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俩人去了客厅, 月嫂把孩子们抱了出来, 老爷子正在看泡泡和格格, 这俩个小东西也是机灵鬼,每次看到老爷子就咯咯笑个不停,老爷子本来就迷信, 有一次他跟方茴说过,总觉得他有今天的财富是命赐给他的, 其实回顾他这一生, 从白手起家到现在, 虽然也有自己的努力在里面,但最重要的还是命好运好, 而泡泡和格格每次冲他笑,从迷信的角度来说,小孩子这样笑会招来好运,再加上算命的来给俩孩子算过, 说是这俩人都是人中龙凤,孩子命中带财,能旺父母旺祖辈,甚至是身边的人都能沾到他们的好运, 原本对俩孩子不很热络的朱引兰几人, 听说这话之后,都开始对孩子和颜悦色起来。

“你看这俩个小东西, 一看到我就笑,方茴你很会生, 这俩孩子继承了你和文骞的优点,聪明又机灵。”

方茴笑了,她刚靠近宝宝,宝宝们又开始咯咯笑,笑得声音很大还一直不停,就是有再大的烦恼,看到孩子的这张脸烦恼也会瞬间消散了。

“可能是继承了郁文骞的大脑,我看他们比普通孩子聪明很多。”

其实是因为修炼的关系,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老人家都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不管这孩子多大,果然,老爷子乐呵呵地笑了:“是啊,文骞自小就聪明,我一向疼他,还好他没让我失望。”

方茴眯着眼继续拍马屁:“爸你真会教孩子,以后我们泡泡和格格也让您来教了。”

“我这个年纪了,哪能帮你教孩子?你自己的孩子自己带走,我啊,就没事逗逗孙子孙女就行,”老爷子呵呵笑完,又说,“今天是你生日,正好俩孩子在这,我也就一并宣布了,我们郁家的孩子出生时我都会帮他们成立基金,只要孩子们不走上歧路,等到结婚时就可以拿到这信托基金,我也给泡泡和格格存了一些,虽然文骞肯定会帮他们谋划,但这也算是我对孩子们的一番心意吧。”

方茴觉得不好意思,之前已经给了很多了,别的不说,就飞机游艇那些,已经很奢侈了,她都不好啥意思晒出来,总觉得这行为有些炫富,也不好意思带朋友去坐,毕竟她身边的人身家都不算特别高,她总觉得没必要。

现在老爷子又要给,嗯……她是不是该一边拒绝一边拉开小口袋?

“爸,您身体还健壮着呢,还不如您帮他们保管,等他们结婚了再给他们。”

老爷子笑了,“我哪能过那么久?就这几天我一直觉得腰腿不舒服,人老了,就跟一台生锈的机器一样,跟以前不能比了。”

方茴瞥了他一眼,笑笑:“爸,我看您就是身上阴寒气太重,我那有我妈求的符,我回头给您拿一张。”

老爷子笑眯眯答应着,其实他一直想要方茴的符,只不好意思开口,实在是方茴的符灵的有点吓人,之前他的车出过好几次事故,每次都及时躲开了,有一次车被两辆卡车夹攻,车垫被碾成肉饼,最后不知怎的,那车竟然停下了,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坐贴着符的那辆车,其他车很少坐了。

这边方茴接过信托基金,被上面两位数的数字吓得噎了一下,未了避免自己显得太没见过世面,方茴推脱一番,最终面不改色地收下了。

老爷子似乎也很满意,还笑道:

“前些年我们在港城买了块地建宅子,最近我打算把那边扩建一下,等泡泡和格格的弟弟出生,你们一家就搬去那边住,那边风景好,地方也大。”

方茴噎下,老爷子这话说的很巧妙,其实她第一世时听老爷子说起过这块地,老爷子扩建了别墅后,那套豪宅价值约20个亿,不过早些年这地买的也便宜,算是非常赚钱的投资了,听说老爷子一直想去那边养老,没想到现在却暗示要把这别墅送给他们一家,可前提是得带着泡泡和格格的弟弟去,也就是说老爷子在明里暗里催生了。

如果说第一世,方茴可能会明白说着拒绝的话,并告诉老爷子她不是生育的机器,可现在她年纪大了知道做人不能太直白,再说老爷子这个年纪,为什么不催其他两儿媳,只催她生二胎?而且必须是男孩?抛去老人家重男轻女的思想不谈,这其中会不会有别的理由?

比如说他已经有意把家产留给郁文骞,所以要她生两个儿子才保险?

方茴思来想去,当即只是笑着回答:“爸,我和文骞会加油的,这家里地方大,当然是孩子多一点热闹一点才好了,家里孩子多,爸你看着高兴,这人心情一旦好,就什么灾病都没了,就是为了爸,我也得多生几个。”

反正哄人又不要钱,又不亏本,说几句好话怎么了?能要人命不成?反正方茴就负责忽悠不负责善后,善后的事就交给郁文骞好了。

老爷子果然被哄得哈哈大笑,对于方茴的话满意的不行,都说现在年轻人都不喜欢生孩子,还好他这儿媳妇与众不同,跟外面的女生不太一样,害他刚才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他送了方茴一套本地的别墅作为生日礼物,又要送给温玉霞和方向阳,被方茴拒绝了。

“今天是你生日,玩得开心点!”老爷子笑呵呵的。

方茴去院子里坐坐,造型师过来给她编头发,造型师把她头发松散地编在身后,又在头发上插了院子里现摘的野花,方茴笑呵呵的,觉得新鲜,但是出门时,造型师还是帮她把野花摘掉,换成钻饰。

电话忽然响起,方茴接起就听到郁文骞说:“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方茴已经打扮好,她一出门就看到郁文骞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方茴略显讶异,“你亲自开车?”

“是。”

“我们去哪?要不要把孩子地上。”

郁文骞脸色难看,“带他们做什么?我们好不容易过个二人世界。”

方茴笑眯眯上车了,她一开始担心郁文骞的腿不能开车,后来见郁文骞操作的很熟练也就罢了,别说,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郁文骞开车,第一世的郁文骞腿惨的很厉害,只能依靠轮椅,每到阴雨天,方茴都能听到郁文骞的闷哼,显然在忍耐疼痛,他不肯吃止痛药,每次疼完都浑身大汗,有一次方茴无意中撞到他脸色冷寒的模样,被吓得转身就跑。

郁文骞穿了件黑色西装,不同于平常的商务风,这身西装很有设计感,加上头发弄过,看起来比平常多了些风流潇洒,方茴看得心扑通扑通直跳,拐弯时郁文骞一手搁在车窗上,另一只手推着方向盘,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郁文骞唇角微勾,挑眉看她。

“不认识了?”

“感觉很不一样,老公你帅的我都不认识了。”方茴笑嘻嘻道。

到了红绿灯,郁文骞把车停下,勾着她重重地吻了上去,方茴略显惊讶,很快就发现他今天真是具有攻击性,完全不像平常的她。

一吻结束,车开动后方茴有种醉氧的感觉,头脑晕乎乎的。

“我唇膏都被你吃没了。”方茴嘟哝。

郁文骞眼含笑意,“抱歉,嘴太甜我没忍住。”

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方茴气得咬他手指,一根根咬,殊不知她那样子在郁文骞看来简直就是挑逗,郁文骞眼里窜着火,却还是忍着,不知过了多久,郁文骞把车停在一个私人游艇码头,方茴正疑惑,就见郁文骞走过来,替她打开车门。

这家伙很高,加上与生俱来的气质和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让方茴看得心砰砰直跳,从前的郁文骞因为气质阴沉,难以接近,总让人无心关注他的长相,如今的郁文骞身上的气质缓和了许多,比从前看着英俊了。

方茴勾着唇,下一秒,郁文骞附身替她解安全带。

“谢谢。”

“应该的。”他打开后备箱,再回来时手里已经捧着一大束花,方茴露出惊喜表情,笑着挑眉,“老公,你怎么忽然变这么浪漫?”

郁文骞咳了咳,“我们很少有约会的机会。”

“所以你就想浪漫一下?”

郁文骞默认了,方茴当然不会傻到去泼冷水,自己老公给她准备的浪漫,她求之不得。郁文骞拉着她的手去了游艇,方茴敏感地察觉到这游艇不是老爷子送她那艘,似乎比她那艘更大更宽敞更奢华,内部装修应有尽有,像个豪宅一般,只客厅就大的惊人,并且还有一面落地窗,方茴惊讶道:“这是……”

“送你的生日礼物。”

“我要这个干吗?老公你是不是太浪费了?”

郁文骞嫌她话多,“买给自己老婆的东西算什么浪费?”

方茴笑着亲他一口,“谢谢,我很喜欢。”

郁文骞的面色这才放缓,游艇使出码头,眼前的风景也开阔起来,海风吹的头发飞起,方茴环顾四周,只觉得此刻难得的平静,她靠在郁文骞怀里,不禁问:“我们晚上在这吃吗?”

“是。”

“睡觉呢?”

“在这睡。”

方茴笑着踮起脚尖,勾住郁文骞的脖子亲了亲,老公精心策划的惊喜总要好好表扬的,方茴笑眯眯献了吻又开始吹彩虹屁,“你说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好的老公?不得不说,我嫁给你真的很幸福。”

郁文骞挑眉,“不得不说郁太太的话很官方。”

方茴笑了,“商业互吹必不可少。”

郁文骞宠溺地去摸她头顶,方茴被这动作弄得耳根一热。天气正好,游艇上微风阵阵,方茴躺着晒太阳,躺着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她醒来身边并没有郁文骞的人,倒是游艇里有香味传来,方茴赤着脚走进去,远远的就看到郁文骞系着个围裙在厨房里忙碌,他这样子,英俊的不像话,让方茴忍不住盯着看了很久,她掏出手机把这样的郁文骞拍了下来。

“醒了?”

“在做什么?”

“牛排。”

煎牛排属于简单的西餐,不过郁文骞和做酱汁的步骤看起来很娴熟,方茴靠在门边笑眯眯看着,平常在家里总有一群人盯着,去哪都有保镖,走在路上至少有两辆保镖车同行,生活在那房子里感觉像是生活在鸟笼中,倒是难得有这么清净的时候,方茴从后面环住他的腰,用脸蹭着他的后背,“老公,你做饭的样子好帅。”

郁文骞头都不抬,“郁太太不简单,一句轻飘飘的夸奖差点让我生出一辈子给你做饭的心。”

方茴抿唇,“说的是实话嘛,话说老公你怎么什么都会,改天教我点其他语言,还有骑马什么的呗,我想学学。”

“好。”

郁文骞笑着做完,把盘子摆到桌子前,这桌上已经布置好了,摆放着红酒和鲜花,倒是很有仪式感。

方茴双手合十,笑眯眯道:“我要开动啦!谢谢老公的付出!”

“等等。”郁文骞忽而站起来走到方茴身边,径直跪下,在方茴惊讶的眼神中,他掏出戒指,郁文骞沉默许久才道:“方茴,我要向你求婚,但我不会问你答不答应,因为我不允许你拒绝。”

方茴惊讶得无以复加,随即,温玉君、方向阳、孟心露、陶小雅、吴蓁蓁等人都来了,方茴惊讶地看向郁文骞,这才明白,他找借口把她骗出来,就是为了进行求婚。

周围有摄像师拍照和摄像。

众人都含笑看向方茴。

方茴不是喜欢出风头的性子,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这种求婚场合,她总觉得如果自己是当事人一定会惊讶,可经历过才知道,仪式感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这种情境下,她忍不住眼眶温热。

她迫不及待拉起郁文骞的手,“老公,不用你求婚,我也要嫁给你!”

众人被她弄得大笑起来,郁文骞紧张地冲她笑,又掏出戒指,这一次是他买的戒指,真正的结婚钻戒,郁文骞戴戒指时手一直发抖,方茴眼里盈笑,默默注视着自己的男人,这一刻她又一次感谢上苍。

之后他们在游艇上办了一场生日派对,方茴直到后来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镂空礼服短裙,头发松松散散地绾着,头上插着钻饰,整个就是求婚的标准装扮啊,原来连造型师也被串通好了,说不定连老爷子都知道,只是没告诉她。

方茴嘟囔:“幸好刚才没做什么丢人的事,你都不知道你穿着围裙时我差点把你裤子给扒了。”

“……”郁文骞一副你怎么不早说的表情,要是知道她有这心思,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别人带来。

“不急,老婆,”郁文骞偷偷咬她耳朵,“今晚我们有的是时间。”

晚上人散去,他们留宿在了游艇里,这一天方茴累得半死,躺在床上不想动,郁文骞抱起她,“去洗澡。”

“唔,动不了了。”

“我帮你洗。”

方茴很快就后悔,这澡越洗越长,最后足足洗了快两个小时,洗完出来方茴累得昏睡过去。

自打方茴生完孩子就一直没来大姨妈,所以郁文骞也乐得天天吃肉,俩人难得过了段没羞没躁的日子,最近郁文骞很忙,方茴有一天在家里看到婚礼策划书才知道他在准备婚礼,虽然她觉得无所谓,可她也期待真正戴上头纱,做他的新娘。

-

当晚,方茴打开微博,却见方月心又一次上热搜了,这一次方月心晒的是自己和裴老先生的合影,裴老先生是裴孟洋的爷爷,和郁家关系不错,照片中方月心站在他后面,手搭在他肩膀上,笑得很亲昵,而裴老先生笑容平淡,眼睛并没看向镜头。

这合照一出来,网友就在议论,说裴老好歹也是泰斗级人物,怎么跟方月心的关系那么好?

@方月心:很有幸和裴老见面,从您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听你讲述了您的创业故事,我实在太感动了。

配图是合照还有一张长文讲的是裴老轰轰烈烈的一生。

方茴默然许久,默默给裴孟洋发了条微博:“方月心怎么认识裴爷爷?”

裴孟洋显然也知道了,“我爷爷正气着呢,经常发了好大的火。”

裴爷爷不想被绑定炒作也正常,打脸来的太快,就在不久后裴孟洋发了条微博。

@裴孟洋:大婶你谁啊?一把年纪天天蹭热度,蹭完你姐蹭你姐夫,蹭完郁家蹭我们家,我爷爷根本不认识你好吗?要不是你说你是方茴妹妹,老爷子怎么可能跟你合影?人家是看在郁老爷子和郁文骞的面子行吗?蹭这么多热度怎么就没把你蹭蹭秃噜皮?长得丑还作妖,我简直不能忍!

裴孟洋喜欢玩微博,有百来万粉丝,因为敢说吸引了不少死忠粉,他这么一骂,且裴老是他爷爷,可信度非常高,打脸是赤裸裸的。

—哈哈哈哈,原来根本不认识?装的关系那么好,这女人最近怎么回事!

—丑人多作怪,就问@方月心,打脸疼不疼?

—脸太大了,人家跟不认识你还装熟,这么说我跟首富也很熟,毕竟我天天在他家买东西。

—真不要脸,我一直觉得这女人有问题,还好裴少出来打脸了,话说她跟她姐姐关系应该不好吧?感觉方茴还是挺低调一人,怎么有这种亲妹妹?

“月心,不好了,你快上网上看看,那个裴孟洋在网上骂你。”杜美霞跑进来。

方月心一愣,原本得意的脸色在看到那微博的内容后瞬间一变,怎么可能呢?这个裴孟洋是谁?怎么会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毕竟她也是方茴的妹妹,怎么也该给她留点脸吧?

杜美霞急道:“怎么办?网友肯定对你印象很不好,我就说吧,这一招太冒险了一点。”

方月心咬咬牙,发了条微博。

@方月心:人有钱就了不起吗?就可以说话这么难听吗?我不过是出于崇拜才发了这图,我到底有什么错?

裴孟洋很快回了。

@裴孟洋:心机婊别装可怜,你自己做的妖还好意思骂别人,你天天蹭你姐热度,你好意思吗你!你肚子里那孩子到底是哪来的你心里没数?

@方月心:我的孩子就是郁家的,这一点我姐姐知道,我们姐妹关系也很好,你不要挑拨我们的感情。

裴孟洋看不下去了,直接@方茴:“嫂子快出来,老虎不发威当你是病猫,你妹太极品了!”

方茴看他们闹了半天,闹到微博上有了4个热门标签才慢悠悠站出来。

方茴笑了笑,在手机上打字:

“@方月心,我们不熟,原本我也想放你一马,不想跟你一般计较,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但是你说过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如果我不出来澄清,全天下都会以为你孩子是我老公的,妹妹,蹭热度不是这样蹭的,我体谅你没名气,微博才几十万粉丝,还是买的僵尸粉,也体谅你没戏拍经常在夜里敲副导演的门,但对于泥之前的那番话,我们可得好好说道说道。”

“1、你妈妈在我妈妈怀孕后没多久就插足进她的婚姻,后来你妈妈好怀了你就上我们家大吵大闹,大半夜去我们家门口放哀乐,天天夜里打电话骂我妈没女人味,还总说我妈是自己活该,导致我父母离婚,你说你是我妹妹,说你跟我关系好,你心虚不?”

“2、你的孩子是谁的你心里清楚,郁家那么多人,可不止我老公一个人姓郁,我很肯定我老公喜欢的是我这种类型,像你那样前后平板的身材,的确不是我老公的菜,还有,我老公不喜欢戏精,你真想勾搭他,麻烦你换个风格。”

“3、至于我们的姐妹关系,正巧前几天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当年你妈妈勾引我爸爸出轨时,跟她的男朋友还没分手,也就是说,这两段感情是重叠的,多年来我一直觉得我们姐妹间感情不亲,却想不出原因,直到我拿到了这份鉴定报告,报告上显示,你跟我父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就是说,你不是我妹妹,你跟这世界上大部分人一样,于我而言只是路人,从今后别再把你的名字和我的相提并论,我方茴只有一个哥哥,再也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希望你低调点,实话告诉你我手里还有几个关于你的黑料,姐姐对你好才没爆出来,再瞎逼逼我就把你肚子里孩子的【真正】父亲曝光出来,对了,赶紧带着你那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妈逃跑,我爸爸虽然头顶绿成一片草原,帮别人养了二十多年孩子,天天送你学钢琴学跳舞各种付出,但他是个正常男人,再晚一步,我可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天哪,大瓜,瓜大到我不敢说话。

—心疼少奶奶,可想而知童年过的肯定不幸福,明明知道自己是私生女,毫无血缘关系,竟然还攀亲带故,这白莲花妹妹也是绝了。

—方月心大学还没毕业吧?这人生已经这么精彩了?

—方月心小姐,您的好友@阎罗王 已经上线,欢迎你从人间来到地狱。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阅读理解不过关啦,毕竟郁太已经标好了重点。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方月心:谁说我前后一样,身材平板的?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我们身材不一样!

—郁太发飙,前方高能预警。

方茴直接关了微博,她不是不知道把自己的私事曝光会引得网友议论,可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与此同时,方月心看到了方茴的微博,差点气得两眼一黑摔倒在地。

她猛地站起来,捂着心口好久喘不过气来,方茴竟然说知道孩子的真正父亲是谁,怎……怎么可能呢,她瞒的那么好,她明明从来没有显露出来,可她竟然不要命了,就这样把所有黑料都抖了出来,简直是个疯子!!方茴不要脸了吗?她可是郁家少奶奶,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私事公布给大众让大众当笑话看?还有她说什么?她竟然说自己不是方建成亲生的女儿?怎么可能!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剑徒之路 断龙台 篮坛大流氓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夏至未至 被献祭后和恶龙在一起了[重生] 二代目归来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工具人小弟觉得不行[快穿] 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