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郁文骞眼神阴鸷, 看郁阳的眼神让郁阳怀疑他下一秒就会被撕碎。

想到郁文骞的可怕, 他忍不住后退两步, 随后他才意识到,郁文骞真的比他预期提前了2年醒来,这时候的郁文骞还没有因为方茴的死发疯, 还是个正常人,郁阳忍下心里的慌乱, 镇定下来。

“三叔……”

想到刚才还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拔掉他的管子, 原以为重生回来的生活会很顺遂, 可没想到,郁文骞竟然早醒了, 现实比他想象中更艰难,不过不要紧,他知道事情的发展轨迹,他绝不让郁文骞再把方茴害死。

“我跟方茴的事你应该知道吧?”郁阳勾了勾唇, 如愿看到郁文骞更为冷沉的眼眸,在这瞬间,郁阳有一丝得意,他好歹也是方茴曾经的恋人, 就算郁文骞醒来又怎样?这时候的方茴还是喜欢他的。“我们曾经是恋人, 关系很好。”

郁文骞冷勾唇角,“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让你们分了手?”

郁阳神色一变, “那些都不重要,我对方茴是真心的, 你跟方茴的感情并不深,我求你把她让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郁文骞却冷然一笑,“不重要?让我帮你回忆一下这些不重要的事,你出轨了方茴的妹妹,给她戴了绿帽子。”

“我……我不过是犯了个错,现在已经知道改正了,再说了,谁年轻时候不犯错?三叔,你敢说你从来没有背叛过她的想法,从来没有想过脚踏两只船,从来……”

“没有!”

“什么?”郁阳一脸愕然。

“我说没有,别拿我跟你比,你配吗?”郁文骞说完,把方茴拉到怀里来,占有欲十足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他的力道很大,方茴扭了扭身体,被钳制的有些不舒服,却还是不敢反抗他,这男人现在正在发疯,危险的很哦。

郁阳脸色铁青,“怎么可能,好听的话谁不会说?”

“随你怎么想,但作为长辈,叔叔想提醒你,别人的东西,不要觊觎,否则……”

想到前世觊觎方茴的后果,郁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却怎么也不甘心。

他看过穿越重生的小说,主角重生回去总是要有一番作为的,而他在那种绝境下重生了,老天不就是为了让他能留住方茴吗?可郁文骞怎么醒了?这和他记忆中不一样,难道他穿越到了平行世界里?这个世界和他记忆中有所不同?

-

郁文骞冷着脸上楼,方茴觑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跟在他后面,什么叫做心虚?这就是了,奇怪的是,明明她跟郁阳什么事都没有,可郁文骞这个表现却让她有种犯错的心虚感。

进屋后,郁文骞坐到书桌前,方茴打开门,咳了咳,“老公,要不要一起洗澡?”

“不。”

“那要不要一起看书?”

“不。”

“那要不要一起造人?”

“不……”郁文骞眉头紧锁,目光沉沉,“方茴,你来大姨妈了。”

“我开个玩笑。”

郁文骞阖了眼,靠在椅子上,手指攥着椅子把手,神色淡淡,看起来很正常,可方茴知道,他闭上的眼睛里有汹涌的怒意,不过,她也不知道郁阳会忽然重生回来,之前她跟郁阳明明已经没瓜葛了,她是倒了什么霉,竟然能遇到郁阳这样的神经病。想到是她理亏,她从背后搂着郁文骞的脖子,用脸颊蹭蹭他的脸,媚气横生,“老公,你在生气?”

“是。”

“那你是在生我的气?”

郁文骞叹了口气,似是无奈,“方茴,我没有生你的气,或许我只是在气我没有早点认识你。”

这样子还有点可怜,方茴心软了,哄道:“三爷~~我现在心里只有你,容不下任何其他人,我们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别人身上,不如趁年轻做点有意义的事。”

郁文骞瞥了她一眼,不客气地送上门的她拉到怀里,手伸进去,带着让她颤栗的温度。

“我也想做点有意义的事,可你身体不允许……”

方茴躁得慌,“那你还撩我!”

郁文骞毫无歉意,“哦,抱歉,谁知道我的太太竟然这么敏感?”

方茴气得狠狠咬他一口。

前几天,方茴和封蔺的绯闻,虽然引起了一些小热闹,但好在方茴的微博大概把留言的风向拉回来了,之后郁文骞放出席家的料,席若晴是没心思继续黑她,那之后,有人好巧不巧爆出这背后是席若晴在搞鬼,网友当然生气,把席若晴骂了个狗血淋头,方茴原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了,谁知道席若晴竟然还有力气蹦跶,当天晚上,有个席若晴的好友发了条微博。

“这件事根本不是若晴做的,作为好友我有必要说句公道话,若晴跟文骞是很多年的感情了,郁家和席家一度想要订婚,可是中间郁文骞出车祸,俩人的婚事作罢,当时若晴很伤心,可没想到,郁文骞后来醒了,若晴去看他却被告知他有了太太,对方对若晴很不客气,我就搞不明白了,先来后到,人在做天在看,到底谁理亏大家应该明白,我就是看不下去那种第三者,所以忍不住出来说句公道话。”

—什么意思,方茴是小三?

—我就说她长相太艳了点,不像什么正经人,再说了嫁入豪门就忽然有了一家经纪公司,这么多投资,难道是她自己赚的吗?说到底还不是看郁文骞有钱吗?

—听说当时方茴嫁去时,郁文骞还昏迷不醒呢,别说是为了爱情,我看是为了钱吧。

—支持若晴,小三都去死吧!

—我就说这事不寻常,那个方茴长得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像正房太太,很有小三的潜质。

—郁文骞的口碑不是很好嘛?这种人都逃不了女人的勾引?我天哪,我对男人绝望了。

—我看他们关系很好,这事先不站队,等打脸。

—所以,到底是不是席若晴黑方茴?

方茴忍不住笑了,这席若晴还真不死心?如果说之前席若晴是为了郁文骞,那么这次,方茴猜测她大概是想炒作炒出点名气来,毕竟席若晴现在走投无路,只能靠娱乐圈的工作赚点钱了,炒出点名气,对方还能赚点名气,勉强靠工作维持奢侈的生活,还能有不错的曝光度,一举多得啊。

但是,她方茴是吃素的?就这样好欺负?

方茴呵呵哒,当下发了条微博。

@方茴:席小姐,做人还是要点脸,内涵我小三你?你是不是有妄想症?你跟郁文骞谈过?别这么搞笑行吗?既然谈过恋爱,总有张亲密的合照什么的吧?席小姐不如爆一张出来看看,再来,当初文骞出车祸,你可是第一时间躲开了,那时候文骞躺在病床上,你到处旅游应酬,哦对了,我不巧有一些截图,是你跟当时的男友or暧昧对象的,这些互动可别说是我捏造的,我没那么大本事穿回到过去,逼迫你席小姐发这种跟男生暧昧的对话。

方茴放了几张截图,里面有席若晴在微博和ins跟很多男生的暧昧对话,当时她去韩国认识一个韩国欧巴,发的合照明显是在酒店里,还有游艇派对的尺度都很大,对了,这个席若晴还抽大麻,虽然是在国外大麻合法的国家抽的,可抽大麻的人一般都有瘾,别说她在国内能忍住,方茴放出的图里有这些实锤,几乎是把席若晴给捶死了。

那边,席若晴慌了,她原想艹个热度,利用这次机会以后能有更多的关注度,毕竟小三这事是很敏感的,她被出轨的消息放出去,不管是不是真的,网友肯定都会同情她,这样一来她的路人缘会好很多,之前她的做法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可她没想到方茴的速度那么快,还有很多黑料是早就被她删掉了,也不知方茴从哪找来的,连开房记录都有。

@席若晴:这是污蔑,我没有。

—呵呵呵,污蔑哦,对了这酒店已经被扒出来了,你当时发的晒图里确实在那酒店附近。

—小姐姐66666,同一时间跟3个男生暧昧。

—小姐姐,你怎么搞定这么多身材好脸好看的帅哥前男友的?求教程啊。

—真有脸,歪曲事实没人比你厉害。

—席小姐果然是一代名媛啊。

—席小姐竟然呼吁大麻合法化,简直不能忍!

—对毒品0容忍,滚吧你!去大麻合法的国家去!

—听说你家破产了,所以你被逼急了,想出来营业了?

—破产小姐,你好啊,现在还能艹名媛人设吗?家里破产就出来污蔑别人?谁给你的勇气啊?

—席家真的破产了吗?那你这个微博认证,名媛什么的,可不可以改改了?

—哦,我看到你很多名媛朋友,明星朋友都取关你了,哈哈哈哈,人家也不想得罪郁家和方茴啊,你知道方茴是魔力老总吗?都是一个圈子的,谁那么傻得罪她,更别说郁家还有投资部了。

—破产后,塑料姐妹圈都取关你了,现实吧?当初你跟塑料姐妹一起没少嘲笑网友是穷人,现在遭报应了吧?

席若晴急了,等她反应过来时,这事已经闹大了,她在圈子里的名声也臭了,之前她之所以小有名气,就是凭借着家世跟很多名媛、明星做了好友,经常出席私底下的聚会,可现在,所有人都取关她了,最近的聚会竟然没人喊她,席若晴这才明白,没有席家,她真的什么都不是。

出国读的大学是混日子毕业的,毕业后除了走秀参加派对她什么都不会,现在连好友圈都没了,好友的朋友圈都对她设为不可见,这样的日子,只怕她必须要学着适应了。

“郁总,席家那边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我们网上的水军也已经反扑回去,席小姐也掀不起浪来了。”

郁文骞沉默片刻,道:“要郁家公关部发个声明。”

“声明的内容是……”钟鸣看了他一眼。

当天,郁氏公关部发表了声明。

“针对最近网上关于郁文骞先生和方茴女士的不实消息,我们郁氏公关部受郁文骞先生所托,转达他的意思。郁文骞先生和方茴女士的结合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爱,郁文骞先生感谢方茴女士在自己困境时的一路陪伴,他坚信她是他此生唯一的伴侣、爱人、孩子的母亲。人生不易,希望所有人都能遇到此生挚爱。”

这声明发出后,其实已经过了最佳的公关时期,毕竟这距离席若晴黑方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可或许是因为大家对郁文骞实在过于好奇,毕竟迄今为止,郁文骞一直处于风暴中心,却没有露面过,而大家从网上扒出的照片都是他出席活动时,跟一堆五六十岁的人坐在一起的远照,唯一的近照是上次跟方茴的健身照,总之,大家对他充满好奇,都想看看他的正脸,可因为郁氏公关部很给力,网上没有官方承认的照片流出。

现在郁文骞却忽然发声,大家自然想从中了解他的为人。

这声明看得出是他的原话,说什么结合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爱,还说方茴是他此生唯一的伴侣爱人,甚至是唯一的孩子母亲,这话莫名戳人啊,有钱人哪个没有女友团?有几个没有前妻的?能这样发声明,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这是真爱好吗?

神仙爱情了!

再加上之前方茴说自己老公很行,大家都调侃,说郁文骞是“很行老公”。

他们一个帅一个美,而且方茴本身的大学又不错,英语说的那么好,现在还是传媒公司的老总,为人慷慨仗义,投资了两部电影,都是为了救火,这样的女生已经很少见了好吗?怎么看她和郁文骞都是势均力敌,就算不是,她漂亮成这个地步还不够吗?嫁谁都足够了。

网友都嚷嚷起来,说真的好甜啊,还叫方茴多发照片,多秀恩爱,说方茴是人生赢家。

而电脑这头的方茴却对着电脑屏幕沉默很久。

她推开门,进了郁文骞的书房,窝在他怀里很久没说话。

“方茴?”

“三爷~~你知道吗?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情话。”

郁文骞摸着她的头,就只是笑。

-

这是方茴和郁文骞第一次一起过年,新年这天,方茴让司机去买了很多烟花,到了中午,老爷子让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回去了,只留下几个厨师,午夜饭时,所有人都到齐了,所有人都打扮得很喜庆,郁娴和郁曼穿了黑色的裙子,方茴穿了件红色的,老爷子看得直点头。

“过年还是要穿喜庆点。”

郁娴直翻白眼。

方茴抿唇道:“主要是我年纪大了,喜欢穿亮色的,这些小姑娘年纪小,就喜欢穿黑色看成熟点。”

毕竟是过年,她不想弄得不开心,郁娴哼了一声没说话,郁曼也瞥了眼郁文骞,识趣地没说话。

老爷子给每个人发了红包,方茴也有。

“爸,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红包啊?”

“当然有,你的岁数都够做我孙女了,哪里大了?再说了结婚后第一年,红包肯定要有。”

新年利是图个吉利,老爷子发红包时郁娴和郁曼明显很高兴,方茴偷偷拆开红包,忍不住咋舌,果然是值得高兴的数字,她还真以为就几千块钱呢。

之后,郁文骞也发了红包,还给方茴发了个大红包。

“老公?”

“你上大学就嫁给了我,少拿了好几年的红包,以后,这红包我给你补上。”

这是什么神仙老公!方茴就喜欢这种爽快人,送礼就喜欢送钱,她亲了郁文骞一口。

“老公,爱你。”

郁文骞勾唇,温声道:“是爱我还是爱钱?”

“爱钱更爱你。”方茴抿唇笑了。

晚上,郁文骞带方茴出去放烟火,方茴记得小时候她经常跟哥哥一起放烟花,后来父母离婚后,她跟方向阳就很少见面了,在方家,过年时都是方月心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吵吵闹闹,她就像个外人。

“三爷~我们以后每年都在一起过,好吗?”

“那自然。”郁文骞牵起她的手,抬头看空中绽放的烟火,光亮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竟显得这份完美有些不真实。

新年当晚,方茴正躺在床上,郁文骞走过来,在她头发上闻了闻,声音低哑:“郁太太。”

“嗯?”方茴被弄得耳朵痒痒。

“结束没有?”

“嗯。”其实方茴的大姨妈只来了很少就结束了,似乎不太正常,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

郁文骞轻笑,把她抱起来,“那好,今晚我们一起守岁。”

“怎么守?”

“你说怎么守?”自然是一边做一边守,于是,方茴果真过了一个印象中最深刻的新年,因为郁文骞一边要一边听着午夜的倒计时钟声,等倒计时结束时,他正好也结束了,余温中,他们双手交缠,素色的戒指在烟火的映衬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

别出心裁的过节方式,次日,方茴腿酸的厉害,起床时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的身体,唔,全身上下都是咬痕,郁文骞一定是属狗的,否则怎么会把她弄得这么惨。

方茴刚下楼,却见杜美霞方月心和方建成都来了。

杜美霞似乎有些焦急,方月心的脸色不大好,方建成也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见方茴下楼,杜美霞气得冲上去,皱眉道:“方茴,方月心说的是不是真的?”

方茴勾了勾唇,“什么真的假的?一大早忽然冲出来质问我,你真当这是方家?”

杜美霞眼神躲闪,好在今天没什么下人在,她怒道:“月心都查清楚了,你就是那个魔力传媒的老总,当时月心女一号那部戏就是你把她的资源抢走了,你敢说没有这事?”

方茴似乎有些惊讶,摊手道:“是有这事怎么了?”

杜美霞一滞,方月心显然也没想到她敢这样承认,当下急了,怒道:“姐,你什么意思?我是你妹妹,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可到底是一家人,你竟然把我资源抢走给你公司的小艺人,你怎么这么没人性?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方茴也不气,哦了一声,“然后呢?你知道我做了这种事,你想说什么?”

做坏事却一点罪恶感都没有,方茴的表现也刷新了她们的三观,杜美霞和方月心对视一眼,显然没料到她是这个反应,她们来之前是想兴师问罪的,打算让方茴难堪、耐久、脸上无光,再逼她给方月心资源,可没想到,她竟然一副“我作恶我有理”的表情。

“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你不是喜欢跟我抢的吗?既然你喜欢跟我抢,那我就满足你,当初我告诉过你不要上我家来搞事情,是你和你妈不听,我再告诉你一句,如果你再继续闹下去,以后这种事还会有很多,我会全娱乐圈封杀你。”

方月心一滞,显然急了,“别以为有钱了不起!”

“有钱就了不起,怎么了?你有钱的时候不就是这样欺负我的?”方茴冷嗤,双标要不要这么明显,她不喜欢以钱压人,可要是对方不要脸,那她也没必要讲道理,比不要脸她还没输过呢。

“你怎么可以抢走我的女一号呢?那是我跟郁阳要来的。”

“哦,那又怎样?”方茴翻白眼,忍不住弹了弹手指,“你以为郁家谁说了算?”

方月心捂着胸口,差点被她气死,杜美霞想骂,却又骂不过方茴。

“找郁阳去!”杜美霞气道,“我就不信郁阳不为你主持公道,你可是他的人啊!”

当下,郁阳走下楼,方月心哭着跑上前,“郁阳,你知道我的女一号是谁抢走的?是方茴!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就是觉得我们不应该在一起。”

郁阳一顿,忽而道:“月心,方茴说得对。”

“什么?”方月心一愣,傻眼道,“你到底想说什么?郁阳,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任?”

“说什么负不负责任,你又不是第一次,我们之间充其量就是一夜情,一夜情还说那么干什么?”郁阳说着,视线却落在方茴身上,看到她站在面前,郁阳总觉得恍如隔世,当时方茴死的突然,他甚至没见到她最后一面。

他又看向方月心,眼前的方月心还年轻,没有瘫痪,他和方月心也没有到了互相怨怼咒骂的程度,可他的灵魂早已不年轻,看到眼前这张脸,他心里毫无波动,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嫌恶。

“郁阳……”方月心急了,赶紧抓住郁阳的手,带着哭腔说,“你别这样,我们不是一直很好嘛?你要是不要我,那我该怎么办啊?我在这个圈子里无依无靠的,明明是方茴一直在被后对付我,她就是看不惯我。”

郁阳猛地甩开她。

方茴是他的白月光,他不希望任何人这样说她。

郁阳皱眉:“没什么事,不要在我家大吼大叫的。”

方月心见他态度坚决,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她对郁阳未必有多情深,可看到郁阳一直盯着放回看,她心里如被火烧,原以为抢过来的玩具,自己还没嫌弃呢,玩具却开始嫌弃她了,方月心忍不住冷哼道:“你以为你可以摆脱我?实话告诉你,我怀了你的孩子。”

所有人都惊住了。

-

正值郁文骞下楼,方茴打了个哈欠笑道:“文骞恭喜啊,你的辈分又长了。”

郁文骞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毫无波动。

方茴哼了声,“听到你侄子有孩子了,怎么也不笑一下?”

郁文骞淡淡地瞥她,“皮痒了是吧?”

方茴抿唇,笑得媚气横生的,还偷偷对他吹起,“皮痒你给我挠挠?”

郁文骞眼里窜着火苗,身体也烫起来,可她明显只管撩不管灭火,让郁文骞牙关紧咬,“方茴,我们晚上再算账。”

方茴笑得更厉害。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九州·黑暗之子 逢场入戏 江湖那么大 他病弱却是攻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孕期 星照不宣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 护花妙手 被渣后,我送渣攻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