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建成很快接到了他妈的电话, 那边方奶奶哭哭啼啼的, 骂这个骂那个, 最后哭道:“我可怜的儿呀,亏我疼了方月心那么多年,早知道, 早知道……”

方建成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邻居们见了他都用一种探究又带着同情的目光看他, 他活了这么久, 一辈子风光, 结了两次婚,娶了两个老婆, 从一无所有走到一无所有,到最后就真的只是一无所有。

方建成不知怎的来到了温玉君家楼下,他想跟前妻聊聊,想求她原谅, 虽然他一无所有了,可这么多年温玉君一直没结婚,可见心里还是有她的,孩子都大了, 如果她愿意的话, 他们可以继续在一起。

方建成等在楼下,远远见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裙, 头发绾在一边的女人走下楼梯,她比从前瘦了很多, 身段显出来了,她年轻时腿就修长,如今穿着高跟鞋,一点都看不出是五十岁的人了,更重要的是她还擦了口红,画了淡妆,除此外她的气色很好,这在这个年纪的女人里算是很少见了。方建成有些局促地看向玻璃窗中落魄的自己,最近他忙着筹钱还款,到处奔波借钱,衣服好几天没来得及换,他擦了擦手上的血,往前跑去。

“玉君。”

温玉君略显讶异,眼前的方建成早已不见年轻时的英俊,他脸上的皱纹愈发明显,眉头间也有解不开的郁色,头发也白了不少,看起来苍老又憔悴,温玉君恍然记得前段时间他还挺得意的,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了。

以至于她一时间竟然没认出来。

“你怎么了?”

方建成叹了口气,不知怎的就想跟前妻聊聊,“玉君你说的对,我是鬼迷心窍了,当初我要是听你的就好了,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出轨不该跟杜美霞在一起。”

温玉君没想到他会忽然软下来,以前她一直求他回头可他执迷不悟,鬼迷心窍,她等了那么多年原以为等不到他的醒悟了,谁知他却忽然来说这一番话,恨他吗?温玉君不知道,也许年轻时是恨的,那时候爱恨都那样分明,爱也好恨也好,都是满腔情绪,那时候她因为丈夫出轨经常掉眼泪,经常抱着年幼的方茴痛哭,甚至没用地去杜美霞那求情,求她放过他们一家,好在后来她想明白了,丈夫的绝情让她知道她必须为了孩子振作起来,时间是个好东西,从前那么浓烈的恨意到如今也淡下来了,温玉君看着眼前的方建成,只觉得那么些年的恨意竟变得软绵绵的,没有发泄的地方,难道这些年她是为了等方建成一句道歉吗?其实他道不道歉又有什么区别?

或许当年她之所以想不开,不过是因为意难平罢了。

温玉君想明白后,只淡淡笑着:“孩子都这么大了说这些有什么用?错就照错的过呗,一个人要是犯了错还不能过得好,那这个错有什么意义?你最好是跟杜美霞好好过日子,带着你女儿离我儿女远一点,别来祸害我的孩子,那样,就当我谢你了。”

方建成没想到她还不知道这事,便低声道:“玉君,方月心不是我女儿,是杜美霞跟别人生的。”

温玉君明显惊讶,这么狗血的事怎么可能呢?听方建成讲完事情经过,她才忽然记起,当年方莉好像是说过她好朋友的男朋友入狱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好朋友是杜美霞,那么,方莉到底是哪里不好使,怎么会给自己哥哥介绍这样的女人?

温玉君忽而想笑,一种快意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此刻她发现自己也就是个俗人,虽然她已经对方建成那些陌生人恨不起来,可看到他们过得不好,她还是忍不住想嘲笑两声,那一家子极品终于是遭到报应了?

“哦,你的意思是你为了那贱人的女儿冷落苛待我女儿这么多年,结果到最后,人家根本不是你的种?”

“我……”

“你是不是太可笑了?”温玉君嗤了一声。

“玉君,是我的错。”

“对,本来就是你的错,不然你以为呢?难不成是我的错,是向阳的错,是方茴的错?就是你这个蛀虫,把全家人都闹得不得安生,方建成你白养了别人的女儿这么多年,这就是你的报应,你也别来我这诉苦,我怕我忍不住想大笑,你真是可怜,到了这个岁数,儿女不认你,你一无所有,晚上睡觉时你可以躺在床上回顾一下自己这一生,看看你这些年都在干什么。”

方建成低着头,目光落在温玉君手袋的珍珠上,黑色手袋上配着圆润的珍珠,那珍珠虽然不及钻石现言,可人到了一定年纪,反而会欣赏这种含蓄内敛的美,如果说温玉君是珍珠,那杜美霞则是彩色的钻石,虽然看起来璀璨,却禁不住时光的打磨。

这样的温玉君是方建成记忆中不曾有的,他忽然怀疑自己年轻时的眼光,可年轻时,温玉君分明也没有这样耀眼,如今的她既温婉又有独立女人的精干,这种气质实在难能可贵,听说她最近做了自己的事业,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她白天在外赚钱,晚上回家就伺候自己的男人,那样的生活似乎也不错。

方建成陡然抓起她的手,急道:“玉君,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好吗?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看走了眼,你原谅我,我以为一定会做个好父亲,让向阳和方茴感觉到父爱,好吗?”

温玉君毫不犹豫地收回手,她欲笑不笑,神情也变得没那么友善。“听说你欠了好几千万?”

方建成一怔,头更低了。

“怕是找我复合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让我儿女给你还债吧?方建成,做人要点脸吧!我要是你就一头撞死,也不会再去祸害自己的儿女了!”

“玉君,我……”他拉拉扯扯的,温玉君挣脱着要把他推开,不远处的劳斯莱斯门打开,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来到温玉君身边,关切道:“玉君,你没事吧?我看他找你,料想他是你前夫,我以为你们想聊一聊,所以没立刻上前,现在你这样让我很担心,需要我为你报警吗?”

温玉君躲到他怀里,有种女儿家的娇态,“不用了,方先生只是来找我叙叙旧,我没事,我们走吧!”

方建成看向眼前的男人,对方比他高比他帅比他有气度,而且比他有钱,温玉君在他怀里竟然娇羞的像个小姑娘,他不知为何恼羞成怒,指着那男人问:“玉君,他是谁?你都这个年纪了,难不成你还想再找一个?你说出去就不怕别人会笑话吗?难道你就不怕孩子们知道?不怕孩子们看不起你这样的母亲?”

温玉君目光冷了许多,“女儿说得对,你这人无可救药,你想知道孩子们怎么想的?我告诉你,就是女儿女婿替我们做的介绍,女儿说了,女人不管多大年纪,都有追求爱的权利,你可以出轨为什么我就不能正大光明谈恋爱?孩子们不会看不起我,只会看不起你!”

说完,在那男人的呵护中上了车。

那男人竟然还替她打开车门,替她系安全带,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就好像她不是中年女人,而是貌美身娇的小姑娘,他眼瞎了吗?温玉君都这么大年纪了,人也不温柔体贴,还育有两个孩子,他这么有钱竟然不去找年轻人,反而找温玉君?

方建成急忙追上,“玉君,他就是跟你玩玩的,哪个有钱男人会找你这样的?你自己照镜子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好的能比得上那些年轻小姑娘?你这脸有人家娇嫩吗?”

温玉君被说的脸色很难看,倒是一旁的男人笑呵呵抓住她的手,很有礼貌地说:“方先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对我来说,相似的成长经验让我们很有话题,我们都育有子女,一生为子女付出,我到了这个年纪,也并不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只想过平淡的夫妻生活,只想在回家后,家里有饭香等着我,方先生你可以不认同,但我不希望你贬低玉君,既然不懂得欣赏她,就让我来好好疼她。”

劳斯莱斯消失在视野中,方建成站在原地很久,只觉得心里苦涩难耐,他回望四周,街上人流穿梭,嘈杂热闹,可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了。

-

方茴几乎没有给网友们议论的机会,她抽空把之前的百万抽奖活动名额抽了出来,筛选掉活跃度不高的客户,最后微博抽出了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对方在微博上偶尔晒自拍,经常发一些愁绪满满的话,也经常在深夜里睡不着起床,说自己经常会在夜里痛哭,对方说自己有抑郁症,感觉一辈子都不会好了,人生没有一点希望。

方茴顿了顿,笑着公布结果:

“好了,这就是中奖的锦鲤@小呆呆,一百万的现金大奖,请你直接跟我的助理联系,另外小姑娘我看了你的微博,你说你有抑郁症,说人生没有一点希望,可你却在一千万转发中,抽中了这100万大奖,你PK掉了其他一千多万人,你真的很厉害,希望你好好治病,好好生活。”

得知自己没有中奖,大部分网友都表现得很平静,当然也有接受不了的。

—啊啊啊啊,我房子都看好了,你告诉我我没中奖?

—什么鬼?我已经策划了环球旅行,就等钱到账了,方总你不行啊!!

—我柠檬了,凭什么就抽中她呀,这小姑娘好像也没比我多什么,嫉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别人的运气都那么好?锦鲤永远是别人家的!!这不科学啊!

—换了20个小号来抽,竟然没中奖,人家就一个号竟然还中奖了。

—@小呆呆是新款锦鲤啊,谁都不服就服你,拜小呆呆有好运。

很快,就有公众号把小呆呆的照片放到图片里,上面加字——转发这个锦鲤,你抽奖也能中100万。

而小呆呆在得知自己中奖后,一直难以相信。

@小呆呆:“我这一天都晕晕沉沉的,至今不敢相信是我中奖了,以前一直想如果我中了彩票会怎么样,现在我真的成了那条锦鲤。谢谢少奶奶对我的关心,今天我收到了很多私信,都是那些走出抑郁症的小哥哥小姐姐,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安慰我,真的感谢大家,没想到这次中奖会变得这么暖,拿到钱我想带我奶奶出去旅游一下,后续钱的用途我会发在网上,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总之,闹闹腾腾的微博,被方茴的抽奖也打乱了节奏,而方月心方家那些糟心事,虽然有人议论,可方茴全然不放在心上,那些就是真实的她,没必要为了给网友营造出较好的形象而一直隐瞒,再说,不怕别人议论你,怕就怕没人议论,她这几天因为抽奖的关系,再加上方月心这么一闹,她的微博粉丝已经到了3000万,粉丝增长快得有些吓人。

就在这时,有个媒体捉到了老爷子,那人不怕死地冲上去问:“郁老爷子,请问您对您儿媳妇方茴怎么看?”

老爷子本来不答话的,听她这么问,不禁奇怪道:“什么怎么看?”

“听说您儿媳妇并不是千金小姐,她家世普通,情况还略显复杂,您难道不在乎门当户对吗?”

老爷子竟然呵呵大笑:“年轻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门当户对?当然不可否认我本身是在乎这一点的,可方茴这姑娘非常好,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更重要的是我儿子喜欢,你说门当户对还重要吗?”

记者小姑娘听激动了,你听听人家说的,这种大佬竟然为方茴说出“门当户对还重要吗?”这种话,显然是极其认可方茴的,传说中方茴在豪门日子不好过应该也是假的了?

“有人说您不满方茴第一胎的性别,一直在追她生第二胎,真的有这样的事吗?”

老爷子哈哈大笑,“不满方茴第一胎的性别?我儿媳妇生了龙凤胎,你说我满不满意?你这小姑娘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我儿媳妇生了孩子,我送了游艇飞机送了两位数的信托基金,你说我满不满意?”

记者小姑娘半晌没回过神,所以方茴生了龙凤胎?不对,让她缓缓,之前根本没有这样的消息爆出来,还是说爆出来的都被郁家拦下了,现在是老爷子亲口爆出来的!而且,生个孩子老爷子光是送礼就送了两位数,这肯定不是十块二十块,照豪门的规矩,肯定是以亿为单位的,小姑娘意识到自己得到了多大的猛料,立刻回去把这事写成新闻稿。

于是,全世界都知道方茴生个娃就得了十几亿,不少人酸她,说是为了钱一直生娃,简直是生育的机器。

—生育机器?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真的想要孩子?有些人就很喜欢孩子,再说这才升了一胎就叫生育机器了,那么全国女性都是机器咯?真是不懂有些人怎么想的,我觉得少奶奶够低调了,有飞机游艇从没晒过,从未晒过钻戒,竟然还有人说她高调。

—我去!少奶奶怀了双胞胎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没人通知我,气哭!

—天哪,我说上次直播时看到两张小睡床,但是当然没人理会我。

—哈哈哈,郁总果然很行,一胎中俩。

—说是人生赢家一点也不夸张了,而且怀了双胞胎身材恢复这么好?

—我真的要变柠檬精了,哎,如果说我我也愿意不停地生,反正生了也不要我照顾,生完还有那么多钱拿,孩子以后继承千亿资产,不说了,柠檬了。

方茴哭笑不得,没想到她和郁文骞辛苦捂半天的秘密,就这样被老爷子给爆出来了。

而且老爷子还很有理,“普天同庆嘛,我孙子们这么可爱,没道理别人不知道啊,呵呵呵,要是大家见到泡泡和格格,肯定会和我一样的心情,忍不住就想跟人炫耀。”

方茴和郁文骞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

不过这下一来,乐力伟不太高兴了,明明说过他要先爆的,结果被人占了先机,好在他手里有照片,于是他把泡泡和格格的眼睛打上马赛克,照片这样一搞,根本看不出小孩长什么样,方茴也就随他去了。

“本工作室记者跟随方茴出去,发现少奶奶一手抱一个,姿势娴熟,听说平常也是她亲自奶宝宝,特别贴心。”

“宝宝们长得特别可爱,继承了父母的有点,眼睛大,鼻子翘,嘴巴小小的,脸型也好看,哥哥长得瘦一点,妹妹反而比哥哥胖,可见在麻麻肚子里妹妹就是个小霸王。”

“俩个宝宝都长得特别好,郁家因为宝宝的出生,也奖励了方茴这个儿媳妇飞机、游艇、别墅,给孩子准备了基金,可以说,郁家上下对方茴都非常好,网友们都多虑了。”

“记者还发现,每天早上郁文骞都拉着方茴的手在院子里散步,每天郁文骞出门,方茴都会拎着包送他上车,临走前,俩人会交换一个贴面吻,非常恩爱,可见有了宝宝,夫妻关系并没有被冲淡。”

网友们本来就喜欢围观这种豪门生活,看到龙凤胎的照片后,很多人一直反复琢磨记者的话,说宝宝特别可爱,而且还是哥哥妹妹,可见是龙凤胎无疑了,龙凤胎什么的,真的特别好,有儿有女,除此外,方茴和郁文骞每天都这么甜吗?出门时还交换一个吻?天哪,这是什么神仙夫妻。

方月心虽然还想蹦跶,可网友显然不会给她机会,方茴釜底抽薪,把一切都交代完了,把这热闹给毁了,让她没有任何可爆的点,很快她就没了热度。

不知不觉到了方茴录制《偶像来了》的时间。

节目组的人亲自上门来请她,谁叫之前因为方月心,节目组已经把她得罪了。

“方总,您一定要继续录制啊!如果没有您,观众会砍了我们的。”

方茴笑笑,“你们敢说你们不知道方月心的事?”

“这……反正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原本跟您沟通时确实是别的人,只是不知道怎的竟然换成她了。”

方茴既然参加了,临时退出也不是个道理,再说了方月心肯定不可能参加下次的节目了。

趁机提出要求,当然不是什么公平公正的,如今节目组对她有愧,她自然要替自己的人谋福利,况且她签的练习生都是后来的当红小生,各个都是后世说得上名号的咖,到这节目来不过是镀金,她的练习生要长相有长相,要样貌有样貌,凭什么机会要让给别的公司。

这类活动多少有内幕,说公平公正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既然她有机会提出条件,既然她她可以跟节目组交换条件和资源,那她没有不用的道理。

最后节目组做出妥协,不出意外,方茴手下的艺人大部分都会出道。

郁文骞从外面回来。“太太呢?”

张嫂笑道:“在儿童房里呢,今天泡泡有些鼻塞,跟妹妹隔离开了,现在妹妹有点闹,俩个孩子都不太习惯,太太就一直陪着他们。”

郁文骞应了声走了,张嫂看着他的背影笑笑,虽然郁文骞话不多,看起来也不好相处,可在这工作了一年多,张嫂觉得他其实还不错,只要自己工作好好做,不出错,更重要的是,对方茴好,郁文骞就绝不会找她麻烦。

张嫂暗暗觉得,当初决定抱方茴大腿,真是十分正确的决定。

郁文骞进了屋,就见方茴在给泡泡喂水,他从后面抱住她,温声问:“泡泡怎么了?”

方茴蹙眉,“哥哥好像感冒了,因为不严重,我没给用药,就一直多喂水喂奶。”

“医生怎么说?”

“医生也不主张太早用药,说先观察一下。”

小泡泡眨巴眨巴眼睛看他们,见了郁文骞,他咧着嘴冲爸爸露出小嘴巴,郁文骞伸出手指靠近他,他立刻张嘴到处找,郁文骞挑眉,“他好像长牙了。”

“啊?”方茴凑近了看,果然,果然有颗乳牙冒头了,“这么早就长牙了,还真是比一般孩子早很多。”

郁文骞亲着她的脸,月嫂刚进来见了,便咳了咳低头跑了。

方茴怪道:“弄得怪不好意思的。”

“怕什么?难不成我在自己家里想亲自己老婆还得看别人脸色?”郁文骞声音冷冰。

方茴说不过他,她怀里的小人儿滴溜溜看她,把她逗笑了,“儿子会不会在想,我爸妈怎么这么不靠谱,抱着我呢,就想别的事。”

郁文骞哼了声:“那他得看好了,这是亲身示范,别以后都不懂怎么泡妞。”

说完,还在方茴脸上亲了几口,引得泡泡张着嘴啊啊啊的,似乎想阻止,方茴被逗笑了,俩人就这样一边抱着孩子一边交换唾液,丝毫没有受孩子的影响,这一亲就控制不住,郁文骞很快动情,把她拉进浴室里。

方茴当着孩子的面,莫名心虚,“孩子还在呢。”

“把他放在边上,让他看现场教学。”

“喂,别在娃面前开黄腔行吗?”

“他就是这么出来的,”方茴哪里拒绝的了他?俩人得顾及孩子,还怕有人进来,跟做贼似的,到最后方茴咬着他肩膀。“不能……”

“不是没来大姨妈吗?”

“那又不是不排卵,总之我咨询过医生了,咳咳咳,反正你注意点。”

郁文骞似笑非笑,结束后拉着她问,“还特地去咨询医生了?”

“废话,怀孕又不要你生。”

郁文骞似乎不高兴,只道:“我要是能替你生孩子,我哪里舍得你受那样的罪?”

方茴媚眼一跳,“说的倒是好听。”

郁文骞似乎是为了惩罚她,拉她又战了一次。

-

结束后,某人神清气爽,可方茴却累得不轻,她斜着眼哼哼似乎在无声控诉某人的暴行,却得到了某人一个安慰性的吻。

“你妹妹生了。”

“什么?”

“生了个男孩。”

方茴嗤了一声,没想到这事越来越热闹了,生了男孩?本来要是女孩,郁家可能也不会过分关注,可要是男孩……

“那我得恭喜你又添了一小辈。”

郁文骞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走回卧室穿衣镜前换衣服,方茴挑眉站在一旁,“怎么了?难道不对吗?你们郁家的男人还真是厉害啊,这中奖率还真高。”

上一章:第73章 下一章:第75章
热门: 巫师之旅 光明王 高窗 冰与火之歌8:冰雨的风暴(中)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仙剑问情6:天人永殇 网游之帝皇归来 逆转星辰:魔女五小姐 捉鬼实习生6:乱局与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