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生孩子之后, 方建成方莉一起来病房里探望, 郁家也不好拦着, 只好把人放进来,温玉君看到方建成板着脸出去了,留方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你这孩子, 怎么跟爸爸也见外了?你生孩子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爸爸,爸爸好去产房等你出生啊。”

方茴忍不住笑了, “爸, 我出生时你好像都没守在产房前, 怎么对跟对你不亲的外孙倒是这样客气了?”

方建成脸一红,他在这件事上确实做的不好, 当初温玉君生方茴时生了一天一夜,那时候医术没有这么发达,温玉君被折腾得没了半条命,那时候方建成嫌她太麻烦, 人家女人生孩子就那么快速,她倒好,浪费这么多时间,等待的过程中方建成渐渐没有耐心, 便干脆去医院外面吃饭喝酒, 谁知这一喝就喝多直接回家了,等他回来才知道, 温玉君根本没人照顾,方建成他妈也没去医院, 温玉君一个人躺在床上又冷又饿,却连搭把手的人都没有,一直拿这件事来怪他,那时候他觉得女人生孩子都这样,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温玉君那个反应实在太娇气了一点,他妈妈也是这样说的。

“方茴,你还在怪爸爸?爸爸知道我做的不好,但是爸爸年纪大了也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原谅爸爸?”

方茴勾了唇,嗤笑道:“原谅可以啊,只要你别找我要求,你要多少原谅都可以。”

反正一句原谅如此廉价,违心说一句有何不可?

方建成不自然地移开视线,“爸爸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其实也不大,对郁文骞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方茴啊你真要帮爸爸一把,不然爸爸会死的。”

方茴板着脸,“爸,惹孕妇生气孕妇会回奶的,我老公护短,要是被他知道你又来要钱他会不高兴的。”

“可是……方茴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是怪爸爸跟你杜阿姨在一起是吧?只要你愿意,爸爸可以离开她回归家庭,我和妈妈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方茴听笑了,一脸不敢相信地盯着他,真没想到方建成会说出这种话来,他到底哪来的脸认为这么多年过去,温玉君还会在原地等他?

“爸,我妈也不是捡破烂的,你有钱时养小老婆养私生子,好处落不到我和哥头上,现在自己落魄了就想到我和我哥了,哪有这么好的事?父母和孩子是一场互相反哺的过程,父母养育孩子,等父母老时,子女才会赡养父母,如果一个做父亲的没有尽过自己的责任,又凭什么要求这孩子出于爱去包容他?我说话可能有些难听,但很显然,你要是多听一些实话也不至于落得如今的地步,我不给你钱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你是个很差劲的父亲,在我过往的人生中,我反省过自己为什么要看后妈的脸色,被继妹欺负,而我爸爸却活得像个旁观者,那时候我以为他不知道我在家里的处境,现在我想明白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冷眼旁观只不过是因为那没有侵犯自己的利益,懒得管,我就不说你把我卖给郁家了,既然你已经拿到好处为什么不见好就收?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那高利贷要去砍你杀你,那你就让人家砍,小孩都知道做错事要自己负责,你又不是小孩子呢。”

方茴笑笑地说完这一切,说着让方建成心酸发冷的话,方建成心里一寒,他自问不是个好父亲,对方茴也不算好,可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当面指出他的恶劣和不堪,这种难堪依旧难以消化,他恼怒他不甘他也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可他发现他根本无法辩解。

方茴抱着怀里的俩个孩子,温柔地笑笑:“人啊,总要记得反省自己,千万不能做一个差劲的父母,孩子就是父母的镜子,总有一天,你会惊讶,原来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孩子,敢不敢问问在孩子心中的你是什么样的?其实也不用问,谁心里又没点数呢?”

她笑着逗孩子笑,说的话却叫方建成心凉不已,他不敢相信地看向方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嘴巴张大却最终没说出口。方建成低着头走出房间,背影落寞颓然,方茴目送着他离开,忽然发现,方建成也老了。一旁的方莉没想到方茴能说出这番话,顿时有些不自然,方茴笑着看她:“姑姑有什么事吗?”

方莉干笑着:“没什么,只是来看看孩子,对了,吴天的事……”

方茴抿唇道:“我既然答应了姑姑,肯定要带吴天的。”

“哎哎,只要你没忘就行。”

-

郁文骞来了月子会所,方茴让月嫂添了筷子跟他一起吃。

“菜都没什么味道,难吃死了。”方茴抱怨。

“再忍忍,出月子我带你去吃好的。”

方茴跟他聊了今天方建成的事,又忽而道:“老公,有没有合适的对象给我妈介绍一个?条件一定要好,知根知底,我妈要是再婚,我这边也可以给她点嫁妆,反正不会亏待人家。”

郁文骞略显讶异,“你不介意?”

“有什么可介意的?我就希望她过得好好的,到时候打我爸的脸,我爸那人太没点自知之明了,我和我哥现在过得挺好,要是有人照顾我妈,我也会为她高兴的,而我们的情况放在这,不管找条件差的还是好的,人家的目的都可能不单纯,那还不如找个条件好的呢。”

“好,我筛选一下。”

俩人吃完饭漱好口,方茴凑过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郁文骞把她搂到怀里主动加深了这个吻,方茴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可他太过强势,拉着方茴的后脑勺不让她离开,边上的月嫂见了都识趣地离开,互相还对视一眼,心说这小夫妻还挺恩爱的。

“爷?”方茴躺在他怀里撒娇,嫁给他后她一直是专宠的待遇,现在忽然来了两个小家伙提醒她她当妈了,方茴总觉得她还是喜欢郁文骞把她当小女孩的感觉,郁文骞气息灼热在她耳边舔了舔,隐忍道:“你身上有股好闻的奶香味。”

把方茴弄得耳根一热,老脸一红。

“月嫂还在外面等着呢,别闹,等我出月子的。”

郁文骞不让,忍的艰难,“谁挑的火谁负责灭。”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么不禁挑逗。”

“你还不懂我?你就是故意的。”郁文骞咬牙。

方茴勾了勾唇,在他怀里偷笑,之后她替他舒缓了一次,好不容易把他给打发了。

她故意的又怎样?跟郁文骞好些天没同房,检查一下不是很正常?

这边俩人刚收拾好,孩子便哇哇大哭起来,双胞胎也是奇怪了,一个哭,另一个准要跟着哭,俩孩子里妹妹又娇气,是那种你一分钟不看她她就要哼哼唧唧的性子,真是个小公主型的,而哥哥则跟妹妹相反,明显有担当多了,老爷子那天还说哥哥跟郁文骞小时候性子一样,从来不可不闹,很好带。

不过方茴觉得小女孩娇养着也挺好,反正家里有条件。

郁文骞娴熟地把孩子抱了起来,蹙眉:“哭得很厉害,是不是饿了?”

“可能吧,妹妹很贪吃。”

方茴把哥哥也抱了起来,俩个娃躺在爸妈怀里,安静如鸡,瞪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父母,出生后俩娃洗了次澡,次完后明显舒展开了,皮肤白了人也水嫩了不少,仅仅三天就跟刚出生时判若两人。

方茴笑着逗他们,“小家伙就想要抱,一抱起来就不哭了。”

一向对孩子没有太大感觉的郁文骞,看着自己怀里不算重的孩子,忽然觉得他怀里的重量沉甸甸的,跟她一起,生两个跟他姓的孩子,似乎也不错。

-

方茴来一向认为家里的月嫂多那她就能轻松许多,可她显然想的太简单了点,她带了四个月嫂来月子中心,加上月子中心本来就有了,她得管理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一开始倒是没什么,后来明显月子中心和家里的形成了两派别,两派明争暗斗,谁都看不惯谁,一边说出一个观点,另一边一定要反驳,而方茴家的月嫂都不简单,各个都会英语,平常那都是从胎教开始抓起,不是带娃去上钢琴课就是带娃上击剑马术,奔波于各种国际学校中,见的都是社会精英和有钱人,自然看不上月子中心这些“见识短浅”的,一开始方茴没想管,可没想到事情越演越烈,到后来她每天都得为月嫂的事心烦,管理公司没费劲的方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受挫。

她懒得管,毕竟她在管理这方面就是个半吊子,想到其他人家有保姆专门就抱孩子,有保姆专门遛狗,一家请十几个保姆都正常,她一想到这事就头大,直接把问题抛给了郁文骞。

也是奇了,郁文骞不知用了什么招数,之后的几天保姆各个都很低调,每个人都向对方茴展现自己的真善美,把方茴也看乐了。

她去请教郁文骞,却听郁文骞语气寻常地说:“也没什么,就是制定了一个考核措施。”

“什么措施?”

“跟公司差不多,每个月都要考勤,有季度和年中年终考勤,其实沟通不难,有什么需求和想法直接提出来,像你这样心里把什么都想了,可嘴上什么都不说的,显然不行。”

方茴乐了,“我是懒得说,没想到你还挺在行的。”

“谈不上在行,我请月嫂不是给你添堵的,这几个不喜欢,下面你好好挑着。”

方茴应下来,准备等出月子再说,不过这些都是小插曲,方茴说要给网友们直播也不是开玩笑,主要她月子里实在太无聊了,定好了日期,她特地在这天好好洗了头,务必要维持住小仙女的人设,可别网友们吹了半天的彩虹屁,结果发现她月子里颜值崩了。

开门声传来,穿着黑衬衫的郁文骞走进来,他扣子解开了两颗,锁骨半露,线条清晰,看得方茴莫名觉得饿。

“我饿。”方茴舔舔唇。

郁文骞挑眉:“想吃什么?”

方茴正要说想吃你,结果月嫂进来了,她话锋一转,咳道:“想吃你……做的猪蹄。”

郁文骞眉头轻蹙,显然没想到她的口味还挺重,他虽然出国留学过,可只会做简单的食物,复杂的中餐并不在行,不过结婚这么久他还没为她下厨,想到这,郁文骞吩咐司机去买猪蹄,自己则去网上搜索相关的教程。

“怎么样,能搞定吗?”方茴凑过去。

“问题不大,我按照视频上的方法做,改良成适合你的口味。”

方茴从后面搂着他,“你知道我的口味?”

郁文骞睨着她,似笑非笑,他对她的了解又何止是这些,喜欢吃的食物,喜欢的做爱姿势,喜欢的穿衣风格,他都了如指掌,,郁文骞掏出处理好的主题,按部就班地取来调味料,方茴就傻眼地看着他量好25克料酒,汤1300克,香油5克,然后花椒5粒,冰糖50克,葱13克。

方茴被他逗笑了,正好直播要开始了,她干脆打开直播对视频上笑道:“hello,我是方茴,正巧我老公要给我做菜了,这是他第一次为我下厨,但我没想到他打开的方式如此清奇,你们自己看吧……多少克都严格按照视频上说的来,切葱一定要切1厘米宽,且生姜要切正方体的,果然是理工科老公。”

留言猛地多了起来。

—这是直播了?我天哪!我就是随便点开一下。

—大佬做菜?这是什么神仙爱情,能吃到大佬做的菜,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郁总操作起来并不是很熟练,还有他为什么拿这种尖刀来切东西?感觉像是拿手术刀。

—背影好帅啊,屁股挺翘,身材也太好了吧?

—少奶奶出月子了么?皮肤状态特别好。

方茴笑着撩起头发说:“还没出月子哦,哎,今天忘记洗脸了,我说这话你们应该知道什么意思吧?快夸我,快夸我!”

—哈哈哈,郁太求夸奖呢,不过这颜值真的逆天了。

—为什么人家生个孩子这么容易呢?

—郁总亲自下厨,这也太幸福了吧?身家那么高的男人亲自为你下厨哦。

—豪门小说的模板cp啊,那些YY郁太的小说又可以有新剧情了。

少奶奶,听说你要当导师是吗?我家崽也要参加,你一定要多关注他啊。

方茴笑起来:“导师的事你们都知道?安啦,我会好好选择偶像的。”

“这就是天价套房?果真很奢华?”

方茴把视频转了一圈,无所谓地说,“还可以吧,也没大家想的那么夸张,我月子做完以后就回家了,其实我也不需要特殊照顾,毕竟我是顺产的。”

—想看孩子。

—娃一定长得很帅吧?

—等等,为什么我看到两张婴儿床?两个不同颜色的小包被呢?

—我也看到了,可能是上一家用的吧?毕竟郁太怀的又不是双胞胎。

方茴眯着眼笑:“等孩子大点再给你们看,这娃有点丑。”

“郁太这么美,娃怎么可能丑呢?”

幸好,郁文骞没有把厨房给烧了,不过几个月嫂还是很担心,都凑过来想表现一下对雇主的关心,郁文骞好不容易把红烧猪蹄端上来,方茴把镜头对准桌子上的主题,心情很不错,“大家看,这是我们郁总第一次做猪蹄,值得庆祝啊!!”

—我实话实说,卖相有点丑,不过大佬做的,也就忽略不计了,哈哈哈。

—新东方欢迎你去进修,郁总,冲鸭!

—不好意思打击郁总,卖相太丑,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你们这些坏人,为什么说的这么直白?不就是卖相丑了点吗?那又怎么样?狗头。

—郁总,你这个红烧猪蹄颜色太浅了,让人没什么胃口。

—少奶奶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方茴眯着眼,对着镜头挑眉,“我怕是这圈子里第一个直播吃红烧猪蹄的女人了,待会记得给我多截点图做表情包。”

—手机准备妥当,截图开始!艾玛,都是盛世美颜啊。

—郁太这小嘴儿吃猪蹄也很美。

—天仙颜值别说吃猪蹄,就是吃屎都美得不像话,完了,我在说什么?

—我也好想吃啊,不行,我得去点个猪蹄外卖。

—豪门阔太在线吃猪蹄。

—话说郁总应该很少吃这类食物吧?真是画风清奇的一对,人家都晒钻石豪宅派对,你倒好,红烧猪蹄!

方茴咬了口,郁文骞站在镜头外道:“怎么样?”

方茴欲言又止,又怕打击了老公的积极性,“嗯,怎么说呢,好像没熟。”

“……”

—哈哈哈哈哈!这什么神仙反转啊。

—猪蹄没熟味道很难闻的,腥。

—郁总打脸不?

—没想到郁总也有被嫌弃的一天,果然在厨艺上我比大佬厉害多了。

—少奶奶,我来做给你吃吧,来我家,我来疼你!

郁文骞咳了咳,温声道:“那我再去热热?”

还好娃的哭声救了他,于是大家又看到传闻中的冷厉大佬,拿起奶瓶,驾轻就熟地给娃冲奶喂奶。

直播间安静得十分诡异,所以,为什么她们要闲的没事干来看这种撒狗粮的直播?

-

方茴直播的事被挤上了热搜,老爷子也不知怎的看到了,据说还对管家来了一句:“这小子,我都没吃过他做的猪蹄。”

老爷子吃醋了,回头方茴安慰他说,幸好没吃,吃了命就没了,老爷子才哈哈大笑,幸灾乐祸起来,对于郁文骞是厨房黑洞这件事,显然超出了方茴的预料,不过一想到他这样一个人竟然不会做菜,她总觉得有种反差萌。

孩子两个月后,郁文骞告诉方茴他看好了一个男人,想带温玉君去见见,大家不要弄得太尴尬,就一起出去打球,让俩人有相处的机会,方茴特地打扮了一番,等到了那,她才发现对方的条件还不错,是个做红酒生意的老总,常年在国外做生意,这两年才慢慢把生意转到国内,他自己在法国和阿根廷有酒庄,身家还不错,十年前丧妻后一直没有再娶,本人比温玉君大几岁,因为也是白手起家,和温玉君倒也有话聊。

到了那,温玉君多少感觉出什么来,面对这个叫温家良的男人,各种不自然,好几次甚至脸红了,方茴不禁感叹,温玉君虽然年纪不小,可恋爱经验真的很少,每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都一样。

俩人单独走了走,方茴眯着眼看他们的互动,问:“老公,你觉得有戏吗?”

郁文骞沉吟:“问题不大,你母亲也不是唯唯诺诺的人,有些思想又有传统女性的温柔贤惠,现在还有自己的事业,就算跟他成不了,想找个不错的男人,也不是难事。”

方茴定睛看去,郁文骞说得对,自打温玉君做直播有钱后,她身上有了股精明的气质,穿衣打扮也比从前更年轻了,可她一向是个温柔又坚定的人,眉宇间散发的柔情让人很难拒绝,这个年纪谈恋爱肯定不像年轻人那么扭捏,回来后,方茴偷偷问:“妈,这位叔叔怎么样?”

温玉君赧了,“你怎么想起来给妈介绍对象?是嫌妈没催你生二胎吗?”

方茴僵住,“哎呦,我就是看你一个人太孤单了,有个人陪着不好吗?你就说对温叔叔感觉如何?”

温玉君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她和温家良是本家,温家良比她大几岁,人也沉稳,他和方建成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人,谈笑间可见气度,人走过全球各大城市,见识也多,她觉得自己多少配不上,再说她一直没有再找的心思,大部分离婚女人都是一个人过的,她都这个年纪了,再找一个说出去让人笑话。

“我都这把岁数了,哪里还给你们添负担?我就想着能给你和你哥带带孩子就行。”

方茴不认同:“任何年纪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那……这要看对方怎么说吧。”

等温家良回来,他笑得一派温和,“方茴是吧?我想约你母亲出去听相声,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放行?”

方茴看向温玉君,却见她耳朵红红的,十分可爱,方茴当下笑起来,“那我妈就交给温叔叔了。”

这一天方茴累得够呛,回家还得照顾两个娃,这俩娃夜里总要喝夜奶,方茴不忍心把孩子都交给保姆,经常亲力亲为,晚上要起来很多次,傍晚她回到家躺在床上睡了一觉,谁知睡着睡着就做起了春梦,她梦到郁文骞把她捆起来要“修理”她,也梦到郁文骞拉着她吃了好几顿肉,之后俩人还去了那套装修的很变态的房子,总之,是个香艳热辣的梦,方茴醒来时浑身发烫,眼睛眯着就见郁文骞扯开领带,将袖子往上绾起,人压在她身上,将她双手压制在床上,人靠在方茴耳边,声音低哑:“睡饱了?”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热门: 巫师自远方来 ABC谋杀案 刺局4:局外局 怪客书店 偷偷藏不住 不连续杀人事件 叛逆的门徒 暗恋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网游之修罗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