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二更)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灼灼一笑, 面上的那条花枝就跟着开出一树的娇嫩来, 王毅嘶哑的痛呼低吼之后, 一双眼睛直直望着她,再不复以往清润有礼的模样。

从没有过这样的屈辱,被捆了这样跪在地上, 任由别人肆意嘲弄,甚至被人卸了下巴像厉鬼一样, 连咒骂都做不到。

唐灼灼琉璃色的眼瞳美得迷离, 王毅能在其中瞧到自己小小的倒影, 这是第一次,他在这个女人眼底看到自己。

唐灼灼一双玉手伸向他的面颊, 霍裘的面色一下子黑如锅底。

“唐氏!”他声音里淡淡的不悦任谁都能听出来。

唐灼灼略遗憾地低叹了一声,这男人凡在人前不悦的时候,惯是唐氏唐氏的唤,一到夜里情动时却像是变了个人般。

王毅因为她的举动而燃起点星希望, 原本只差一步,他今早就可以渡河回京,就只差那么一炷香的时间啊!

还是被玄龙卫逮住了。

他甚至都不知为何霍裘现在还是好好儿的,明明那画, 朱泸亲眼见他打开了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六殿下那里, 已经知晓了情况吗?会来救他吗?

唐灼灼淡淡地瞥过眼,端了桌上的白灰色水液就往他身上一泼, 水声哗啦,地面上也很快汇成了一条条蜿蜒的水痕。

王毅捂着脸模糊不清地惨嚎, 唐灼灼没有耐心再看他,只是抬了抬眸,对着霍裘道:“殿下,现在可以将他脸上的面皮揭下了。”

戴了人。皮面具也还是这幅不要脸的恶心模样。

霍裘起身,朝带刀的玄龙卫示意一眼,后者就走过去毫不留情揭了那一层轻薄的面皮。

露出面皮底下那惨白而毫无血色的脸。

唐灼灼这时候说不清心底是个什么滋味,原以为会恨得将他挫骨扬灰才好,可如今看他落得这般田地,她却只想交给霍裘处理了去。

他原就没资格叫自己那般费心。

手起刀落彻底了结了他性命多好?

霍裘察觉到女人的心思,将她小手上沾着的水液一一擦拭干净,头也不抬地道:“收押大牢,押回京都。”

那玄龙卫抱拳领命,像拎鸡崽一样的把他拎了出去。

从始至终,王毅就没有机会开口说一句话。

柳韩江摇着扇子微妙地笑,目光落在唐灼灼半边描了花样的脸上,心里啧啧称奇,这太子妃可真是个妙人儿。

半年前瞧着还是一副对王毅痴迷的样儿,如今就能做到熟视无睹,其中变化,就怕不是那么简单啊。

等人都出去,屋里燃起袅袅的香,唐灼灼挽了男人的小臂,刻意将那半张俏生生的脸凑到他跟前,道:“殿下今儿个可觉得好些了?”

霍裘垂眸望她,“好了不少。”

唐灼灼这才正色,小小的手指头娇娇嫩嫩的挨着他,垂眸低声问:“殿下明知道那副画有问题,为何还要打开来看?”

朱泸那人和王毅交好,又是个没脑子一根筋到底的人,送来的东西能有什么好的?

这男人心思那样敏锐,怎会看不破这么个小把戏?

霍裘皱眉,嘴唇抿得有些紧。

只因为画中的人是她,他哪里受得了旁的男人拿了她的画像日日念想?就是这么一想,心底堪堪压住的暴戾和嫉妒又开始作祟。

唐灼灼见他不说话,惦着脚往他跟前凑,一边还指着脸上的疤委委屈屈道:“太医说妾脸上要留疤的,殿下可要记着,往后要可着劲疼妾这个心尖尖儿。”

这是太子殿下第一回 听女人如此明目张胆的邀宠,这就是搁在琼元帝的后妃里都没有一个有这样胆子的。

他低头去看她,目光停在那栩栩如生的花枝上,声音哑了许多,“瞧着这疤比昨日要好了不少。”

昨日还是有些吓人的,血肉微微向外翻着,如今却隐约能瞧到结了疤,照这样下去,莫说是留疤了,只怕不到三五日就恢复如初的。

唐灼灼自然知道昨日夜里的小动作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说别的,就说昨日喂给他的那丹药,太子殿下如此人物,若不是清醒着纵她所为,哪里就能那么顺利?

“若是好不了了,殿下是不是就要去宠幸旁的美人儿了?”她捧着小脸愁眉苦脸地叹气,时不时偷瞥他一眼,“果然如他们所说,殿下只是欢喜妾这张脸的。”

霍裘险些被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气笑了,他轻轻哦了一声,带着疑问的语气,而后道:“那娇娇觉着是你性子叫孤欢喜?”

不说旁的,光是平日里的无理取闹,她就没少干过,嚣张肆意恃宠生娇更是不在话下。

唐灼灼被男人的话噎了噎,捂着左边小脸走到桌案前,细细看了那张从王毅脸上揭下来的面具,而后瞳孔一缩,道:“是真的人。皮。”

霍裘身子动也没动一下,只是漫不经心地轻嗯一声。能做得如此逼真足以以假乱真的面具,自然是从人脸上活剥下来的,他手里头也有不少,王毅能从霍启那拿到也不奇怪。

唐灼灼别过眼去不敢再看,“殿下准备怎么处置他?”

这个他,自然是指王毅了。

霍裘神色终于有了些波动,他转动了几圈手里的佛珠,道:“先押着,等回京收拾了言贵妃一派,让他们主仆相见。”

霍启这会怕是以为他躺在榻上等死了吧?从昨日晚间到今日,派来的杀手都好几波了,他这皇弟还是这样耐不住性子。

原定两日后启程回京,却因为午间传来的一则消息,一行人不得不当天晚上就收拾东西踏上了回京之路。

琼元帝大病卧床,整个太医院束手无策,如今只靠着药石吊命,帝都顿时人心惶惶,六皇子一派尤其活跃,开始大肆拉拢人心,一时之间风雨欲来。

这消息是李德胜传来的,他来的时候,唐灼灼正和叶氏磨了花汁制口脂。

经此一事,她们两人关系好了不少,说话也更加随心所欲起来,再加上本就是师承一派,可聊的东西也多些。

叶氏细细看了唐灼灼脸上的伤口,低低叹道:“师父给的丹药,果真是极好的。”

“只是可惜了。”唐灼灼随着她说道,“再没有剩下的了。”

叶氏抿了一口清茶,又捻了一些花汁捈在手背上,嫣红的颜色极鲜艳,她叹了一口气,道:“我的也用完了,统共两粒,一粒生潇潇时服下了,一粒给了寒江。”

李德胜这时候带了人过来,脸色严肃,见了她就道:“娘娘,殿下有令,今晚回京,连夜赶路,您快叫底下人收拾收拾吧。”

唐灼灼动作一顿,微微讶异,“可知道是因为何事?”

李德胜只摇头不说,带了人匆匆下去了,避她如避洪水猛兽一般。

若是京都没有发生要事,男人断然不会下令连夜赶路回京的,唐灼灼浅浅皱眉若有所思。

而直到天微微黑下来,霍裘才出现在悠曲阁里,他裹挟这一身的浓重寒气,大刀阔斧坐在太师椅上皱眉不语,身子前倾双手交叠,在灯火通明的屋里显得格格不入。

唐灼灼正在偷吃一碟子糖枣儿,她自打重生后就格外欢喜吃甜食些,吃了又闹牙疼,太子殿下没了法子下了禁令,一天只准三颗,再多却是没有了。

这一小碟还是安夏怕她伤口疼,偷偷去厨房做了拿来的。

哪知道这男人突然就冷着脸回来了。

屋子里东西少了许多,显得有些空荡,唐灼灼不动声色将几颗糖枣含到嘴里,离霍裘更远了些。

霍裘气极,揉了揉眉心,道:“再不过来以后都别想吃了。”

一击毙命,唐灼灼顿时漾开了笑,理了理裙摆上的细微褶皱,磨磨蹭蹭走到他身边,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霍裘身子一松,眉间才舒缓一些。

“东西可都收拾好了?”

唐灼灼点头,男人身上的点星龙涎香缭绕在鼻尖处,她浅浅出了一口气,问:“殿下有烦心事?”

只要不惹到她头上,她向来懒得问,特别是朝堂中的事儿,听起来就头疼得慌,那错综复杂的关系能将人头绕晕。

霍裘素来知晓她秉性,见她主动问了也没有多加隐瞒,这事原也就瞒不住,“父皇早朝时突然倒地,太医皆说时日无多,现在靠药石吊着,孤这才决定连夜回京。”

琼元帝老了,又有年轻时征战落下的老毛病,一病如山倒,竟厉害到了这般程度。

唐灼灼心里算着时间,最后默然,心底暗叹一声,这回怕真真是药石无医了。

她偏头望向身侧的男人,只能瞧到一边坚毅的侧脸和微微低垂着的清贵眼眸。

都说天家无情,可这男人面对着与至亲的别离,分明也是伤心的,只是这伤心不可对外述说,于是所有人也都以为太子爷是赶着继承皇位的吧。

唐灼灼长这般大,从来都是被别人宽慰的,面对着男人这样沉默的样儿,心里的话到了嘴边儿又默默咽了回去,最后也只是学着他往常哄自己的样儿揽了他肩膀,软言温语道:“殿下别伤心,妾陪您一块儿。”

前世这个时候,他一个人生受了这许多,登上皇位的男人生死予夺,更加的不近人情,可没人知道他一个人陷在黑暗的泥沼里,也曾苦苦挣扎无望。

她拙劣的安慰倒真慢慢抚平了他烦乱的心绪,霍裘反手握了她的小手,细细摩挲着她手背上细微的刮痕,闭了眸子轻嗯了一声。

夜黑雾浓,月光惨淡,被掩在云层里泛着幽光,不知名的鸟鸣和蛙声交织,怎么觉着都有些凄凉。

几辆马车飞驰而过,留下几团黑浓的影子。

马车里,唐灼灼与叶氏坐在一处儿,小桌子上摆着一盘残局,只是瞧着两人的样子,心思显然都不在这棋局上边。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二更)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热门: 匹夫的逆袭 时光许我已微凉 谁杀了她 重生铸梦 我是极品炉鼎 许你晴空万里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沉默的证人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