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根本不搭理记者, 保镖冲上来把记者拉走, 那记者也是急了, 对着他喊:“有人说你出轨了方月心是真的吗?还说方月心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郁文骞猛地停下,声音冷冽:“谁说的?”

记者被吓了一跳。

“我问你谁说的?”

记者噎了一下,“网友们猜测的, 你还没看新闻吗?这期的《偶像来了》播出以后,大家都说方月心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还说您在方茴孕期出轨之类的, 当然, 我们是很相信郁总的为人,您能不能澄清一下?”

郁文骞只面无表情盯着他, “你哪家媒体的?”

这小记者一愣,他一直听说郁文骞这人很强势,从不跟人解释,更不喜别人探听他的私生活, 当初他跟席若晴传绯闻,郁文骞已经让人去收购娱乐圈的媒体,听说郁氏的风格一向是如此独断,但是没办法, 人家有钱啊, 可是后来似乎因为方茴的阻止,郁氏没有进行收购, 否则现在郁文骞就是他老板了。

小记者硬着头皮说:“郁总您也别生气,主要是网友都认为方茴受了委屈, 您不知道这几天方月心一直聊她和方茴小姐的姐妹情,而方茴小姐一直没回应,没回应在众人看来就是默认的意思,当然郁总您肯定无所谓的,可方茴小姐和孩子就要受委屈了。”

郁文骞目光凉凉地看向他,那小记者被盯得眼神躲闪,差点吓尿了。

郁文骞终于没为难他,一句话没说直接进了车里。

就在这时,钟鸣刷到了一条热搜,当即皱眉道:“郁总,您看……”

郁文骞看向屏幕,视频中的方月心对着镜头接受访谈。

主持人:“能不能聊聊你姐姐和郁总的婚礼?”

方月心笑:“其实当初嫁过去的人应该是我,只是后来……算了,不提这些了,毕竟我们是好姐妹,我们一直担心她在郁家被人欺负过得不好,也担心她和姐夫处不来,毕竟他们连婚礼都没办。”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他们不办婚礼是因为感情不好,怕离婚吗?”

方月心沉吟:“我觉得有这方面的考量吧,不过他们现在也有了孩子,多少比以前稳固点。”

方月心的话掀起轩然大波,方茴虽然不是娱乐圈的人,可娱乐圈一直有她的传说,她的两千多万粉丝看到这热搜以后,又开始哭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少奶奶你多少说句话呀,急死我们了。

—所以开始应该是方月心嫁过去?难不成是方茴抢了她的男人?

—不是吧?方茴是小三?

—这是什么塑料姐妹花,这是在指责方茴抢了她的男人抢了她的富贵,还暗示自己姐姐过得不好,连婚礼都没有。

—她孩子到底是谁的?据说当初她被塞进剧组,走的是郁家的关系,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个角色被吴蓁蓁拿去了,真的,大家可以搜搜这件事,当时换角的事还有过微博呢。

—这个妹妹不简单,我相信方茴不是那种心机婊。

—我只相信郁太。

-

车内的气压一直很低,司机从前面觑着他的脸色,郁文骞沉默许久,终于吩咐道:“叫公关部处理这件事。”

“是。”

“最近是不是有个节目邀请?”今天早上,钟鸣说《与大咖同行》节目给他递出了邀请,郁文骞一向不爱搭理这种事,直接叫钟鸣给回了,谁曾想网上竟然闹出这么多事来,他翻看着微博上的流言,眉头越皱越紧,有个网友的话引起他的注意:“说到底就是因为郁总太低调了,怀孕的事没人知道,生了也没人知道,结婚没有婚礼,现在还有婚外情的谣言传出来,再加上郁文骞跟席若晴的传闻,总之,网友没信心也是难免的。”

没信心?郁文骞冷勾唇角,他没有义务让被人有信心,他一向以为他对方茴的心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行,可层出不穷的绯闻让公众议论不觉,虽然他不受影响,却给方茴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而他有义务给她一个完美童话,一个不受纷扰的童话。

他的女人只有他能欺负,别人,还不配。

晚上郁文骞回去,就见方茴没事人一样抱着孩子喂奶,方茴从孩子一出生,就是母乳混合喂养,按照郁文骞的意思,喂母乳太辛苦,还是直接奶粉,可方茴觉得这是难得的体验,她总怕养出白眼狼来,一直提防着,从小就要拉近跟孩子们的关系,郁文骞也就随她了。

郁文骞从后面抱着她,月嫂们识趣地离开,方茴回头,笑道:“怎么了?”

“明明有麻烦,怎么不找我?”

“什么麻烦?我没觉得遇到麻烦了啊。”

郁文骞蹙眉,盯着她片刻,“看来你是有应对的方法了。”

方茴忍不住笑了,在他嘴上亲了口,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放心,既然我这个妹妹想出名,那我就帮她一把,好歹得让她尝出点甜头才行。”

郁文骞眼里闪过微不可查的笑意,看她像小狐狸一样用计,只觉得新奇,“又想干坏事了?”

“谁说人家人家要干坏事的?”方茴手指在他胸口花圈,黑眸闪烁,眼尾每一寸都漾着风情,“哦对了,我确实是想干坏事,三爷你猜猜,我想干什么坏事来着?”

郁文骞直接把她抱起来,从婴儿房一直抱到卧室,期间佣人见了都自动低下头,见怪不怪的模样,门砰的一声关上,张嫂老脸一红道:“要不要做点补品给三少爷补补?”

晚上,方茴揉着腰,心里暗怪郁文骞总是不知轻重。

孩子有了以后他比以前变本加厉了,就好像为了惩罚她在孩子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作为女人,自己的男人一门心思扑在她心上,哪怕是她顺产了两个娃,他也依旧迷恋她,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吧,有时候太热情也实在让人吃不消,方茴虽然还年轻,可扛不住郁文骞那体力啊……这人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简直是天赋异禀。

不管哪方面。

想到刚才的亲热,方茴耳根发烫,起床洗漱时,她抚摸着镜子中这张完美无瑕的脸,忍不住眯着眼笑了。

她又掏出手机看了看,网上果然闹开锅了,她的粉丝也急坏了,可方茴却一点不急,她笑眯眯给季宜发了条微信:“在吗?”

季宜:“绯闻缠身的方总有何指教?”

方茴噎了下,“你作为经纪人不帮你老板撇清绯闻,你说吧,你这经纪人怎么当的?”

季宜咳了咳,“因为我知道,老板安静时更可怕,哦,这些辣鸡!竟然骂我方总,不知道我方总发起飙来很可怕吗?堂堂郁太是他们可以欺负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季宜这么戏精呢。方茴咳了咳,“低调一点,别显得咱们仗势欺人。”

“是。”季宜乖乖应着。

“去,帮方月心买个热搜。”

季宜发了个笑脸,显得很激动,“是,方总!我这就去办!”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看我被黑你很开心?”

“可不是,一想到方总要虐辣鸡了,我就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方总,咱们要把这次的案例写下来,以后作为公关案例分析,嗯,方总亲自示范,教学效果杠杠的。”

“……你可以闭嘴了。”

“喳!”

方茴勾了唇,“上次说的那个小鲜肉面试的怎么样了?”

“已经约好明天了,到时候您过来不?”

“没时间。”

“对方超级帅的!!!简直是娱乐圈第一帅,我前几天去见了一次,啧啧!那颜值……”

“好的,我安排一下。”方茴笑起来。

-

在方月心接受了采访后,她果然又上了热搜,这一次总共有三个热搜关键词都是和她有关,人们议论他们三人的关系,人们还揣测方茴是她和郁文骞之间的第三者,人们唱衰方茴的豪门路,但不管哪一种都是她喜闻乐见的,方月心得意地摸着肚子,对自己如今的知名度十分满意,杜美霞也得意起来,“我就是我闺女肯定能红,那方茴算什么?照这样下去,你迟早能压过她。”

方月心抿着唇,吃了口杜美霞递给她的水果,“不过,妈,你说我这个肚子没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老爷子不是说要见你吗?这孩子都要生了,你赶紧利用这段时间把孩子的事处理好,总不能真的一个人带孩子做单亲妈妈吧?”

之前方月心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个孩子,如今却觉得,真要做单身妈妈也没什么,现在的观众都好糊弄,只要搞一个坚强妈妈的人设,就能上各种综艺,也能很快洗白,她现在知名度挺高的,怀孕的事又闹得人尽皆知,如果真的进不去郁家,那她会把孩子生下来,让这个孩子做她的摇钱树,保她下辈子吃穿不愁。

杜美霞又问:“你说这方茴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有什么不正常的?我说的又没什么错,她无非是觉得无法反驳我才不站出来,再说了,她就是站出来人家网友也不会相信她。”

说话间,方月心一刷新微博,她又上了一个热搜。

#方月心方茴姐妹#

瞧瞧,别人一辈子也许都上不了一次热搜,可她摸到敲门后,一天能上很多次,看来蹭热度的做法是有用的,虽然看起来蠢了点,可带来的知名度却是实打实的,就这一天已经有好几个节目在联系她,开出的价格都不低,其中以访谈节目居多。

“还有奶粉广告找我呢,妈,我是真的要红了。”

方月心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之前她一直觉得方茴是魔力老总,不能正面得罪,可她想明白了,与其被人暗地里打压,还不如把事情闹到明面上,至少她还能多点曝光度,只要她和方茴一天是姐妹,她们的关系就永远是一个爆点,毕竟方茴可是千亿阔太呢,而她就是这个豪门灰姑娘的亲妹妹。

这样的关系,可以用一辈子。

过段时间再曝光方茴生的是双胞胎,曝光郁文骞跟自己有私,曝光郁家争夺家产的事,她就不相信方茴还能每次都拦着她?

既然方茴不让她好过,她也不让方茴安稳。

想到这,方月心眯着眼,不无得意。

杜美霞的电话忽然想了起来,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她一脸急色,站起来说:“月心啊,妈要出去躲几天,你这几天也别回来了。”

“怎么了?”方月心站起来。

杜美霞脸色很不好看,许久后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原本方建成欠了3000多万的债务,家里的别墅公司连七八糟的财产抵押后,这本金原本也还的差不多了,可方建成这人一点记性都没有,这几天又被人哄骗去赌钱,加上之前没还完的,现在陆陆续续还欠人五千多万,“我问了,他明显是被人设局给套了钱,对方以砍他手指为由要挟他,他还真给人写了五千多万的借条,你说他还有没有脑子?这赌什么钱一夜之间能欠五千万?明摆着不对劲,可他就是死脑筋……”

“那现在……”

“家里这房子马上就要被收去了,咱们母女也要无家可归了,月心啊,妈当初不让你打掉孩子就是为了让你有个后路,你这孩子毕竟是郁家的,郁家不可能不管的,要是没这孩子,妈跟你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方月心不禁也红了眼,她的日子怎么会过成这个样子?明明她从小到大都比方茴强,可现在方茴成了高高在上的阔太太,而她就注定是个为生活奔波的小角色,方月心心里不甘,酸涩滋味绕在心头让她这一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过人上人的日子。”方月心暗暗下决心。

杜美霞哭起来,“妈相信你,我们就要让那对母女看看,我们一定过得比她们强,月心啊,人要学会低头,要能屈能伸,面子算什么?只要豁的出去,想要的都会有,妈当初要是爱面子,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日子……”

似乎想到她今天的日子过得也不顺畅,杜美霞红了眼,“算了,不说这些了,总之你是我女儿,是我大家骄傲,妈妈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千万不能被方茴打压下去。”

“我明白了。”方月心暗暗下决心。

-

郁文骞听人报告完,淡淡地应了声:“方建成怎么说?”

“已经签了,这是欠条。”钟鸣把欠条给他。

郁文骞扫了一眼,手指在膝盖上轻点两下,屋外暮色沉沉,郁文骞落在窗帘的光影中让人看不清在想什么,只声音凉凉地传来:“按照计划行事,交代下去,可别因为沉不住气坏了事。”

“是。”钟鸣低低应着。

“记住别让太太知道这件事。”

“是。”

“其他几个人调查的如何?”

钟鸣一一报告着:“按照太太所说推测,身边可能对她有威胁的人,除去方月心和方建成这两个被我们套牢的,此外还有郁娴、郁曼、郁阳、陆思羽等人,但这些人都不具有威胁。”

“不管有没有威胁,我不想这些人再出现在方茴周围。”

钟鸣低着头,因为自己老婆的一个梦几句话就费这么多功夫的,郁文骞也算是头一份,明明只是个梦而已,可郁文骞就是认定方茴身边不能留有任何威胁,所以他要把这些人一一拔出,这一刻钟鸣甚至同情这些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可郁文骞就是不打算放过他们。

方月心一连上了好几天热搜,上的微博网友都烦了,整天看她出来说自己姐姐的事,一个18线小艺人,什么作品都没有,就上过一个垃圾选秀就能去当导师?《偶像来了》到底是怎么搞的?

很多人刷弹幕要求节目组把方月心撤了,说她没有任何资格来指导学员们,还有,虽然因为方茴和方月心的关系,这个节目开播2个小时点播量就过了亿,可那又如何?大家都是奔着新闻去的,这波炒作让学员们的粉丝特别介意,总觉得方月心这女人把水搅混了,也把学员的风头压了下去。

更有人猜测这是她们姐妹俩联合炒作的手段,是节目组故意制作的爆点。

节目组明明知道方茴在,还把方月心请去,明摆着没安好心。

对于这次,方茴充耳未闻,她去了趟公司面试了一个新人,对方的颜值很高,是那种你看到他就知道这人会火的那种,这样的底子可遇不可求,更别说对方为人谦逊,很懂礼貌,方茴经过全方面考核,决定把他签下来,作为《我和idol谈恋爱了》的男主角。

女主一直没有更好的人选,方茴一直为此发愁呢,谁知当天晚上她就收到了贝蕾的短信:“方茴,我想演戏。”

方茴笑了,过了好几个月,贝蕾才想起来发信息给她。

“好,我正好有部戏在招演员,你来试试吧!”

贝蕾只回了两个字:“谢了。”

方茴笑眯眯地逗着娃,前几天她和郁文骞聊起乳名的事,郁文骞给了两个很豪门的名字,听起来就一本正经的,被方茴给驳回了,方茴想赶时髦,觉得给孩子起奢侈品的名字也不错,比如说宝马、保时捷、卡地亚、兰蔻之类的,结果郁文骞冷冷来了句,说他的孩子又不是货品,再说他郁文骞的孩子是无价的,不让叫这几个小名。

于是这两个多月大家一直叫宝宝,大的叫大宝,小的叫小宝。

方茴想着,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思来想去她还是把乳名定下来,最终大宝叫泡泡,小宝叫格格,郁文骞只评价了两个字:“俗气。”

当时方茴眯着眼问:“说谁俗气呢?您老再说一次。”

郁文骞翻了翻书没理会她,直到方茴一口咬在他肩膀上他才漫不经心地回眸:“当然是我俗气,郁太太以为我说谁?”

方茴哼了声,算他保命意识强,孩子的小名这才定下来。方茴一手抱着泡泡一手抱着格格去花园里散步,刚跑了几步,她敏感地察觉到某个地方有反光,方茴看去,树丛动了动,果然有狗仔!

方茴气得追上去,她跑得快,那人正准备跑就被她拦下了。

见了那人,方茴气死了,“乐力伟????”

乐力伟呵呵呵哒,眼睛一直落在方茴怀里的孩子身上,笑得意味深长,“恭喜方总恭喜郁总,我就说这事透着古怪,为什么那些医生护士从来不聊孩子的性别,原来……哈哈哈哈,我真是太明智了……果然,谁都逃不开我这双眼!”

方茴被他气到了!!这什么人?当初投资乐力伟的工作室简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有木有?

方茴气笑了:“好了,是俩娃,你猜的没错,我是不是该夸你业务能力强?”

乐力伟呵呵:“不用夸奖,话说这俩娃是龙凤胎?”

方茴一滞,差点拿拖鞋扔他,“你给我滚!!!”

乐力伟笑得更得意了,“方总,别啊,咱们可是老朋友了,说这话多伤感情啊,不过虽然你是我们公司的老总,但是有句话说的好,亲兄弟明算账,咱们关系好是一回事,这工作归工作,我作为狗仔,肯定要履行我的职责……”

方茴气得摆手,“滚滚滚滚!!”

“呀,要不让我给俩娃拍几张照片?到时候打上马赛克就行。”

“我叫保安了!!喂,110啊,这里有个偷窥狂……”

乐力伟气得牙痒痒,“行,我这就走,咱们热搜见!”

方茴气尿了,“回来!”

乐力伟笑着回头,“呵呵呵,方总什么事?”

“先压着,我下面还有点事要跟人算一下,这事等后面曝。”

乐力伟立刻想到了方月心,他当然知道方茴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这人你不得罪她什么都好说,要是得罪她会弄得你怀疑人生,那方月心真是太想不开,好好来认错,伏低做小,也许方茴还能留她一碗饭吃吃,可现在……

乐力伟莫名觉得有点刺激,他笑眯眯盯着俩孩子,从怀里掏了个红包出来,每个孩子身上塞一个,笑眯眯说:“这是给大侄子大侄女的红包,那我就等方总通知。”

方茴气笑了,赶紧把他给撵走了,这个乐力伟还真是……

当下,她手机响了起来,对方不知说了什么,方茴抿着唇笑得跟个狐狸似的。

“好的,你把证据送来给我……”

-

今年方茴过生日被月子冲了,后来俩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给她过农历生日。

一早,郁文骞从后面环住她,亲着她的脖颈,亲的方茴眯着眼求饶,他才低声道:“生日快乐,郁太太。”

方茴伸手,“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郁文骞拍了她的手,嫌弃道:“就不能留点悬念?送礼物也要有仪式感。”

方茴听笑了,她真是受不了他,明明是个男人,明明不算浪漫,可每次牵扯到她,他总愿意花更多的心思。

“今天什么都不用管,交给我。”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热门: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坠落之上 只差一个谎言 玻璃之锤 逍遥大亨 银河之心·天垂日暮 天才医仙(神医风流) 历史的尘埃(死灵法师的仆人) 大穿越时代 隔河千里,秦川知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