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澡自然洗了很长时间, 洗到最后方茴才有了这样的认知——不要跟郁总讲道理, 否则你会被做的很惨。

这一天够折腾的, 方茴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自然不知道她睡着后郁文骞从床上爬了起来。

昏暗的书房内,郁文骞翻着资料, 眉头紧蹙。

“方建成那边你得盯着,我不想看到他出现在方茴的面前。”

电话那头的人答应着什么, 郁文骞又冷着脸道:“等他进了监狱, 找几个人再塞点其他罪名给他, 让他在监狱待一辈子。”

想来想去,监狱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有人看管,很难出来,即便出来,他这边也会提前收到消息, 而他郁文骞自然不可能把一个黑心的人放到他妻儿面前,当初是他设局诱的方建成来绑架,可方建成若是没有这样的心思,又怎么可能真动了这念头, 说到底方建成依旧认为, 方茴应该替他付了这笔欠款,这点钱对于郁文骞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可他不可能给方建成一分钱,按照他收到的资料来看, 方建成以前对方茴很不好,每每想到方建成从前的所作所为,他便恨不得把这人千刀万剐,他老婆是他放在手心里都疼不过来的,方建成竟然敢那样轻待。

忍无可忍。

“其他人继续下套,提前出手,只要有一点端倪,就及时处理掉。”

也是奇葩,次日,郁文骞又收到了关于方建成的消息,他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告诉了方茴。

方茴正在给孩子喂奶,孩子最近总是流口水,经常要吃磨牙饼干磨牙齿,她漫不经心地问:“你是说他叫我把这些年来的欠款都还给他?”

郁文骞沉声应着。

“所以,是什么欠款?”方茴想来想去,她都不欠方建成的钱,所以,到底从哪冒出了欠款?

郁文骞给她两张A4纸,方茴疑惑着接过,却见A4纸上整齐地列着一项项开支,从方茴一出生开始,方建成便详细地把花费列出来了,奶粉、尿布、衣服、学费……从小到大,每一项开支都列在了纸上,十分详细,以至于方茴都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花了这么多钱,毕竟当年她穿的很多衣服都是方月心穿旧的,方建成真的没有管过她,她的学校也很普通,跟方月心的学校没法比,方月心学艺术一路考入电影学院,而她呢,一直靠的是文化分数升学,大学后她的生活费一直不多,一个月只有几百块,她嫁入郁家后,方建成就没给过她一分钱,现在倒好,竟然跟她算起养育费来了,也是奇葩。

方茴倒是没多大反应,虽然方建成又一次刷新了她的三观,可她现在有钱,倒不介意把这笔账给算清,反正她跟那个男人也是一点感情也没有,谈别的伤钱,还不如谈钱实在,只要是钱能买下来的东西都不贵,否则她要赚钱干什么?

想到这,方茴眯着眼笑了:“有生之年只要活得够长久,真是什么都能看到。”

郁文骞觑了她片刻,似乎是怕她难受,见她情绪还算平缓,便把她拉到怀里来,亲了亲她的头顶。

“你怎么想?”

“给呗,不就是170万吗?算起来也不多,这钱给了我跟他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郁文骞没她那么乐观,这钱就是给了,以方建成的为人,想让她不好过还是有很多手段,比如去媒体前闹,比如抹黑方茴的名声,比如说再找别的理由来闹腾,郁文骞阖了眼,心思变幻,等再睁开时眼里已经透着狠意。

看来他的惩罚手段还是轻了点。

“建议你打电话跟岳母商量一下。”郁文骞声音清冽。

“我妈?我不想她生气。”

“岳母经历过大风大浪,虽然会生气,可她考虑问题比你周全,再说方建成说要多少钱你就给多少钱,只怕他会觉得你怕他。”

方茴想了想,给温玉君打了电话,她把图片发到温玉君的微信上,那边温玉君气了很久才道:“他到底要不要脸?替别人养了这么多年孩子,不找别人要钱,倒是算计到自己儿女身上,我看了一下,他根本没有为你花这么多钱,你小时候的奶粉都是我从娘家拿钱买的,他那时候一分钱都不给我,你的衣服很多都是别人穿旧的,玩具他可没买过一样,我把这些不实消费都花掉,你再看看……”

方茴笑起来,很快温玉君给她一个单子,上面把多余的钱都花钱,加加减减,最后还剩一百万左右,这一百万还包括当初出嫁时的嫁妆。其实也没有多少,不过是一百万而已,一百万就能买一个父亲,就能让他再也别来打扰,方茴觉得挺值得的。

到了这会,方茴开始反思他们的父女关系,她说不清这些事是对是错,但她看着泡泡和格格的笑脸时,就一直在想,她一定要和孩子们处好关系,孩子流着自己的血,如果活到最后连母子关系都变得疏淡,那来这世界走一遭,真的没什么意思。

听说方建成看到温玉君改的单据后,眼神瑟缩闪躲,很久没说话,最后也认了这笔钱,方茴特地去看了方建成,方建成隔着玻璃说:“你也别怪爸,爸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还不知道我这牢要坐到什么时候,方茴,我可是你爸啊,你让郁文骞找人弄我出去行不?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问你要钱,爸只是想告诉你,在你成长过程中,爸爸花费了多少心力,你别总抱怨爸对你不好,如果真的不好你又怎么可能长大成人?我或许不是个尽责的父亲,但我可以努力对你好,绑架的事,爸中了郁文骞的道,我真的不想绑架你和孩子的,怎么样,你不要起诉,找人放我出去行吗?”

“我要是说不呢?”方茴挑眉,声音也冷冷淡淡的,就好似她面前坐着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一个毫无关心的陌生人。

方建成见她油盐不进,眼里闪过一丝狠意,“不?那就别怪爸不客气了,听说你们有钱人都要脸面,那我就去找媒体说你不赡养我,说你把自己的父亲送进监狱,说你狼子野心,说你……”

方茴掏了掏耳朵,懒得再跟他说一句话,看来来看他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方建成见她不听,急了,“你不怕吗?我要是跟媒体这么说,那些豪门阔太都会嘲笑你,那些粉丝都会看你笑话,别人会怎么想你?你难道不怕?”

方茴嘴角噙着讥诮,十分好笑地弹了弹手指,语气是一贯的冷淡:“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

方建成一滞,方茴今天穿了件月白色的连衣裙,外面罩着一件浅色的针织外套,虽然款式都很简单,可穿到身上却能明显看出设计感来,她脸上表情淡淡的,自始至终都没有太大的起伏,就好像任何困难都难不倒她一样,可她大学还没毕业,这样的气势生生把他这个当爸爸的压了下去,方建成心里不是滋味,既自豪又有种酸楚。他又想到了另一个女儿,杜美霞和方月心至今没来看过他,到了最后,他把亲生女儿得罪了,而养女,却连边都不沾。

“你……”

方茴嗤笑一声,眼里有明显的厌恶,“我这人绝不会受别人威胁,人一旦有弱点就会变得软弱,唯一应对方法就是把弱点变得人尽皆知,如此,弱点就不再是弱点。”

“你疯了?”方建成似乎不敢相信,方茴竟然不怕把这些事情都公开?是,虽然他占不到好处,可他也想试一试,郁家又不是寻常人家,都是要脸面的,怎么可能让他这样闹呢?可他万万没想到,方茴根本不怕,“你这样做,郁家会怎么看你?那些人会看轻你会嘲笑你,你不怕?”

“怕什么呢?”方茴似乎有些不理解,又笑了:“怕别人嘲笑我上不了台面,怕人家笑我父亲是这样一个孬种,怕人家议论我日子不好过?我不怕的,我这一生最怕的事情已经过去,凭你想威胁我?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还不够资格。”

说完,方茴转身要走,临走前又忽然想起什么,笑了,“那钱我会打给你。”

方建成低声道:“你用你名字的卡存一百万,卡就放在你奶奶那。”

方茴挑眉,又笑了:“说你天真你还真是没有一点算计,这钱我会让公证处来公证,同时钱我会打到你自己的卡里。”

方建成一听就急了,他在银行那边是黑名单用户,他欠了银行几千万,房子都被银行收去了,钱进了银行账户很快就会被划走的,那他不是一无所有?

“不可以!不可以!你用你名字的卡,你放到你奶奶那,方茴,你不能这样对我,方茴……”

方茴眼里透着轻蔑,嘴角欲笑不笑,她自然是知道的,可那钱她宁愿给银行也不会给他一分钱的,她花钱买开心,看到方建成气成这样,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她最终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

回到郁家时,方茴碰到了方月心,方月心带着她的孩子来了,事到如今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见面就算不打招呼也不算什么,再说方茴在这个家,给谁面子不过是看郁文骞的面子,不给谁面子也有郁文骞替她撑腰,她刚才监狱回来,有些懒懒的,碰到方月心也没心情打招呼,转身就走。

方月心却忽而开口:“听说你去看他了?”

谁都知道这个他是谁。

方茴没应,听她又说,“我想去,我妈不准,其实他对我不错,一直把我放在手心里疼,只是没想到我们一家最后会闹成这样。”

方月心抱着孩子,又叹了口气:“以前是我不好,我也不想跟你争了,真的,当然,我知道我也争不过你,抢你男朋友是我不对,但你也应该感谢我,否则你也不知道郁阳是那种人,对吧?”

方茴笑笑,她还真应该感谢方月心,否则她怎么可能跟郁文骞在一起?

“那我该说声谢谢咯?”

方月心噎了一下,她就不喜欢方茴这种要笑不笑,仿佛全世界都没在她眼里的样子,嚣张的过分,不过,方茴有这个资本,且不说她现在的身家,就说郁文骞对她的宠,那都是独一无二的,女人活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方茴没想到,方月心住到了郁文辉房里去,郁阳竟然毫无反应,一派习以为常的样子,看样子表情还挺轻松,似乎是松了口气,饭后,方茴要回房里,郁阳跟上来,眼神幽幽,道:“方茴,她孩子不是我的,我们……还有可能吗?”

方茴转过头俯视着他,穿回来后的郁阳跟她第一世印象中的很像,没有了少年感,眼神不够坚定,毕竟那时候的郁阳已经被郁文骞虐了很久,早已见识到世事艰难。

“你说呢?”

“我……方茴,我真的很后悔,我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真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不介意你生过孩子,也可以不介意你现在的一切,我只要你跟我走,我们一起去国外,去没人知道的地方过日子好吗?”郁阳满脸恳求,“你在这过得开心吗?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你梦想中的生活就是简简单单,没有算计的,这样的生活郁文骞不能给你,但我能!”

方茴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却见楼梯口的走廊里,郁文骞正站在光影里,一身冷寒,方茴吸了口气,很久没看到郁文骞这样了,她当即很怂地自证清白,“老公,这话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我跟他没有任何来往,真的,我我我……”

郁文骞阴着脸走过来,郁阳见了,硬着头皮说:“我们谈谈,郁氏我不争了,都给你,我只要方茴,你把她给我。”

郁文骞只回了两个字:“做梦!”

郁阳一滞,“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执着于她?你明明又不喜欢她,她对你来说又不是无可取代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郁文骞把方茴拉到怀里,脸沉的能滴水,“挖墙脚挖到我头上来了,郁阳,你真以为我不会对你下手?看来你父亲把你教育的太天真了,郁家你争不争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你以为你真有资本跟我争?”

郁阳一滞,他想到前世的郁文骞,他下手毫不顾念亲情血缘,把这家里绝大部分人都收拾了,连看一眼都嫌烦,那些手段让他忌惮,虽然那些事还没发生,可一旦想起来就忍不住发抖。

最后这家里他只留了方茴,可郁阳一直觉得郁文骞对方茴不过是逗宠物那样,说喜欢和爱那是不可能的,在他昏迷前他根本没见过方茴,那种感情是哪来的?可方茴死后郁文骞的反应让他拿不准,郁阳不禁皱眉道:“你说你喜欢她,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郁文骞只冷冷瞧着他,声音一沉:“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来问我!”

郁阳一顿,就这样看着郁文骞拉着方茴离开。

卧室门一关,周身透着寒意的郁文骞让这屋里更冷了,天本就冷,方茴在他身边总有种对着冰柜的错觉,郁文骞在解领带,郁文骞在脱上衣,郁文骞在解皮带,哦,他连内裤都脱了……

方茴不敢跑,只眨眨眼,在他附上来时为自己辩解,“老公,其实我可以解释的,我跟他真的没什么,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我心里只有你,我也只爱你,你真的不要生气行吗?”

“哦?”郁文骞冷冰冰盯着她。

方茴噎了下,继续花样吹彩虹屁,“真的,心里眼里只有你,那什么,别的男人我看都不看一眼。”

“你昨晚还夸你公司的男艺人长得帅。”

方茴想死的心都有了,所以说她为什么要嘴贱夸别的男人?明知道这人虽然不表现出来,却很记仇,把她的话都记在心里。

“呵呵呵,我那不是从经纪人的角度来考虑事情吗?说起来,老公你最近好像又帅了哦,啧啧,这个肌肉……我摸摸看,有八块腹肌了吗?老公你腹肌好性感。”

“少来,”郁文骞把她推回床上去,冷声道,“别动手动脚。”

“老公,人家真的跟他没什么,你别气了行不?”

然而郁文骞却抱着她,用行动告诉她不行。

这一晚做的狠了点,到最后方茴喊得嗓子都哑了,而郁文骞全程身体滚烫,方茴勾着他的腰,满眼都是泪,窝在他怀里娇滴滴求情,可他听也不听,就这样惩罚性地侵占她。

方茴哭到最后身体都酥软了,还好几次后他放开了她,她觑着郁文骞的脸色,发现他不像生气的样子,方茴一滞,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郁文骞,你该不会是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想我乖乖配合你吧?”

郁文骞一顿,背对着她穿衣服,根本不搭理。

方茴知道自己猜中了,气的不轻,最近孩子闹腾人,虽然有月嫂在,可每天都闹着要她,跟她非常亲昵,方茴就是去公司也会把人带着,以至于他们一会看不到她就哭哭啼啼,有时候半夜方茴也会掀起被子去看孩子,所以郁文骞一直很不爽,好几次床上做一半她就推开他走了。

所以,这是想讨回来?

方茴气笑了,狠狠咬他,郁文骞也不躲,任她胡闹。

“三爷……”

“嗯。”他应着。

“你什么时候相信我是真的爱你的?”这问题不知道哪里取悦了郁文骞,他连眼神都温柔得可怕,当然他这面相温柔的时候看起来反而更吓人了,但方茴却很喜欢。

郁文骞沉默片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很难说清楚,大概就是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吧?正如她朋友所说,她每次看他时,眼里都有光,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可他却喜欢她注视着自己时,眼里星星坠落的样子。

郁文骞拖着她的屁股把她抱起来,“去看看泡泡和格格?”

“嗯。”

郁文骞就这样把她抱去婴儿房,月嫂们见了很自觉地当没看见,方茴笑眯眯俯视着坐在床上的孩子,笑道:“哇,泡泡你流了好多口水。”

“叭叭叭叭……”

方茴觉得新鲜,惊喜道:“他是不是在叫爸爸?”

格格见妈妈被哥哥吸引了去,也委屈地喊了一声,表示她早就会叫了好吗?方茴笑眯眯地捏捏她的小肉脸,“我家闺女也好棒,话说闺女,你是不是又胖了?胳膊比哥哥粗了好多。”

格格很气,妈妈竟然说哥哥好,她当即用她的2颗没成型的小奶牙啃了方茴的手,哼,叫你说!

“呀,妈妈手脏……”

月嫂笑道:“小孩子很早就会发出爸爸的音,但这不是真的会说话。”

“我还以为我儿子闺女是天才呢,这才几个月就会叫爸爸了。”果然是错觉啊。

方茴笑眯眯抱起孩子,郁文骞问:“你要去哪?”

“去公司一趟。”

“魔力传媒?”

“不是,我要去人参种植基地。”

方茴的人参种植基地已经颇具规模了,其实她的文茴燕窝和人参饮品牌发展得还不错,虽然她一直没有放太多心思在上面。方茴打算在下面自己开发的电视剧里都植入广告,就是男女主早上起床什么都不做,就先喝一袋人参饮吃碗即食燕窝什么的,据反馈她家的即食燕窝比别人家的效果好,以至于这个品牌在网上的口碑越来越好。

方茴定期会去给人参加营养,用灵气滋润,这次带娃去,正好陪娃玩玩。

方茴进了人参养殖基地,她引来周边万物的灵气,人参立刻叶子舒展,对她摇头摆尾的,方茴笑着对婴儿车的孩子说,“怎么样?好玩吧?”

泡泡和格格就像是听懂一样,也手舞足蹈学她的样子修炼。

“等你们长大了,妈妈教你们修炼,看,就是这样……”

结束后她又带娃去了趟魔力传媒,开会时娃咿咿呀呀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只是魔力传媒一向不像那些大公司,一本一眼的,公司气氛很轻松,再加上大家平常跟明星在外跑,很少举到一起,每次聚会时,大家的关系都不错。

方茴笑道:“《我和idol谈恋爱了》的漫画版权开发的怎么样?”

“画手已经在画了,我们也按照您的意思,购入了更多小说的版权,后续版权开发这块,我们尽量做到业界最大。”

方茴应了声,一般人很难理解,为什么拍一部电视剧还要开发漫画版权,这是因为方茴前几天参考日本养成系明星的概念,打算用一种新的方法来打造这次的电视剧。

所谓的新方法就是,一般的电视剧是艺人扮演角色,可她的电视剧艺人就是那个角色,意思是,她要把这部漫画给推红,然后用漫画固粉,固粉后她签约的男主和女主,直接改名为漫画中男女主的名字,尤其是漫画中的ICE ME天团,这个天团是由12个idol组成,方茴在现实中也会成立这样一个天团,选出与漫画角色最接近的艺人,直接改名为天团里成员的名字,如此,这部剧和漫画就有了更深的羁绊,艺人在看剧时,就会更有代入感,电视剧的感情投入也很容易投射到现实生活中的团体来,如此一来,粉丝之间的亲密度会增加。

每个成员又能吸引到自己的粉丝。

这个模式是方茴的一次尝试,如果说漫画是二次元,现实是三次元,那么她推出的天团、艺人,所有人都是2.5次元的,既是虚拟人物,也是现实人物,这样的概念在业界还未有过,方茴觉得可以试试。

养成系的好处也很多,除了方茴说的那些,还有一点,各家的粉丝都会有种亲妈粉的感觉,看着自己娃一天天长大,就好像在游戏里养娃一样,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方茴手下的练习生多,如此一来,大家就都有曝光率,还有她看上的在校生,这部剧的男主周野,完全就是idol的男主本人,周野的照片刚放出去,就引得微博上粉丝一阵嗷嗷叫,很多人都说他是新墙头,方茴在录制《偶像来了》时,曾带他出场过两次,周野的知名度有了一些,如今他有了漫画和电视剧加成,成为未来一线巨星指日可待。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热门: 神武觉醒 我搞上了天然呆学弟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快穿]COS拯救世界 被偏执攻盯上了怎么办[快穿] 误入迷局 同林鸟 一身荣光只为你 我就是太平洋 虚拟歌姬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