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

“你说什么?”

“郁太太, 您上次体检没有检测出来吗?您的B超结果很明显是怀了双胎, 您看这里, 这边是一个宝宝,这边是另一个,宫内孕双胎, 不会有错的。”

方茴被这话说懵了,她和郁文骞都没有双胞胎基因, 怎么可能怀上双胎呢?自然中奖双胞胎, 这几率那么小都被她撞到了, 难道修炼的人都容易怀双胞胎?虽然以前方茴也想过生双胞胎,可真到自己怀孕时却并不想一胎怀两个, 双胞胎的风险大,孩子容易早产,孕妇的肚子也会撑的很大,很多孕妇到后期甚至需要用轮椅推着, 剖宫产的几率更是大很多。

但她随即想到,她怕个毛啊?她可是穿越回来的,她可是一直在修炼,带着两个娃一起修炼, 岂不妙哉?别人身体不好, 她身体杠杠的,别人怕长妊娠纹, 她的身体可以自动修复,别人怕身材变形, 她念念口诀画个符就还是那个凹凸有致的小仙女,所以她怀双胞胎其实是一种省时省力省心的事,一个肚子怀两个,省得再多浪费十个月,这样一想,她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出去时,方茴想逗逗郁文骞,故意很久没说话,郁文骞察觉到她神色不正常,拉住她沉声问:“方茴,怎么了?”

方茴低着头,长长叹息一声,略显落寞,眼里似乎隐藏着泪光,尤其是那一直摇头一直感叹的样子,显然是遇到大事了。

回去的路上方茴一直不说话,似乎在思考人生,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总之背对着他眼神低垂,像是在消化什么难受的事。郁文骞见状,沉默许久,又不能当她的面打电话去医院,只能任她发呆许久。

到家后,郁文骞把她推到墙边,将她双臂制住摁在墙上,深眸盯着她。

“方茴,不要不说话,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只需知道,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方茴顿了顿,又长叹一声,敛眸说:“老公,你要有心理准备。”

郁文骞面色不变,眉头紧锁,他靠近方茴,头碰触着她的额头,声音低哑:“是不是孩子出问题了?方茴,孩子是我们的结晶,并不是我们的全部,你不能因为没出生的孩子就折磨自己,哪怕这一胎保不住,你想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怀下一个。”

“不仅仅是孩子的问题,还有我的问题。”方茴哽咽一声。

郁文骞这次终于变了脸色,他眼里似有惊涛骇浪,随即面色冷厉地看向她,“方茴,说清楚,你到底怎么了?医生怎么说?是子宫出了问题?”

方茴闭着眼直点头。

多了一个孩子,可不是子宫出问题了吗?

她正想告诉他真相,却见郁文骞拽着她的手一直在抖,等方茴反应过来时,郁文骞俯下身,头靠在她肩窝里,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无措,“是子宫癌?”

方茴怔了片刻,可这停顿看在郁文骞眼里显然是另一个意思。

郁文骞盯住她的眼眸,这一刻方茴看到他眼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冷厉、狠绝、不忍、心疼、爱意……所有情绪糅合在一起,让方茴瞬间便看透他挣扎的内心,她猛地心痛了一下,她似乎有些残忍,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可郁文骞却当真了,他的眼圈红了,那种隐忍的绝望和深层的占有欲让方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爱意。

“方茴,我不会让你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没有人能从我身边夺走你。”

郁文骞不知道在说给谁听,这一刻方茴仿佛看到了上一世的郁文骞,那时候她死后灵魂回荡在墓地,看着郁文骞把她骨灰挖出来,再往前推,他不允许她下葬,强行把她的尸体留在身边,还是温玉君看不过去,强行送走了方茴,那之后郁文骞一直去墓地。

把她的骨灰挖出来后,他也用这种语气说过类似的话。

他说她哪里也别想去,就算死了,也别想摆脱她。

前世,他应该比现在更绝望吧?可那时候她都没有好好抱过他。

方茴莫名心疼,最近他们日子过得很甜蜜,方茴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三爷……对不起。”方茴眼泪流了出来,她想到第一世的很多事,想到以前他们错失的时光,想到那个世界孤苦伶仃的郁文骞,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到那个郁文骞,她就哭得不能自已,“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病,我本来就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你……”

郁文骞顿了片刻才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他眼神变幻,很久才哑着声音开口:“所以,你子宫没病?”

方茴摇头。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方茴,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察觉到他的不安,方茴连忙拉着他的手放在肚子上,抽泣道:“我没病,我只是怀了双胞胎,本来只想开个玩笑,对不起三爷,我不该拿这种严肃的事开玩笑,也不该这样对……”

下一秒,郁文骞已经吻上来,不同于往常占有欲十足的吻,这个吻很缠绵,他一点点试探,去试着碰触真实的她,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方茴被他感染了,反过来拥抱他,俩人吻了很久,直到吻得口干舌燥,直到郁文骞的情绪渐渐平和下来。

方茴有些心虚,她的下巴被郁文骞捏着抬起。

“三爷?”

“方茴,下一次再开这种玩笑,你就别指望再下床走路了!”

方茴咳了咳。“那你会怎么惩罚我?”

“你想试试?”郁文骞声音冷冽。

方茴颤了颤,识时务地摇头,她搂着郁文骞的胳膊,笑笑:“你怎么没点反应?我怀了双胞胎,你有两个孩子,你想要什么性别的?男孩女孩,还是龙凤胎?”

郁文骞哼了声,“一个都嫌多,还来两个。”

“……”方茴怒了,他怎么总是觉得孩子是无所谓,是充话费送的。“你过来!”

郁文骞挑眉。

“过来,给孩子道歉!”

郁文骞这次的眼神变为神之蔑视,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让他这个做老子的去给孩子道歉?凭什么?没有他的耕耘,哪来这两个小东西?

“喂!郁文骞……”

为防止郁文骞和孩子关系不好,将来演变成郁家兄弟父子这种关系,方茴觉得有必要从胎教开始抓起,别以为父母牛逼就了不起,将来兄弟姐妹处不好,家庭关系不好,再养出一个败家子,赚多少钱都没用,所以从今天起,方茴的胎教歌曲变成了:“你有一个好爸爸!好爸爸!好爸爸!”

对此,郁文骞的评价是:多此一举。

-

方月心在郁家住了几天已经跟郁阳吵了很多次架,如方茴所料,有方月心牵绊着,郁阳根本没心思来对付她,方月心来的目的也不单纯,前几天她对老爷子提过拍戏的时,老爷子答应让公司给她安排个角色,昨晚她还因为郁家的关系走了红毯,方月心自然高兴。

自打知道方茴是娱乐公司老总后,方月心知道自己的路已经被堵了大半,加上郁阳最近对她很冷淡,她只能靠自己谋划,还好关键时刻来了一个孩子,这孩子简直是她的福星,不仅为她带来了机会,还可以带来很多物质上的奖励,听说郁家这种豪门生个孩子能奖励好几个亿,她的孩子应该也有这样的好运吧?

方月心穿着孕妇装拍拍肚子在花园里散步,方茴正好在给植物浇花,她见了方茴嗤笑一声:“还这么喜欢干活?郁家有这么多佣人,需要你在这做东做西的?你也就是做给老爷子看,别以为我不知道。”

方茴也跟着笑了:“妹妹走路小心点,你肚子里可怀着郁家的种呢。”

方月心皱眉,“你在威胁我?当初要不是你抢走我的女一号,我怎么可能落到这种地步?像你这样的人也配做我姐姐?”

“跟你做姐妹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事实证明我只要遇到你就没好事,咱们不做姐妹最好了,这样大家都轻松。”

方月心冷笑,看方茴越发不顺眼,尤其是在看到方茴的脸之后,或许是被滋润的好,这张脸简直像是打了高光,随时随地都有完美的状态,可她仔细看,方茴竟然没化妆没涂粉底液,这让她心里更不舒服,她要画很久的妆才能有裸妆的效果,脸上也有不大不小的bug,可方茴毫无这方面的困扰,让她越看越气。

“谁稀罕跟你做姐妹!”方月心说着就要去抢方茴手里的水壶,方茴一个不留神,俩人都跌坐到了地上,老爷子几人看到了,从楼上跑下来,方月心没想到自己真会把人弄倒,干脆将计就计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肚子。

“方茴,没事吧?”老爷子看向方茴,又转向方月心,“你呢?没事吧?”

方茴摇摇头。

方月心抢先一步,哭道:“爷爷,我肚子疼,说起来,姐姐你也太不小心了,我好歹也是个孕妇啊,你怎么能撞我呢?你以前在家时就这样,总是看不惯我过得比你好,难道就因为我比你早怀孕你就这样对我吗?”

老爷子原本还挺担心的,可听完这话后,眼神却变得十分微妙,周围人也都露出呵呵哒的表情。

方月心察觉到不对,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她说的很有道理,方茴就是嫉妒她才会故意推她的,证据确凿,这帮人怎么还不去找方茴麻烦?

方茴正要说话,身体却忽然腾空,她被郁文骞抱了起来,方茴勾着他的脖子,嘴角微勾,老公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给她撑腰,有郁文骞在,家里谁敢惹她?别说她没有撞方月心,就是撞了,就是把方月心撞流产了又怎样?谁又会真的责怪她?她可是郁文骞的女人啊!

“老公……”

“怎么这么不小心?是自己摔倒的,还是别人撞的?”郁文骞冷眼盯着方月心,把方月心看得直哆嗦。

“不,跟我没关系,是姐姐不小心撞到我的,我还是个孕妇呢,现在我肚子疼了,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保住。”方月心一副可怜相。

老爷子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为难的要命,方茴见状,叹息一声:“爷爷,妹妹说是我撞的她,这话您信吗?一个孕妇小心走路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故意去撞另一个人呢?”

方月心一愣,孕妇?谁?方茴?怎么可能!她查出怀孕后,朱引兰每天都炖补品给她吃,燕窝、鸽子汤、乌鸡汤、人参汤之类的,以至于她虽然刚怀孕两个多月,却已经胖了快八斤了,她也仗着自己是孕妇每天什么都不做等着郁家人养她,可方茴这么瘦,肚子毫无起伏,怎么可能怀孕!方月心惊了一下。

“妹妹,你这人从前就不老实,经常颠倒是非,在家里你说谎话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可现在到了郁家,你怎么也是半个郁家人了,怎么说话还这么信口胡诌?再说了,我肚子里怀的可是双胞胎,怎么可能冒这个风险去撞你呢?这天下没有人会这么傻!”方茴哼了声。

老爷子先是一顿,随即猛地拍大腿,“你说什么?你怀了双胞胎?”

方茴咳了咳:“爸,这是小事,低调点,没什么可说的。”

“这怎么能低调呢!我家要有双生子了!这是多大的福气啊!方茴你这孩子果然是福星,命格实在太旺了,竟然能一胎怀俩,你这……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不行,我得去打电话告诉我那些老朋友炫耀一下,让他们知道,还是我儿媳妇厉害,怀了双胞胎,哈哈哈哈!看来我给孩子的礼物还是太少了,应该备双份啊!一份哪里够呢?飞机也得再买一辆,游艇也是……”

“爸,打住!”方茴哭笑不得,“哪有俩孩子出行坐俩架飞机的?游艇也是,要那么多干什么?爸你就别送了。”

“不行不行!送还是得送,但方茴你说得对,游艇和飞机太多了也没意思,我看还是送别墅好,这样给孩子留个固定资产傍身,对了,我手里的股份也要转给俩孩子,我这就打电话给律师说……”

“……”说好了要豪门争家产的呢?这还没争就把股份给她肚子里的俩个孩子,这真的好吗?

老爷子又忽然拍了下郁文骞的后背。

“……”

“你这小子也是的,真能沉得住气,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不怪我最疼你,你确实能干!比你俩哥哥厉害多了,一胎就来了俩,真有你的!”

“……”郁文骞冷哼。

“快快快,医生!医生来了吗?快把方茴带去坚持一下,可不能伤害我的金孙啊。”老爷子拄着手拐差点跳起来。

于是,一家人围着方茴,紧张兮兮地去了前院。

他们身后,方月心蹲在地上,满身泥土,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她可是孕妇!她怀的是郁阳的孩子!傻逼老头子竟然无视她,全家众星捧月一样都围着方茴去了,她就不明白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怀了两个孩子?怎么可能命那么好!怎么可能!还有,为什么同样是怀孕,方茴肚子里的就那么金贵,还要送飞机游艇,到了她这就跟捡来的似的?

方月心气得肝胆疼,是她不配有姓名吗?!

医生来查了一下,方茴自然是没问题的,从这天起,老爷子对家里所有人下了命令,要求一切紧着方茴来,照顾好方茴肚子里的宝宝是所有人的任务,家里的营养师也在给方茴准备膳食,既要有营养也不能吃太胖,省得到时候肚子太大,孕妇承受不起,孩子还得早餐,总之全家人都忙活起来,除了方茴和郁文骞。

一早方茴按时去学校,郁文骞不让她开车,说新车的味道大,对孕妇不好,方茴不得已,又坐回了家里的车,想到那车买来一直停在车库里,真是浪费钱。

“方茴,你最近总是穿平底鞋。”孟心露盯着她看了很久。

方茴以前喜欢穿红裙子,小性感轻成熟,妩媚性感,特别漂亮,最近似乎改变风格了,喜欢穿休闲风学院风,经常穿板鞋,也很漂亮没错,就是觉得变化蛮大的。

方茴吱吱笑:“没办法,情势所逼嘛。”

“啊?怎么了?你老公不让你穿啊?”

方茴奸笑,想着一定要瞒下来,到五六个月时,肚子忽然吹皮球,把全班人给吓死。

“差不多吧?反正换个风格也不错啊。”

陶小雅哎呦两声,“还真是夫管严,你老公不让你穿你就不穿了?”

“造反!起义!”孟心露撺掇。

乐雨欣也凑过来,“方茴啊,你老公是不是管你管太严了?这连高跟鞋都不让你穿了?”

方茴咳了咳,“主要我自己不想穿了。”

大家明显不信。

下个月就是英语演讲比赛了,老师为此特地找了方茴要给她辅导相关的事项,这次比赛可不是小事,全国性的,获奖选手要去国际上参加比赛,可以说,每个学校都希望本校能出一个代表选手,试想如果本校的英语系学生压过top3的,那种风光难以言说,所以系里对此也比较重视,对于参赛的方茴和陆思羽都找了谈话。

方茴倒是不觉得紧张,可同学们经常来问她相关的事,似乎这比赛还真不小。

因为要比赛了,这段时间不少高校论坛上一直有人发帖子问这次比赛的事,让大家猜猜谁会获胜,最热门的选手是一个广城的小姑娘,对方经常参加国际比赛,是个比赛高手,口语好,反应灵敏,用词准确,加上长得漂亮,在网上是个不大不小的网红。

—我赌钟以秋肯定是冠军。

—不需要比赛了,肯定是钟以秋,我钟女神就是女神级别的,打遍天下无敌手。

—钟女神加油啊!带着中国走向国际!

—只有钟以秋这种水平的才能参加国际比赛,否则对于澳洲菲律宾这些国家的人来说,我们国家的口语还是稍弱的。

“方茴,好像那个钟以秋很厉害。”陶小雅道。

“嗯。”

“你有信心吗?”

“应该问题不大吧?我不确定。”

“那你加油,可以让你老公找个人给你辅导一下。”

方茴应下来,临近比赛,方茴人参的种植基地已经谈好了,将在四月份播种,说起来这个季节应该没方茴什么事,但是植物的长势如何,除了跟季节有关,跟土壤有很大的关系,方茴找了个周末去了种植基地,这座山周围的地段都被方茴包下来了,一眼看去,林间葱绿,土壤肥沃,地里不相干的植物已经被挖走了,方茴坐在地上,盘腿席地而坐,开始修炼引渡灵气,山里的灵气旺盛,周围不远处就是植物园,方茴很容易吸引了灵气来,这些灵气被源源不断地送入土地中,普通人什么都看不出来,方茴却能看得出,原本普通的泛着黑气的徒弟,瞬间开始冒仙气,土地里的被遗漏的种子也发了芽,小虫子精力更为旺盛,整片土地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做好后,方茴眯着眼笑起来,十分满意。

下面只需要普通种植就行,这种土地灵气聚集,仙气缭绕,种了种子发芽率很高,植物也会在短期内快速成长,别的人参需要六年才能达到的,她这边只怕2年就差不多了。

周末,郁文骞跟师姐戈雨有个聚会,方茴一听到戈雨的名字就开始酸了,斜着眼看郁文骞,“又是师姐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认个师哥什么的。”

郁文骞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笑,很快又恢复如常,一本正经道:“嗯,那你恐怕得读个研究生。”

方茴气得把手机一摔,“什么鬼!谁稀罕!郁文骞你就直说吧!到底是我漂亮还是师姐漂亮!”

郁文骞在她发飙前从后面搂着她,唇角勾起,“郁太太,忘了告诉你,今天师姐邀请我们一起出席聚会。”

方茴一愣,“我也去?”

“怎么?不愿意?”

“废话!怎么可能不愿意!有这样一个证明我美貌的机会我傻吗我!去!去把我最漂亮的裙子拿来,高跟鞋!”

“你还怀孕呢。”

“没事,我身体很好,再说怀孕穿高跟鞋的女人多着是!”方茴斗志回来了,很认真地打扮了一番,直到她又变回自己熟悉的那个明媚动人的女人,她抿着红唇讲手伸出去,“小骞子,扶本宫出征!”

郁文骞噙着笑意,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郁文骞:掐指一算,郁太太你即将怀孕满三个月……

方茴: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郁文骞:你,以及上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杀人的债权 原配逆袭指南 王爷只想种田 斯托维尔开膛手 天官赐福 孤独的精确度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我轻轻地尝一口 曾许诺·殇 这个地球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