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恃宠而骄

上一章:第十四章 柳韩江 下一章:第十六章 经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之后的两日,果然都不见霍裘的影子。

倒是天越发的热了起来,碧晴的天上万里无云,那团烈日就越加的放肆,人光是在这样的天里往外头站一会,都要中了暑气。

唐灼灼整日待在宜秋宫里,碍着天气也不想走动,乐得清闲自在。

正值六月末七月初的时日,院子里的紫薇开得比往年晚些,原以为不会开了,却不想在这日袅袅地绽放出丝缕清芳。

安夏抱了一捧才摘下来的新鲜月季,细细去了枝条身上的刺才进了内殿。

唐灼灼正躺在舒适的躺椅上轻摇,纤细的身子从远处望更是小小的一团,偏偏颜色绝丽夺人眼球,身后摆着几个冰盆,凉气带着丝丝沁甜散发开来。

她见安夏抱着花进来,不由莞尔一笑,“这月季开得倒是娇嫩,才去花园里摘的吧?”

“花娇,人更娇。”

唐灼灼见安夏羞恼地跺跺脚,偏头问一直候在身后的紫环:“你瞧她还恼了,本宫说的可有道理?”

紫环是这几日才选上来的大宫女,是个心思细腻的,如今微微一抿唇,倒也跟着笑了:“娘娘都这般说了,那自然是了。”

唐灼灼微微起了身子,水色的长袖轻拂,露出小半截白藕一样的肌肤,珊瑚手腕衬着她肤色越发雪白,就连神情也更慵懒几分。

安夏将月季插入玉白的瓷瓶里,转身见到唐灼灼起了身,再瞧了眼外头的天色,不由得道:“娘娘可要传晚膳?”

唐灼灼纤细的手指抚上月季的花瓣,微凉绵软的手感让她惬意地眯了眯眼,而后点了点头。

“对了,本宫叫人送给爹爹的信,可送出去了?”

如今正是多事之时,站了队的唐府自然也不是很安稳,内有小人作祟,外有皇子虎视眈眈,一举一动都要格外小心。

她信里写的东西倒是寻常,不过是一些宫中琐事,但其中另有玄机,她想告诫爹爹和兄长的话都隐藏在里头。

只要信送出去了,他们自然会懂。

安夏表情也跟着严肃下来:“娘娘放心,叫小柜子混在出宫的水车里出去的,现在这个时辰,信应当是到了老爷手中了。”

唐灼灼这才漾出几缕笑意,窈窕的身子划出别致的曲线,掩唇打了个哈欠。

正在这时,外头穿来了熟悉的尖细声音,还带着一惯的殷勤笑意。

“太子妃娘娘,奴才奉殿下的旨意,请娘娘去正大殿用膳。”

夜幕悄然降临,唐灼灼走了一炷香的时辰才到了格外恢弘大气的正大殿。

张德胜早就在外头候着了,见到她来了,忙不迭迎上来笑道:“娘娘可来了,殿下在里头等着呢。”

唐灼灼轻轻颔首,进了书房里头。

屋里点了几盏明灯,霍裘身子修长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提笔而作,许是听着了动静,抬眸一看,见是她来了,微一沉吟就撂了笔。

“殿下金安。”

唐灼灼福了福身,一张娇俏的桃花面带了几分浅淡的笑意,“殿下自忙您的就是了。”

许是因为夜晚的缘故,霍裘的眉眼比往日柔和几分,声音更是醇厚低哑,“孤今晚没什么事,才唤你过来一同用膳。”

唐灼灼挑眉。

“分明是殿下抢了妾做点心的厨子,心里过意不去了才是真。”

霍裘玄色的广袖从未干透的字迹上方拂过,眉目深深,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过了一会才低低笑了一声。

“你倒是说什么都有理。”

他话音才落,见到离着不远的娇小人儿不甚满意地皱眉,不由得失笑,“罢了,改日孤再给你寻一个就是了。”

唐灼灼这才舒展了眉心,莹白的小手抚上茶盏的杯盖,又感受到手底下的那层濡湿,不动声色地敛了眸子里的异样。

看样子霍裘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前世里她小厨房里的那个厨子点心做得极好,但为人低调内敛,平时也不大与人说话,任谁瞧他都只觉得有些憨厚,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安插在东宫里的暗桩,背后的主子是六皇子霍启。

若不是前世他主子不惜暴露自己也要叫他在糕点里下毒,而那糕点又正好被霍裘吃了,并且因此昏了好几天,唐灼灼是怎么也记不起这么一号人的。

重生一回,她只在上回用膳时同霍裘明里暗里提过几句,第二日那厨子就被带到了正大殿没再回去。

至于这人是进了私牢还是去了乱葬岗,就不是她该关心的了。

唐灼灼惬意地眯了眯眼,轻抿了口才端上来的茶水,顿时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殿下……这茶叶为何放得这么多?”她掀开茶盏,里头嫩绿的茶叶在水中舒展身子,上下沉浮,茶香四溢。

但量确实是放多了。

霍裘掩住眼底的一缕笑意,答得一本正经:“孤处理政务通常有些晚,茶浓一些好提神。”

唐灼灼嘴里的苦味不减,捻了案桌上摆着的一块糕点送到嘴里,香甜的滋味漫开,才镇住了浓茶的余味。

“殿下处理政事虽要紧,但也不能使这么个法子啊。”

霍裘听着她娇软绵柔的抱怨,心头一颤,手指微微动了动,面上的表情却恢复到平常的严肃模样。

“恩。”

用了晚膳,唐灼灼想起后日的事,凑到霍裘身边问:“殿下,后日妾要给皇祖母的生辰礼……”

总该告诉她是什么了吧。

眼看着这日子就快到了,她若是心里没个底,闹出笑话不说,就怕引得宫里的那几位不满。

霍裘自然想到了这一层,眼皮都未抬一下,冲着张德胜摆了摆衣袖,后者就弓着身退下了。

“等会子取来你就知晓了。”

她在身边可着劲转悠,霍裘自然静不下心办事,幽深如井的目光从手中的奏疏上落到她白净无暇的脸蛋上,眼神微微一凝。

“孤听说日前你去了玉溪宫?”

唐灼灼脊背一僵,青葱般的指尖划过手心又蓦的收住,自然知道瞒不过他,干脆就大大方方承认了。

“殿下不知晓,钟良娣恃宠而骄惯了,都不把妾这个太子妃……”

霍裘伸出修长的食指止住了她下面的话,面色有些沉郁,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细细咀嚼她嘴里的那四个字,“恃宠而骄?”

唐灼灼娇嫩的手腕上套着一个水润十足的玉镯子,人美如玉,面不改色地点点头。

霍裘透着朦胧的灯火看她,觉着好气又好笑。

明明知道瞒不过自己还要强行先告一状,除了这么个没脸没皮的小家伙,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了。

他的气势太过压人,唐灼灼心里也有些发虚,躲闪着不太敢对上那双凛冽的寒眸。

“恃宠而骄,她哪来的宠?”

霍裘伸出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饶有兴味地问。

唐灼灼感觉到他稍缓和的语气,眨了眨眼,“自然是殿下给的宠。”

不然还能是什么?

虽然她知晓霍裘对自己的情意,但他对钟玉溪一直都是不错的,前世她去了冷宫,后宫里就是钟玉溪一枝独秀,圣宠不衰。

就是在东宫里,她也是良娣中最体面的一个。

霍裘对钟玉溪……自然算是宠的。

霍裘听着她丝毫不带犹疑的回答,深深皱了眉,周身的寒气一时之间极为深浓。

唐灼灼有些紧张,片刻后垂下头嗫嚅着道:“殿下就当没听过吧。”

霍裘蓦的站起身来,眸子里像是被打翻了的砚池,翻涌着黑色莫名的情绪。

“娇娇,孤的宠从来都只给了一个人。”

钟玉溪算个什么?他连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自从动了男女心思以来满心满眼的都是她唐灼灼。

别的女人拿什么来恃宠生娇?

他的语气危险又缱绻,高大的身躯逼到了跟前,唐灼灼不由自主退后一步,眼神左右躲闪,周身都被男子清冽的气息包围。

受不住霍裘太过火热的目光,唐灼灼面上通红,轻咬下唇,就连出口的那声殿下都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倒像是一种别样的轻哼撒娇。

霍裘眸色顿时更显幽深,女子身上微弱的甜香沁出,娇娇小小的一团又羞又急,他突然扯出一抹极浅笑意。

现在倒是知道怕了?

正在这时,张德胜捧了东西笑着走进来。

唐灼灼面上跟火烧一样,飞快地离了霍裘的身边,端起那杯有些凉了的茶水抿了抿,压下心底的那股燥热。

霍裘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这个不识时务的蠢奴才!

张德胜面上的笑一点点僵住,最后终于垮了脸。

完了,恐怕这下主子爷杀了他祭天的心都有了!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柳韩江 下一章:第十六章 经文
热门: 七宗罪11:消尸世界 我不可怜[快穿] 小叔叔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兵王归来 天生反骨[快穿] 完美大明星 赫尔克里·波洛的丰功伟绩 市长大人 H庄园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