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宋雨晴

上一章:第十五章 城门的骗子 下一章:第十七章 虎口夺食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城主府颁发任务的方法极为简单,就是在墙上挂了一些木牌,以颜色区分任务的难度。

白色木牌代表最简单的一级任务,黄色的则是二级,绿色的为三级,蓝色的则是比较稀少的四级任务,红色的则是最高级别的五级任务。

接取任务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需要将血色令牌与之对接,注入信息,便能够接取任务。但是,一旦接了任务,便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否则的话,便会被大幅度扣除积分,积分不足则会被赶出守护之地,严重的则会直接被斩杀。

灵路的锻炼,不但是锤炼意志和肉身,还要让这些天赋过人的少年拥有良好的心性和知道规矩的重要性。一名天赋过人,却无法掌控的少年,根本不是五大学院需要的人选。

牧尘抬眼望去,墙壁上几乎空空荡荡,只剩下一些白色的一级任务还没有被人接取,除此之外,就剩下四级的蓝色任务和一枚血红色木牌的五级任务。

曾奇上前随意地翻看了一下一级任务,果然是极为简单,就是猎杀一些诸如山岳熊之类的灵兽。对于普通少年来说,山岳熊这种级别的存在,的确是非常难以对付。不过在这群灵体已经达到二级的家伙眼中,山岳熊和最孱弱的灵兽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杀起来稍微费一点工夫罢了。

不过,一级任务就是斩杀山岳熊,夺取它的精魄,那么二级任务显然是要猎杀一定数量的三级灵兽,甚至是猎杀一头四级灵兽。

要知道,以牧尘他们的修为,面对四级灵兽时也几乎不可能战胜,这种任务基本不可能完成。

但是,这面墙上代表二级任务的黄色木牌和代表三级任务的绿色木牌,居然一个都没有留下,只剩下四级和五级任务没人能够接取。

牧尘等人面面相觑,如果这些任务都被那个名叫方钟的家伙给接了,那么他的实力到底会有多么强大?

“不可能吧。”展雄挠挠头,完全不敢相信。

“三级任务我们还没有看到,说不定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变态。”牧尘沉吟半晌,缓缓说道。

“妈的,这方钟要是真的这么变态,那我也认了。”展雄恶狠狠地吼道。

牧尘将目光停在四级任务上,蓝色的木牌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牧尘取下一枚,定睛看去。

四级任务:斩杀一头六级灵兽,夺取精魄,奖励一千积分。

六级灵兽!

牧尘差点将这蓝色的木牌扔到地上,这简直是开玩笑。狮身蛇舞兽只是四级灵兽,而且还没有发挥出完全的力量来,才被牧尘和展雄联手斩杀。要是让它百分百地发挥出实力,牧尘只有逃的份,根本不是对手。

那么高出两级的六级灵兽,将会是多么的强大?

牧尘就是用膝盖去想也知道,现在的他面对六级灵兽,只怕瞬间就会被碾杀,没有任何的胜算。

“怪不得那个家伙说任务都被接光了,果然剩下的都不是现在能够完成的。”牧尘摇摇头,没想到这些任务居然会如此的变态。

“算了,我们先找地方好好巩固一下灵体,我不相信那方钟会一直待在守护之地内,他也只有三天时间,说不定已经过了两天,明天所有任务就要交付呢。”展雄同样叹了口气,如果方钟真的把所有三级任务都接了,这家伙可真是变态到了极点。

四人从城主府出来,偌大的守护之地居然看不到几个人,真不知道五大院弄这么大的守护之地到底为了什么。

街边的房屋大约有数百间,空空荡荡,几乎没人居住。

每一户无人居住的房屋,只要凭借血色令牌就能够开启,然后便会有禁制自动触发,将这间屋子护住,不让别人进来。

牧尘选择了比较不靠街道的一间,和展雄打了个招呼后便一头钻进去了。

房间内同样空空荡荡,没有桌椅床铺,只有一个蒲团放在中央,看起来便是给进入的少年修炼所用。

牧尘盘膝而坐,细细地感悟肉身的变化。二级灵体得到红云赤练果的锤炼后,越发强韧,但是匆忙炼化后还有许多药力散在经脉四肢当中,没有完全吸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红云赤练果毕竟是能够让四级灵兽一举冲击五级的异果,其中蕴涵的药力根本不是一般的二级灵体能够承受的,牧尘能够将大部分药力都炼化,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只怕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

心念一转,牧尘顿时感受到体内四肢中涌起一股火热,然后很快地汇聚到一起,形成一股火焰洪流,开始在体内肆虐。

不过,这次的药力已经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对牧尘根本起不到太多伤害。

牧尘任凭红云赤练果药力的冲洗,每一次洗练都能够让肉身强上一分。皮肤更加坚韧,皮下筋膜也越发强韧,骨骼变得坚硬无比,每一滴血液仿佛都得到了无数次的清洗,将杂质排出体外。

虽然灵力无法运转,不过牧尘能够感受到经脉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宽,这对于日后灵力灌顶有着极大的好处。因为经脉越是宽厚,能够承受的灵力就越多,或许当最后那一刻到来,接受灵力灌顶之后,会一举成为灵轮镜的高手呢。

牧尘就这样静静地温养、巩固着肉身,二级灵体已经到了无法提升的地步,只需要一个契机,或许就能够再上层楼,成为三级灵体。

一级灵体到二级灵体,实力得到的增强几乎是十倍之多,如果二级灵体到三级灵体也有十倍提升的话,牧尘相信,要是再对上狮身蛇舞兽,哪怕它全身毫无破绽,也能够用力量将它打得筋骨断裂,强行夺取精魄。

狮身蛇舞兽的精魄被血色令牌吞噬后,那一道能够增强肉身的力量还被储存在令牌当中。牧尘并没有信心只是吸收这一道力量便能够一举成就三级灵体,他想要等到合适的机会,一举突破。

花了两天的工夫,牧尘终于将红云赤练果的药力尽数炼化,肉身得到进一步增强,二级灵体已经不可能再提升分毫,必须要寻找更多的灵兽精魄来吸收炼化,争取早日达到三级。

“牧尘,你可终于出来了!”

牧尘刚刚踏出门口,犹如大熊一般粗壮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怎么了,大个子?”牧尘好奇地问道。

“那个把四级以下大部分任务都接走的方钟回来了,这家伙肯定已经突破到三级灵体,给我的感觉实是在太强大了。”展雄挠着头,面上有一丝感慨。

“三级灵体吗?如果三级灵体就能够接四级以下的任务,那么我就能够理解了。”牧尘哦了一声,脸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惊讶和期待。

展雄盯着他看了半晌,笑嘻嘻地问道:“你有把握突破到三级灵体了?”

牧尘抬起头来,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精芒,然后笑了笑:“走,我们去看看那个方钟,到底有多变态。”

如果方钟能够接下如此多的任务,只是因为肉身修炼到了三级灵体,那么牧尘心中同样充满了自信。三级灵体,他也很快就能够冲击成功。

城主府,数十名少年将任务殿围得水泄不通,但是他们没有一人敢进入任务殿,只敢在外面观望。

殿内,一名少年身穿蓝色衣衫,面容冷峻、高傲,有一种众人莫近的感觉。

只见他手中握着数十面木牌,然后一个个地挂上去,每挂上去一个,便会有一道红光从木牌中射出,射入血色令牌。

大约半炷香后,少年将木牌尽数挂在墙上,然后抬手一招,血色令牌顿时握在掌中,朝着门外走来。

原本将大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的少年们顿时纷纷后退,让出一条道来,他们的脸上满是敬畏,生怕一个不小心冒犯了这个少年。

“方钟学长,你能不能给我们留一些任务啊?”人群中,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是啊是啊,那些低级任务学长你没必要接,让给我们吧。”

“对,听说方钟学长为人大方,乐意助人,想必不会拒绝我们的请求。”

“没错,这些积分对于方钟学长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还是分给我们一些吧。”

顷刻间,门口的少年们七嘴八舌地叫喊起来,他们原本都是心高气傲的青年才俊,但是进入灵路之后才发现自己和真正的妖孽有着多么大的差距。

方钟根本没有理会,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奉承而稍作停留,他连看都没有看众人一眼,直接穿越人群,朝着城门口的方向快步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这些任务要明天才会刷新,到时候他就又会出现,已经半个月了,这样下去,除了他谁也接不到像样的任务。”一名少年低声抱怨。

“这有什么办法?谁让他的实力比我们强出一大截。”

“不是说守护之地只能够停留三日吗?为什么他可以在城内停留半个月呢?”

“对于我们来说,是只能够停留三日,然后必须离开三日之后再进来。但是对方钟来讲,只要有足够的积分,便能够换取停留的时间。这个变态几乎把所有任务都接了,每次都能够完成,不知道他有多少积分呢。”

“唉,大家都是各个大陆的天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不过,他越是这样出风头,就越引人关注,说不定到时候会冒出一个比他强的家伙,将他斩杀!”

“但愿吧!”

一群少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对于方钟的行为,他们敢怒不敢言,没有任何办法。

牧尘静静地看着方钟离去的背影,从方钟的身上他能够感受到一丝强者的气息。拥有强者气息的少年,的确是不屑于和这帮家伙说话。

“这墙上的任务明天什么时候会刷新?”牧尘转头问道。

曾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接过话就说:“牧哥,每日凌晨便会刷新,不过方钟已经放话,日出之前谁也不许接任务,要接任务得等到日出之后,他挑选完毕。”

“真是霸道呢。”牧尘眼睛微眯,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牧尘,不如明天凌晨我们两个来把里面的任务都接了吧。”展雄似乎看透牧尘心中的想法,低声说道。

牧尘转头看着他,笑着说:“大个子,你不怕方钟的报复?”

“我有什么好怕?守护之地内是不准私下动手,我就不信他敢出手伤我。”展雄扛着狼牙棒,大剌剌地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和他玩一玩,没道理所有的积分都要归他一人。”牧尘看着方钟消失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之意。

曾奇听得额头上汗都冒了出来,这两个家伙真是胆大包天,虽然知道两人身上有一种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傲意,但是他们和方钟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这样就想从方钟口中夺食,是不是有些不明智?

牧尘和展雄根本不就不管他,反而静下心来四处转悠。

“咦,你看那人的背影是不是有些眼熟?”展雄忽然指着前面一名少年,低声说道。

牧尘放眼望去,眉宇间闪过一丝犹豫,随即豁然开朗:“好像是秦宇松?”

“牧尘你是不是眼花了,前面的那个家伙明显是个女孩,怎么可能是秦宇松?”展雄摇头,盯着看了半晌。

牧尘耸了耸肩:“如果你觉得不是,上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展雄迟疑了一下,直直地冲了过去,大手朝着女孩的肩头拍了下去。

忽然间,只看到那女孩娇躯一扭,素手中出现一道细小的黑芒,朝着他的掌心刺过来。

展雄大惊,猛地收手,将狼牙棒横在胸前。

“傻大个,怕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守护之地中是不能够私下争斗的吗?”犹如银铃的声音响起。

女孩转过身来,面容清秀,双眸犹如点漆,清澈透亮。

“秦宇松?”展雄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问道。

女孩一笑,双眼弯成月牙:“你认错人了呢,我叫宋雨晴。”

展雄挠挠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牧尘缓缓地走过来,看着女孩,微笑道:“今天没有去城门口冒充兵卫吗?”

宋雨晴眨着眼睛:“你猜呢。”

“我没什么兴趣猜,你自己慢慢玩吧,再见了。”牧尘拍一下展雄,然后从宋雨晴的身旁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我有关于方钟的情报哦,你想不想知道?”宋雨晴仿佛预料到牧尘的反应,脆声说道。

牧尘的脚步果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过身来:“你知道些什么?”

“方钟的实力,他常去的地方,拥有的拳法和武器。哦,免费送你一条,他在守护之地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宋雨晴眯着眼,笑眯眯地说道。

“哦,谢谢,再见!”牧尘哦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好像对方钟的这些资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

宋雨晴一愣,她真的没想到牧尘会有这样的反应,这完全不应该啊!这个家伙不是刚才还说,凌晨要去抢方钟的任务吗?那他为什么会对方钟的实力这些资料完全没兴趣?

“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聊得好好的,说走就走,太没有礼貌了!”宋雨晴身形一闪,拦住牧尘的去路。

牧尘好奇地看着她:“我不是说过‘谢谢’,也和你再见过了,这叫没礼貌吗?”

“我知道你们凌晨要去抢方钟的任务,难道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可以打得过那个变态?”宋雨晴拦住路,好奇地问道。

“我说过要和他打了吗?”牧尘耸了耸肩,摊手说道。

“你不是要抢他的任务吗?你可知道以前也有人抢他的任务,然后第二天就在野外被击杀,抛尸荒野哦,怕不怕?”宋雨晴眨着眼睛说道。

“怕!不过还是要抢。”牧尘一本正经地回答。

“那只要你从我这里买了关于方钟的资料,你便知道他的实力、经常出现的地点,就不用怕了。”宋雨晴笑眯眯地说。

“好像很有道理呢。”牧尘摸了摸鼻子,“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宋雨晴一愣,是啊,牧尘为什么要相信她呢?

“你之前在城门口冒充兵卫,跟我们收取灵兽精魄,现在又说知道方钟的实力和出入的地点,你明明是一个骗子,我又为什么要相信你?”牧尘脸上的笑意越发得浓烈。

“谁说我是骗子,你才是骗子,你全家都是骗子!”宋雨晴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猛地跳了起来。

“那你就证明你不是骗子,然后再来找我吧,再见。”牧尘转身就走,伸手对着宋雨晴挥舞了两下。

“好,凌晨我和你一起去抢方钟的任务木牌,然后就告诉你他的实力和出入的地方,看看准不准。我要不是骗子,你要向我道歉!”宋雨晴的声音在牧尘后面响起,动听的银铃中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愠怒。

“到时候再说吧!”牧尘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转角,离开了宋雨晴的视线。

“秦宇松,宋雨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好像很在意牧尘的看法哦。”大个子展雄也回过神来,看着宋雨晴嘿嘿地笑了两声,追着牧尘而去。

是啊,我为什么要在意他的看法?

宋雨晴一怔,只感到一股莫名其妙,她和牧尘只是见过两次,为什么当他说自己是骗子的时候,会这么激动?

“哼,我不管!居然敢叫我骗子,凌晨我就让你知道厉害!”宋雨晴一跺脚,转身离去。

推荐热门小说大主宰之灵路,本站提供大主宰之灵路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主宰之灵路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城门的骗子 下一章:第十七章 虎口夺食
热门: 我等你,很久了 重生之2006 时光教会我爱你 医武高手 明星爸爸宝贝妞 暗恋 魔尊为何如此妖艳 朕在豪门当少爷 豪门抱错千金重生后 下堂锦鲤妻[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