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柳韩江

上一章:第十三章 寿辰 下一章:第十五章 恃宠而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玉溪宫离宜秋宫有一些距离,唐灼灼换了一身衣裳,手里轻轻摇着一把芙蓉色的团扇,加上天早太阳不大,倒也没觉得有多热。

倒是一边苦着脸跟在后头的张德胜,脸上的汗擦了一层又一层,面色苦不堪言。

就应该叫底下那帮小兔崽子来送的,这下可好,东西是送到了,人也回不去了。

虽说这钟良娣现在不受宠,那也是摆在明面上的主子,保不准日后是个什么形势。就是再不济,主子爷登位后,凭着钟家的家世,一个妃位是跑不掉的,可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虽是这样想着,但张德胜到底还是不敢说什么,一路踮着脚跟在唐灼灼的后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自幼跟在主子爷身旁,自然极会揣摩霍裘的心思,这太子爷分明是把太子妃放在心尖上了,他只要看清时势就好。

迫不得已的时候,必得得罪那么一个。

唐灼灼哪里不晓得他心里的花花肠子?这就是个人精。

但好在这人精格外的懂事。

拐了个弯,他们一行人就到了玉溪宫的殿门前,外头还是守着两名宫女,见了她忙不迭跪在地上行礼。

唐灼灼用手里的扇子微微遮在头顶,自顾自与身旁的安夏说笑一声:“今儿个真是奇了,本宫进去不用通传给钟良娣?”

那两名宫女身子微微地抖,好在唐灼灼细望她们一眼就带着人往内殿去了。

钟玉溪被禁了足,前些日子还气得直咬牙,又想起兄长身上出的一堆破事,又哭又急,加上天又热,免不了就上了火,嘴里长了几颗水泡火烧火燎的疼。

一疼就安分了不少,天天在殿里坐着绣些帕子衣裳。

唐灼灼进去的时候,正瞧到她手里头拿着一件月白的衣裳,手下的动作不停,走近了才瞧出来那是一件男子的寝衣。

至于是给谁的,大家皆是心知肚明。

她的侧脸纯净温和,瞧不出一丝烟火气,唐灼灼站在离她十几步的距离,眼神有些恍惚,终于在她身上瞧到了前世圣宠不衰的钟妃的影子。

不争不抢,不食人间烟火,人前永远是一副冰清玉洁的清冷模样,比这时动不动就跪地为兄求情的钟良娣手段高了太多。

许是听着了脚步声,钟玉溪朝唐灼灼这边一望,面上稍有吃惊,又很快淡了下去,将手里的寝衣轻轻放下,福身朝唐灼灼行了一礼:“妾请太子妃娘娘安。”

唐灼灼轻轻颔首,目光扫过那件做工精细的衣裳,声音明明是轻快含笑的,却偏偏谁都能听出一股嘲弄的味来。

“钟良娣好雅致,这是在给殿下缝制寝衣?”

钟玉溪抿唇压下眼底的阴霾,温顺地答:“妾不懂事触怒了殿下,心中惶恐,只想着做些什么叫殿下消火才好。”

唐灼灼笑了一声,也不坐下,就站着拨弄着自己手上的护甲,良久才开口:“本宫前段时间病得不合时宜,倒是打搅了殿下和良娣的独处时间。”

钟玉溪紧了紧手中的帕子,面上却是诚惶诚恐:“娘娘恕罪,妾哪里敢这样想?这些时日妾在殿里禁足,除了殿下没人进得来,自然也探望不了娘娘,还望娘娘原谅妾身。”

她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却又隐隐带刺。

禁足是霍裘下的命令,即使她是太子妃,也没有这个权利不禀太子就进她的宫里。

唐灼灼闻言低低笑了一声,纤细的手指抚上那件泛着银光的寝衣,檀口微张:“良娣费心了。”

“今日本宫听殿下提起钟家公子将远赴边疆的事,便向殿下请了个恩准,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钟玉溪闭了闭眼眸,再看看默默缩在一边的李德胜,自然知道唐灼灼是经过了霍裘的应允才来见她的。

心里再气还是要陪着笑:“是妾的兄长不争气,叫殿下为难还劳娘娘费心。”

手底的料子柔软,针脚细密,唐灼灼眯了眯好看的杏眸,走到她跟前。

“先前殿下与本宫说起,你为兄长抱不平认为他被人陷害才出了这档子糟心的事。”

“本宫后来想想觉着是这么个理,又念着良娣那日跪在本宫殿里说的那些话,心有所感,想起了家中的兄长。”

钟玉溪顿时一愣,不知道她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再说……殿下,他竟同唐灼灼这样说她的吗?

唐灼灼瞧到她的神色,满意地抿了抿唇道:“所以本宫今日才来告诉你这么个好消息,殿下决定叫钟家公子留守京都,虽一时之间没了职,但好在能与相爱之人在一处。”

“良娣心中应当宽慰许多。”

说到这里,唐灼灼的眉往上一挑,语气轻盈,任谁都能察觉出她此刻的心情。

钟宇是个憨厚的,霍裘原打算将王毅和他贬到边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正值多事之时,又有皇太后生辰要操办,正缺可明面上走动的武将。

多一人总比少一人好。

做决定的是霍裘,想来当这个好人刺激钟玉溪的是唐灼灼。

不是央着她去求情想拉她下水?她这个一向形式跋扈不讨人喜欢的太子妃怎样也要如了她这朵解语花的愿才好啊。

果不其然,钟玉溪原还勉强带笑的面色彻底变得苍白下来,她只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无力到了极点。

“娘娘是说……妾的兄长被革了职?”

钟玉溪这句话问得无比艰难,唐灼灼却是抿唇一笑,生生刺痛了她的眼。

“虽是被革职了,但未必没有复职的机会,良娣好好儿和殿下说些好话,枕边风比什么都管用。”

她最后一句话压得极低,脸上的笑却是如外头太阳般明艳,钟玉溪这时候才蓦的反应过来。

她就是来看笑话的!

这个认知让她心头滴血,又疼又怒。

还枕边风,殿下……他连她身子都没近过,哪里有枕边风可以吹?

唐灼灼眼见着目的达到,也不想多留,黛色的眉挑得高高的,带着一惯的盛气凌人,“殿下与本宫说良娣身边的人倒是一个个听话得很,将这玉溪宫守得苍蝇都飞不进一个,只是别坏了体统才好。”

就是寻常权贵人家,哪家的妾身边伺候的丫鬟敢将当家主母的人拦在外头?

更别说是在这等级森严的皇家,甭管进来之前是什么身份,哪怕是良娣,那也只是一个妾,妾就该守规矩。

钟玉溪心思玲珑一点就通,可正因为这样,她才更觉得如鲠在喉。

殿下这是在说她用人不善坏了规矩吗?

难怪……禁足的命令下得那般决然。

唐灼灼深深望了她一眼,才要踱步出殿门,又瞥到了那件泛着光亮的寝衣,眸色一暗:“至于钟良娣这寝衣,还是莫送给殿下了。”

这话一出,不止安夏一愣,就是向来老奸巨猾的张德胜也哑然。

这好歹是钟良娣给殿下的一片心意,谁也不好在这上头说些什么,偏偏这位是个口直心快的。

钟玉溪才抬了眸子,就听唐灼灼话中带刺道:“同样的几件寝衣现在还在本宫殿里挂着呢,殿下碰也不碰,本宫原还纳闷呢,今日才知竟是良娣绣的。”

这话如同一根根细针,扎得钟玉溪五脏六腑血肉模糊,她咬碎了一口银牙,才忍住没有当众与唐灼灼呛声。

理智尚在,张德胜还杵在一旁瞧着,若她这时候顶撞了唐灼灼,那所有的罪可全是她的了。

唐灼灼她不过仗着太子妃的身份得意一时罢了,殿下在她这样的人身边受了冷脸,还会一直宠着不成?

饶是如此,在唐灼灼经过她身旁的时候,仍有一小句话稳稳钻入她的耳里。

“娘娘可真忘得了王毅不成?”

唐灼灼瞳孔一缩,旋即眼里布满厌恶的神色,可落在钟玉溪眼里,却让她隐隐生了丝许快感。

忘不了,唐灼灼忘不了王毅,这就是她所能依仗的最大优势!

而这事,自然也被李德胜远方一字不漏地转告给了霍裘听。

男人大刀阔斧坐在沉香木椅上,眼睑微垂,剑眉深蹙,举手投足间全是深浓的威压,周身沉浸在墨色的黑暗里。

“她这样说?”霍裘几乎能想象出那个娇气包不肯吃亏的小模样,不自觉微微扯动了嘴角,深邃的眼里涌出笑意。

张德胜见状,笑着乐呵:“娘娘还说叫钟良娣别给您送寝衣了,说您一次也没穿过呢。”

霍裘沉沉地笑,胸膛低低起伏摩挲着手上硕大的玉扳指,“倒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

她能在他身边纵着脾气肆意地闹,半分不顾忌其他,已经是他所能想到最好的事了。

“哈哈哈,太子妃这个性子,殿下不是早知晓了吗?”

温润的男子声音从书架后的暗道里传出来,而后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霍裘的眼里。

霍裘从椅子里起身,面上挂着一缕罕见的笑,就连声音也和煦几分:“韩江,孤才算到你是时候该回来了。”

“江北的事才办妥,怕殿下这边出差错,便急赶着来了。”

来人被微弱的烛光一照,露出半边颇具韵味的脸。

赫然便是柳韩江。

推荐热门小说帝台娇,本站提供帝台娇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帝台娇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寿辰 下一章:第十五章 恃宠而骄
热门: 车站 血手印案件 草根石布衣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英雄所求(《术士的指环》第一部) 血与火的赞歌 替嫁太子妃 华娱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英雄联盟之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