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以往只有三四百人的直播间, 忽然有了几千万涌入, 并且越来越多。

温玉君戴上老花镜, 跟粉丝们互动。

“阿姨你女儿好漂亮啊?”温玉君念完,笑道,“谢谢。”

“那是你女儿吗?”温玉君点头。

“女婿和女儿是做什么的?看起来男帅女美。”

“这个女儿看着好眼熟啊。”

“女儿很像是那个魔力传媒的方总, 上次跟封蔺传绯闻的漂亮姐姐啊。”

“女婿身材好好啊,能不能转过脸来看看呢?一开始我还以为进入了一个装修直播间呢。”

因为直播时间长引流会相对多一些, 所以温玉君一直把直播开着, 没想到阴差阳错带了这么多人进来, 且还都是因为女儿和女婿,温玉君忍不住笑起来, 跟粉丝互动着:“谢谢大家关心,这是我的直播间,女儿和女婿并不愿意露面。”

一个粉丝提议道:“能不能让你女儿给我们试一下这个吊带背心呢?”

“这种背面有绑带的吊带我们南方可以穿。”

“我过几天去度假也想买美背吊带,阿姨女儿帮我们试试呗。”

方茴看向直播间的留言, 忍不住勾了勾唇,这又不是她的主场啊,不过如果能帮到妈妈卖衣服,那她也没有推辞的道理。郁文骞不想出境, 方茴把镜头移开, 让他走出房间。

“老公你等我一下,我给妈妈试个衣服哦。”

郁文骞蹙眉, 他没记错的话,岳母卖的都是内衣吧?这内衣该怎么试?

从不网购的郁文骞下载了软件, 进去后搜索到了温玉君的直播间,在看到画面上的人物时,他猛地抽了口气,只见方茴换了件美型吊带衫来,是那种带着胸垫,后背是交叉绑带的吊带,方茴本来就骨骼纤细,胸大皮肤滑腻,在他滋润下,更是水一样润,眼下她就穿着这样一件紫色吊带,胸部沟很深,显得胸部又白又软,后背一点肉也没有却不至于太骨感。

虽然并不暴露,可因为她身材实在太好,硬是把一件普通的吊带穿成闺房衣物了。更何况她还撩起卷起浓密的长发,红唇微勾侧对着镜头,风情万种。

郁文骞捏了捏眉心,眼眉间突突跳。

“这就是妈妈卖的美背哦,这个在韩国卖的很火,街上很多小姐姐也喜欢穿,搭配衣服很好看,冬天不爱穿内衣的也可以穿这种吊带,比内衣舒服一点。”

方茴笑起来,殊不知,她唇红齿白,笑容妩媚却又有感染力,就连镜头这头的郁文骞都抵挡不住她的魅力,郁文骞阖上眼,手紧紧攥住腿,他有种想冲上前把她带回家包起来的冲动,可他不能破坏在她心里的好印象,不想她认为他是个不尊重妻子,喜欢限制妻子人身自由的人。

假大方总要付出代价的。

郁文骞阖着眼,禁不住苦笑起来。

手机里还吵吵闹闹的,看样子似乎有不少人跟方茴互动,所以方茴一直读着网友的评论。

“嗯,胸大穿好看,胸小穿显大哦。”

“皮肤黑的也可以穿,有十几个颜色呢,这种东西夏天卖得很好,但我觉得冬天穿也很舒服啊。”

“啊?看我眼熟吗?”

“对啊,我就是郁太太,我是郁文骞的太太哦。”方茴自豪道。

她的语气莫名抚平了郁文骞心里的戾气,他看向屏幕,屏幕上的方茴是真的高兴,眼里闪着光,这样的她让他不忍伤害,只想呵护在手里,让她眼里那一点点的光亮不至于熄灭。

方茴直播了一会,给温玉君做了链接,又自拍了几张作为宝贝详情,她觉得这个美背很好看啊,再加上她身材好,当下直播间就有几百人想买呢,果然她带货能力还不错哈,方茴做了购物个链接。

等天气暖和起来,这种美背很容易几千几千件的卖。

同款美背韩代卖两百多,可温玉君才卖几十,还都是一个厂生产的,因为韩国的东大门很多都是在国内找的代工厂。

果真,温玉君的后台一直叮当响,很多人都下单了,温玉君被吓了一跳,看到没一会就有一两百的销量,简直怀疑是方茴帮她刷单的。

“闺女啊,怎么卖这么多啊?”

方茴笑起来,“妈,这才多少啊,那些大的主播做活动时,一天能卖一两千万。”

双十一几千万的也有。

温玉君像是被吓到了,“真有那么多啊?她们也太厉害了。”

方茴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所以,妈,努力吧!女儿看好你哦!”

她又对着直播间的粉丝笑道:“大家多支持一下妈妈哈,妈妈很温柔的,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她,不买也没关系。”

粉丝们嚷嚷着说她超级温柔也超级漂亮,还说她比照片上好看。

“谢谢大家,以后有机会再来给你们试衣服,这次我就先走啦!”

—没想到,顶级豪门的阔太竟然来这种直播间卖内衣,太亲民了吧?

—阔太也穿几十块钱一件的衣服吗?

—不敢相信,你也太亲民了,我竟然可以跟你穿同款,不过你皮肤也太白了,胸好好看啊。

—胸太美了,我是你的胸粉,天哪,你这么漂亮,我要是男人我都想娶你。

—人长得漂亮就是好,新直播间随便卖卖就有这么高的成交量,郁太太你干脆去做up主吧?或者去做那种视频案例,护肤品试色,钻石推荐什么的,郁太太你买碎钻吗?

方茴要走,结果她们都拉着自己聊天,看到钻石这一行,她笑起来,扬了扬自己的手道:“我的婚戒都没有钻的,你没看,就是普通的素戒啊,这是我跟我老公的结婚戒指哦,虽然很简单,可是我们都很喜欢。”

—啊啊啊,这是我同款啊,超级便宜啊,你怎么也戴这么便宜的素戒?

—天哪,你太实在了吧?耿直girl。

—天哪,郁太太你性格好好啊,笑起来吼吼看啊!

—这个直播间怎么了,一直说太太什么的,哪有老年人啊。

—这个直播间刷屏这么快?比几十万观看量的直播间还要活跃,怎么回事?

—求科普,这直播间怎么了?什么太太?郁太太是谁?

—科普:楼上的,郁太太是郁氏郁文骞的太太,魔力传媒的老板,喻倾就是她的员工。

—天哪,这是什么直播间?怎么还有大咖来?

方茴笑了,跟镜头摆摆手,“不是大咖,也不是名人,只是个毫无名气的普通人,不想引起关注,只是帮妈妈卖件内衣,喜欢的就去买,不喜欢的就不用买,好了,真的要走了!”

-

方茴好不容易下直播,司机替她开门,她进去后立刻钻到郁文骞怀里。

“冷吗?”郁文骞把她楼的紧紧的,最近一直在下雪,方茴掸掉肩膀上的雪,原本想说不冷的,但或许是装习惯了,当下身体诚实地凑过去,还哆嗦了一下,郁文骞把她搂得紧了一些,声音低沉道,“这么冷的天气更要注意身体,尽量避免不恰当的行为,省得动了胎气。”

“哦?”方茴挑眉,“比如呢。”

郁文骞眼皮垂着,“比如说这么冷的天气,穿的那么少,要是冻着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哦。”方茴眯着眼,“还有呢?”

“穿那么少还在镜头前站了那么久,显然,这对胎儿是不好的。”

方茴挑着眉,呵呵两声:“看不出郁总还挺关心孩子的。”

“自然。”

“现在都学会拿孩子做吃醋的借口了,这一点方某还真是佩服呢。”

郁文骞眯着眼,淡淡地扫过她身上,“方茴,你该庆幸你现在怀着孩子。”

方茴一颤,想象着他以前发怒时的样子,竟然莫名想笑,不就是想把她捆在床上吗?不就是想去床上战战吗?开玩笑,她求之不得好吗?就郁总这种床上功夫,哪一次不是让人爽到爆?

不过那都是过去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毕竟她现在也怀着孩子。

方茴抿了抿红唇,轻笑着没说话。

方茴从洗手间出来时,郁文骞正在看书,听到声响头都没抬,“过来。”

方茴脚趾蜷缩着,踩在地毯上,“嗯?”

郁文骞把她拽到床上,手撑在她两侧,尽量不压着她的肚子。

就在方茴眯着眼想说看他能耍什么花招时,下一秒,衣服已经被人扒了,就剩下里面那件美背了,方茴这一件是紫色的,不同于常见的那种俗气紫,这种紫色不会显得老气,反而年轻性感,方茴胸型好穿这个很漂亮,但她没想到郁文骞会对这个有兴趣。

郁文骞用手指勾起她后背的带子,弹了下,眼尾挑起,眼神虽然很淡,可看方茴那一眼里有种莫名的情绪,把方茴看得浑身一颤,虽然他什么都没做,可方茴就是觉得自己被他侵犯了个遍。

“你是不是在意Y我?”

郁文骞挑眉,嘴角勾出浅笑,“这么明显?”

方茴掐他脖子,“说,想什么呢?”

郁文骞却哼笑两声,趴在她浓密的头发里,猛地吸了口,“怎么?做不能做,想都不能想了?”

方茴感觉被人调戏了,猛地咬在他身上。

-

这几天,郁阳果然没来打扰方茴,方茴听说他正在处理和方月心的事,方月心确实是怀孕了,恐怕是方茴的到来引起的蝴蝶效应,方月心也不傻,怀孕后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了老爷子,而大家庭对于女人或许无所谓,但对于子嗣却都很重视。

再来,虽然方茴和方月心不是亲姐妹,可方茴是郁文骞的太太,方月心这种情况跟了郁阳,郁家要是不出面给个说法,怎么都说不过去。

所以,老爷子来跟方茴商量。

方茴低头抿了口茶,笑道:“爸,您看着办吧。”

“到底是你妹妹,如果是别的女人,我们就给点钱打发了。”

方茴心里笑了,说不定人家方月心巴不得他给钱打发呢,“给钱也不是不行。”

老爷子知道她跟方月心一向不合,只叹气道:“郁阳这孩子……太不省事,虽然周围不少人都是未婚先孕的,可他明明知道我们郁家没有这样的传统,真要是想好好结婚就把人带回来见个面,可他……”

当然郁阳来了,见了方茴,他视线在方茴身上停顿很久,才不甘心地移开。

老爷子见他就气,“你说,你跟方月心的孩子打算怎么处理?”

“打了!”

“打了?那可是你的孩子!”

郁阳却像是定了心的,他气质比以前沉稳不少,眼里那种年轻人的朝气已经消失了,也许容貌可以骗人,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方茴忍不住感叹,只怕郁阳是被郁文骞打断腿以后重生回来的,那他到底怎么想的?真不爱方月心了?第一世时不是爱的死去活来吗?

“我的孩子又怎样?我根本没想要这个孩子,爷爷,这件事我们不是商量过了么?给她点钱打发掉。”

“那她要是不愿意打胎呢?”

“她不愿意我一分钱也不会给。”

老爷子气得差点把拐棍给扔了,“你这个混账!做事总要家里人给你擦屁股,你不打算跟人家结婚,怎么还弄出孩子来!”

郁阳理亏,略显狼狈地低下头。

当下,郁文骞坐着轮椅来了,方茴过去推他,“你怎么下来了?”

“我来看看。”

方茴笑笑,怕屋子里冷,给他盖了条薄毯。

“文骞,你说这孩子该怎么处理?”老爷子沉吟。

郁文骞冷瞥郁阳一眼,眉宇狠厉,眼神复杂难懂,把郁阳看得后背一冷。

“既然是他的孩子,那就由他自己做主。”

老爷子当然不介意方月心把孩子生下来,反正家里有钱,开枝散叶也不是坏事。

“他死活都不愿意娶方月心,还要把孩子打了,这家里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郁阳你要是有你三叔一半城府,也不至于到这地步!”

郁阳低着头,眼神莫名,郁文骞冷哼一声。

“方茴,那我改天找你妹妹聊聊,这事还得看她的想法。”

方茴也不傻,老爷子来不过是为了能探探她的想法,顺便传个话什么的,她当下点头,“我回头找她们聊聊。”

老爷子果然满意了。

-

就在当天下午,方茴简直莫名其妙的又上了个热搜,热搜并不是因为她昨天直播卖衣服,而是因为她晒了自己的结婚戒指。

#方茴郁文骞婚戒#

或许是因为方茴最近经常上热搜,不少人已经认识她了,这条热搜出来后,大家都点进去,以为会看到一个几十颗粒的大钻戒,就那种晒瞎狗眼的大颗钻石,谁知道点进去一看,他们的婚戒竟然是一对素戒,虽然款式很好看,可素戒毕竟是素戒,跟豪门完全都不配呀。

据这个牌子的员工接受采访时称,同款钻戒在今天早上被客户一扫而空,所有库存都被卖完了,仅仅是因为这是方茴同款,而方茴晒手的照片实在是美,那戒指戴在她身上,硬是拉高了身价,不说的话人家还以为这是哪里的高定款。

方茴大越明白,这怕是戒指商家卖的热搜,毕竟这样的热搜可以让这个商家剩下很多广告费,她跟商家联系上,向对方求证,却被商家否认。

“我们没买热搜,原本是想买的,结果还没上去呢,这戒指就被人顶到热门了,我们冤枉啊!”

方茴嘴角抽了抽,“真不是你们买的?”

“不是,不过真的很谢谢郁太太和郁先生能看好我们的戒指,实在太荣幸了,如果您二位不嫌弃,我们可以为二人定制一副独属于你们的戒指作为二位的新年礼物。”

方茴笑着摇头,她看向手上这枚素戒,虽然素,却对他们有特殊的意义。

“不用了,戒指只是个形式,我更看重形式下它所代表的特殊含义。”

很多人都去方茴微博上问她为什么买素戒,不是说好了豪门贵妇不戴碎钻的吗。

@方茴:很多人议论我的戒指,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一次逛街时随便买的,戒指戴着很舒服,任何事只要自己觉得舒服自在就行,我和我老公没想到一个钻戒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不论如何,还是谢谢大家了。

—看到你直播的片段,身材真好呀。

—郁太太太美了,同款美背已经买了啦啦啦!

—超喜欢你种草,你皮肤这么好,种草真的太有说服力了,还有你的头发为什么不打结,有没有推荐的护发产品呢。

—秃头女孩市民羡慕你的发量,求推荐生发产品。

怀孕以来,方茴没有经历过怀孕的孕吐或者不舒服情况,或许这跟她身体好有一定的关系,总之这个孩子怀的很轻松,张嫂知道她怀孕后,炖汤炖补品炖得更勤快了,方茴每天就靠这些补品过火了。

张嫂:“太太,您上次给我的人参饮和即食燕窝,我都吃了,特别好。”

方茴笑笑,上次那个是基本款,基本上就是原味提取的,还谈不上配方,只不过她做了一些用来分给身边的人。

“说到这,我得把配方搞一下,”方茴自顾自说着。

第二个世界,方茴也做过类似的东西,不过那是在修仙世界,东西纯粹,有时候就是随便揪把草都很可能是有灵气的仙草,效果不可同日而语,唔,这个世界做配方应该怎么做?

方茴试着用上一世的方法,“人参+红石榴,人参+青梅,人参+浆果,普通的红参口服液,然后青少年版本,可以做高中生和初中生的……”

方茴自言自语。

还可以为女性制作特别版本,用于调理月经,跟重要配合起来,多亏上一世是修道会点医术,方茴拿起笔写出配方来,多开发一点人参饮种类,最好有针对夜猫子熬夜肾虚的,很多人经常熬夜,早上一起来就虚,这时候枸杞和人参就很必要了。

嗯,再卖点整根的人参,还有切片人参西洋参,这样算算,店里的产品种类也不算少。

至于燕窝……

燕窝基本上靠去国外收购,这有专门的部门去做,不需要方茴多费心。

方茴搜索过,网上有卖那种冰糖即食燕窝,销量也都不错,只是不容易保存,即食燕窝和人参饮料做起来的话,这门生意会很赚,可别小瞧了网络购物,有的普通的小店,一年的营收会超过一家中大型公司,方茴想把这事作为事业来做,而不是闹着玩。

做完后,方茴把自己的配方递给研发部的人,让他们去研究可行性。

方茴孕期闲着无聊,又没开学,郁文骞没事就带她出去走走,接触一下他的朋友圈,郁文骞的交友范围很广,各种总裁各种豪门新贵,影帝影后相声界大佬……方茴接触了一下,更新了朋友圈,顺便还拍了不少合照,大家似乎都知道她在创业,话里话外都有带她一起飞的意思,方茴这也才明白郁文骞带她出来见人的目的。

方茴一直以为郁文骞的腿没好,从他内心来说,他肯定会有些不自在,自卑谈不上,但至少会介意别人的眼光吧?可事实证明她小看了郁文骞,首先这种高档场合的服务生都很有眼色,哪怕面对着坐轮椅的郁文骞,表情也淡定的像是没看见,偶尔要是谁露出惊诧的神色,郁文骞就淡淡地瞥一眼,他气势强,这副表情让那些人很快心虚,不敢再看一眼。

也正是最近蹭吃蹭喝,方茴才发现郁文骞的另一面,他跟别人谈事情时,理智又冷静,一看就是高智商,不像她,那些攻击她的网友总爱骂她胸大无脑,明明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可她身上就是没有那种精英感,倒是胸大的特点明显一些。

方茴越看越着迷,视线紧紧锁住郁文骞,简直从爱恋到迷恋。

郁文骞似乎感觉到了,跟人说话时侧着头看她,顿了片刻后,他唇角微微勾起,虽然方茴隔了很远,却可以肯定,他一定是露出那种满意又占有欲十足的表情。

看把他得意的!方茴回头就把他堵在了厕所里,胆大道:“刚才笑什么?”

郁文骞失笑,勉强维持住衣冠禽兽的人设,温声道:“郁太太你看我的眼神,像是……”

“嗯?”

“想是要把我衣服扒了,如此迫不及待,我倒是小瞧你了。”

方茴咳了咳,眼神躲闪,她表现得有那么明显?见郁文骞眼里闪过笑意,她才意识到自己被这人耍了,方茴轻笑,搂着他的胳膊挂在他身上不想下来,郁文骞扶着她,眉头轻挑:“真准备围观我上厕所?”

“好啊,我不介意。”

“……”郁文骞捧起她的脸轻声道,“老婆,你怎么越活越小了?”

方茴也乐了,“童心是会传染的,谁叫我肚子里怀的是最纯正的小鲜肉。”

郁文骞被她逗得笑意明显,他捧着方茴的脸,嘴唇舔上去,不是深吻,倒像是在逗她玩,一边笑一边摩挲着她的脸,就是不给她痛快,把方茴气得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郁文骞被咬也不嫌疼,反而无比纵容地拉开她,给她顺毛,“乖,想要也得忍着。”

方茴更气了,谁说她想要?她不过是想逗逗他,好吧,想也是想的,身体被她调成这样,现在说素就要素,谁受得了?

俩人出去时,脸颊都红的厉害,尤其是方茴,一直红到了脖子,就连胸口都泛着一层粉色。

跟其他人告别,方茴和郁文骞刚进了车里,就见到闪光灯一闪,等反应过来才意识到他们被人偷拍了。

会所的保安立刻出来制止,然而这个狗仔的业务能力很强,扛着相机翻过围墙,跑得比马还快。

方茴彻底无语。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天谴之心 分手信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大象的证词 最后一个地球人 北境2:暗影徘徊 碟形世界5:实习女巫和午夜之袍 花都猎人 香色倾城 第一律法·卷一:无鞘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