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马车又是一个猝不及防的颠簸, 小茶桌上摆着的棋子散乱了一地, 还有几颗顺着滚出了车边, 天的那边打起了闷雷,轰隆隆的听着就叫人心里烦闷,怪不舒服的。

叶氏摁了摁胸口, 缓过一口气来,又捂了潇潇的耳朵, 朝着唐灼灼瞧了一眼, 谁也没有说话。

“要变天了。”唐灼灼掀开车帘一看, 前方的夜色如注,浓黑浓黑的, 只是天空上时不时划过几道惊雷,将天穹照得有如白昼。

叶氏怀中的小姑娘放才被惊醒了这时又沉沉睡了过去,唐灼灼抚了抚她娇嫩的面颊,轻声附和道:“是啊, 京都只怕不太平了。”

何时是不太平?简直是风起云涌波诡云谲,局势变化无穷,那些开国大臣都称病闭门,连带着府上的人都被勒令小心做人, 表面上是等着看龙榻上那位的圣旨了。

可到底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 储君已立,威望颇高, 无论是嫡长贤都占了一个上风,又是那样的雷霆手段, 这新君之位,跑也跑不掉。

只是这事情没尘埃落定之前,还是明哲保身的好。更何况此时太子还远在西江。

一旦站错队,那就是株连九族的下场。

霍裘和柳韩江在前头,马车飞驰而过,碾在一个小水坑上,溅起半面水帘。

柳韩江终于收了手里的扇子,捻了一块桂花糕送进嘴里,面上隐有笑意,冲着霍裘抱拳:“恭喜殿下,多年所谋,终有回报。”

霍裘摆了摆广袖,漫不经心勾唇,天边惊起一道雷,他面上出奇的平静,就连声音也是波澜不惊的,“把那边盯紧一些,在孤抵京之前,万不可出什么岔子。”

眼看着大势将成,霍裘掩在袖袍下的手握了握,本就是他的东西,总该一点一点尽数讨要回来。

他们抵达京都时,已是五六日之后。

仍旧是一前一后,几乎同时抵达东宫。

世人都知太子妃入庙祈福,如今太子爷平安归来,她自然也要从庙里出来了。

轿舆上男人身姿如松,清冷矜贵,让一早就等在正大殿门口的女人们齐齐亮了眼。

“妾请殿下安,请太子妃安。”异口同声的问安声娇腻腻,扑面而来的胭脂水粉香味叫霍裘沉沉皱眉。

“起吧。”

东宫的女人不多,有两个他还能认出来,可剩下的三四个他却完全没有印象,如今一看,倒觉得像是同一个人般。

其中又以钟玉溪位分最高,她站在最前头当仁不让,深压着心底的激动笑得清浅如风,渴望着殿下能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这些日子,她管理东宫后院,捞着了不少甜头又得了一个好名声,除了没有夫主体恤关怀,日子过得真是舒坦。

这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

别人不知道原委,她却听了钟家传进来的消息,唐灼灼不知为何破了相,可能日后还得留疤。

钟玉溪想到这,笑容更盛了几分。殿下和一个破相的女人待一起那样久,再怎么也该看腻了吧?

退一步来讲,一个面部有缺陷的人,怎么守住殿下的心和正妃乃至国母的体面?

霍裘不耐地别过眼,却是几步走到唐灼灼的轿前,一把掀了车帘,将里头正在打盹的女人牵出来。

唐灼灼半睡半醒,这几日连着没日没夜的赶路,昼夜不分的,都没有好好歇过一阵儿,自然没心思理会这些女人。

霍裘瞧她的迷糊样,心底爱极,眉目渐渐柔和下来,沉声问:“可是困了?”

唐灼灼点点头,面上一派慵懒,他身上些微的薄荷凉香袭来,她才有了些精神,在他耳边低低小小地抱怨,“才一回来,怎么人都来了。”

想睡个觉也不安生,晚上又得去给琼元帝侍疾,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霍裘大半个身子替她挡了有些刺目的阳光,冲着钟玉溪点头,“都辛苦了,等会子下去领赏。”

一瞬间,钟玉溪的面色就变得惨白,脸上险些挂不住笑。

她从昨儿个晚间就开始等着,等到现在就等来殿下这么一句敷衍的话?像打发奴才一样打发了她?

这怎么可以?

钟玉溪咬唇惨淡地笑了笑,目光移到唐灼灼的一角衣料上,月牙白的衣裳,极其素淡,与她平日里喜欢的张扬颜色大相径庭。

也对,人都破相了再穿那大红的衣裳,岂不徒惹了人笑话?

她走近了几步,甜笑着对唐灼灼道:“这样热的天,娘娘怎么还蒙着面纱?”

唐灼灼美目横扫,斜斜入鬓的长眉竟生出几分凌厉的气势来,与霍裘足有三四分相似,眉宇间的不耐之色展露得淋漓尽致,半分笑容也不给一个。

钟玉溪陡然失了声,光是这样艳极韵致的眉眼,就叫人怎么也看不腻。

难怪殿下还如珠似宝般的护着。

唐灼灼兴致缺缺地收回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和钟玉溪说上一句话。

霍裘挑眉,将她带在身边这许多时间,这小脾气眼看着又见长了?

在走过钟玉溪身边的时候,唐灼灼脚下的步子顿了顿,拨弄着晶莹的指甲,凉凉地瞥了她一眼,道:“良娣真是好兴致,如今这个时候,倒是穿得这般艳丽。”

话一点即止,但令在场的女人都白了脸。她们听闻殿下回来了,自然想在迎接时穿上最得体鲜嫩的衣服,好让殿下分些目光给她们,哪里还有功夫去分析时下的局面?

霍裘瞥了一眼唐灼灼,她侧脸柔和,印着半面金光,一条面纱下是娇娇万种风情,他目光突然有些黯。

“下去。”他冷淡道,语气比起方才,明显不虞。

正是多事之秋,琼元帝大病难遇,东宫的女人却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生怕外人拿不住把柄吗?

就连自己身边这个娇气包都在昨晚客栈里挑挑捡捡许久,最后挑了一件最不起眼的,他分明瞧见,黑暗里她瞥向那件大红罗裙时闪闪发光的眸子。

他可在心尖疼的女人都有所顾忌,怎么东宫里这群女人倒还肆无忌惮起来了?

霍裘的面色隐隐黑沉下来。

钟玉溪大惊失色,再不敢多说些什么,含着一汪泪行礼退下了。

京都不比西江那个宅子,太阳当空照,宫里的琉璃砖瓦上泛着粼粼的波光,唐灼灼在太阳底下走了一阵子就被晒得有些头晕。

宜秋宫还是老样子,宫女们早就摆放好了冰盆,徐徐的凉风拂面,唐灼灼才觉得胸膛里燥热的火稍稍压下来了一些,她抬头望着霍裘,樱唇微张:“殿下去忙吧。”

霍裘见她困意绵绵,轻微颔首,捏了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嘱咐道:“不可睡久了,晚间还要去乾清宫给父皇问安。”

唐灼灼顺从地点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几分,霍裘揉了揉她乌黑的发,凌厉的剑眸扫向安夏:“晚膳前将你们主子唤醒来。”

如今正是春困夏乏的时候,唐灼灼是真真儿眼皮子都睁不开了,再加上这几天累得够呛,几乎沾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梦里是阴冷的湿牢,呜呜咽咽的悠曲一声声地响,从四面八方飘散过来,唐灼灼走了一间又一间的牢房,每一间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直到到了最后一间,她见到了蜷缩在角落的那个人。

她下意识里觉得背影十分熟悉,可还没等到他抬头,这梦就倏尔停止了。

唐灼灼手指微动,睁开了眼。

她揉了揉眼睛半坐起身来,见到屏风后坐着的男人端正肃穆,捧着一面折子,半晌岿然不动,她瞧着瞧着,竟有些痴了。

霍裘将折子放到案桌一角,无奈起身,小姑娘才睡醒,迷迷糊糊的眨着眼睛,见他到了跟前,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伸出两条胳膊,松松垮垮地吊在他脖颈上,小孩子一样的耍无奈,哼哼唧唧的没个正行。

“这成什么样子?嗯?”虽是这样说,声音里却分明是溺宠无奈居多,至于责备,那是一丝也没有的。

唐灼灼瘪了瘪嘴,尖细的下巴磕在他的杏黄色的四爪蟒袍上,又瞧了瞧外头的天色,对男人的口不对心见怪不怪。

“妾睡过了时辰?”

霍裘摇头,道:“孤适才派人去问过,父皇还在昏睡之中,暂时见不了人,今夜就去乾清宫守着。”

这就是说,这几日都不会有太多时间回东宫?

唐灼灼垂下眼睑,眸色清浅,现在已经八月初了,再过不到半月的功夫,一代帝王就要归于尘土,名字只会在史册里记载,成为竹简书页上一行行冰凉端正的字迹。

“殿下也要顾好自个儿的身子,前头才解了蛊,又患上了瘟疫才好没多久,再禁不住劳累了。”她极低地抱怨,沁甜的香味直钻入霍裘的鼻尖,他心头一软。

往日里那些纨绔子弟的调笑,他向来引为无稽之谈,直到今时今日,他才体会到被一个女人勾得不想踏出屋门是个什么滋味儿。

偏偏那娇气包什么也没做,只是哼哼唧唧叫他搂着说了好一会子话,他竟就有了一股子荒诞的冲动,以往的冷静自持通通土崩瓦解,在她身上溃不成军。

直到太子殿下出了宜秋宫的殿门,心思却还在殿里那个赖着不肯起床的女人上头,埋藏的欲念勾得心头微麻,狭长的宫道上太监宫女跪了一路,他突然顿了步子,皱眉吩咐:“让膳房做一份奶糕,等太子妃醒了送过去。”

小娇气包最近换了口味,独独喜欢吃奶味重一些的糕点吃食,每回起来都心心念念着这东西。

李德胜见他突然停下来,以为是什么大事,等听完了他的话,不由有些愣怔,而后飞快反应过来。

“是……是,主子爷放心,都已经备着了。”

这位的心都偏得没边儿了,钟家那位几次三番派人来请,殿下连个眼神也不给,就独独把宜秋宫的那位宠得和什么一样儿,到头来可不就是自个受罪?

怎么主子就是悟不透这个道理?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热门: 最后的守护人 宠物天王 忘尘阁3:双面俑 诡案罪1 千金散尽还复来 欲望街头 光明王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从学霸开始 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