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全安的喘气声清晰可辨, 他说的每一个字唐灼灼都听得懂, 可连在一起, 她却只觉得头脑眩晕,若不是叶氏抚着,真就要一个踉跄了。

那条长长的廊子被照得灯火通明, 唐灼灼和叶氏步履匆匆,脚步声和着飞鸟的惨鸣, 更显得凄凄惨惨, 正应了此时众人的心情。

李德胜用艾叶洗过一身, 就在门口候着,也不敢再让他近霍裘的身了, 柳韩江倒是无妨,而唐灼灼和叶氏到的时候,正是他在换洗帕子。

叶氏和柳韩江相视一眼,而后都默默别开了视线, 注意力全在霍裘的身上。

霍裘面色白得不像话,就连那种病态的红润都尽数消退下去,他紧紧皱眉,身子有些发抖, 嘴角却不停地冒出血水, 甚至是浓黑的血块!

唐灼灼手有些抖,探了探他的额心, 温度滚烫。

她凝了眉心,就连叶氏也看出了什么端倪, 道:“殿下这病情恶化了许多。”

唐灼灼默不作声,搭上霍裘的手腕,片刻后才点头沉声道:“是,瘟疫本就来势汹汹,再加上殿下蛊毒才解,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

这时候,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前世霍裘身中蛊毒,后又遭遇瘟疫,但好歹那个时候他有内力可以支撑,如今内力却正是滞塞的时候,若想恢复,需得半月有余。

面对瘟疫,现在的他能依靠的只有这具身体和自身的意志。

唐灼灼心头一痛,若是他这回……熬不过去,甚至都等不到前世素芊的那吊命的药,那该怎么办?

屋子里一时之间十分安静,每个人心里都有计较,霍裘就是众人的主心骨,如今这主心骨倒了,所有的目光都停在唐灼灼身上。

希望着她能有办法。

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唐灼灼的肩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霍裘嘴边溢出的血块一点点擦净,纤细的手指有些细微的抖,微不可见。

这样的时刻,她不能表现出一丝颓然和无措。

但在场的都是什么人?叶氏就不用说了,跟在江涧西身边许久,一眼就能瞧出具体情况,柳韩江更是人精,没什么能瞒得过他的眼。

唐灼灼看着床榻上的男人,将湿透的帕子敷在他的额头上,目光渐渐柔和下来。

做了他那样久的心尖上的娇娇,得他溺宠无度,各样的小性子小脾气都被他一笑而过,她哪里就是不通人事的木头?平素嘴里表现得再没良心,心里总归也是感动的。

殿下,您且瞧着,您惯来娇纵着的娇娇,也可独当一面。

屋子里药气袅袅,她被熏得有些头晕,用手揉了揉眉心,不敢再去看他憔悴得不像话的面容。

“殿下这样子撑不住多久,等明日天一亮,本宫要带人上山采药。”唐灼灼阖了眸子道。

浔草这位药本就出自西江山林之中,与其坐等京都来人,还不若自己带着人去寻寻看。

寻到了是运气,寻不到……可能就是天意吧。

唐灼灼又想到前世的素芊,这一世,她还会带着那吊命的药准时到来吗?

未出事之前,她只要想起这人心里就不是滋味,可真瞧着霍裘躺在床榻上口吐黑血的模样,又觉得,只要她能将吊命的药带来,荣华富贵她都给。

只是断断不会叫她跟在霍裘身边一同回京了!

叶氏先是片刻诧异,与柳韩江对视一眼,皱着眉问道:“娘娘,山里危险,且咱们也没有药方,寻什么草药都是问题。”

没得白白冒这个风险。

叶氏以为唐灼灼是见到霍裘这样乱了分寸,开始病急乱投医了,只能在心底低叹一声。

唐灼灼摇了摇头,十分冷静,条理清晰娓娓道来,目光从他们两人身上滑过:“本宫已列出了药方,只是缺一味十分重要的草药,其余配药皆已准备妥了。”

从记起这事以后,她就派人将一味味的配药集齐了,到了如今,也只差浔草这一味主药了。

正因为是主药,所以不能用别的替代,只能慢慢搜寻。

听了这话,柳韩江才浅浅地松了一口气,抱拳道:“如此就拜托娘娘了,臣遣一队精兵随娘娘上山,请娘娘千万量力而为,不可勉强。”

他到底是霍裘的幕僚,最关心的莫过于霍裘的身体,如今好不容易瞧到一线希望,自然不会顾忌什么而多加阻拦。

叶氏这时候也低头挽了挽发,声音温润秀气,握了唐灼灼发白发凉的手,道:“臣妇也随着娘娘一同进山。”

说完,不待唐灼灼发话,又继续道:“师父那人娘娘也知晓,常年居于深山,久而久之臣妇也学到了许多,可帮到娘娘。”

唐灼灼目光瞥向柳韩江,后者只是皱着眉对叶氏嘱咐:“万事多加小心,保护好娘娘。”

她这才冲着叶氏点头。

因为她心里门清,叶氏对柳韩江而言,就相当于自己在霍裘心底的位置一样,若他不允,她是断断不不会带叶氏上山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后半夜,叶氏回去准备明日上山要带的东西,而唐灼灼则是坐在霍裘的床沿上,盯着直冒热气的茶水发呆。

屋里熏着的香早就压不住浓郁至极的草药味,更遑论还有一股子血液的铁锈腥味儿交杂在一起,屋子里更是显得沉闷压抑。

唐灼灼耸了耸鼻头,闻着闻着,竟也习惯了,并不觉得像刚开始那样的难以接受。

她坐久了,身子有些发麻,才动了一下,就见霍裘睁开了眸子。

浓深的剑眸里血丝渐浓,他咳了一会,接过女人递过来的茶水抿了几口,声音嘶哑发问:“怎么还守在孤这?”

唐灼灼眨了眨眼睛,如往常般勾了他露在外头的小臂,眼睛微微弯成了月牙形,娇声道:“妾在等殿下醒来啊,等着等着,殿下这不就睁开眼了吗?”

霍裘目光深邃,扯了扯嘴角,手轻轻抚上她有些发红的眼角,道:“哭什么?傻气。”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说她傻气,唐灼灼却觉得格外窝心,她嘴角一瘪,大颗大颗的金豆豆就掉在了他的掌心。

唐灼灼自觉丢人,将小脑袋埋在他的臂弯里蹭了又蹭,不安分极了。

最后她抬起一张惨白的桃花面,尖瘦的下巴搁在他剪头,揪着他的衣物恶狠狠地威胁,声音里还带着深浓的鼻音哭腔,“方才也哭了,殿下就躺在床上理也不理妾一下,妾哭得心尖尖都疼。”

霍裘心底骤然一痛,尖锐的叫他瞬间就狠狠皱了眉,看着她泛红的眼角,也知道她定是哭了许久。

唐灼灼对自己明早进山的消息闭口不提,她知晓,若是此时提了,她真会叫这男人拘了哪也去不了。

霍裘咽下了心底被人陷害而生出的暴戾,哑着声音轻哄眼前哭得委屈巴巴的娇气包,道:“娇娇这般,孤就是眼闭着也觉心疼。”

所以他断然不会出事,留她一人在这世间受尽寒凉和迫害,他就是真的闭了眼也不甘心。

这还是男人第一次说这般露骨的情话,唐灼灼抽泣的动作一顿,悄悄红了耳根子。

“殿下放心就是,有妾这么一个神医在,断然会治好殿下的病。”她明艳至极的芙蓉面上还挂着两串泪痕,此时却还是笑开了宽慰道。

霍裘没有说话,只觉她这样强颜欢笑的模样比身体上的疼痛更叫他难以忍受。

天方亮,霍裘又咳出了些血块,而后精力用尽睡了过去,唐灼灼这才轻手轻脚地起身。

外头叶氏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裳,见了唐灼灼微微地笑,道:“娘娘不必担忧,臣妇回去查了医书资料,浔草大多生长在西江山林幽密处,数量倒是不少,咱们人数众多,自然会找到的。”

唐灼灼牵强地笑,一夜里没有合过眼,显得格外疲惫。她听了叶氏的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话虽是这样说,但山里那么大,各种猛兽层出不穷,要遇见隐在山里小小的几株浔草,何其困难?

只不过是去碰个运气,心存侥幸罢了。

唐灼灼回屋里拿了早早叫人备好的驱虫药粉,将一头如瀑青丝高高扎起,在清晨的第一缕光里鲜嫩得如同初开的花骨朵一般。

李德胜哭丧着一张脸,越是见他们严阵以待心里就越紧张,特别是知晓这位主子并没有和殿下商量就私自决定了上山,心里就更是忐忑。

往日里这位主子娇娇抱怨一句疼,殿下脸都要沉个好半天,这一上山遇到个什么事,哪怕就是一道刮伤,主子爷醒了都不会饶过他们。

但如今形势摆在眼前,他有心相劝都开不了口。

“照顾好殿下,有什么事就与柳先生商议。”唐灼灼看了看日头,转身吩咐道。

见李德胜苦着脸点了点头,唐灼灼头也不回地跟在了叶氏的后头进了山。

山是连绵的群山,崎岖难行,唐灼灼和叶氏到底是身子跟不上,才走到一半脚下步子就虚了,额心上沁出细密的汗珠。

唐灼灼停下来喘了几口气,叶氏见状也停了步子,走到她身边问:“娘娘可要停下歇息会?”

唐灼灼摇头,平复了下呼吸,道:“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不可耽搁,继续走吧。”

她每耽搁一刻,霍裘就多受罪一刻,她哪里能停得下来?

叶氏见她执拗的模样,也是能够感同身受,若是染了瘟疫的是柳韩江,只怕如今的她还做不到唐灼灼这样冷静。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一条羊场的道直通山顶,潺潺的山泉水从细小缝隙处汩汩而出,湿气扑面而来,更显阴冷。

浔草多生长在山的半中腰,唐灼灼看过不少医书,大致了解了它的模样,一边走一边找,同时也叫前头的侍卫拿着图纸对比。

半山腰树木稀疏了点,往上看只觉得头顶一层浓雾蒙蔽着,各种树木草叶欣欣向荣,揉杂在一起,就成了浓深的绿色。

唐灼灼擦了头上的汗,山风吹到身上,她细细地打了个寒颤,骨子里都被吹得生冷。

先前想的简单,只有真正站在山上,看着这漫山遍野的绿色,才能体会到那种深深的颓然。

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饶是这样,唐灼灼还是压下心底的惶惶,冲着叶氏点点头,道:“师姐,咱们分开两头去找,这样也快些。”

叶氏自然是满口同意的。

这一找就是半日,唐灼灼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正准备放弃的时候,无意间一瞥就瞧到了山头上那一小丛翠绿的叶子。

叶脉上点点的水珠晶莹剔透,一小丛一小丛随风摇摆,分明就是她心心念念着要带回去的浔草了!

唐灼灼面色一喜,再不敢怠慢,小跑着就到了浔草的跟前。

“真的是……”她低声轻喃,心底的一颗大石陡然落下。

有了这些浔草,她就有十足的把握能治疗好霍裘的瘟疫。

她才想唤人,就听到一声雄浑的怒吼,唐灼灼缓缓抬眸,与一双没有情绪的兽瞳对上。

那是一头浑身棕黑的熊,四足落地吼声地动山摇,唐灼灼身子一僵,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身子轻飘飘飞上了天,胸口一阵闷痛,落地后偏头吐出了一口猩红的血。

她和那些侍卫没有离得很远,这棕熊的吼声必定会惊动他们,唐灼灼死死地阖了眸子,牙关上下细微地抖。

她从怀里掏出一包细碎的粉末,抖在了身前,那棕熊像是被什么激怒了一样,疯狂得很,见了她这样的动作更觉被挑衅,怒吼一声就冲了过来。

唐灼灼被撞得打了几个滚,期间死死地护住了头部,那畜生红了眼还要再冲过来,但因为吸了那粉末的原因,动作明显慢了几分。

正在这时,一道划破空气的利箭如流星,直直地射入了那棕熊的左眼,温热的血狂飙出来,紧接着又是两箭破空,将那棕熊的肚腹穿了两个孔。

恍惚中,唐灼灼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被碾碎了一样,眼皮子努力抬了抬,见到一脸上蒙着黑布的男人手挽着弓箭,玄色的衣袍上刻着一条龙徽。

是玄龙卫跟来了。

叶氏这时候也听了动静赶到,见到她模样吓得花容失色,小心将她拉得半坐起来,“娘娘……”

唐灼灼低低喘了几声,手指费力抬起,指着那朦胧的一片:“浔草……都带回去。”

叶氏看着她脸上蜿蜒的血液,心底狠狠一沉,太子妃那样娇嫩的脸庞,被沿路树枝刮伤,留下一个寸长的伤疤。

多半是会留下印子的。

唐灼灼只觉得全身都疼,眼前迅速暗下去,咬着牙强撑,捉了叶氏的手道:“药方在我屋里……再……再加上药桂子五两磨成末,浔草熬汁……趁热喝下,瘟疫可解。”

叶氏不知道此时心底是个什么滋味,怀里的小姑娘巴掌大的脸上全是血迹,声音极底极细,强撑着等她回答。

“我都记下了,咱们这就下山,娘娘别再说话了。”

唐灼灼轻叹一声,再也撑不住闭眼晕了过去。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四十七章
热门: 意图(官场浮世绘) 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 重生只为睡天后 与你欢喜城 纳尼亚传奇7:最后一战(双语) 无敌剑域 武当一剑 病友关系 美女公寓 铁血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