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是怎么了?

太子妃这夜深露重的坐在外头是在等主子爷?

可不对啊……主子爷什么时候会这样对她?

李太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唐灼灼眼见这李德胜进去半晌了也没冒出个人影,心里大概就有了计较,再一见着这神色匆匆的太医,顿时有些心慌。

霍裘怎么了?

她玉手轻抬,揉了揉疲倦的眉心,而后轻声道:“安夏,本宫头晕。”

安夏一愣,旋即摸到唐灼灼冰凉的食指,才想劝她回宜秋宫去,话还没出口呢,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软软地倒下了。

“娘……娘娘?”她声音有些抖,却突然见唐灼灼不动声色地朝她眨了眨眼,瞬间身子都凉了。

娘娘这是连殿下都要骗了啊!

霍裘才闭了眼忍下又一波的剧痛,却突然听李德胜失声道:“殿下,太子妃娘娘昏过去了!”

霍裘心跳顿时漏了一拍,往外头一看,已乱成了一团,那小姑娘的衣角都瞧不见了。

等他大步冲出去的时候,唐灼灼才被放在那张躺椅上,面色白得如同一张纸,风一吹,她露在外头的洁白手腕上铃铛直响,既凄哀又幽凉。

他打横抱起椅子上缩成一团的人儿,手腕处的剧痛噬心蚀骨,他却再没有觉得一丝疼意,心口酸胀满满的都是疼惜。

她既然想瞧,叫她瞧就是了。

唐灼灼只感觉到自己进了一个宽厚坚实的胸膛,男人的身子火热,淡淡的龙涎香混合着薄荷的淡香,叫人觉得十足安心。

她轻轻颤动了几下睫毛。

有汗水滴到她白璧无瑕的手背上,她感觉像是被灼烧了一下,死死忍住没有动弹。

她知道,这汗是被疼出来的。

可今日不用这种方法,霍裘他这个人必定不会让她进这正大殿。

他行得极稳,步履带风,李太医还在后头追着连声道:“殿下不可使力,不可使力啊!”

霍裘置若罔闻,直到唐灼灼被珍而重之放在了柔软的床榻上,男人才稍离片刻,后头跟着的乌泱泱一大片人皆是屏气敛声,大气都不喘一声。

他背过身去,宫女放下层层的玄色床幔,唐灼灼眼睛有些刺痛,片刻后才轻轻抬手拭去眼角的湿濡。

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咸腥味,李太医看着霍裘的手掌,深深皱眉。

“殿下,您这蛊虫里的毒又扩散了,微臣替您瞧瞧。”

霍裘偏过身,道:“孤无事,你给太子妃瞧瞧。”

李太医手搭上帕子,沉吟片刻才收了手道:“回殿下,娘娘里子虚,前头接连两次风寒,这段时日是再也受不得半点寒了。”

他每说一句,霍裘的面色就更沉一分,直到李太医说完,他才神色莫辩地开口:“都下去吧,药好了端上来。”

于是一屋子的宫女太监鱼贯而出,只剩下一个李德胜和李太医。

李太医神色凝重,将霍裘的衣袖卷到小臂以上,大惊失色地道:“殿下,臣配给您止痛的药可吃了?”

霍裘目光凝在床榻上那层层的纱幔上,自己坐在黄梨木椅上,眼皮一掀淡漠道:“嗯,前段时间用完了,孤最近事多,忘遣人去拿了。”

这话说得,这南疆蛊虫发作起来能疼得要人命,偏偏殿下说得倒是风轻云淡的,像是全然不将这点疼不放在心上似的。

“殿下,微臣愚钝,只能帮殿下竭力抑制住却无法根除此蛊。”

李太医说得惋惜,“若是万不得已,微臣只能为殿下试那个法子了。”

外头的对话一字不漏落在唐灼灼耳里,她手指微微动了动,揪住了里侧的一角锦被。

那个法子,她自然知道。

刮骨取虫,从虎口处至上臂的位置,通通要切开来,辅以特制的药材熬成浓汁喝下去,将蛊虫避出血肉。

唐灼灼紧紧闭了眼睛,所以前世霍裘就是用的这个法子吗?

那该多疼啊?

等李太医愁眉苦脸地拎着草药箱被李德胜送走后,霍裘就掀开了床幔,对上一双乌溜溜的像是才被雨淋过的眼眸。

他默了默。

“殿下,妾头疼。”唐灼灼自知这些小把戏瞒不过他,撑着头缓缓坐起了身,强撑着对他笑了笑,目光却不受控制地落在了他掩在袖袍下的左手上。

霍裘眸色深浓,声音沙哑:“你倒是会作践自己的身子。”

他轻而又轻地拢了她额前的碎发,明明是万般缱绻的动作,说出口的话却满是冰渣:“你知晓的,孤从不喜人多管闲事。”

唐灼灼眨了眨眼。

多管闲事?多管他的事吗?

她抿着唇不说话,霍裘轻轻笑了一声,替她揉了揉额角,修长泛白的手指又从额角辗转到眉间,力道恰到好处,唐灼灼却从心底深深泛出一股寒意。

他行走地狱,手里沾惹数不尽血腥,光鲜显贵的背后不是夜夜笙歌,而是一场场的阴谋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连个喘息的机会也没有。

唐灼灼敛了面上的笑意,低垂眼睑,从绵软的床榻上站了起来。

霍裘不动声色退开几步。

她就站在跟前,娇小的身子正好够他抱个满怀,长发披在身后,她一抬手,袖口上绣着的雅致丁香栩栩如生,正衬得她眉目如雪袅袅婷婷。

霍裘心口蓦的一动,皱了皱眉。

唐灼灼小步小步凑近,走到了他的跟前,拉过他负在身后的左手,卷起了他的袖口。

却被他按住了。

唐灼灼偏头,声音娇软又带着点点执拗:“你若是再躲着,我日后都不管你了。”

没有再称他为殿下,反倒像是极为亲呢的撒娇。

霍裘剑目微微眯起,一抬眸就望进她黑白分明的瞳孔里。

她是认真的。

他身子微有一僵,旋即掀唇一笑:“你何时管过孤?”

我从前倒是一直想让你管管我,可却一直没等到过,如今这么个狼狈的样子,你倒是想管了。

唐灼灼桃花一样的眸子转了几转,而后一字一句字正腔圆,极尽嚣张地道:“现在就在管呀。”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四章 下一章:第二十六章
热门: 天行健 奇货2:绝世楼 花叶死亡之日 出闺阁记 从吞噬开始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碟形世界:魔法的颜色 逢青 凌天传说 被偏执神霸宠的日子[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