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是方茴穿越回来后班上第一次搞团建, 寒冬刚过, 春寒料峭, 树林里冷风瑟瑟,还好大家都带了帐篷和烧烤用品,火点起来以后倒是没那么冷了, 周围有一望无际的草坪,空气清新, 在这随便做点什么心情都很愉悦。

“方茴, 你老公到底长什么样?”乐雨欣问。

“我知道!”陶小雅嘿嘿直笑, “帅的不要不要的,堪比男明星。”

方茴笑了:“也就是一般帅吧, 不过在我心里,我老公最帅。”

大家摸着起鸡皮疙瘩的胳膊,显然受不了她这动不动就炫夫的毛病,人家同龄的女孩要是找个有钱男朋友, 都喜欢炫富,她倒好,天天炫夫,昨天老师问方茴的作业是谁做的, 方茴还特别自豪地说:“我老公做的。”

说完, 意识到这样好像有点太光明正大了点,又咳了咳说:“老师, 其实是我写的,我老公帮我修改了一下。”方茴也不算撒谎, 她利用修炼得来的好记性几乎把那本书背了下来,让她写,她也能写出来。

老师已经习惯她动不动炫夫了,也知道方茴结婚了,当下笑起来:“要是谈恋爱结婚都能像方茴这样,有老公批改作业,那也不错,同学们都要学着点。”

一句话让方茴反而不好意思了。

这边她和同学正玩着,郁文骞的电话进来了,“还在那里?”

“对啊,你呢?回家了?”

“我也在酒店。”

“咦?”

“和朋友来打牌。”事实上原本他已经推了这次邀约,只不过因为方茴出来玩,他不想一个人回家,便接受了朋友的邀请,巧的是,朋友约的酒店恰巧是这间。

“那我去找你?”方茴跟同学说要离开一会,便去了郁文骞的房间,推门进去,见过的裴孟洋和崔明泽都在,还有几个上次聚会时遇到过的朋友,他们一一过来和方茴打招呼,郁文骞的年纪虽然不算大,可他辈分高,在场的机会都是方茴的小辈,都是“嫂子”“婶婶”的叫,把方茴这个年纪最小的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裴孟洋夸张地喊道:“嫂子!你现在可是半个明星了,快来合影一个!”

“我哪算明星?你倒是可以出道了,怎么样?签约我的公司吧!我保证把你捧红!”

“那我要是红了,爱我的人太多了怎么办?”

“也是,这可真是太让人困扰了,本来就是招人爱的个性。”方茴也跟着开玩笑。

裴孟洋跟她很聊得来,当下把她拉过去合影,俩人对着手机屏幕。

“嫂子比个茄子,我这手机会自动识别手势拍照。”

方茴笑起来,俩人合照一张,裴孟洋又嘟着嘴要换个姿势再来一张,忽而肩头一疼,一回头就见郁文骞杵在背后,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冷意,简直就是移动的电冰箱。

“文骞?”

郁文骞冷声道:“我们一起合照。”

“不要!我要跟嫂子拍,嫂子这颜值高,跟我比较配,我们才是时尚的弄潮儿,你这种整天穿西装的男人懂什么?”裴孟洋哼哼,他是小孩个性,跟方茴聊得来一直想要方茴的微信,但每次都被某些人拒绝,怨念很深。

“合照当然是人越多越好,”郁文骞面无表情说完,把他放在方茴肩膀上的手拎开,语气冷冽:“怎么不拍了?”

拍你妹哦!就你这种移动的电冰箱谁还有拍照的热情?裴孟洋腹诽,嚷嚷着:“嫂子你快管管你男人,这是亚洲醋王吧?”

方茴抿着红唇,她笑时像是把春光都引来了,直直撞进人心里,郁文骞心念微动,这样的春色他只想收进家里,只想藏在床上,万不想她被收入别人的相机里,更何况对方还是男人,想到裴孟洋这个万金油交友范围很广,男女通吃,并且没什么贞操观念,不太讲究,郁文骞便不放心让方茴跟他相处。

裴孟洋万般不乐意,谁要跟移动的冷库拍照?再说就郁文骞那眼神,就跟下一秒要把人拖去无门斩首似的表情,拍下来也能把人给吓死,他要跟可爱的嫂子拍,这人能不能识趣点?

郁文骞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不能!

-

当下,一个穿着绯色连衣裙的女生走过来,对方气质婉约,人长得十分精致,走路时身姿摇曳有种江南女人特有的美,偏偏她的气质不算温婉,矛盾的气质糅合在她身上,让她不同于庸脂俗粉,显得格外引人注意,她笑问郁文骞:“文骞,这是你太太?”

“嗯,这是我太太方茴,”郁文骞唇角微勾,又对方茴介绍道,“方茴,这位是我留学时的同门师姐戈雨。”

戈雨长得很漂亮,眉眼间透露着一股精明,披肩发柔顺得耷拉在肩膀上,嘴角要翘不翘,那双眼轻飘飘落在方回身上,却给了方茴一种能被看穿的错觉。

郁文骞的师姐?按理说比郁文骞年长的女生年纪也不算小,可对方身材纤细,一副少女的模样,看起来比方茴大不了几岁。

“您好。”戈雨笑着喝酒,“你就是方茴?本人还挺漂亮,郁文骞眼光高,这些年我一直在想,郁文骞到底会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想到啊……”

这话说得方茴忍不住挑眉,戈雨这话说的是善意还是恶意?方茴怎么都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不简单,像是在图谋着什么,女人的直觉让方茴下意识充满防备。

师姐是吧?

“师姐好。”

戈雨挑眉,“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戈雨就行,嗯,文骞,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当她面约她老公?

方茴下意识看向郁文骞,却听郁文骞沉吟道:“好。”

晚上方茴坐郁文骞的车离开,同学们正好也返程了,她过去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便返回车里,郁文骞怕她冷,把羊毛毯子盖在她膝盖上替她保暖。

她身后,班上的同学忍不住感慨:

“方茴还真是豪门阔太啊,坐的劳斯莱斯就是电视里那种。”

“她老公还挺疼她的。”

“当然啦,人过得好不好从脸上就能看出来,看方茴的样子就知道她真的很幸福。”

“没想到我们系的系花,学校的校花,竟然是我们学校第一个结婚的,你都不知道,学校的男生们简直心都碎了,一个个嚷嚷着说等她离婚呢。”

“有什么可羡慕的!不就是有点钱嘛!”陆思羽嘀咕着。

那女生听了这话一脸不认同,“陆思羽我觉得你这话说的不对,有钱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人家有钱也是人家几代人赚来的,又不是天上飘来的,再说我恰恰认为赚钱是这世界上最不容易的事,否则为什么很多人一辈子也赚不到钱,方茴是我们同学,她过得好我们也应该为她高兴,没必要在这里酸,本来人从一出生就是不公平的,你要是跟自己过不去,那不是为难自己吗?”

陆思羽被她说的低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次日方茴起床时,张嫂把燕窝端了进来,“夫人您快吃了,您最近食欲不好,补充点营养对宝宝好。”

方茴吃了一口,“郁文骞呢?”

“先生在外面的洗手间洗漱。”

说话间,郁文骞进了屋,他一身黑色西装显得高大笔挺,明明脸长得很帅,可因为脸色阴沉,眼神默然,气势逼人,哪怕进屋后一句话也没说,那份气势依旧叫人忌惮,张嫂下意识低头不说话,方茴这才意识到,他面对别人时都是这种表情。

不对,他对他师姐好像很和气,昨天介绍师姐时好像还带着笑意,现在想想,那个笑可不寻常,郁文骞什么时候对她以外的女人笑过?他应该像现在这样,气势沉沉,透着危险,让所有人女人退避三舍,这才正常。

今天他的西装似乎比平常的显得年轻一些,领带也选了浅色的,这使得他比平常年轻了几岁,也没那么正式了,方茴敏感地察觉到不对劲,这可不像是郁文骞该有的表现,他什么时候关注过自己的穿着了?竟然特地打扮一番。

不得不说,女人很容易有危机意识,也很容易化身为福尔摩斯,就这片刻的功夫,方茴的脑子里已经把郁文骞和师姐的情况分析了一遍,第一世时,她不记得是否有这个学姐,就是有,以她当时和郁文骞的情况,郁文骞也不可能告诉她,和郁文骞有多年同窗情的师姐,啧啧……这郁文骞还真是艳福不浅呢。

“你去哪?”

“跟几个大学同学有约,”郁文骞说着,附身亲吻了她的脸,方茴蹙眉,“你那个师姐也去?”

郁文骞似乎觉得奇怪,“当然,师姐也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几人定期会搞聚会,怎么,你想和我一起去?”

郁文骞开始并没有邀请她,证明他没有带她的打算,方茴不是那么识趣的人,只是想到那个漂亮的师姐,她心里难免酸溜溜的,她原以为郁文骞不会正眼瞧除她以外的女人,可师姐的出现让她知道,师姐对她也是特殊的。

方茴莫名觉得那个师姐的存在是个威胁,应该及时除掉。

郁文骞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片刻,便蹙眉道,“你怎么了?似乎情绪不对,是不是怀孕太辛苦了?”

方茴定了定神,许是穿越来后没遇到太大的挫折,就和郁文骞相亲相爱了,以至于现下忽然有了情敌,心里十分没有安全感,“我没事,你打算几点回来?”

郁文骞看向手表,“按照惯例,应该是中午吃饭,下午聊天打球聚会,晚上吃完饭回来,怎么,你不想我离开?”

这倒不是,只是郁文骞向来是工作狂,竟然腾出一天时间去聚会,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

“没有,我是那种限制老公人身自由的人吗?我是那种小气的女人?放心吧,你老婆不是那种人。”方茴扯出一个笑来。

郁文骞眉头轻挑,没说什么。

他一走,方茴闲的无聊便去楼下转了一圈,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见方月心拎着一个箱子进屋了,方茴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只有你能来,我就不能?”方月心嗤了一声,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从今天起,我就住到郁家来养胎,老爷子已经答应了,以后我们就也是半个郁家人了。”

郁阳从楼上下来,见了方月心气得把她推到一边,“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不要来我家,你带着箱子想干什么?”

方月心嗤笑,“老爷子说了,我这孩子生下来也有奖励,你可以不管我,但以后家产有我孩子的一份。”

郁阳还要说什么被朱引兰给拦下了,朱引兰给他使了个眼色,把方月心拉回来,笑道:“月心你怀孕辛苦,我带你上去把东西放下,郁阳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方月心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向方茴,“姐姐,以后就请你多关照了。”

方茴叹了口气,这郁家乱七八糟的人越来越多了,还好她即将和郁文骞搬出去,搬出去也好,她真是懒得在家里看到方月心。

她们走后,郁阳眼神炽热地看向方茴,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事情的发展轨迹和他料想中不一样,也实在不明白那么爱他的方茴怎么会忽然变心,每每看到她和郁文骞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就心如刀割,恨不得冲上去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方茴,这几天我一直茶不思饭不想……”

方茴挑眉,“生病了就该去找医生。”

“不是,我只是一直在想我们以前的事,以前我们在一起有多开心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我真的是想跟你结婚的,我想好好工作好好赚钱,跟你一起成立一个小家,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但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郁阳语气低沉,似乎很难受,“你为什么会爱上郁文骞那样的人,他那种人真的什么事都做不出来,血缘关系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我都能伤害,方茴,或许你不相信,但我之前做的那个梦,真的很真实,梦里我不好过,你也死的很惨,而且,你知道是谁杀了你吗?就是……就是郁文骞!”

方茴一顿,蹙眉盯着他,郁阳这是什么意思,又是为了离间她和郁文骞?郁文骞杀了她?不可能!她不信,一个字都不信,方茴厉声道:“郁阳,那只是个梦,梦里的事能当真吗?我不相信他会伤害我,他这个人我了解,他或许会负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却独独不会负我。”

方茴转身就走,郁阳被她的话镇住,完全没想到方茴会这样厉声制止他,她不相信他,却那么信任郁文骞,难道在他心里,郁文骞真的有那么重要?

“方茴,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戈雨你总认识吧?戈雨是郁文骞的师姐,他们感情很好,有人说他们曾经谈过,难道你以为郁文骞真的只爱你?”

方茴视线冷了些许,她哼了一声:“郁阳,或许我也介意过戈雨的存在,但你要我怀疑郁文骞不爱我?抱歉,我做不到。”

“那他要是真的不爱你呢?”郁阳追问。

方茴勾了勾唇,“那就拉他一起下地狱,对了,还会拉你一起陪葬。”

“……”

虽然怼了郁阳,可方茴说毫无芥蒂是不可能的,那个貌美的师姐戈雨与郁文骞有过共同的回忆,俩人同窗多年,一起成长,想到这一切,方茴就满心不舒服,她躺在床上翻了会手机,觉得没意思又把手机给扔了,其实不是手机没意思,而是手机里没有她等的信息,平常郁文骞都会跟她发微信,偶尔她还缠着他视频,可今天他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跟师姐聊得太嗨了?

嗨个屁啊嗨!

方茴气得用枕头捂着头,午饭后她睡了一会,一觉睡到晚上,等她醒来时,而后书房的灯还开着,方茴走到半路遇到钟鸣,“钟特助,你还没回去?”

“太太,我马上就回去了。”

“郁文骞呢?”

“郁总在屋里。”钟鸣觑了她一眼,自从郁文骞和方茴晒恩爱的照片传遍网络后,钟鸣总有种郁总中邪的感觉,否则那个冷面狠厉的郁文骞,怎么可能还有那一面,让女人坐在他背上,牵着老婆的手嘴角噙着宠溺的笑?

这方茴真肯定是给郁文骞下蛊了,所以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危险。

钟鸣默念着阿弥陀佛!

“他今天出去聚会了一整天,到现在才回来?”

“聚会?”钟鸣顿了片刻,啊了一声,“是……是啊,那个,具体的您问郁总吧!我一个助理不太好说什么。”

方茴蹙眉,郁文骞治下真的很严,这个钟鸣怎么回事?竟然还遮遮掩掩的,难不成还给郁文骞打掩护?方茴皱眉进了书房,却见郁文骞正在处理公务,灯光落在他周围,让他的神色比平常看起来少了几分冷意,方茴皱眉道:“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嗯,刚忙完。”

“聚会聚了这么久?”

“怎么?想我了?”郁文骞笑着把她拉到腿上坐好,方茴还有气,不怎么想搭理他,郁文骞这个该死的钢铁直男,竟然还摸着她的额头,自言自语:“不发烧,到底是哪里不舒服?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方茴试探性问:“你今天过得开心吗?”

“当然,见到好友聊聊生活,确实比较放松,”郁文骞亲着她的耳廓,他今天似乎比以往更急切,手伸进去时弄得方茴浑身发颤,再加上方茴的耳朵很敏感,被他弄了几下浑身酥软,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可她心里有气,她不停躲闪,抗拒他的靠近,郁文骞眼神充满探究,盯着她想了很久,“方茴,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方茴转念一想,她可不是那种会自怨自艾的人,她抿了抿唇问:“对了,老公,你觉得谁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郁文骞心道这种保命题还需要问?

“你说呢?”

“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当然是郁太太。”

方茴戏精上身,捧着心口说:“哎,我总觉得怀孕后我身材变差了,皮肤也粗糙了,人也失去了魅力,你该不会喜欢上别的女人吧?”

郁文骞眉头紧锁,掐着她细嫩的皮肤,摸着她挺翘的胸和臀,再紧紧抱住她让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反应,证明她魅力不减,用实际行动问她,“你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眼科?”

方茴擦擦莫须有的眼泪,“或许是因为怀孕后情绪容易波动,喜欢胡思乱想,总觉得你身边那么多优秀的女人,万一哪天给我戴绿帽子呢。”

郁文骞盯着她看了很久,忽而笑了,“这世界上除了方茴,别的女人我都不要。”

方茴一怔,身体软化在了他怀里,是呢,她的郁文骞可是除了她谁都不要,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的女人?

他低头:“我要是真的做那种事,你会怎么样?”

方茴一震,“能怎么样?肯定是把你先奸后杀啊!”

“……行,你给我演示一下。”

“……”

次日,郁文骞又打扮得很得体,方茴见状问:“今天又要出去聚会?”

“嗯,给大学同学办欢迎会。”

“又是那个师姐?”

郁文骞挑眉,笑笑算是默认了,方茴柠檬精上身,但是转念一想,她是谁啊?她是那种在家等着老公垂怜的黄脸婆吗?用得着在这顾影自怜?说起来就她这个魅力,有危机意识的应该是郁文骞才对。

方茴忽而似笑非笑:“巧了,我也要去参加同学聚会,这一期的同学会上有几个以前暗恋我的同学,这次发信息叫我一定要过去,老公我晚上可能会回来晚一些,你不用等我。”

郁文骞系领带的手一顿,抬起眼帘,“你要去同学会?”

“是啊,大家都很希望我去呢,说起来也好久没见到高中那帮同学了,我们年轻人在一起聚会总是要玩的晚一些,晚上我们可能去酒吧,老公你玩你的,要玩的开心一点哦。”说着,方茴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这笑容里带着对老公最大的祝福。

郁文骞眉头紧锁,周身的气场立刻冷了下来,一双眼眸毫无情绪地盯着方茴。

“你怀着孕,去这种场合是否太不妥当?”

“怎么不妥当,安啦,我会小心一些的,我同学们也会照顾我的,他们以前就对我很好,老公你放心好了。”方茴说完摆摆手。

这天早上,郁氏的所有高管敏感地感觉到老总的心情很不好,这种感觉很直观,毕竟整个早上,郁文骞都冷沉着脸,开会时会议室气压很低,大家大气都不敢出,都等着他的训斥,偏偏他阴情难测,没人能窥测他的真实想法,以至于大家都猜测,郁总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性生活不和谐?

不对啊,娇妻在怀,郁太太那么漂亮,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发生?

开完会,郁文骞回到办公室看向手机,以往这时候方茴都会给他发信息,可今天竟然一个信息也没有,他忍了很久终于忍无可忍打开视频发给方茴,那头方茴坐在一众同学中间,众星捧月,像个被呵护的小公主,视频刚打开忽然一黑,方茴发了文字过来:“老公我跟同学们正聊着呢,不太方便接视频,晚上回家聊哦,么么哒。”

啪的一声!

郁文骞手里的笔陡然被折断,他面目冷森地盯着手机,眼里的戾气能把人给隔空消灭,钟鸣进来时咽了口唾沫,心道方茴是不是又给郁总下蛊了?

“郁总,今晚去日本的出差……”

“取消!”

下班时间一到,钟鸣意外的发现郁文骞在第一时间离开公司,原本热衷于加班的郁文骞在结婚后已经很少加班,而是选择把工作带回家做,可这么火急火燎地往家赶还是第一次呢。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潘多拉 山村怪谈 夏至未至 魔印人2:沙漠之矛 魔印人 伪装绿茶 楼外楼 梁家五少 特种兵痞在校园 两界真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