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月心怕身材变形不想喂母乳, 但这孩子跟别人不一样, 宁愿饿得直哭也不肯吃奶粉, 他日夜这样哭,让方月心烦不胜烦,月子里本来人就暴躁, 这样一来她更是没有好心情。

杜美霞笑嘻嘻注视着怀里的孩子,没想到老天对她们母女不薄, 走到绝路, 方月心却生了个儿子, 想到方茴那孩子的待遇,郁老爷子对这孩子肯定不会差的, 不说几个亿,几千万上亿的奖励可是有的,这可是正宗的郁家嫡孙啊。

“月心啊,老爷子来了吗?”

“没有。”

“你也别倔, 这事闹成这样,还得想个办法才行,你看这孩子,长得跟郁阳不怎么像, 反倒是像你更多, 这女人啊有了儿子就有了依仗,你一定要王牌攥在手里。”

方月心愈发烦躁, “行了,别说了。”

“你这孩子, 妈最近因为方茴那个贱人脸都丢光了,到哪都被人笑,你要是还不听话,妈真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思。”

方月心见她哭,更烦了,气得把手机一摔,“我叫你别说了!你自己做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要不是你骗爸,我们也不会被赶出门,爸也不会这样对我,你为什么把一切怪在我身上?”

杜美霞一怔,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她抱着孩子呆呆地坐在床上,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事到如今连孩子都不体贴,她这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杜美霞擦眼泪,“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郁阳叫他来看孩子!”

方月心去夺他手机,猛地一扔,“够了!我说了,你别再掺和了,这孩子根本不是郁阳的……”

杜美霞半晌没回过神,直到方月心把话再说了一次,她消化了片刻,猛地哭了出来,她甚至没有问那孩子是谁,就只是哭,她曾经稀里糊涂地过了半辈子,现在她的女儿也学她,过得稀里糊涂的,她虽然恨方茴却不得不承认,温玉君教出来的女儿活得明明白白,为什么她的女儿就这么蠢?

不,她不能这么认输,她得替女儿谋划,她擦干眼泪振作道:“你说,是谁的?那男人也是郁家的?”

方月心顿了很久,当下敲门声传来,方月心猛地跑出去,门一开,却见穿着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梳的很讲究,皮鞋擦得锃亮,衣服熨帖得整整齐齐,一副贵公子派头,只眼里一闪而过的邪气显得有些突兀。

“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哎呀,你出去……”方月心要推开他,却被他一把抱住,俩人正推搡着,忽而,方月心余光看到面色阴沉的老爷子,他不知在那站了多久。

“爷……郁老爷子?”方月心急忙把他推开。

“胡闹!畜生!简直是畜生!”老爷子气得转身就走。

-

方茴端着一盘餐食问站在门口的管家,“老爷子还在里面?”

“是啊,老爷子还生气着呢。”

“我熬了点粥,还想把符咒拿给他。”

管家叹了口气,接过托盘,方茴从门缝里看到老爷子正在发火,而他面前跪着的男人赫然就是郁文辉,其实开始时方茴也没把他和方月心凑到一起,只是觉得这一世的方月心跟前世有些奇怪,明明以前那么爱郁阳,这一世却可有可无,知道有一次她发现方月心跟郁文骞在花园里拉拉扯扯,才有了些猜测,之后跟踪方月心的狗仔拍下了一些照片,方茴才敢确定。

她确实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可她没有任何理由出手阻拦,也没立场管束她这个妹妹,就算有,她也不会管,既然方月心想跟郁文辉在一起做人家后妈,那方茴一定会成全。

只是她都能知道,老爷子肯定早就知道了,不说或许只是为了不戳穿这层遮羞纸,虽然方月心跟郁阳已经没什么感情了,可当初方月心来家里时可没怀孕,也就是说这孩子是后来才怀上的,算上怀孕日子,这俩人至少在一期纠缠了一年,老爷子肯定气,毕竟往前推,那时候方月心还和郁文辉没分手呢。

这不是家丑是什么?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和那个孩子?”

郁文辉笑笑,“爸,有什么不好处置的,我外面女人多着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您何必发这么大的火。”

方茴在外面都听笑了,管家也是一脸尴尬,这个郁文辉是个猥琐的,他有句名言:“我郁文辉绝不做不出轨不脚踏两只船的男人。”

听听人家这宣言,真不是一般响亮。

老爷子气得要吐血了,指着他骂:“孽畜!你有没有点羞耻心?你侄子的女人你也抢。”

“侄子的女人就不是女人了?爸,你不是一直想要孙子了,我给你生了一个你不高兴?”

老爷子气得打骂,却一点用也没有,事到如今与其把家丑宣扬出去,还不如安抚方月心,省得她去外面乱说,“你把她安顿好,让她管好那张嘴,至于那孩子……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养!”

郁文辉出来时见了方茴,眼睛忽然亮的厉害,他的视线在方茴身上停顿很久,眼里掩饰不住的惊艳,最后还大喇喇地把目光停在方茴胸口处,笑得很猥琐,方茴看他那样就觉得恶心。

“弟妹,你也来找老爷子?”郁文辉自以为笑得很帅气,“以后咱们就是亲上加亲了,”

方茴冷勾唇角,似笑非笑,她偷偷掐了个心决。当晚郁文辉睡得正好,忽然坐起来,不停抓着自己的皮肤,那皮肤越来越痒,就好像有虫子在里面爬,郁文辉甚至看到他的皮子下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在来回窜,可一旦他告诉别人,那黑东西就会忽然停下来,郁文辉吓得不轻,把皮肤挠出血水来,他去医院检查了很多次,可医生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得了这样的怪病,郁文辉痛不欲生,好些天都没精神了。

一早,方茴下楼就见朱引兰在忙活,郁娴皱眉道:“她怎么跑回来了?”

朱引兰哼了声:“我们家郁熏完成学业当然要回来,你以为都是你,天天不着家,小小年纪就在外面勾三搭四的。”

“你胡说什么!”

朱引兰翻了个白眼,说话间,家里的车回来了一辆,方茴回头看去,却见印象中的郁熏果然回来了,郁熏是郁阳的妹妹,长得很温婉,是现在最流行的好嫁风,看起来舒舒服服的,第一世她跟方茴处得还可以,经常维护方茴,那时候方茴也是多亏她照顾,只是第一世时郁熏要等到一年后才会回来。

“你要回来也不知道早说,妈妈好去机场接你。”

“不用啦,”郁熏笑眯眯道,“我舍不得妈妈辛苦。”

她猛地看向方茴,眼里透露着惊艳,“这就是三……三婶吧?真的好漂亮,我三叔是有福气的。”

方茴笑容以对,“你好。”

郁娴冷嗤一声:“有什么福气?跟自己的妹妹吵成那样,生怕人家不知道,简直丢了我们郁家的脸。”

这话说完,方茴不乐意了,她笑眯眯说:“丢郁家的脸?郁娴啊,不说三婶要说你,你这人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郁家的脸并不等于你的脸,说起来你也不过是这家里的几十分之一,哪轮得到你来代表郁家?再说了,就你那脸那么大,怎么丢都丢不完。”

“你这个贱人,果然没安好心!”郁娴气得口不择言。

一旁的郁熏皱眉,“郁娴,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三婶,她毕竟是我们的长辈。”

方茴认同地点头,却见郁娴更气了,“什么长辈!我烦死你们姓方的女人了,长得都是婊里婊气的,别以为有点姿色就了不起。”

“是哦,有姿色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不就是漂亮点吗,你是不是想这样说?”

郁娴脸更黑了。

方茴却自顾自点头:“是哦,确实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吧,以郁娴你的长相来说,说出这种话总让人觉得是在嫉妒,还有,你越是烦我们姓方的越是摆脱不掉,话说回来,我得恭喜郁娴了。”

郁娴眉头紧锁,不知道她在耍什么花样,一脸提防,“恭喜什么?”

方茴略显惊讶,“当然是恭喜你做姐姐了,怎么你爸爸没有告诉你?我那个好妹妹跟你的爸爸在一起了,他们生了一个男孩,听说你爸爸很重男轻女,打算拿出两千万来办孩子的满月酒,我要是啊,就会多想想,怎么才能跟那个孩子争宠,而不是动不动就来找我吵架。”

郁娴愣在原地,像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郁文辉竟然搞了方茴的妹妹,还生了男孩,那孩子不是郁阳的吗?怎么一夜之间,方月心变成了她的后妈,方月心的孩子变成了她弟弟?不,老天一定是在跟她开玩笑,她都这个年纪了,她爸爸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郁娴跑了出去,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心思来找她麻烦了,方茴抿着唇看向郁熏,“看我干什么?”

“你好美啊!”

“谢谢!”方茴倒也不谦虚,“你也很可爱。”

-

郁文骞依靠在沙发上,神态疏懒地看向手机屏幕,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在他身上铺了层冷调的光,秘书进来送水时,看到他竟然在开小差看视频,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郁文骞这种工作狂,从来没有娱乐活动的人竟然学会开小差了?他在看什么?

秘书偷偷瞄向手机屏幕,差点被郁文骞雷的外焦里嫩。

所以,他一本正经坐在这,竟然是在看方茴的视频!!

就是《偶像来了》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视频中,方茴正在点评一个学生:“坦白说你的舞蹈让我觉得有些失望,我觉得你在敷衍大家,你跳到这个程度明显是缺乏练习。”

她点评的是一个流量小生,对方和宋成宇一样,在参加节目前已经出道了,只是没有爆红,这次参加节目也不过是带练习生去镀镀金,方茴的话无疑得罪了他的粉丝,以至于今天微博上有很多人在骂她,说她不专业不会点评。

其实方茴说的很中肯,反正秘书就觉得她是里面唯一一个敢说真话的。

比如人家说这舞蹈跳的很好,那她就会说实话:“舞蹈一般,唱歌也一般,说实在的,你这段表演没有太大的记忆点,我希望你能好好加油。”

比如说参加节目的有一个其他公司的艺人,这个艺人喜欢穿女装,梳女生头发,一头长发到了现场,因为这是男团选拔节目,里面都是男生,有个评论竟然当众要求他脱衣服检查性别,还说这是欺骗,因为他明明就是女生,男人根本不可能长成这样。

而方茴看不下去,就直接怼他,“穿裙子的并不一定都是女生,穿裤子的也不都是男生,我们只是评委,又不是性别鉴定机构,我们来是为了选偶像,不是为了选性别,只要他符合我们对偶像的要求,有能触动人心的地方,那么,他就是合格的偶像,周老师,您认为呢?”

那歌手老师被她说的面红耳赤,却敢怒不敢言。

方茴跟其他人可不一样,这人有自己的投资公司和经纪公司,一条龙服务,更别说他背后有整个郁家了,所以他根本不敢得罪,只好忍下要说的话,不情不愿地点着头。

秘书看着视频的内容偷偷笑了,还站在郁文骞身后,偷偷录了个小视频,回头就发给方茴。

“你老公在看你的节目视频。”

看到这条短信时,方茴勾了勾唇,“我老公就是暗恋我,你第一天知道?”

“受不了,我的上司怎么变成了恋爱脑,简直不敢相信!”秘书简直要暴走抓狂了,把方茴给笑的。

她给郁文骞发微信:“在干什么呢?”

郁文骞:“工作。”

方茴很皮,“哦,那你的工作有意思吗?”

郁文骞视线落在视频中的女人身上,那女人红唇微勾,眼角儿媚气横生,笑得勾魂,他今早无意中看到这个视频才发现她老婆偷偷背着他在外面“勾引”了不少粉丝,现在网上很多人都说她太攻了,尤其是她穿性感西装的样子,还说她们想把郁文骞给踢掉,自己上来宠方茴,把郁文骞看得眉头直皱,恨不得把她拉床上,再次确认他们的关系。

“很有意思。”

“那郁总继续开,要是看得Y火焚身了,就自己撸一下,我愿意免费无偿提供浴室果照,给郁总加加油!”说完方茴还真不怕死地发了张果照来,把一向情绪无波的郁文骞,都气得紧咬牙关。

郁文骞站起来,秘书被他吓了一跳,这才几点?他就要出去了?“郁总,您……”

“我今天提前下班。”

秘书被吓得不轻,自从上任以来从未休假加班比吃饭还勤快的的大魔王、竟然要提前下班!!

她望了望窗外,今天太阳明明没打西边出来。

“郁总,大咖行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我们明天准时开录。”

“知道了。”郁文骞应了下来。

方茴正对着手机笑呢,她又自拍了几张性感照,嗯,特地换了好几件衣服,一件红色的深V吊带裙,一件露背吊带裙,一件比基尼,还穿着网纱罩衫,总之怎么惹火怎么来,活了三个世界她还没尝过这些风格,当下试试也是新鲜的体验。

方茴抿唇,笑得一颤一颤的,没想到自家老公竟然在上班时看她照片,这得多爱她啊。

她笑眯眯点了发送键,“老公,够吗?不够我这还有压缩包,要不给你撸个视频,让你解解馋?”

她发完,却没收到回复,正觉得疑惑,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

却见拎着公文包的郁文骞,正面色阴沉地站在那,好像在说:“我们算算账。”

方茴一滞,下意识往后缩,“呵呵呵,老公啊,其实吧,这就是个小玩笑,情趣,情趣懂吗?”

郁文骞漫不经心地扯开领带,表情变都没变,声音却暗哑的厉害,“当然,郁太太是个有情趣的人。”

方茴噎了下,“嗯,三爷,其实吧这事我可以解释的,就是吧那个,啊……”

她脚腕被他拉去,整个人猛地躺在床上,下一秒,有人禁锢着她,把她圈禁在自己的围城里,方茴立刻就怂了,这么久的温馨相处让她忘了郁文骞的本来面目,她怎么就忘了这是个变态呢?

郁文骞似笑非笑,手指在她脸颊上摩挲,“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哪有?”死不承认,太丢脸了!她竟然被自己老公吓成了这个样子!

郁文骞人狠话不多,直接用领带捆住她,而后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话可以乱说,照片不能乱发,还有,她的男人禁不起撩。

-

这一晚,方茴记忆深刻,悔不当初!

总之,她在床上流的汗就是当初她开玩笑时脑子里进的水。

而郁文骞果然不负变态的美名,用实际行动刷新她的认知。

方茴气得牙痒痒,腰酸的厉害,可郁文骞却神清气爽地站在镜子前穿衣服,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醒了?”

“是哦,我还活着,你是不是有点失望?”

“别说傻话,过来。”郁文骞扯了扯领带,莫名地,方茴觉得这姿势有点小帅。

她踮着脚尖下床,从后面搂着他故意跟他撒娇,“又要一天看不到你了,要不要……”

郁文骞点头,“昨天的照片已经保存了,请郁太再接再厉,再出新番。”

“……”

方茴气得拿过手机想毁尸灭迹,可她打开郁文骞的手机,却见郁文骞把她的照片存在加密的文件,起名为“我的”,不知怎的,看到这题目她蓦地心里一软。

方茴不气了,从后面抱紧他,其实他每天上班后她都很无聊,无聊的只能玩孩子了。

她说的可怜兮兮的,嘴唇还撅着,郁文骞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勾引,当下搂着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方茴被勾得难受,软的像一滩泥摊在他怀里。

话说这郁文骞的接吻技术也太高了,怎么就接个吻还有这么大的杀伤力,明明俩人都是老夫老妻了,天天腻歪在一起,她竟然还没看厌烦她?这不科学。方茴眯着眼求亲亲,郁文骞却懒得推开她,轻声呵斥:“好了,今天我有正事要做,你快站好。”

“不要!我就要赖在你身上。”说完故意眨眨眼,明显是挑衅。

郁文骞深眸中闪过笑意,“怎么有了孩子反而越活越小了?”

方茴不管,直接跳到他身上,两腿勾着他的腰,像只无尾熊,郁文骞拖着她的臀部,把她抱起来,俩人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好笑。

“都怪你!谁叫你勾我又不满足我!”方茴气呼呼去咬他的脖子,还故意在他脖子上吸了一个草莓印,那草莓印在衬衫上方,衣服根本无法挡住,方茴满意极了,挑眉道:“老公,我在你身上留下了点东西,有种就别擦。”

她原以为郁文骞至少会懊恼一下,毕竟那么大一个老总,要是在员工面前丢脸多少会没面子,谁知郁文骞竟然挑眉问:“你确定不让我擦?”

“对,不许擦!”方茴笑眯眯点头。

“确定?”

“确定。”

她不下来,郁文骞也拿她没办法,他尝试着说家里有客人要来,谁知方茴以为他在骗她,“除了钟鸣和你那两个朋友,谁会来家里?编理由也不知道编的好一点。”

说完还故意又啃他脖子,想在他脖子上种下第二个草莓。

郁文骞似笑非笑去拉门把手,谁知门一打开,外面出奇的安静,方茴蹙眉回头,就见她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主持人姜来西和摄像团队,正站在门口,各个都是目瞪口呆,直接傻眼了。

而方茴呢,依旧保持着树袋熊姿势,嘴还啃在郁文骞脖子上。

对了,郁文骞脖子上的草莓印清晰可见,似乎还有没干的牙印呢。

这就有意思了,毕竟镜头还没关呢。

姜来西眸光发亮,像是发觉了不得了的爆款新闻,笑眯眯地摆手打招呼:“早啊,郁先生郁太太,二位……关系真的好好呢。”

偏偏郁文骞还很欠扁地在她耳边低声笑:“不许擦?嗯?”

嗯……

请问跟老公撒娇、啃老公脖子、给老公种草莓印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了,该怎么收场?在线等,好急的。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热门: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情乱莲花村 祸国 美漫世界的武者 剩者为王2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魔尊 龙王的女婿 大明星爱上我 名侦探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