕让人心醉的柔和,唐灼灼惬意地轻叹一声,仰头望天上的点点星子。

身后的宫女拿了小扇替她驱蚊,安夏凑在她耳边轻轻问:“娘娘,可要传膳?”

早已过了传膳的点,唐灼灼也不觉得饿,只是身子倦懒得很,她瞧着天色,心里想着霍裘当是不会来了,也就意兴阑珊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胃口,全撤下去吧。”她微微摆手,声音如凉水沁沁,安夏见她自睡醒精神都不怎么好,不由得问:“娘娘可是哪儿不舒服了?可要奴婢去请太医?”

唐灼灼更是摇头,小声抱怨道:“请什么太医?天天喝些苦药,全身都是一股子药味,难闻得很。”

安夏顿时闭了嘴,除了殿下,再没有旁的人管的住这位主子了。

唐灼灼闭目不言,片刻后问:“给陛下治病的是江涧西吗?”

安夏和紫环面面相觑,后者斟酌着回:“奴婢听着下头的宫女们嘴碎时说起,正是请了神医到宫里。”

唐灼灼轻微颔首,片刻后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道:“明日将叶夫人请来喝茶。”

想来得知了这个消息而头疼的也不止自己一个。

第二日一早,霍裘歇了一个时辰,起来时眼底还泛着微微的血丝。

乾清宫的守卫又多加了一些,霍裘去的时候,正与言贵妃和霍启正面碰上。

他蓦的皱起了眉,心底杀意骤起,李德胜不动声色将面色不善的六皇子挡在一边,现在还不是双方撕破脸皮的时候,更何况还是在帝王重病之时。

此乃大忌。

霍启再是不情愿,也张口做了做样子,叫了一声皇兄,霍裘面上顿生讥嘲之意。

霍启刚想开口,却被言贵妃用眼神制止住了,他到底是还是历练不足,显得更沉不住气,此时压了一肚子的怒火。

王毅那个废物!他冒着那样大的风险,花费了难以想象的金钱和时间,上上下下打点得滴水不漏了,现在不仅让霍裘活生生地站在他跟前了,甚至连人都不出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落到了霍裘的手里了……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热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浩荡 X的悲剧 月族2:刺青骑士 乱反射 湖底的祭典 中校大人结婚吧 寂静深处有人家 为了活命我竟成了万人迷 侯卫东官场笔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