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钟鸣一早给郁文骞汇报工作, 他敏感地感觉到郁文骞的心情不好, 怎么说呢, 从一早开始就是低气压,就好像欲求不满一样,是了, 方茴怀孕了,郁文骞欲求不满是应该的, 只是, 这怀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怎么今天格外不一样?

“郁总?”钟鸣低着头看他。

“今天多少号?”

钟鸣报了日期,郁文骞重新看了手表, 眉头紧锁,原来她才走两天。

“郁总?”

“把我今天上午的活动给推了。”

钟鸣应下,简直更不解了,出门时他碰到了张嫂, 因为经常来郁家,他跟张嫂很熟,当下偷偷问:“张嫂,太太在没在家?”

张嫂一愣, “没在, 回娘家两三天了。”

钟鸣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就说郁文骞怎么表现得这么反常,原来是老婆不在家, 难怪了,自俩人自打结婚起就很少分开,以郁文骞宠老婆的变态程度看,显然是接受不了跟老婆分居这种事。

钟鸣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这边,一早方茴就接到了郁文骞的电话。

“喂。”

“老公?”方茴笑起来,“去上班了么?”

“没有,你心情很好?”说这话时的郁文骞眉头紧皱,就好像方茴心情好是多么不可原谅的事。

“是啊,我跟我妈来她上班的地方了,正在逛婴儿用品呢。”

“婴儿用品直接让人送来家里。”

“什么东西都让人送到家,那就没意思了,我自己又不是没长腿,”方茴挑着东西,有些心不在焉,“老公还有事吗?没有我就挂了。”

郁文骞脸色不好,挂电话时脸黑的不行,钟鸣瞥了他一眼,心道这个方茴也不了解自家老公了,郁文骞这个状态,明显是缺爱。

方茴买好衣服才想起来郁文骞这个电话,她赶紧又给老公打回去。

“三爷?”

郁文骞对着话筒沉默许久,方茴迟疑道:“你怎么不说话?”

这边郁文骞阖了眼,很久才轻描淡写道:“方茴,你已经离家两天了,马上就是第三天了。”

方茴一愣,继而大笑:“才两天而已,再说我怀孕了在你们家住着不舒服,就想回我妈这让她给我做做饭照顾我什么的。”

郁文骞眉头皱的更紧,“郁家也是你家。”

“好吧,我家行了吧?”其实方茴也想他,但是最近她放暑假了一个人待在家里实在无聊,她自打肚子显怀后就很少去公众场合露面,更不想去郁文骞的公司,生怕自己的样子被人看到,万一人家觉得她变丑了呢?作为郁文骞的太太,她不希望别人说她丑,在这方面她是有包袱的,再说家里还有郁娴郁曼那两个讨厌鬼。

郁文骞不容她多话,直接去方家接人,温玉君看到他的车就开始笑,回头一脸得意地对方茴说,“我说吧,不出三天,女婿肯定要来接你。”

母女俩第一天就开始打赌,赌郁文骞多久来接人,所以方茴这几天故意不接他电话,方茴还以为他顾及面子至少能熬几天,谁知道这才两天他就熬不住了。

方茴笑道:“妈,那我真回去了?”

“回吧!不回的话我怕女婿要发火了。”

“对了,妈,你那班就别去上了,你现在晚上不是卖内衣做直播吗?这边够累的了。”

温玉君点点头,她也有这想法,女儿女婿很出名,前几天有人认出她女儿,还说她太低调了,女婿女儿那么有钱,她还在这种柜台里卖衣服,有些好事的总说是她女儿女婿对她不孝顺,有钱不给老人家用,让她出去工作补贴生活,这样久了对小辈的名声没好处,所以温玉君也有辞职的意思。

她的直播事业虽然做的不大,也小打小闹,但是因为她总是很耐心地给小姑娘讲解穿内衣的正确方法,告诉小姑娘怎么才能保持胸部的健康,她是长辈,又卖这个卖了一辈子,小姑娘们都很信任她,所以直播间还是有一些真爱粉的,这让温玉君挺受用的,其实每天也不用多,能赚个一两百就比上班好了。

“妈知道了。”

方茴亲了她一口,抱着衣服下楼,“那我走啦!”

车后座,郁文骞周身带着寒气,面无表情地看向心情不错的方茴,方茴瞥了他一眼,莫名从他眼里看出了一点哀怨,她笑着展示手里的衣服。

“你看我给孩子买的包屁衣和睡袋,可爱吧?双胞胎什么都好,就是买东西都要买两份,浪费钱。”

郁文骞:“我们郁家还养不起两个孩子?”

“养得起是真的,浪费钱也是真的,哎,反正这俩孩子不知道生下来怎么样呢,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港城那边可以抽血验性别,方茴没验,想留点惊喜,郁文骞对孩子的性别也没多大的好奇心,只说健康就行。

见她一直翻着小孩子的衣服,郁文骞难免吃味,“方茴,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老公?”

方茴搂着他笑道:“我哪里能忘?我老公这么帅。”

“少来。”郁文骞伸手把她推开。

方茴又黏上去,“三爷~~没有我在家你无聊了是吧?”

“方茴!”郁文骞很认真地开口,“以后不许在外面过夜,不许离开我超过一天时间。”

“那你自己要是出差怎么办?”

“我会安排好,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去。”郁文骞不像是在开玩笑,方茴眨眨眼随即又了然,家里有私人飞机,哪怕有孩子他们也可以随时一起,实在不行,多带几个保姆把孩子也给带上。

方茴应下来,回去时郁文骞要从她身上讨回来,方茴平躺在床上,今天她穿了件红色的吊带裙,吊带滑落肩头,香肩半露,泪眼迷蒙,白嫩的肤色配上那一抹红,看得人热血直冒。

“三爷~怀孕以后的我是不是失去魅力了?”

郁文骞已经懒得回答了,直接用实际行动来证实,她魅力不减。

-

下午俩人没事,难得出去逛逛,俩人从未逛过街,方茴最近的衣服总是容易小,干脆拉着郁文骞去逛裙子,她不穿孕妇装,孕妇装的设计总是差了点,穿肥大的裙子或者是T恤就行,只是一般宽松的衣服穿起来总显得拖拖拉拉没精神,所以方茴总要自己试衣服,买那些有点设计感的,比如说露肩的设计,多少亮眼些。

“这件衣服怎么样?”方茴试了件抹胸的A字长裙出来。

郁文骞眉头紧皱,“当妈了还穿那么低胸?这裙子拽一下会不会掉?”

“掉的话谁会发明抹胸裙?”

“换一件!”

方茴勾了勾唇,气得进去又换了件,这次她穿了件红色的吊带裙,跟她今天身上的不是一个款式,这件是橘红色,特别显白。“怎么样?”她转了一圈。

郁文骞看到她后背的橄榄形镂空,眉头皱得更紧了,“后背这么露在空调房里会着凉。”

“……怕着凉可以穿针织衫。”

“既然要穿针织衫,那为什么还要买这么露的衣服?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选一件不露的?”

“……”

方茴咬咬牙,又试了一件一字领露肩的纱裙,因为有设计感面料的质感也不错,这种纱裙显得很高级,“这件总不错了吧?”

这件穿起来根本看不出怀孕,特别遮肚子,方茴很满意。

郁文骞却依旧不悦,他视线在方茴身上来回几次,方茴皮肤白,人又性感,穿这种蓬松的衣服,盖住了肚子,露出细长的颈部曲线和修长的双腿,衬得更性感了。

“这件……”

“其实吧!”方茴忽然开口了,她一边翻动着衣服一边若无其事地笑笑:“我以前没谈恋爱的时候一直在想,要是我老公大男子主义,一直挑剔我穿衣服,还管东管西,我一定要把他给休了,那种男人不要也罢,不过我相信我老公绝不是那种男人,你说是吧,老公?”

“……”郁文骞应道,“其实这件衣服很不错,很适合你。”

“老公你眼光太好了。”方茴亲了他一口,又拍拍他的肩膀,“去付钱吧!”

等他们走出女装店后,店员才后知后觉道:“你们觉不觉得刚才那对夫妻有点眼熟?”

-

方茴买了几件裙子,过意不去,就去了男装店给郁文骞买几件,郁文骞平常总是穿衬衫,就是夏天也经常是一身黑色,看得人都热,不过他平常在班上经常要给员工开会,穿的太休闲也镇不住场子,方茴想了想去还是带他去那种稍显年轻的男装店。

“老公以前没有我的时候,你怎么逛街?”

“我从不逛街,那太浪费时间了。”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逛?”

郁文骞很认真地看她,“跟你在一起,浪费时间也甘之如饴。”

方茴笑起来,转身给他挑衣服,郁文骞真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这家店的款式又不错,方茴觉得他每件都适合,挑了一件又一件,“老公,你去试试。”

郁文骞看向她期待的眼神,默默接过衣服,如方茴所料,他穿什么都好看,最后方茴选了几件在公司和在外面都能穿的,付钱时她递上自己的卡笑道,“上学期我的奖学金,正好够给你买衣服。”

郁文骞眼里闪过暖意。

方茴自打怀孕后就很喜欢吃冰的食物,天又热,俩人去买了个冰棍,方茴牵着郁文骞的手道:“我们是不是像谈恋爱?”

“是。”

“你以前谈恋爱时也这样吗?”

郁文骞顿了片刻没回答。

方茴安抚道,“我不会介意的,虽然会有点小吃醋,但你这个年纪谈几次恋爱也正常。”

郁文骞却像是不高兴,“你以为谁都像你?”

“哎?”想到自己跟郁阳谈过,方茴咳了咳心虚道,“我也不知道会遇到你,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跟郁阳谈恋爱,那你呢?你以前……”

“我没谈过。”

“……不可能!你以前身边那些女生眼睛又不瞎,不可能让你单身的。”

郁文骞叹了口气,只好转移话题:“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方茴觉得他奇奇怪怪的,路上有几个小姑娘一直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似乎在看郁文骞的腿,其实方茴也觉得奇怪,郁文骞的腿竟然还没好,可她分明能感觉到对方的腿上已经没有寒气了。

郁文骞显然也注意到了,“你在不在乎?”

“在乎什么?”

“在乎别人指指点点,议论我的腿。”

“我在乎。”

郁文骞一僵,却又听她说,“我不想他们议论你,他们只是不相干的人,议论我可以,但议论你我会不开心,再说我不希望别的女人盯着我的男人看,你是我的!”

郁文骞把她拉到怀里,下巴磨蹭着她的头顶,温声说:“方茴,你一定是老天派来治我的。”

-

天热后,老爷子吩咐着给方茴找适合的育儿嫂,家里一下子来了两个孩子,肯定会手忙脚乱,原本方茴和郁文骞打算搬出去住,可看老爷子这兴奋劲儿,方茴根本不好意思伤他心,加上新房子还得通风,只能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婴儿房已经布置好了,等你出月子回来,孩子就可以抱进去跟育儿嫂住了。”

不知为何,方茴莫名不想把孩子交给别人,如果自己的孩子都交给别人照顾,那生孩子的意义在哪呢?当然,她知道老爷子也是好心,是不想她太辛苦,两个孩子,她肯定得累着,如果抱来自己屋里,跟她和郁文骞一起,她倒是没什么,白天可以补眠,可郁文骞的睡眠效果肯定很不好。

要么让他出去住?

方茴跟郁文骞提出这件事,却听他冷笑一声:“一直以来,我都怀疑你有了孩子就不要老公,现在看来我没猜错。”

“啊?”方茴干笑,“我怕你睡不好觉。”

“我睡不好你肯定也睡不好,怎么?你以为我会把孩子丢给你?”

方茴叹气,听说有孩子后这生活得发生变化,现在看果然如此,她知道周围的阔太都是把孩子扔给育儿嫂的,等孩子大一点就有专门的老师教,母亲对于孩子来说似乎真的只是借助了一下子宫,方茴不想要那样,那样的教育方式父母子女间关系不好,以后万一真闹出争家产的事,那得多糟心。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郁文骞,“咱们的孩子咱们自己养,好吗?”

郁文骞看向她,“你会累。”

“累就累,不累就想养孩子?再说,就累几年,等孩子上幼儿园就轻松了。”

“你来决定。”

方茴笑着抱住他,“还是你对我好。”

晚饭时,郁阳从外面进来,他状态不太好,看起来备受挫折,老爷子皱眉道:“怎么搞的?”

郁阳摇头,其实并没有大事,只不过前世郁文骞这时候没醒,他管理郁氏倒是不觉得难,现在郁文骞醒了,他在公司兼职步履艰难,明明看起来他这边才占优势,可他不管做什么事,人家根本不卖他面子,看的还是郁文骞,那些人不仅相信郁文骞,也怕他,怕他像疯子一样不择手段,郁文骞这个人,你只要你不触及他的利益,他也不会为难你,所以那些人都不蠢,纷纷倒戈向郁文骞。

郁阳最近的项目都不顺利,加上方月心非要把孩子生下来,让他烦躁的要死。

“听说你手头的几个案子都遇上麻烦了?你还年轻,管理公司难免有不懂的,有不懂的就去问问你三叔,他管理公司很有经验。”老爷子吩咐。

“是,爷爷”郁阳低头,眉头紧皱,这个家所有人在老爷子眼里都不够重要,只有郁文骞才是老爷子的骄傲。

“对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孩子?”

郁阳眉头紧锁,“不想要。”

老爷子没想到他这么坚决,当即叹气:“你要真不想要,就不要把人弄回家,现在方月心住在家里,你又说不要孩子,你让方茴的父母怎么想?”

郁阳看向方茴,却见方茴无所谓地耸肩。

“是她赖着不走,而且……温美霞昨天来找我,让我给她2000万。”

老爷子皱眉,看向方茴,却见方茴也面露不解,轻轻蹙着眉头。“方茴,你知道这事吗?”

方茴摇头,“我跟她没联系的。”

一旁的郁文骞倏地冷冷开口:“你父亲听信别人传言,投资了虚拟货币,现在亏得血本无归,因为他投进去的钱都是借的高利贷,所以现在道歉别人四千多万。”

方茴抽了口气,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高利贷校园贷这种东西还有人去借,整天看新闻都不知道不能碰,方建成没脑子吗?还欠了这么多钱?

“哦,”方茴冷嗤,“和我没关系,反正我不会给他一分钱。”

老爷子转移话题,“文骞,听说你准备并购双花?”

郁文骞沉吟:“还没决定,郁氏并购双花不是一时半会能谈下来的,跨过公司的整合难度大,战线长,我不是很看好。”

“你有自己的主意,自己决定吧,如果你想并购,我也会全力支持你。”

听到这个名字,方茴愣了片刻,双花?有点耳熟?对了,她记起来了,第一世时这是郁阳主导的案子,一开始对双花的并购很顺利,只是没想到后来双花忽然出问题亏损,几乎是毫无预兆地破绽,这件事使得郁氏直接亏损了5亿美金,郁文骞也是抓住机会才把大房踢出郁氏的权力中心,只是那都是2年以后的事了,这一世怎么提前了?

方茴看向郁阳,郁阳垂着不知在想什么,是郁阳在其中捣鬼?想把这一世亏损的锅留给郁文骞来背?

回房时,方茴道:“文骞,这个双花……你真准备并购?”

郁文骞拿出领带来,方茴很自然地接过。

“没有确定,怎么?”

“我就是觉得吧……”方茴给他系领带,结婚这么久,如果说有什么事进步飞速的,那一定是系领带了,方茴很快把领带系好,“双花这个名字听不起不吉利,你也知道我们修道的人都比较迷信,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信这些,当初你昏迷时,我就是去道观求了符,后来你才醒的。”

“我不信。”

方茴不敢相信地看他,“你信?”

“嗯,世间很多事都不是科学能解释的,既然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吉利,那我去否决了这个案子。”郁文骞很自然地说。

“啊?你会不会觉得我干涉你做决定?而你好像太随意了一些,万一这个案子对你事业发展有利呢?”

“一个项目而已,没有这个还有那个。”

方茴忍不住笑了,她和郁文骞不是一般的有默契,方茴踮起脚尖亲了他的唇,郁文骞勾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因为怀孕的关系,方茴的肚子很大,俩人现在没法正面靠近,中间总隔着一个西瓜,看起来有些好笑。

郁文骞亲了很久,二十多分钟后他才慢慢放开,但这时方茴的衣服已经被扒的差不多了。

她倒在他怀里,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问:“我现在是不是像一只笨拙的企鹅?”

“企鹅只是看起来笨拙,实则反应能力很快。”

“……”

次日,方茴被人喊了出去,杜美霞和方建成来了。

方月心拎着行李箱站在客厅里。

方月心的肚子已经有些显怀了,她气得直哆嗦,“郁阳,你就这样对我的?我怀孕了你竟然让我滚?”

杜美霞更气的抓狂,“我女儿给你郁家生孩子,你郁家就是这样对她的?大不了咱们撕破脸,我去媒体揭露你们!”

郁阳却绝情道:“随你!反正我不会娶你女儿,你老实离开,孩子你要是想生就你自己养,如果打掉,我会给你两千万的营养费。”

方月心急了,捂着肚子说,“这是你的孩子,你就一点没感觉吗?”

两千万算什么?方茴生个孩子得了好几个亿,这还不提以后分家产呢,朱引兰也说让她生下来夺家产,可郁阳就像是铁了心,怎么都不肯。

“郁阳,你不能这样对我。”

方月心像是一夕间长大了,长在门厅里竟然也哭得像个孩子,杜美霞直擦眼泪,心疼自己闺女,可郁阳铁了心了,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杜美霞抬头,就见穿着白色裙子的方茴从楼梯上下来,她一脸贵气,站在一脸女主人的气势,杜美霞不由想到了温玉君,那时候她去温玉君家玩时,温玉君也是这种气势,正宫娘娘一样,似乎从没把她放在眼里,杜美霞不喜欢高高在上的温玉君,她拼了命勾引方建成,果然,把他从温玉君那抢了过来,知道方建成出轨时,温玉君很崩溃,那一刻她才温玉君的脸上看到了裂纹,可谁曾想那个女人却咬咬牙,收拾了行李箱,头高高扬起走了。

现在,时光恍若倒流,转眼功夫,她的闺女变成了被扫地出门的那一个,而温玉君的女儿竟然在这里做豪门阔太?杜美霞在心里骂老天不长眼,她女儿那么优秀,哪里不如这个婊里婊气的方茴?

“当初我是瞎了眼才让月心跟了你这种人!”杜美霞气得骂道。

“不,瞎了眼的是我,如果不是我抛弃珠宝捡了砂砾,也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郁阳表情痛楚,视线不知觉地落在方茴身上,知道内情的几人都明白他在讲什么,杜美霞气得哆嗦,却也无可奈何,这里不是她撒泼的地方,而她最近过的也很不顺利,方建成在外面欠了债,家里没钱只能把别墅抵出去,她虽然还住在房子里,可她知道,她再也不是从前的温美霞,人一旦失势就会变得谦卑,杜美霞咬咬牙准备拉方月心揍人。

上一章:第64章 下一章:第66章
热门: 恶魔的伪装 老千2:盗亦有道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真珠塔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来啊,一起撸团子!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 网游之奴役众神 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