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茴浑身发颤, 忍不住勾起脚趾, 自打怀孕后, 俩人没有这样亲密过,郁文骞怕克制不住会伤害到她,其实方茴的身体哪里还会怕这个?对于修仙者而已, 肚子里的孩子也一并沾染仙气。

眼下他掀起衣服钻了进去,让方茴莫名觉得羞耻又兴奋。

等俩人闹完已经傍晚了, 这种私人小导观景位置很好, 不管是日出还是日落, 风景都是绝佳,从水屋看出去, 夕阳的余光从四面八方洒进来,白色窗帘翻飞,海风拂面,俩人用着餐, 方茴忍不住感叹,钱果然是个好东西。

有钱一时爽,一直有钱一直爽。

“真想生活在这里。”

“真正生活在海岛上的人反而不觉得海岛有多好,人总是向往自己缺少的东西。”郁文骞低头切着牛排。

“可能吧, 就是觉得这里风景太好了。”

郁文骞笑笑, 很自然地说:“如果你喜欢,我买座私人小岛送你, 让你当岛主。”

方茴被逗笑了,“那你做岛主夫人?”

郁文骞挑眉, “也不是不行。”

方茴想象一下她做岛主的画面,莫名觉得挺带感,一个私人小岛,自己没事就开游艇出去捕鱼潜水,孩子在无人的岛上到处跑,一两米长的大蜥蜴陪玩陪撩,虽然晒得皮肤黝黑,可那种没人打扰的快乐,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这种生活或许很好,但方茴真是一点也不感兴趣,因为上一世她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占了一个山头,谁也不敢打扰她,陪她的只有一整座山的人参精和各种小萌物,总之,过腻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对她来说,去城市里生活反而像是度假了。

郁文骞穿了件白色T恤,下面一条浅色短裤,虽然不是大裤衩,却也是他难得休闲的装扮了,平常方茴看惯了他穿西装,眼下换了这种装扮,只觉得眼前一亮,记得以前媒体报道过郁文骞,说他是所有上市公司老总中最低调的一位,不爱便服爱西服,衣食住行虽然不普通,却也不奢侈,以他的身家来说,无疑是节俭的,郁文骞年轻时照片曝光,不少网络少女都称他是国民老公,说他是9亿少女的梦想,是属于大家的,只是郁文骞这人冷情,不爱交际,业界风评也不大好,久了媒体上很少能看到他的消息,但直到现在为止,还有人希望方茴多发点郁文骞的照片让大家品品。

方茴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轻纱上衣,露肩设计,下面是一条热裤,她身材本就好,这样一穿更是显得青春灵动,俩人站在一起,郁文骞比方茴高大半个头,他肩宽腿长,皮肤经过日晒后呈小麦色,泛着光泽,满身的荷尔蒙满的像是会溢出来。

方茴美滋滋地挽着他的手,靠在他身上,郁文骞的腿走路还是不方便,不过岛上的路不多,推轮椅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走着,方茴特地放慢步调,两人慢悠悠的,倒是真有了度假的感觉。

“拍张合照吧?”俩人手牵着手,同时回头,让管家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

晚上方茴把照片发到网上,网友们对郁文骞本来就够好奇了,这次终于有郁文骞的正面照,当下都嗨爆了,当然,嗨了也是白嗨,因为虽然照片是正面,可傍晚光线不好,郁文骞和方茴的脸都隐没在阴影里,只能看得出俩人的身材都很好,脱下西装的郁文骞简直让人想扑倒啊,方茴明明看起来挺精干的一个人,到了他面前,笑得像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总之,配的满脸血!

—真同情那个拍照的人,吃了一嘴的狗粮。

—这是私人海岛吧?天哪我去查了一下,价格贵的惊人,一晚上要四十万,不过很安静,不用人挤人了。

—我一个在机场工作的朋友说看到郁太和郁先生乘私人飞机走的,原来是去度假的。

—郁太好美啊,这算是最美豪门阔太了吧?坦白讲虽然我也幻想着嫁给郁文骞,但是郁太这种颜值也是让我服气的,就是比长相都比不过,更别说比别的了。

—现实版的灰姑娘嫁入豪门,童话一样的生活,话说郁太这满脸幸福的样子,是不是怀孕了?不然之前那张绯闻照里为什么穿平板鞋?

—怀孕?这么快?如果怀孕的话,那郁太的地位应该会更巩固吧,豪门对子嗣都特别看重,你看港台的豪门阔太生两个算少,生三个正常,生四个不算多,孩子生的越多越稳妥,反正男人靠不住,但有孩子在总是可以继承家产的。

—听说郁家最近也不太平,豪门扩招了吗?

方茴发的照片里看不清郁文骞的脸,原本这就是一张普通的照片,谁知莫名其妙又上了热搜,热搜的点更莫名其妙。

#方茴迷妹脸#据网友分析,照片上的方茴看郁文骞的眼神充满崇拜和爱慕,这种爱意挡都挡不住,而郁文骞虽然看不清脸,可嘴角含笑,眼神宠溺的样子,俨然也是一个宠妻狂魔,看了照片的人谁都不会怀疑这俩人是真爱。

很快#方茴裙子五万#的标签又被顶了上去,这一届的网友真是敬业,照片刚发出去就被扒出衣服价格,不过对于裙子的价钱,网友虽然议论纷纷,却都表现出理解,说这样的豪门阔太穿个裙子五万块钱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再说穿着很好看不是吗?穿衣服只要好看就够了。

之后郁家的股票涨了许多,郁家股票在之前一系列绯闻打脸后,越涨越离谱,离谱到方茴每次露脸,郁文骞的身价都会暴涨,当天还有分析师开玩笑,说郁太一条裙子五万,带来了五个亿的增长,这裙子买的值得。

方茴看了还特地拿给郁文骞看,“看吧?人家都说我有眼光,一条裙子给你赚了那么多钱。”

郁文骞附和,“郁太太的眼光自然是好。”

“你是想说我找了你是吧?”

郁文骞却只是笑,他正在看报表,待会还有个视频会议,虽然出来度假,可他的工作堆积如山,完全放下是不可能的,他开会,方茴实在无聊,在他后面走来走去,于是郁氏的高管就看到热搜上的郁太无聊地差点原地打滚,只为了吸引郁文骞的注意力。

方茴确实觉得无聊,虽然出来度假,可除了游泳什么都不能做。

谁叫她怀孕了呢?

方茴趴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次日一早醒来,她正躺在郁文骞的怀里,手还猥琐地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方茴咳了咳,她好像一睡觉就本性毕露,起床,推开门,蓝天碧水扑面而来,海风把她的心都吹的荡漾起来,方茴撩起长发,慵懒地踮起脚尖,舒服得忍不住喟叹起来。

闲来无事,方茴换了泳衣去泳池里游了一圈,郁文骞醒来时就见他的妻子穿了件红色的连体泳衣飘在泳池上,一双细长的腿像是展柜里的艺术品,让他有了膜拜的心思,只这样看着,郁文骞就有了反应,他对她似乎毫无抵抗力,多年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总是溃不成军。

郁文骞喝了口酒靠在门窗边上俯视着她,方茴从水里钻出头,冲他笑道:“醒了?”

郁文骞轻笑把她拉出来,又往后退了两步,方茴眯着眼故意跳到他身上,用湿漉漉的手抱住他,把他衣服当毛巾用来擦身体,果然,这样擦起来特别快,只是郁文骞这身价值不菲的衣服就湿透了,郁文骞一脸无奈,“这么会耍赖?”

方茴抛了个媚眼,“才知道?谁叫你躲我?夫妻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郁文骞轻笑,干脆把她抱去浴室洗漱,他腿不便,一瘸一拐的,方茴紧紧抱住他,生怕他会摔倒,俩人好不容易去浴缸对着大海泡了个澡,洗漱好,郁文骞帮方茴吹着头发时忽而道:“我记得放假时你曾说过你的寒假作业很难写,已经完成了么?”

方茴回忆了很久,终于回想起来,自己真的有寒假作业这回事,按理说大学是不该这么悲惨的,可他们的英语老师怕他们回家后把英语给扔了,便布置他们在假期里读完一本英文原作,并且写下1000字的英文读后感,或许这对方茴来说不算难事,可问题是她最近一直忙这忙那的,完全忘了还有这件事,眼看着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她去哪写一千字的读后感来?

方茴如被雷劈,“老……老公,你怎么不早说?”

虽然她不指望在学业上有什么建树,可作业这种事不交上去也显得不像话,再说老师都对她很好,有好的机会总是第一个想到她,抛开这些不谈,她这个走学霸人设的郁太如果被爆料说不交寒假作业,人家一定会骂她搞特殊,要是被郁文骞公司的同事知道,肯定会觉得她这个女主人很丢脸。

方茴想哀嚎,心思回转,视线在郁文骞身上几个来回,随即眯着眼问:“老公,你明明早就知道我有寒假作业还不告诉我,说,你打的什么坏主意。”

“冤枉。”郁文骞攥起她的手,轻笑,“我哪知道你真的没写。”

“我没写作业最后丢的也是你的脸,难道你不怕别人说你郁文骞的太太是个连英文作业都交不上去的学渣吗?”

郁文骞挑眉,依旧语气平淡:“一个人的价值并不需要靠他身边的人来衬托,很显然,你不交作业也丢不了我的脸。”

方茴见她油盐不进,气得咬他,郁文骞也不躲,就这样让她咬,方茴特地把他脖子上吸了好多草莓,又咬了些牙印,嘴上还气道:“你就是故意的!你还喊冤?”

郁文骞哼了声,从浴缸里走出来,拿了浴巾系在腰上,懒得理会她了,方茴见状,也跟了出来,裸着身体从背后跳到他身上,还好郁文骞抱住她,否则俩人的身体都滑溜溜的,真是摔了可不是开玩笑。

“方茴……”郁文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无奈,“下来。”

“不,你看不出来我这是在用美人计吗?”方茴说完,抿着红唇亲他后背,把他弄得气息粗重才故意放开,郁文骞被她挑起了火,当下把她拉到怀里要亲,却被方茴一把推开,“郁总公事繁忙还是去忙工作吧,我这种小可怜继续回去写我的作业,哎,谁叫我作业没写完呢。”

她正要走,却被郁文骞一把捞起来,随即人被放到床上,脚踝被某人抓起来,轻轻舔着。

方茴脸一红,“那个……我作业还没写完。”

“我帮你写。”

“怎么好麻烦你呢?”

郁文骞无奈一笑,把她圈禁在自己的臂弯内,“郁太太,你把你男人吃的死死的。”

方茴偏过脸,故作不知,“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

方茴一开始还得意,后来就知道在大佬面前玩心眼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郁文骞很快用行动让她懂了,他折腾人的功夫何止那一点?到最后他满足了,她还饿着呢,这种每天不能吃肉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差。

当晚,郁文骞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看kindle上的电子书,郁文骞挑选的这本书不算太长,是一部中短篇小说,郁文骞对书很熟悉,他在大学时曾经写过跟这本书相关的论文,但那时候的他实在没想到,有一天他还能用上这本书给自己老婆写作业。

他给方茴大概讲述了一下写作的故事背景,帮助她理解。

方茴一开始还看得聚精会神,看到后来趴在他怀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半夜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却见郁文骞还在看小说,似乎还在敲打着什么,方茴往他怀里蹭蹭,又继续睡过去。

次日一早,方茴起床点开文档,却见文档里已经有几百字的读后感,这读后感用词大气,语句优美,深入分析了小说写作的背景和作者的流派,还对小说里的人物性格进行了剖析,只可惜这读后感只写了一半,否则方茴真想一起读完,语言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越是学习越是能发现它的美,她看向郁文骞,又恢复了迷妹脸,自己老公这么优秀,真是随时随地都想崇拜。

郁文骞正好醒来。

方茴抱着电脑走过去,“老公,你昨晚几点睡的?”

“3点。”

“啊?那我呢?”

“10点。”

方茴咳了咳,莫名心虚,明明是她的作业,可她却睡着了,“谢谢三爷~~”

郁文骞推开她,哼道:“郁太太真厉害,随便灌几句迷魂汤,就能让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方茴被说的莫名脸热。“谁说的?明明是你自愿的。”

郁文骞挑眉,“何止是自愿?哪怕知道前面是火坑,但只要是你挖的,我也毫不犹豫往下跳。”

一大早就说情话这真的好吗?方茴不禁感叹女人真是一种感性动物,以前郁文骞送给她昂贵的珠宝房产她都没什么感觉,可现在他仅仅是说了句情话,她就忍不住后背发麻,恨不得为他赴汤蹈火。

郁文骞很久没写论文有些手生了,对小说里的情节印象不深,所以昨晚先把书看了一遍才开始写,不出意外他今天修改一下就可以把这篇读后感交上去,只是,明明难得出来度个假,还得帮她写寒假作业,还真算是个新奇的体验。

下午方茴感叹说寒假作业忘记写了,以至于度假时还不得不看书补寒假作业,还好有老公在可以帮她,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网友都幸灾乐祸。

—哈哈哈,我也在补作业,你真是real真实。

—花几十万一晚去度假,结果俩人趴在那研究寒假作业?有钱人的世界我是不懂的。

—楼上的你不需要懂,撒狗粮懂吗?你看不出郁太太这是变相炫夫吗?人家的重点是老公帮忙好吗?你们写寒假作业有老公帮忙吗?

—我天哪!我才想起来我作业也没做。

—郁总不愧是高材生,还能帮老婆写作业,男人们都学着点啊,成绩好的好处就体现在这里,这热搜出来时,裴孟洋正好看到,他正在酒吧泡妹,见了这消息噗的一口水喷出来,哈哈哈大笑。

“笑什么?”崔明泽蹙眉。

“我截图到群里,你们快看!哈哈哈哈,郁文骞出去度假竟然给她老婆写作业,这被老婆管得一点空间都没有了,我们的郁总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群里看了截图,立刻排队笑起来,所有人都@郁文骞,说郁总这撩妹的手段太高超了,大家根本学不会。

还好有郁文骞帮忙,方茴顺利在度假结束前把作业给赶完了,算是有惊无险,补完作业心里踏实了,俩人干脆开着游艇出去钓鱼,郁文骞竟然会开游艇,钓鱼也很有一手,俩人钓了一桶鱼上来,郁文骞熟练地给处理好鱼,把鱼放到烧烤架子上烤,方茴看他很有经验地挤了点青柠汁浇上去,顿时惊叹道:“老公你怎么什么都会?”

“以前经常跟朋友出来玩,多少学了点。”

烤鱼没什么难的,这种刚钓上来的鱼很新鲜,几乎不需要太多的调料和烹饪过程,只简单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方茴不知怎的莫名想到第一世,那时候郁文骞也曾邀请过她一起出去玩,可她当时很怕这个男人,当下就拒绝了,那时郁文骞似乎挺失望,可当时的方茴懒得去研究他的情绪,一直漠视他的感受,如今想想,郁文骞真的很优秀,哪怕他没有这样的身家,跟这种男人在一起,都是她的福气,更何况他还有良好的家世。

鱼烤好后方茴吃了一口,“很好吃。”

“你要是喜欢,我们回家后也可以烧烤。”

“你说在家里?”

郁文骞应了一声,院子那么大,烧烤算什么?只是家里人都不喜欢烧烤的食物,郁娴和郁曼虽然是年轻人又总是假讲究,是以家里的烤架很少有人用。

他们只度假了四天,因为一直在赶作业,所以方茴只觉得时间过得很快,郁文骞安慰道:“什么时候想来随时可以坐飞机过来。”

方茴应了声,其实去哪无所谓,主要是跟他一起去。

方茴在机场免税店准备买点礼物送给朋友,郁文骞说直接列好清单叫免税店的负责任送去就行,毕竟郁家旗下也有一家免税店,但方茴还是拒绝了,什么东西都送到家里,购物的快感就没了,实在是没意思,她买了些市面上热门的口红色号打算回去送给好朋友,又买了一些护肤品套装,送给公司的人。

买完后,司机帮她把礼物拎到后备箱,方茴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

次日去学校,方茴把礼物分给朋友们,孟心露和陶小雅都没客气,挑了好几支,乐雨欣也挑了个橘红色的方茴同款,方茴从剩下的里面挑了支正红色的送给贝蕾。

贝蕾顿了顿,笑道:“谢谢,这个颜色很适合我。”

“你喜欢就行,对了,贝蕾,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做艺人?”

贝蕾似乎有些惊讶,“我没想过要出道。”

“我知道,看你对这方面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一直没有问你,但你的气质怎么说呢很适合大屏幕,长相也是耐看型,脸大头骨比例很好,脸部线条也很优秀,如果你毕业后没有特别想做的事,不妨考虑一下,虽然不一定能大火,但是赚的肯定比普通工作要多许多,很多娱乐圈不出名的18线艺人,身家都颇为丰厚,住豪宅开豪车不在话下,有我罩着你,你也不用担心被潜规则之类的,你问孟心露,我对艺人一向宽和。”

一旁的孟心露猛点头,“金大腿不抱白不抱。”

贝蕾看笑了,她涂了姨妈色的口红,一般人涂姨妈色很容易hold不住,像是中毒一样,但是贝蕾却能很好地撑起这个颜色,她脸小长得惊艳,可以想象这张脸哪怕年纪渐长,也会有一种灵动和少女感。

“当然,这得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贝蕾知道方茴是娱乐公司老总,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我考虑一下。”

“那好啊!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来找我,大家知根知底,我捧起来也放心。”方茴笑起来。

陆思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见方茴给别人发礼物就是没有她的,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这种被人排挤的感觉很不好,当然,这时候的陆思羽忘了当初她是怎么把宿舍的关系搞得一团糟,也忘了她是怎么挤兑方茴的,听了方茴对贝蕾的话,陆思羽更不舒服了,方茴竟然主动要捧贝蕾,这种机会不是谁都有的,说起来她陆思羽的底子不差,如果当初不是跟方茴交恶,现在说不定也能有这种一步登天的机会了,只是她自己没有把握住。

林巧巧也来了,前段时间俩人关系不好,但是最近林巧巧得知陆思羽的男朋友家里公司做的很大,陆思羽明里暗里都说可以毕业后给林巧巧找一份高薪的工作,俩人一来二去又玩到了一起。

听了方茴的话,林巧巧心里也不舒服,这种感觉就好像身边人中了彩票,可自己明明有机会买那张彩票的,却失手把彩票丢了,既然自己丢了彩票,别人中了她当然不会高兴,林巧巧阴阳怪气道:“思羽啊,你们宿舍这种风气真的不好,大家都还是学生,至于这么市侩吗?”

陆思羽听了也冷笑:“是啊,这还没毕业呢就想着抱大腿了,都是一个宿舍的至于吗?去讨好自己的室友获得出道的机会,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

“太没骨气了,要我说真的不至于。”

“还有嫁入豪门也不意味着就有钱了,说不定哪天男人出轨了,自己被扫地出门哭都不知道怎么哭。”林巧巧道。

方茴目光冷淡地看她一眼:“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林巧巧脸一红,“什么龌龊?我说的不是实话?再说我也没指名道姓说你,你要是不心虚你跳出来干什么?”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大完美主播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东方快车谋杀案 觉醒日·大结局 六爻 团宠不好当 RUIN逆战,光源圣辉 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 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 嫁入豪门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