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正在开会, 他开会时会议室的气氛向来比较紧张, 郁文骞不是不知道大家都怕他, 可别人怕不怕向来不是他所关心的。

但今天的会议室显然气氛不一样,大家都时不时瞄向手机,还用一种坚定中饱含期望的眼神看他, 郁文骞从未感受过公司同事如此的热情,不禁皱眉。

回办公室时, 他忽然道:“徐秘书, 今天是不是有什么郁氏的新闻?”

徐秘书是跟了他好几年的员工, 当下干笑:“新闻倒是没有,就是今天公司的员工都在谈论抽奖的事, 大家……”她没好意思说大家都没什么心思上班了,只想着中奖了。

“什么抽奖?”郁文骞冷皱眉头。

“您太太,方茴小姐的抽奖,您看啊, 郁太说要抽100人,每人奖励1万,所以网友都疯了,说今年就靠这个发家致富了, 于是公司同事今天也在看抽奖的事, 这微博发出来没多久都转发一百多万条了,很多人疯狂刷屏留言, 我朋友圈都在议论这件事,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有部叫作《穿越千年的爱恋》的网剧要上了。”

以前徐秘书也很怕郁文骞, 可自打看过他的宠妻照片后,总觉得郁总没想象中那么可怕。

郁文骞眉头紧皱,点开那微博,神色稍缓,她在传媒公司似乎干的风生水起,想出这样的手段替电视剧宣传,100万很多吗?电视剧宣传费过千万都是寻常事,花个一百万抽奖,让全民都知道了这部网剧,其广告效果至少等同于几千万的。

每次刷新,转发量都会增加好几万,这样下去,这条微博的效果肯定会非常好。

郁文骞想象着她发微博的样子,眼里露出暖意。

郁氏的员工也都在议论。

“我们郁太很大手笔啊,一拿就是一百万。”

“有钱人啊,郁总赚那么多钱可不就是给她败的?还真是命好,嫁给郁总。”

“就是啊,虽然腿残了,但只要第三条腿不残就行。”

“你敢议论郁总,完了,小心郁总把你拉出去午门斩首!”

“求中奖!我这个月钱都花光了,要是有一万块那我下个月房租就有着落了。”

……

吴蓁蓁看到微博后,这才明白方茴没有开玩笑,她哭着转@吴蓁蓁:“这是什么神仙老总啊!方总对我是真爱啊!啊啊啊,我爱你,么么哒!只是裸奔?我们才不去裸奔呢!”

@宋成宇:就是,不裸奔!老板你太狠了!

@喻倾:裸奔?要裸老板先裸。

@孟心露:裸奔?啥?啥裸奔?啥啥啥?我听不见!

公司官博和艺人都出来转发,因为这个公司的艺人实在有点搞笑,万能网友很快出了一张图,上面是方茴公司所有人的合影,只是网友把大家的衣服都P掉了,这样一看,所有人都光着下身,用手捂着,做出十分搞笑的表情包动作,边上还配上文字——

啥裸奔?老板你再说一次?你说裸奔就裸奔?

还有另一张所有人盖着花布棉袄的图,配上文字——来啊!裸奔啊!反正有大把时间!

这表情包一出,众人笑疯了!

主要是艺人在大家心里的印象就是一本正经,这种沙雕风的未免太搞笑了,而且让自家艺人去裸奔?方茴很懂得娱乐大众,这种坑艺人的老板现在可不多了,于是各家艺人纷纷站队:“不要抽奖要裸奔!求喻倾的裸奔照,来来来!”

“不要抽奖要裸奔,求宋成宇裸奔照,一人血书!”

“不要抽奖要裸奔,天哪,想想那画面太壮观了!!”

留言刷屏,纷纷说想看艺人裸奔,大家是来搞笑的,可是获利的是谁呢?当然是方茴公司的艺人了,因为那个裸奔照,照片上所有艺人都被大家扒出来,还有公众号仔细分析了需要裸奔的艺人都有谁谁谁,当然,获利最大的还是电视剧剧组,这剧方茴可没有投资,可她竟然这么大手笔,宣传的这么狠,自掏腰包花了100万抽奖,引发这么多的关注。

当下电视剧那边来联系方茴表达感谢。

到了电视剧播出时,方茴的微博已经转发500万了,关注人数也过了千万。

其实她什么都没做,只是拿出100万而已,反正她现在有钱,也不在乎对艺人大方点啊。

于是乎,吴蓁蓁的《穿越千年的爱恋》就在众人的呼唤中,播出了。

理所当然,爆的一塌糊涂!

就一部网剧,引发了大家的全民恶搞,很多人去弹幕里刷抽奖的事,说想看吴蓁蓁裸奔,一开始就是为了一探究竟,很多人都觉得这种小成本网剧,又是不知名演员的,肯定没眼看,后来……

真香哦!男主好妖孽,帅得一塌糊涂,女主吴蓁蓁是什么可爱的女生哦,圆脸实在太有观众缘了,男帅女美,这样的剧不用看剧情就成功了一大半,光是舔屏就行了,更何况剧情还好看呢。

这剧也就理所当然地爆出了圈。

“吴蓁蓁的皮肤真好啊。”很多人称赞,纷纷叫吴蓁蓁出保养教程,结果人家吴蓁蓁发微博,说是用了方茴给的护肤品才好的,于是大家又去方茴的微博下闹,说要她交出护肤品品牌。

-

微博上闹闹腾腾的,方茴倒是没受太大的影响,她心情不错地跟戈雨发语音:“去健身了吗?”

“我已经到了!喻倾也在!天哪!果然还是你靠谱,知道他今天健身。”

方茴笑眯眯道:“那当然,我也是他挂名的经纪人好吗?”

虽然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经纪人,但是总的经纪人还是方茴啊,方茴也负责把控大方向,要到喻倾的行程问题不大。

“我们已经聊过了,聊得很开心。”

郁文骞忽然从背后抱住她,方茴放下手机,回头给了他一个吻,“老公?”

“跟谁聊天聊得这么开心呢?”

“你师姐啊。”

这下轮到郁文骞不乐意了,“俩个女人有什么好聊的?”

方茴笑眯眯搂着他,“那我找谁聊?”

“你说呢?”郁文骞挑眉,把她抱去床上,方茴笑着蹬他,谁知脚刚踹出去就被他握住,下一秒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在了他脚踝上,方茴愣了片刻,就见她左脚上被套了一个脚环,上面还缀着银色的铃铛,一动铃铛就响。

这男人的恶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方茴抿着唇偷笑:“三爷,你该不会是想把我套住吧?”

郁文骞撩起她的衣服头埋进去,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套住她根本不需要所谓的铃铛。

方茴咬着牙承受这种欢愉,郁文骞这个变态每次在床上就算没有大的动静也会让人觉得他比平常人变态许多,比如说他能舔的你求饶,啃的你毫无还手之力,还很有服务意识,总之,每当方茴以为自己脸皮够厚时,他总能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还差得远。

方茴也很久没满足了,到后面她翻身坐在郁文骞身上,还直接用他的领带把他双手捆起来。

郁文骞躺在床上挑眉,“看不出来,郁太太长本事了。”

方茴咳了咳,哼道:“你以为就你能?我告诉你给我老实点,不然……”

“哦?”

“不然我饶不了你!”

郁文骞却笑起来,一脸期待,“我等着!”

方茴见他不当回事,气得反攻回去,但事实证明,她和变态比还差得远,某变态就是一动不动,也能让她浑身发烫,明明是她主动,可她莫名觉得,她一直受人牵制。

-

吃了饱饱一顿肉,方茴次日精力充沛,郁文骞顾及她的身体,一直没有太放纵,以至于起床时,并没有以前腰酸腿软的感觉。

电视剧的数据出来了。

季宜发给方茴看热度和点击率,把方茴看笑了。

“这是史上网剧中最高的数据了吧?”

“是啊,昨天论坛小组里议论的也很多,好评如潮,都说主角颜值很高,吴蓁蓁的演技也备受肯定。”

方茴笑起来,“那就好,其他活动也安排起来,吴蓁蓁的生日不是到了吗?给她办个生日活动。”

“好。”

“最近有个房地产公司想找吴蓁蓁代言,给的价钱挺高。”

“她自己怎么说?”

“她不想接。”

“这是对的,现在热度有了,好的代言也会来,没必要接这种不上档次的,给回了吧。”

“好。”季宜笑起来,跟一个不差钱的老板做事有个好处,那就是对方绝不会看重眼前利益,这点对艺人长远发展有好处。

吴蓁蓁如愿大火起来,前世的方月心就是凭借这部剧红的,方茴把女主角截胡后,吴蓁蓁的热度比方月心更高,再加上方茴那条微博的宣传,吴蓁蓁的粉丝涨的很猛,后援会成立了,站姐有了,各种小组话题也都热闹起来,俨然有了二线女星的待遇。

吴蓁蓁的红火也定了军心,公司其他艺人原本对公司都没什么底,现在见方茴人好,对艺人也很上心,签约的艺人都一直在尽力去推,不禁对公司的发展有了底气。

吴蓁蓁火了,方月心可就不乐意了,在家看到消息时,她气得浑身发抖,原本以为这部网剧不会大火,哪怕被截胡了她也不至于太意难平,可没想到竟然火成这样,吴蓁蓁的名气堪比二线,这部剧还没播完呢,等播完那还了得?方月心越想越不是滋味,当时要是她来演,现在火的就是她了。

“郁阳,你看……方茴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如果是我演,那我现在出名了,你脸上也有光啊!”

郁阳冷瞥她一眼,“你的演技不好,你来演未必能火。”

当然,他记得前世方月心凭借这部剧也火了起来,虽然不敌吴蓁蓁,却也顺利有了知名度,那之后方月心在他的帮助下,渐渐在娱乐圈站稳脚尖,谁又想到,他们最后都会被郁文骞打断腿,落得那个地步?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可是你女朋友,你孩子的母亲。”

提到孩子,郁阳更为不解,前世明明没有这一茬,他们到死都没有孩子,重生后的世界跟前世轨迹不一样,让他难以理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方月心不是一向爱惜身材不肯生孩子的吗?

“这孩子你干脆打掉吧!”

“打掉?这可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说?”

“只是没出生的胎儿,堕胎不违法吧?再说父母之间感情不好,孩子出生也不是什么好事。”

方月心盯着他,莫名觉得失望,郁文骞对方茴有多好,她就有多后悔,当时她要是跟了郁文骞,是不是现在就能像方茴一样,在娱乐圈地位超然了?纵然不是明星又如何?方茴的影响力知名度比明星还大,方茴现在动动手就能决定一个艺人的去留。

“你怎么能这样说?郁阳,我昨天在花园摔倒了,可你家人看都不看我一眼,全都围着方茴去了,她不就是摔了一跤吗?难道就因为她怀了双胞胎就比我金贵吗?没这么欺负人的!”

郁阳却猛地站起来,“你说什么?她摔跤了,摔得怎么样?严重吗?”

“……”

方茴起床时,正好碰到方月心和郁阳来坐电梯,方月心恶狠狠等着她,方茴见状,笑眯眯问:“妹妹,那地上坐的开心吗?”

“……”

方月心气炸了,谁知她身边的郁阳竟然还问:“方茴,你摔得不厉害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

方月心冷笑,是她不配有姓名是吧?郁阳是当她死了还是聋了?

-

苏岑导演的《时空旅行者》后期也做的差不多了,只是等待时机上映,封蔺的《刀锋》原本想凑暑期档,不一定能赶上,也在紧锣密鼓地赶工。

方茴很久没去温玉君那了,抽个周末回家一次。

知道她怀了双胞胎,温玉君很紧张,一直嘱咐她不要穿高跟鞋,要好好保护肚子。

长辈都有点老思想,温玉君对于方茴怀了两个孩子,特别高兴,总认为有了两个孩子,她的地位会更稳固,这让方茴无力吐槽。

“妈,你直播搞得怎么样了?”

“多亏你上次帮我试衣服,最近天热了,你那件吊带衫卖了2000件了,你哥天天帮我发快递,我都忙不过来了。”

方茴笑起来,“这么好啊?”

“是啊,大家都说你穿的好看,说你身材好,哎,这个比我上班好玩多了,我上班时就一直站着。”温玉君现在就晚上直播,虽然有点累,但生活还算充实。

方茴心疼她说:“要么别做了吧,我养你,过几年你就逗逗孩子得了。”

温玉君叹息道:“我自己能赚钱,干什么要你养呢?等妈赚钱了,才可以给外孙零花钱啊。”

方茴只得随她,客厅里摆满了货物,家里眼看就要摆不下了,方向阳正在发货,见了方茴笑道:“方总来了?”

方茴咳了咳:“知道方总来还不给方总倒茶?”

方向阳揉着她的头发,笑道:“你啊,三天不见就皮痒。”

方茴笑笑:“哥,你每天回来帮妈包货不累吗?”

“还行,事实上我打算投资一个直播公司,跟妈一起做。”

“啊?”

方向阳想做的公司,就是由他进货,请一些员工来一起卖,这样一来每个人都是主播,由公司出助理团队,忙发货进货的事,主播只需要直播就行,主播的分成会稍微高一些,但双方获利,可以把直播事业做大。

方茴想了想,倒是觉得可行,当下笑道:“那你钱够吗?要不要我支持你?”

“不用了,我手头还有点钱,本来是打算存钱买房的,现在我分手了这钱就拿出来做生意吧!”

“嗯,我觉得想法挺好的,哥,加油!”

方向阳笑笑,他本就是做软件的,之前也在直播公司做过,只是那种直播都是不卖衣服,只是陪聊陪玩,他对直播多少有点了解,倒也不怕亏本。

-

不知不觉就到了英语口语比赛的日子,这期的口语比赛办得十分隆重,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手一起过招,大家脱稿演讲,稿件自己来写,还需要现场发挥,对个人的演讲能力和口语水平都有一定的要求,还需要有足够的应急能力,国内学生都学英语,口语好的人比比皆是,许多人一出生就开始接触英语,就好比郁文骞这类人,所以方茴虽然记性好,又擅于学习,可她还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赢得比赛。

“你别担心,你的口语很好,我相信你能赢。”郁文骞道。

比赛之前,郁文骞给她辅导了一下,虽然不算特别专业,可是给方茴带来了不小的触动,她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可谁知在比赛前,媒体发了不少通稿,铺天盖地都在吹一个叫钟以秋的女生,这个钟以秋从小英语就很出色,经常参加央视爸爸举办的各种英语交流节目,在学英语的人之间有一定的影响力,钟以秋的理想是进入央视,大家都说她赢得这次的大赛就会拿到入场券。

这些通稿方茴都看了,还看了钟以秋的比赛视频,意图知彼知己,郁文骞和她一起看了,之后给出结论:“这位姑娘的实力也不弱,并且对方是正宗的美语,美语在内地的口语比赛里比较占优势。”

他分析的很有道理,现在流利的美语很受追捧,方茴的口音来自郁文骞,她很喜英音,但国内现在以美语为主,这个钟以秋的口语特别标准,说话抑扬顿挫,发音方式很像美国电台主持人。

这确实是劲敌。

“你也不用怕,你可以摸索一下她的演讲风格,你的口语也不错,如果在演讲时讲的比她出色,那么获胜几率还是很大的。”郁文骞像是个带娃参加比赛的老父亲。

方茴笑起来,在他胸口画圈圈,日行调戏一下,“三爷~~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紧张?”

郁文骞失笑,抓住她的手指,顺势来了个手指吻,今天的郁文骞穿了件黑色的毛衣,黑色长裤,显得双腿修长,他一手插在口袋里,气势逼人,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更别说他说话声音还很有磁性。

方茴承认自己被他撩到了,当下眼冒红心。

“你的事永远比我的重要,好了,我陪你一起去参加比赛。”郁文骞轻笑。

方茴搂住他的腰,仰头道:“有老公在,我肯定会发挥超常。”

郁文骞摸了摸她的头。

口语比赛在露天草地上举行,现场还挺热闹的,各大选手都穿的很正式。

台下摆放着椅子,还有几台摄像机在拍摄,看起来场面不小。

其实方茴对赢得比赛这件事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作为郁文骞的太太,作为魔力传媒的老总,方茴有必须要赢得比赛的理由,人设这个东西对她来说不是必要的,可有了也是锦上添花的事,如果能夺得冠军,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会为她的履历添一笔,更别说这次的比赛晋级后,选手将会参加国际比赛,和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选手一起对决,想想看,英语的对决,是凭实力说话的,这种场合的演讲视频也会被网上反复观看,如果方茴最后夺得了国际比赛的冠军,造成的轰动绝对不会比明星夺得某个大奖来的小。

中国人都有一种爱国情怀,从这方面来说,这可不是一次简单的比赛,而且比赛还会在网上直播了。

方茴站在舞台上,笑着对郁文骞眨眨眼,一身西装的郁文骞坐在观众席上,与她四目相对。

他并不高调,可因为气场太强,还挺招人眼。

选手先去抽签决定对战的小组,抽签时,方茴遇到了钟以秋,钟以秋很沉稳精干,没有一般学生的毛躁,一副久经沙场的样子。

她盯着钟以秋看了会,谁知钟以秋也挑眉看向她,见面就说:“方茴是吧?我看过你的演讲,坦白讲你的发音不错,但遇上我你可能注定要失望了。”

方茴对人没太大的敌意,可能是因为当老总的关系吧,看谁都像看同事,都想把人家签进自己的公司,所以她红唇一抿:“钟以秋是吧?我也看过你的演讲,你的发音不错。”

钟以秋没想到她这么想得开,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你真不在意还是假不在意?这么有自信,难不成你认为自己一定会赢我?”

方茴撩了下头发,“是啊!”

“……”

-

陶小雅孟心露和乐雨欣都来了,她们坐下来才发现郁文骞就坐在她们边上,三人对视一眼,又看向舞台上的方茴,方茴似乎看懂了她们的求救,忍不住哈哈大笑,陶小雅和孟心露很怕郁文骞,总觉得他气场强,高高在上,身份放在那,每次郁文骞说话她们都很不自然,差点就跪地喊“皇上万岁了”,没有方茴在,她们肯定不自然。

乐雨欣却是第一次看到大佬本人,之前还是在方茴的视频里看过一次。

当下很激动,“大佬,你好!”

“……”郁文骞淡淡地点头,怕吓到方茴的朋友,不禁又缓和了脸色,温声道:“你们也来了?”

大佬竟然跟她们说话哎!!!!

乐雨欣激动坏了,疯狂点头,“我们来给方茴加油,不过大佬你送方茴来比赛,这感觉怎么就跟那些天天送孩子比赛的家长一样,他们也跟你现在一样的表情,一脸忧虑。”

“……”郁文骞想说他有忧虑吗?似乎是比平常担心的多一些,如果是他自己上去,他倒是毫无感觉,毕竟从前在学校时经常演讲,去公司任职后,又一直给员工开会讲话,还经常上电视,但现在他老婆站在了台上,他倒真有点老父亲的感觉了,郁文骞眼里露出些许笑意,想着自己对方茴真是担心过度,他从未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这么多的心思。

乐雨欣开完玩笑才意识到这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不过郁文骞没说什么,看起来挺和气的,她胆子也大了起来,当下笑道:“郁总真是好老公啊。”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超时空穿越 奇货2:绝世楼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流年明媚·相思谋 百妖谱 人皇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初恋爱 穿成翻车的绿茶Omega海王以后 一怒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