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在这时候反而不能露怯, 否则全世界都要等着看她笑话了, 方茴一本正经地从郁文骞身上下来, 姿态端庄,声音沉稳:“各位来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吧?我让厨房给大家准备早餐。”

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啃郁文骞脖子的人不是她。

姜来西笑容如常, “谢谢郁太,我们都吃过早饭了, 郁太刚起床?”

方茴正要回答, 又忽然顿住, 这个姜来西是业界知名的主持人,很擅长套话, 听起来姜来西是在关心她,实则细细一想,刚起床她就有心思跟老公这样闹腾,那不就说明, 她一早起来就欲求不满?她可不能承认。

方茴没正面回答,只要笑不笑,“那我先去用餐了,你们继续。”

姜来西挑眉, 没想到竟然被她避开了, 《与大咖同行》这个节目跟其他真人秀不大一样,《大咖》主角多数是经济圈的大佬, 虽然最近也有娱乐圈有分量的前辈,可总的来说这档节目还是以采访富豪榜上那些既有经济地位, 又在名气响亮的公司老总,而郁文骞是他们约了很久却没约到的,从前的郁文骞很难亲近,姜来西来找过郁文骞很多次,却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拒绝,谁知最近郁文骞竟然主动联系节目组,这不,她在第一时间赶来,谁料一来就录到了劲爆消息,拍到了大佬和太太早上温存的画面,还有,郁太给老公种草莓什么的,莫名带感。

姜来西要笑不笑,“您需要用餐吗?”

“不用,”郁文骞边走边整理西装,“我在路上用早餐。”

“您每天都是这样用餐的?”

郁文骞听着钟鸣报告今天要做的事,才回头,“有时候会陪我太太用餐,但我想今天她可能不想再看到我。”

姜来西明显惊讶地看他,传说中不可靠近,阴冷狠厉,外界名声很不好的郁文骞,竟然会说笑话,“您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我以为您会是那种一板一眼的个性,但没想到您还挺好相处的。”

郁文骞点头,语气很淡却又带着掌控一切的力道,“你以为的没有错,我确实不好相处。”

“是吗?但是您给我的感觉似乎并不是这样。”

“你的感觉也没有错,我遇到我太太以后,性格变了不少,以前我从不跟媒体接触,更不可能上真人秀,那时候我连热搜是什么都不懂。”

“所以,是您的太太给您带来如此大的改变?”姜来西没想到大佬说话还挺直接,并且毫无保留,她甚至怀疑郁文骞主动联系她的意图。

“可以这样说。”

姜来西忽然意识到,郁文骞跟节目组联系后,并没有提出太多的要求,很多嘉宾在签订合约时会提出不能聊感情不能聊私生活前女友什么的,可郁文骞完全没有顾虑,所以,他在暗示她什么都可以问?姜来西试着问:“网传您和太太的婚姻是媒妁之言?”

“可以这样说。”

“我没想到您这样的人会听从父母之命,您给我的感觉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可想而知,您带领郁氏走到今天,自然也不是容易听从别人意见的?”

郁文骞边走边聊,他今天一身西装得体工整,气场非凡,坐在车里,哪怕就这样靠在座椅上,也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以至于见惯了大咖的姜来西却十分拘谨地端坐着,生怕自己说错哪句话得罪了郁文骞。

“你说的没错,但如果媒妁之言的对象恰巧是你想要的女人,那你自然会认为老天待你不薄。”

其实《与大咖同行》这档节目,多数是跟大咖聊聊生活和对事情的感情,十分随意,没有剧本,目的是让民众从中窥测到真正的大咖是什么样的,比如说郁文骞的豪车,早上出门时助理已经等着他汇报工作,他从上车就开始处理文件,这都是郁文骞真实的一面,包括他跟方茴的相处,也是真实的。

姜来西没想到他会直言不讳,“您觉得跟您太太结婚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是。”

“听说您最近做了父亲,孩子的到来是否会让您觉得生命更为完整了?”

“并没有,他们除了占据我老婆太多时间外,并未让我感觉到意义。”

“……”可怜的孩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父亲这样嫌弃?“他们耽误了你们夫妻的相处?也是,平常家里不是有保姆吗?”

“我老婆喜欢亲力亲为。”

“你们夫妻平常聚在一起时会做些什么呢?”

郁文骞手指在膝盖上敲了片刻,才道:“我们晚上睡觉前都会一起看书,有时候我会教她英语。”

姜来西似乎有些惊讶,她印象中这个年纪的豪门阔太,不,不说豪门阔太了,就是普通女生,整日想的也就是穿衣打扮,方茴虽然做了母亲,却也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怎么业余生活这么向上?

“她不跟您一起讨论衣服和包吗?”

“说起来她并不在乎这些东西。”

姜来西笑得有些无奈,“像郁太那样的美女,竟然不关注衣服和包,这真的让我很意外,那她有什么喜好吗?”

“打坐、修道。”

一向镇定的姜来西也不由惊讶地看向郁文骞,“是我理解的修道和打坐吗?”

“是。”

“她喜欢这些东西?”

“嗯,她每天都要打坐,经常去道观,也喜欢自己画符,不过她并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一个兴趣爱好。”

姜来西的眼神泄露了她的想法,这次她来录制,节目组的编导一直在提醒她注意拍摄方茴的箱包首饰奢侈品之类的,好引起观众的议论,可想而知豪门阔太的一颗钻戒都可能几千万,飞机游艇都是玩具类的存在,民众们自然好奇,可她没想到,郁文骞虽然顺着她的思路走,可给出的答案都是让她大跌眼镜的,打坐修道?这是普通少女的喜好吗?当然,兴趣爱好应该受人尊重,可姜来西就是好奇,时尚漂亮的方茴怎么也不像能静下心来打坐画符的少女啊。

姜来西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想,郁文骞聊起方茴,话难得多了起来,他口中的方茴和众人印象中的不一样,倒是把她的形象勾勒得更为清晰了。

之后姜来西跟郁文骞进了郁氏,聊了许多工作上的事,郁文骞的话明显少了起来,话少的郁文骞完全没有谈话压力,哪怕冷场冷得很可怕,他也毫不在乎,给了姜来西很大的压力,好不容易,录制结束,姜来西笑笑:“郁总,有一天我觉得奇怪,您之前拒绝了我们,怎么会忽然改变主意呢?”

郁文骞目光沉沉,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嗯?”

“我们要结婚了。”

姜来西停顿很久,她想绝大部分网友会跟她有一样的反应——什么鬼!你们不是早结婚了吗?孩子都有两个了。

下一秒,郁文骞声音冷冽道:“我们即将补办婚礼。”

姜来西讷讷地说了句恭喜,可她还是忍不住想问,所以呢?她有个不成熟的猜测,大佬郁文骞之所以接受节目的采访,就是为了宣布要办婚礼的消息?这种幼稚的举动是不是不符合大佬的人设?但……莫名的,姜来西竟然有种异样的感动,毕竟像郁文骞这样的人,会专门挑一个场合来公开,证明他是真的对方茴用心了吧?或许他是因为之前网上的传说才会这样。

姜来西出于冲动,脱口问:“郁先生,如果哪一天您遇到比郁太太更出色的女人,您会动心吗?”

郁文骞盯着他许久,才淡声道:

“永远不会有那种可能。”

-

方茴是在这节目上了热搜,才知道郁文骞竟然在节目上聊了这么多跟她有关的事,说实话她一直很好奇,郁文骞眼里的她是什么样的,看了节目才发现,他说起她来,一直眼里有光。

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这样认认真真聊起自己的太太。

虽然方茴并不喜欢秀恩爱,但这一刻还是有种备胎转正的错觉,原来从男人嘴里听到对方夸奖自己,这感觉竟然很不错。

方茴看自家男人越看越顺眼,干脆把这期的节目下载下来保存在平板中。

正好月嫂进来,说孩子在闹,方茴抱着平板就去了婴儿房,她给孩子们播放郁文骞的视频,边放边说:“看,这是你们的爸爸,爸爸是不是很帅啊?你们要好好长大,争取以后比爸爸还厉害。”

大眼睛的泡泡和格格眨着眼睛回应方茴,就好像真的听懂似的。

网友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郁文骞上节目,原以为会看到一个阴沉不搭理人的大佬,谁知大佬的打开方式跟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看完节目,他们全程被塞狗粮,最后满心无奈,果然,好老公都是别人家的。

而对于方茴要补办婚礼一事,方茴的粉丝都激动坏了。

—我去,少奶奶你也太奔放了,竟然啃得郁总一脖子的草莓印,你看郁总那无奈的小眼神。

—楼上的你懂什么?郁总明明很享受好吗?

—这小夫妻有了孩子还这么热情,一早上就这么奔放,我压一根黄瓜打赌,要不是大咖行打扰了他们,他们肯定要来一炮的。

—哈哈哈哈,笑死了,史上最搞笑真人秀,明明是大咖行,为什么我总觉得像是恋爱综艺?因为郁总从头到尾都在聊少奶奶,可怜他们的孩子,简直是充话费送的。

—孩子是顺便生来玩的,但老婆却是自己认真选的。

—郁总要笑死我了,还有少奶奶勾在郁总腰上时的奔放,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差评!!为什么不播放他们在房间里的画面,不行了,我已经开始脑补了,鼻血流了一地,郁太太那个身材那个事业线,郁总一定很享受吧?

—婚礼是海岛婚礼?

—哈哈哈,觉得郁总真的好萌哦,虽然表现的毫不在意,却一直暗落落看网上对郁太太的评价,所以才会参加节目,告诉网友他会补办婚礼,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郁太。

—这是什么神仙cp?粉了粉了!

—我天哪,郁太太已经什么都占了,有个有钱老公,长得漂亮,生了龙凤胎,有自己的事业,现在竟然还得到了郁总全部的爱,我去,真的要酸了。

—我去,少奶奶竟然喜欢修道,这是什么神仙爱好啊?

方茴也是没脸见人了,而且她实在没想到,郁文骞竟然容忍他们把亲密的画面都播出来了,老爷子看到了还乐呵呵调侃,说小夫妻敢情好是好事,还夸奖方茴很活泼,把方茴说的无地自容。

就连他们公司的艺人都转发视频调侃。

@宋成宇:“方总……咳咳咳,不愧是我们魔力传媒的老总,有魄力!”

@孟心露:“姐妹你要笑死我吗?”

@吴蓁蓁:“哈哈哈哈,郁总这样要怎么上班啊?”

@喻倾:“方总低调点。”

方茴直接扔了手机,干脆不上微博了。

-

晚上,郁文骞正坐在书房里看书,听到推门声,他并未抬头,直到方茴搂着他的背,他才嘴角微勾,“郁太太这是在向我发出邀请?”

方茴哼道,“你这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常想法?”

“显然,我们对正常的定义不太一样。”

方茴被他逗笑了,正好孩子在哭,她赶紧去婴儿房,一手抱一个把孩子给抱来了,俩个娃娃很少来父亲的书房,都觉得新鲜,泡泡不停用小手摸郁文骞的书,格格呢,则用腿一蹬一蹬的,把郁文骞的书全部踹到了地上。

郁文骞黑着脸,“我看他们是故意的。”

“哪有啊,明明是太喜欢你了,你再训他们,搞不好俩人在你书桌上拉屎尿尿!”话刚说完,方茴忽然闻到一股臭味,她拉开孩子的尿不湿,却见俩人一前一后拉粑粑了,方茴尴尬地咳了咳,“我确定不是我指使的他们,显然,他们太爱你了,迫不及待要你给他们换尿布。”

郁文骞面无表情地取来尿不湿一前一后替俩人擦拭好,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方茴嘻嘻笑:“老公你换尿布的样子好帅啊!”

“上次说我下厨帅,这次又说换尿布,郁太太,我确定你深谙说话之道。”

方茴被他笑到了。

-

最终《刀锋》收获了将近60亿的票房,刷新了华国电影史最高票房纪录,封蔺也一片封神,他第一次主导电影就有这样的成绩,得到了业界一致的好评,便张罗着要拍第二部 ,方茴也在跟他聊投资的事,有人给《刀锋》算了一笔账,算的是这巨额票房的去向,这总票房要扣除5%的电影发展基金,还有3.3%的营业税,剩下的净票房得扣除掉影院的分成,这部分占大头,总之分下来,方茴和封蔺这两个投资人才能分到43%左右,这里面扣除掉乱七八糟的费用,方茴和封蔺依旧能分得不错的利润,俩人都赚得腰包鼓鼓的。

今年几家筹备上市的影视公司,利润过2亿的都少见,国内已经很多年没有影视公司上市了,而方茴投资的第一部 电影就有十分不错的收入,从这方面来说,魔力传媒想上市并不是一件难事。

魔力今年招了20个练习生,庞大的练习生团队让方茴颇有些担心,把人签下来却不捧他们,实在不是方茴的风格,可要是捧吧,人太多也很难区分开来,思来想去,方茴干脆自己举办一场选秀比赛,类似于《偶像来了》这一种,让艺人们出道,如此一来,岂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了?

季宜等人听了,觉得她是疯了,但方茴毕竟赚得多,她的风格又一向如此,想什么做什么,因此大家倒也习以为常。

这天中午,温玉君把方茴和郁文骞约了出去。

方茴和郁文骞在咖啡店等她。

“老公,你说我妈找我们什么事?”

郁文骞头都没抬,只抿了口茶水,“听说温先生买下了一套上亿豪宅,打算作为结婚住宅,想必是跟这事有关。”

方茴愣了片刻,没想到温先生这么大手笔,毕竟温玉君和温先生的年纪都不小了,倒不是说不能浪漫,而是大部分人都选择在这个年纪再婚时,低调又不引人注意,像温先生这样高调又浪漫的男人可不多了,方茴记得他都年近六十了,这个年纪还有这份心,实在是难得。

过了会,温玉君被温先生拥着走来,一向独立强势的温玉君被高大的温先生搂在怀里,竟有种小女人的姿态,她戴着珍珠首饰,皮肤发光,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宽和气度,加上脸上那一抹不自然的娇羞,真正是坠入恋爱中的少女啊。

方茴看妈妈看得着迷,说起来她这长相,有4分是遗传自在于温玉君的,细细看,温玉君的长相其实很不错,有种东方女人的柔情在,可以说,温先生的眼光真的很不错。

“妈,温叔叔。”

“方茴你好。”他笑着打招呼。

温玉君有些不自然地低头喝茶,过了会方向阳也来了,温玉君看向他们兄妹俩,不好意思地说:“我和你们温叔叔相处得不错,彼此相见恨晚,有定下来的心思,只是你们年纪大了,妈妈想征求你们的意见……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我……”

温玉君瞄了眼边上的男人,显然觉得对不起他,倒是男人握住她的手摇头道:“我相信方茴和向阳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还是让我来说吧,方茴,你妈妈告诉过我,她对你们兄妹俩的感情很深,因此也特别在乎你们的想法,所以温叔叔希望你们能同意把妈妈交给我,我虽然不算年轻,可我想比我年轻的人有很多,懂得珍惜的却没几个,如果你们答应,我们结婚后打算以夫妻的身份去环游世界,我想带你们的妈妈去我法国的酒庄摘葡萄做葡萄酒,带她去阿根廷吃车厘子,带她去瑞士喂鸽子。”

温先生语气诚恳,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他的诚意,方茴甚至毫不怀疑他是真的喜好温玉君,便问:“温先生喜欢我妈妈什么地方?”

温先生毫不犹豫地回答:

“很难说得清是哪里好,但当我跟她在一起时,我心里很笃定,她就是我想找的女人。”

温玉君害羞地底下头,温先生握住她的手表明决心。

方茴也不可能真为难他们,当初她要嫁给郁文骞,妈妈都没为难她,想到妈妈离婚二十多年重新嫁人,方茴真的很为她高兴。

“妈,没想到我把你嫁出去也会有种嫁女儿的心情,当初我嫁人时,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

温玉君眼睛眨了眨,知道女儿这是同意了,她又看向方向阳,却听他道:“妈,你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对不起,这么多年来,是我拖累了你。”

温玉君立刻哭了出去,她摇头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如果不是你,这么多年,妈真不知道该怎么熬下去,你们兄妹是妈妈这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

方茴眼眶温热,跟温玉君说了会体己话,听温玉君说,温先生对她真的很好,经常送首饰送包,还送了她一辆车,买了一幢亿元的别墅,他很有仪式感,昨天还特地跪地求婚了,温玉君这一辈子都没体会过这样的幸福,她也从来不知道,原来跟一个好男人在一起是这样的幸福,这是她在前一段婚姻中从未有过的。

温玉君结婚那天只请了几个人吃顿便饭,温先生家的孩子也来了,也都祝福他们,温玉君被温先生搂着时,笑得像个少女。

之后,温玉君便消失了好久,等方茴再次和她有联系,她坐的游轮刚经过新西兰米尔福,她在那里给方茴寄了明信片。

周末,方茴推着婴儿车打算带孩子们出门散散步。

双胞胎的婴儿车是那种一辆车里有两个躺椅的,泡泡和格格躺在里面,眼睛眨巴眨巴盯着方茴,今天是方茴返校拍毕业照的日子,同学们一直要求她把孩子们带去一起拍照,方茴也没说别的,当下答应了。

她是班上第一个结婚的,人家还没毕业,她孩子都生了两个,自然是班级里大熊猫一样的存在,同学们对宝宝很热情,一直拿玩具逗宝宝,泡泡和格格也不认生,跟大家互动得很开心,当然,方茴要求大家不要拍孩子的正脸,只能远远把婴儿车的遮阳棚放下来拍,同学们都很体谅也同意了,就这样,俩孩子成了拍大家毕业照的道具。

孟心露笑道:“我大侄子大侄女越来越可爱了,看这胳膊跟莲藕似的。”

陶小雅也笑笑:“方茴你还没毕业,人生大事全都解决了,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方茴笑起来,她戴着学士帽,穿着学士服,和朋友们一起合照,记得前几天网上有人给她留言,说她投资的电影票房60亿,投资的公司艺人越来越出名,她经常闹绯闻也经常上热搜,结了婚生了双胞胎,一番折腾下来,她还大学没毕业。

有不少同系的学生都来找方茴拍照,搞得方茴哭笑不得,一旁的孟心露摇头感叹:“果然啊,人家一线流量都没你这么火,你看看排队的人,都排到百米外了。”

方茴失笑,不停地摆出笑脸让同学们拿手机拍。

拍到后来她脸都僵硬了,还好在下傍晚时结束了。

她推着婴儿车在门口等司机来接,谁知等了很久都没见人来,反而等来了方建成。

几个月不见,方建成变了很多,他两鬓斑白,眼窝很深,看人时眼神躲闪,根本不敢和人对视,从前方建成好歹也是小有成就,住着别墅开着豪车,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得比大部分人都好,可谁知短短一年多时间,他竟然落魄成这样。

方茴不免有些感慨,“你来做什么?”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暗黑系暧婚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千劫眉·不予天愿(第四部) 花颜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楚天以南 异乡人2·被诅咒的婚约 彩虹梦 金主的横刀夺爱:抢来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