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灼灼点了点头, 前世西江混乱, 牵扯出背后一大波的世家贵族甚至皇亲国戚, 惹得病重中的琼元帝急火攻心,昏厥了过去。

而这姓穆的郡守,则是被推出来的那个可怜虫。

霍裘亲自下的命令, 所有涉案官员,不论官职, 通通收押大理寺。那段时间朝局动荡, 大津朝新旧君王更替, 人人自危,恐怕真正安心的也只有那些坚定的太子党了, 比如唐家,也比如收了霍裘警告敲打而彻底老实下来的钟家。

那块千年木芯的事没有走漏一丝风声,霍裘也是比较慎重,过了两天才将唐灼灼叫到书房里, 将一小串微微泛金黄色泽的手串套到她素白的手腕上。

手串由九颗黄豆大小的木珠组成,木中散发异香,唐灼灼讶异,抬眸望着霍裘, 问:“殿下给妾做什么?”

“那块木芯算不上多大, 只能匀出这等小珠子。”霍裘面色瞧不出变化,只是透着她的手细细看了一会。

原就是留给这男人避毒避祸的, 怎么兜兜转转还是到了自个儿手里?

她怎么也有一身医术,又是久处后宅, 冲着她来的阴谋阳谋怎么也比霍裘少些。

唐灼灼揉了揉眉心,敛了神色认真道:“殿下日夜劳累,自然比我更需要这手串。”

说罢,她把手上的那串珠子褪下,转而放在了男人的手里,“妾一身的医术,像蛊虫那些旁门左道是断断近不了妾的身,殿下就不一样儿了。”

“这木芯就由殿下管着,如此最好。”

她神情再坦荡不过,霍裘知道,她是真的想要将这珠子留给自己的。

世人争破头皮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她却再三推脱。

是真的不想要吗?定然不是的,这世上谁人不惜命?多一分保障就多一分心安,唐灼灼这样的举动让霍裘眉心有些发胀,手心里的那手串安安静静躺着,还残留着唐灼灼身上的温度。

这个小娇气包……

倒真是不枉他费了那么多心思宠着纵着。

唐灼灼哪里想了那么多?不过是为了躲懒,一则这木芯效用极多,霍裘若是日日带在身侧,前世里那突如其来的瘟疫说不得就不会发生,二则她戴着这么贵重的东西,没被认出来还好,若是被眼尖的瞧见了,又是一场麻烦事。

她这人最怕麻烦了。

还是将一切麻烦事推给未来严整恭肃的崇建帝好了。

又过了一两日,唐灼灼身子酸乏,加上天气发闷,她就更懒得出去了,每日里找叶氏品品茶聊聊天,日子也过得快活。

值得一提的是,唐灼灼对江涧西的制茶术垂涎许久,如今好容易得了机会,央着叶氏指点一二。

叶氏极为耐心,一步一步地教她,可那茶的味就是不一样,远远没有叶氏泡的那般甘冽,无奈之下作罢。

到底她性子不如叶氏那样温润,也没有那般温和耐心,难怪当初江涧西一口就打发了她。

这日夜里,月色正好,银辉洒满庭院,唧唧喳喳的鸟儿也踩在枯瘦的树枝上消停下来,而唐灼灼早早洗漱完就歇着了。

霍裘已经几日未回别院了,唐灼灼虽然有些担心瘟疫的事,但一想到那木芯在他身边,心里顿时安定不少。

西江势力盘根错节,霍裘想要追查些什么断然不容易,定然是极忙碌的。

睡到半夜被一阵冷风拍打窗户的声儿惊醒,唐灼灼平息一下呼吸,往额头上一探,满头的冷汗。

紫环在门外低着声音唤,唐灼灼摆了摆手,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事,你们都下去歇着吧。”

屋里屋外顿时一片死寂,唐灼灼动了动身子,手却不小心触到了什么微凉的东西,垂眸一看,是那串珠子。

她登时就消了所有睡意,那珠子藏在她枕头底下,刚刚她从床上坐起时不知道怎么带出来了,这才叫她看见了。

屋子里的熏香缓缓地燃,一缕缕袅袅白色烟雾带着馨甜的香让她脑子晕了片刻。

怪不得这几日她沾了床就想合眼歇息,明明也不乏累,原来是这木芯的安眠效果起了作用。

她缓缓闭眼躺在了绵软的床褥上,可才过了片刻,庭院外就现出了一行人匆匆的脚步声。

唐灼灼翻了个身,听到了李德胜和安夏压低了的声音。

“娘娘,您睡下了吗?”

李德胜的声音有些急,唐灼灼心底油然生出一股子惶惶之意,定了定神开口:“何事?”

听她醒了,李德胜终于不那么急了,理了理思绪恭声道:“娘娘可否随奴才往正院走一趟?”

“昨儿个夜里,殿下才从书房出来就发了高热,原以为太医来瞧过就会有所好转,没想到这病来如山倒,今日倒是越发严重了,这三更夜里西江也没什么好的大夫……”

他话还没说完,唐灼灼就已经懂了,一股子从心底钻出来的冷意迅速蔓延了全身,她细细地打了个寒颤,声音却格外冷静:“本宫知晓了,安夏,进来更衣。”

她面色有些发白,旁人都没多想,也都清楚事情的严重,屋里安静得能听见针尖碰地的声响。

这场瘟疫来得毫无预料又在情理之中,只是那味浔草还没有找到,她心慌得很。

在去正厅的路上,李德胜接着和她讲具体细节,“殿下迷迷糊糊中醒过一次,只说不要惊扰了娘娘,可奴才瞧着这病不大寻常,吓人得很,最后与柳先生没了办法,才来请娘娘出面。”

经过了上次的巫蛊之事,李德胜对她的医术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毕竟他亲眼所见那蛊毒的厉害与霸道,太医院束手无策的事,到了太子妃这里,半日不到的功夫就好了。

足见其医术高超。

可唐灼灼完全不敢托大,瘟疫与别的小打小闹不同,稍微一不留神就是成片的死人。

无论在谁手里,瘟疫都是最棘手的难题。

所有接触过霍裘的人,包括柳韩江,李德胜,都有大概率卧床,丧生,在短短两三日的时间里,化为一具恶臭的尸体,匆匆被大火吞噬。

想到这里,唐灼灼脚下的步子更快了几分。

才进去正厅里,就闻到一股深浓的苦药味,唐灼灼面色不改,几步走到床榻前查看男人状况。

屋里草药味更加浓郁,床头还放着一碗温热的药汁,霍裘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就是昏厥了也仍是那副清冷矜贵的模样。

男人在她跟前何时这样脆弱过?唐灼灼抓了他的手,昔日的温热悉数化为冰冷,她稍稍别过头去,待情绪平定些了才转身掀了男人的眼皮。

眼珠里一片猩红,吓人得很,额上降热的帕子敷了一块又一块,仍是反反复复的发高热。

柳韩江也在,他就站在床沿边,眉头死锁,手里也不摇他那扇子了,难得的严肃起来。

李德胜正端了床头的药准备喂霍裘吃下,被唐灼灼制止了,她望着那碗浓黑的药汁,闭了闭眼。

“拿出去倒了吧。”

瘟疫初期病情与风寒极为相似,许多大夫都分辨不清,这样的风寒药喝下去反倒是一种折腾。

柳韩江抬头望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娘娘是瞧出些什么了吗?臣瞧着这症状,倒不像是风寒了。”

只是他不是大夫,只是略略读了一些医术,心中有怀疑也只能压在肚子里。

唐灼灼面色凝重地点头,转身望了一眼床榻上俊朗依旧的男人,他常年习武身子康健,就是偶有风寒,也断然不会这么严重。

才一天就已陷入昏厥之中。

李德胜倒也不犹豫,安静地站在一边听唐灼灼说。

“柳大人,李总管,本宫也不瞒着你们。”她的目光从两人脸上滑过,吸了一口气道:“殿下染上了瘟疫。”

谁都没有注意到,床上躺着的人微微睁了眼睛,刚好将这话听到了耳里。

瘟疫两个词一出来,李德胜和柳韩江都再没有说话。他们相视片刻,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这两个字到哪里都是一片血雨腥风,没有人不怕的。

还是柳韩江见多了世面,只是微微失态,接着追问道:“娘娘可确定?”

这事非同小可,只要一人出了瘟疫,那么定然牵扯到一大片的人,他们都不能幸免。

唐灼灼最不愿见到这样的事,俏脸微寒,从床沿上站起身来。

“八九不离十了,柳大人心底也该有数才是。”

柳韩江叹了一口气,原以为只是他不切实际的猜想,没成想竟成了真。

“依我方才诊断,殿下患的瘟疫曾在别的地方发生过,且太医院也已研究出了药方。”

柳韩江和李德胜闻言,面色终于好看了一点。

“不过两地相隔太远,远水难救近火,就怕殿下撑不到京都来人。”唐灼灼理智地分析,手指甲却深深嵌入肉里。

她望向一脸凝肃的李德胜,沉吟片刻吩咐道:“派人快马加鞭回长安取药,切记,不是药方,而是药材!若是没有药材,也一定要将浔草这味药带回来!”

李德胜半刻犹豫也没有,立马吩咐人去办了。

屋里就只剩下唐灼灼和柳韩江,两人间多有沉默,最后还是唐灼灼开口:“柳先生备受殿下敬重,本宫到底女子之身,不好调兵遣将,有些事就只能拜托柳先生了。”

柳韩江微微颔首,羽扇轻摇,冲着唐灼灼抱了抱拳:“臣定全力以赴,不负殿下与娘娘嘱托。”

唐灼灼这才揉了揉泛痛的眉心,起身出门去写药方,虽然暂时寻不到浔草,但好歹能缓解下男人的痛苦。

而这时,李德胜又回了房里复命,正准备给霍裘换一块帕子敷着,就见到霍裘睁开了眼眸,那眸子里血丝交杂,森冷可怖。

他说话有些吃力,还皱着眉头,望向李德胜和柳韩江,问:“孤得的是瘟疫?”

李德胜顿时额心冒汗,还是柳韩江镇定些,“殿下无需担心,等几日后京都将药送来了,就无大碍了。”

他刻意说得轻松,霍裘怎么不知道瘟疫背后蕴含着什么?当下就咳了一阵,再抬眸时眼里的猩红色更浓了一些。

“将太子妃送回京都,即刻就走!”

他下了决心,说出来的话却叫自己心口一阵绞痛。

李德胜和柳韩江面面相觑,虽然一直知晓主子爷对太子妃的心意,却没想到居然达到了这种地步。

这样危急的时候也要顾全了太子妃?

柳韩江沉吟片刻,斟酌着劝:“殿下,李太医对瘟疫束手无策,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太子妃了,若是她此时一走,您的病情若是抑制不住可怎么是好?望殿下三思而行。”

李德胜跟着道:“殿下三思啊。”

霍裘却缓缓闭了眼,嘴唇上的皮干裂,此时裂开了几道口子,出了些血,是温热的铁锈味儿。

“孤的话没人听了吗?今夜就走,让玄龙卫一路护送。”他将话重复了一遍,嘴里都是血腥味。

霍裘深知此次是遭人算计了,震怒有余又突生心悸,他命硬得很,从小到大无数次的暗算都挨过去,也不在乎这一遭,可唐灼灼那个娇气包啊……

他放在心坎上的娇娇,若是也和他一样得了瘟疫,躺在床上遭了这罪,他光是想想那场景就无法接受。

而这两三日的功夫,足够他将一切安排妥当,虽然还不到时候,可拼尽全力,也可将六皇子一派一网打尽,,给她谋个最好的出路。

只是到底,心有不甘!

柳韩江重重叹一口气,道:“臣遵旨。”玄龙卫都用出来了,这是生怕途中遭人暗算啊。

殿下这么怕传染给太子妃,急着将她送回去,他这做臣子的不得违逆君命,可太子妃却未必不敢。

而唐灼灼不过是去写了几个方子,再回到正房时却被拦在了门外。

她颜色极盛,怒起来更是双目有神,眼里全是不容忽视的怒火,望着那一排排守在门口的侍卫,冷声问柳韩江:“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恕罪,殿下有令,让您即刻回京,臣等也是君命难违,望娘娘体谅。”

唐灼灼一愣,被霍裘气得狠了,一时之间胸膛起伏都大了些。

连夜回京?这男人倒是想的出来,那他自己呢?躺在床上等死吗?

她冷笑一声,直接无视那些挡在身前的侍卫,几步就欲闯进屋里去,被柳韩江和李德胜低着头挡住了。

“放肆!”她皱眉冷喝。

唐灼灼要进去的话,没有谁拦得住,倒不是没有人敢拦,而是用什么拦?

若是碰着了这位的身子,被里头躺着的人知晓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僵持片刻,柳韩江率先挪开了身体。

早就意料之中的事,戏做足了就好,没得耽搁了殿下的病情。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热门: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极品青云 大唐悬疑录2:璇玑图密码 真珠塔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 C位信息素 六朝纪事(大明风华原著小说) 暗黑之不朽意志 红的组曲 许你晴空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