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若晴, 你看到方茴的微博了吗?她说知道是谁在背后搞她。”

“不可能!我们做的这么隐蔽。”

经纪人叹了口气, 忍不住摇头, 席若晴是她在圈内签约的第一个名媛,虽然不是明星,却也有不错的曝光度, 加上人们天生对这些富二代名媛圈有一定的向往,导致席若晴的带货能力很不错, 渐渐的, 名媛的称号也就来了, 可她没有想到,席家说倒就倒, 并且一点征兆也没有,经纪人和艺人是利益共同体,她自然不希望席若晴有任何差错。

席若晴在屋里走来走去,“绝对不可能的, 她算什么东西,怎么可能说查就查?”

“但你忘了还有郁文骞……”

经纪人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件事,如果早知道,她肯定不会支持席若晴的, 席家到了这个地步, 席若晴走投无路,想出这种损招, 想把方茴挤下去自己上位,可经纪人觉得这事未必有她想的那么容易, 郁文骞这人她是有耳闻的,那人不是好惹的,那样的人一向有主意,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有主见,怎么可能因为这件小事就跟方茴有嫌隙?

“算了,你自己不要后悔就行,这事毕竟是我们做的不地道,再说方茴可是魔力传媒的老总,她手头的资源不一定比你我少,你心里要有数。”

席若晴一怔,拳头紧紧攥起,她实在没想到方茴竟然创办了魔力传媒,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有郁文骞在,就等于有了资源和金钱,这么好的条件,谁做都能做到方茴这样。

这根本不是方茴自己有能力。

席若晴心里烦躁不安,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早知道当初郁文骞昏迷时,她就守在他身边了,虽然他不一定爱她,可要是有那样的情分在,郁文骞最起码会保席家周全,认识这么多年了,席若晴多少了解郁文骞这个人,他是没有心的,可只要你不惹他,他也懒得对付你。

当下,父亲的电话接了进来,席若晴听完那边的话,急道:“怎么可能呢?谁把消息放出去的?”

“不知道,现在席家股票跌停,许多人聚集在大厦门口闹事,银行那边也来人了,相关部门还来席家查账,总之今天公司一团糟,若晴啊,照这样下去,席家真的撑不下去了,如果爸爸保不住自己,那你一定要好好的。”

席若晴咬牙哭道:“我去求以前的朋友帮忙……”

“别傻了,这时候谁会帮你?这不是一两个亿能解决的。”

“那我去求郁文骞……”

那边沉默很久,席父笑了:“听说这事就是郁文骞的手笔,怪就怪我们当初站到郁家大房那边去了,郁文骞只是拿我们警告其他站错队的人,他们的下场只会跟我们席家一样,他这一招真是狠,还没等他出手呢,那些人就会自乱阵脚。”

“怎么可能是他呢?”席若晴不相信,哭着说:“爸,郁文骞不会那么狠的,我们有这么多年的交情呢。”

“交情?你以为他把你放在眼里?别傻了……”

郁文骞醒来一直没有动静,大家以为他失去了狼性,以为他跟以前不一样了,可所有人都小瞧他了,他是没有去对付郁阳那一派人,可他先拿席家开刀,先让那些站错队的人心里惧怕,这一招,无形中会给很多人带来压力,有些人怕他出手,自然不敢再跟郁阳那派联合,说到底,受益的还是郁文骞。

-

方茴这边看到了席家的新闻,加上乐力伟这边查到,一切都是席若晴在背后搞的鬼,她大抵猜到席家的事是谁爆出来的,虽然这事做的狠了点,可一想到席若晴的所作所为,方茴就同情不起来,人有时候会同情落难者,却不知,一切皆有因果。

过年前,方茴拎了些东西回妈妈那边,温玉君过年要加班,这几天都忙得很,方向阳分手了,倒是清净,一直在家看电视看书。

“哥,妈还没回来吗?”

“没呢,”方向阳说着给她倒了杯水,“你怎么了?病恹恹的。”

方茴叹息一声,过年本来还挺高兴的,只可以她今天来大姨妈了,一早整个人就不好了,虽然肚子不疼,可就是不舒服,方向阳大概也猜出来了,去冰箱里拿红糖去了厨房,方茴听到他切东西的声音,没多久,一股生姜味传来。

热腾腾的生姜红茶端出来时,方茴忍不住笑了,哥哥真是个很不错的人,哪个女生要是嫁给他简直会幸福的要命,那个陈芊芊真的没眼光。

“喝吧。”方向阳咳了咳。

“谢谢哥,对了,哥,你跟陈芊芊还联系吗?”

方向阳笑着摇头,他跟陈芊芊早就没有联系了,陈芊芊之前给他发过几次信息,但他没有理会,说来也奇怪,当初陈芊芊分手时那么坚决,头也不回地走了,还扬言说永远也不会后悔,可没多久陈芊芊发信息来,话里话外都有要和好的意思,只是方向阳不想再跟她继续下去,俩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一方总是任性,意难平,那么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而且陈芊芊说的对,他虽然工作还可以,收入不错,但是在这个高房价的城市,想要买一套新的房子实在不是容易的事,还是得好好打拼。

“哥,我前几天去庙里求了个符,据说这符可以招桃花哦,你带在身上吧?”方茴笑道。

“你们女生怎么总相信这个?”

“你就收着呗,万一管用呢?”这符咒是昨天晚上方茴画的,她想着方向阳跟陈芊芊分手也好,给他一个招桃花的符咒,应该可以招个正桃花。

方向阳无奈,只得把符咒放在外衣口袋里。

方茴没见到温玉君,晚上让司机来接她回去,谁知进了车才发现郁文骞在车里。

方茴一喜,“老公你怎么来了?”

郁文骞咳了咳,他不会告诉她今天一天他都在想她,好不容易忙完,回家却发现她不在,听司机说她回娘家了,郁文骞便让司机载他来了。

“我只是路过。”

“哦,路过啊……”方茴眨眨眼,揶揄道:“你们公司好像不在这个方向。”

她说着往郁文骞怀里钻,笑得很是妩媚,“老公你的路过好像跟一般的路过不太一样啊。”

郁文骞眼里闪过不自然,把她拉开,轻声呵斥道:“在外面要坐正了,别总是软骨头一样。”

方茴打了个哈欠,心道这时候知道假正经了,晚上时也不知道谁握住她的脚踝,一点点疼她。

把她压在身底下不正经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

方茴来大姨妈了,就有些病恹恹的,晚上她喝了张嫂炖的汤,便早早上床躺着,郁文骞见状,伸手试了她的体温,眉头轻蹙,“怎么没精神?是不是生病了?”

手下的温度有些不正常,郁文骞皱眉道:“你在发烧?”

“不可能,我已经很久没生病了,应该就是来大姨妈太累了吧?”方茴说着钻进被窝里,郁文骞拦住她,蹙眉道:“被窝里冷,等我进去捂一下你再进来。”

说着他躺了进去,等里面被捂热了,才把掀开被子让方茴进去。

方茴把脚伸到他肚子上,用他体温取暖,郁文骞握住她细白的脚,勾唇道:“你要是再蹭下来,今晚你就别想休息了。”

“禽兽,”方茴忍不住轻笑,“我就不信我来大姨妈了,你还想要不成?”

“来大姨妈还有别的方法,方茴,你的思维不够开阔。”

郁文骞说完,点点她的红唇,方茴咳了咳,当下装作听不懂,钻到他怀里不理他了。

郁文骞眼里闪过笑意,他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吻着她身上的体香,安然睡去。

-

同一时间,郁家的别墅内,郁阳忽然从睡梦中醒来,他环视四周,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怔了很久,郁阳猛地掀开被子,看向桌子上的日历,竟然是这个时间!难怪他还在郁家的老房子里,记忆中方茴死后,郁家让郁文骞不顺眼的人都被他撵走了,二房被踢走,郁娴郁曼一点财产没分到,过得十分落魄,最后只嫁了个普通人,因为受不了这样的落差,生活凄惨,很不顺遂;而大房更惨,方茴死后,郁文骞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子,他派人打断了自己和方月心的腿,从脚腕开始一点点往上打断,连愈合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那样的郁文骞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郁阳好歹也是郁家的大少爷,却混得落魄如斯,像条狗一样被关在屋子里,和方月心隔床相望,却因为瘫痪无法行走,根本没法去对方身边。

一开始他还在想郁文骞为什么这么好心把他们关在一间屋子里,后来他知道了郁文骞的狠毒。

他和方月心一开始被打瘫痪时,俩人还能惺惺相惜,到了后来,他们被囚禁久了,心理发生了变化,开始互相怨怼,方月心怨他勾搭方茴,引来郁文骞的报复,而他则后悔当时如果没有认识方月心,如果没有放开方茴的手,也许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开始回忆过去的事,一开始他经常想起小时候郁文骞对他的好,后来他想到方茴,想到方茴死的那天,下葬的那天,他越想越心痛,到了后来方茴成为他心里的白月光,他开始后悔这一生没有抓住方茴的手,让方茴跟了郁文骞,让她死的那么惨,虽然不知道是谁杀了她,可是只要有机会救她,他就是死也愿意。

郁阳坐起身,回忆这个时间点的事。

这个时间,郁文骞还没有醒来,方茴刚嫁进来,方月心已经演了女一号,只要他把方茴带走,那么郁文骞就不可能认识方茴,不认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只要他摆脱了方月心,那他还是有可能和方茴在一起。

一想到死了的方茴会出现在自己面前,郁阳忍不住心跳加速,竟一整夜没睡好。

次日一早,郁阳起床挑了件质地不错的衣服,认真梳洗好,镜子里的他一身黑色衣服,精神又带着贵公子气质,他戴上两颗袖扣,希望能看起来更帅气一些,重活一世,能站立行走,郁阳才明白,这一切有多好。

“郁阳少爷,早餐已经好了。”

“嗯。”郁阳的心理年龄比现在大了6岁,自然不像以前那么幼稚,他说完未免大家怀疑,咳了咳问:“太太下来了吗?”

“太太?”张嫂疑惑:“哪个太太?”

“还有哪个,自然是方茴,她照顾病人应该很辛苦吧?记得给她煲一碗燕窝。”郁阳自以为体贴地说,他随即笑了,前世他对方茴不冷不热,可方茴却一直很喜欢他,哪怕嫁给郁文骞也还是想着他,只是那时候他不知道珍惜,老天开眼,让他重活一世,他一定要好好对她,把她宠成公主。

张嫂疑惑地看他,心道什么病人不病人的?谁生病了不成?

不过她没有多嘴的习惯,答应着就去炖燕窝了,临走前张嫂看了眼郁阳,忍不住摇摇头,心道这侄子这样关心婶子可不是个好习惯啊,这年头的大侄子都这么孟浪了?人家郁文骞人又没死,自己老婆不会照顾,要他郁阳多嘴?

郁阳忍不住勾了勾唇,老宅还是从前的模样,这个家没散前,一切都维持着平和,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好像就是从老爷子病倒,郁文骞夺权,踹掉大房二房开始,当然,这一切的起因不过是因为方茴的死,原本郁文骞也不至于那般狠绝,可方茴的死把他变成了一个疯子,之后这老宅里的人都被赶走了,老宅没多久也慌了,郁文骞不准任何人进这里,把这里当博物馆一样,保持着方茴在时的模样。

她种的花,养的流浪猫,买的装饰品,他都一一保存,他还把她的骨灰挖出来,就放在他身边,那些行为让郁阳忍不住周身发寒,郁阳到死也没明白,郁文骞是什么时候爱上方茴的。

不过,现在郁文骞还没醒,一切都来得及,只要劝方茴离婚,然后他带方茴躲出国去,那么,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什么郁家什么财产他都不要了,他只想跟方茴在一起。

“太太您醒啦?”张嫂的声音传来。

“是啊,身上一直不舒服,睡了10个小时还是困。”

“肯定是要感冒了,我给您炖点燕窝。”

“好。”方茴说话带笑,那声音好听轻柔,说话时语调上扬,显然心情很好。

虽然郁阳没有回头,却仿若觉得这别墅里阳光遍洒,哪怕现在是寒冬,也会让人觉得,春天很快就来了,这样寒冷的冬天似乎并不难熬。

很久没见她了,她死时郁文骞根本不让任何人靠近她的尸体,只是一直把她抱在怀里,那时候他想靠近却没有成功,虽然他做不过对不起方茴的事,可这一世他还有补救的机会,他一定要让方茴和自己在一起。

郁阳回过头,抿唇笑道:“方茴,醒了?”

方茴一愣,敏感地察觉到郁阳有些不寻常,他怎么回事?以前不是从不在外人面前和自己打招呼?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地正面对上,他今天怪怪的,笑的也怪怪的。

“嗯。”

郁阳不在意她的冷淡,反而痴迷地看向方茴的脸,记忆中她虽然也漂亮,却没有这般美艳妩媚,眼前的她皮肤毫无瑕疵,通透干净泛着光泽,乌黑的卷发耷拉在两侧,黑眸晶亮,红唇微微翘起,风情无限,却又有种说不出的高级感。

这种妩媚,十分罕见,跟郁阳记忆中的方茴有些不一样。

记忆中的她穿衣服保守,也不喜欢化妆打扮,整个人十分素净,人也很单纯,他从来不知道她打扮起来能美成这个样子,郁阳痴迷地看向方茴,眼里有明显的迷恋。

原来,他对她的了解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多。

没关系,这辈子才刚开始,他要好好了解她。

“你生病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叫家庭医生?”郁阳关心道,“小病不要拖着,我记得你以前就是这样,有病也不喜欢看医生。”

其他人都盯着他们看,方茴眉头紧蹙,盯着郁阳看了很久,怀疑郁阳是故意的让她难堪,听说现在郁文骞和郁阳已经闹得不可开交,算是正面对上了,郁阳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抹黑她的名声,分散郁文骞的注意力?

方茴不免阴谋论,一脸防备地看向他。

郁阳有些奇怪于她的反应,不过想想也是,这个时间点,方茴应该一直在生他的气,其他出轨方月心,气他一手促成让她嫁给郁文骞。

他轻声道:“我给医生打电话好吗?”

方茴皱眉:“你搞什么?郁阳我警告你别耍花招。”

郁阳觉得奇怪,以前的方茴好像没有说过这种重话,态度也不会这么差,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块粘在脚底下的口香糖,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

“方茴我没有耍花招,我就是关心你……”

“那谢谢你关心了,我很好,死不了,要让你失望了。”

“……”虽然觉得这个带刺的方茴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可郁阳还是决定等没人的时候再好好问问她。

早餐时,佣人端了份早餐上楼,想到爷爷没来吃早餐,郁阳也没多想。

早饭后,方茴去花园里散步,冬天花园里的花已经不多了,蔷薇科和菊科植物花期过了后,花园里的热闹也就没了,现在就剩下一些树上有小花,花园没了繁花压枝的画面,看起来光秃秃的,有些荒凉。方茴正想着,却见郁阳从花丛中跳出来,一脸热切地喊道:“方茴。”

他的视线落在她脸上,除了有对她外貌的惊叹外,眼里还有浓的化不开的爱意。

方茴吓一跳,“你躲在这干嘛?我还以为见鬼了呢。”

郁阳笑笑,目不转睛地盯着方茴的脸,也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以前竟然出轨方月心,其实到后来,郁阳已经说不清他对方月心是什么感情,也许一开始确实觉得新鲜,但后来他和方月心躺在床上互相咒骂时,他对那个女人倒尽了胃口。

“方茴,你不舒服是吗?我很担心你。”

“我要你担心干嘛?”

郁阳皱眉,“你一个人,平常也没人照顾你,我之前对你冷淡是我的错,其实我和方月心不是你想的那样,开始时是她勾引我,我才会一时没把持住出轨,其实我后来一直在后悔,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方茴眉头紧紧皱起,这话郁阳早就说过了,上次他说过意思几乎一样的话,怎么又说了一遍?难道郁阳忘了自己说过什么,还是说……方茴有些不敢确定,她皱眉道:“那又怎样?出轨就是出轨,我现在生活过得很好,你别来打扰我。”

“你怎么可能过得好呢!你嫁给那样一个人。”

“哪样的?”

“你嫁给一个植物人,他可能永远也不会醒来了,你难道就不为你的将来想想吗?方茴,我是真的后悔了,你跟我在一起吧?郁文骞他不是个好人,你跟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方茴后背一凉,虽然她也穿越过几次,可她面对穿越来的别人,依旧会有后背一寒的感觉,随即一种恐慌蔓延开来,她的试探没有错,郁阳果然重生了,所以他以为现在的郁文骞没有醒过来,所以他现在想干什么?挽回自己吗?

一个重生者的到来必然会改变很多事情,他会改变哪些?他会改变自己和郁文骞的生活轨迹吗?他会因为直到后世事情的发展轨迹,反过来对付郁文骞吗?比如说抢了郁文骞的合约,抢了原本属于郁文骞的机会,他会破坏自己现有的生活吗?坦白讲,方茴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她在这个世界,事业和爱情双丰收,跟郁文骞的感情也非常好,她真想不希望有人改变这一切。

方茴不知道郁阳是从哪一年重生的,也不知道他知道些什么,只能试探性又问:“郁阳,你怎么了?你的气质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我印象中的你是一个很阳光的人。”

郁阳自嘲地笑笑,任何一个人被打断腿关在屋子里只能面对着天花板等死,性格都会变的,他是活在阴霾里的人,他早已不是以前的郁阳了,当然,那一切拜郁文骞所赐,是郁文骞让他变成了这样,重活一世,如果可以,他只想挽回方茴,然后,尽量不去和那个人作对,这样说不定还能拿着郁氏的分红,安稳度过一生,也不至于落到那个地步。

毕竟郁文骞疯起来,让人胆寒。

不……也许他还有别的机会,郁阳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如果他把郁文骞杀了,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些事,那他就能掌管郁家,还能夺回方茴了。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却开始猛地滋长,郁阳越想越觉得可行,郁文骞只是个植物人,杀死一个植物人轻而易举,而他也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毕竟对方本来就很可能会死去。如果真是那样,爷爷就算查出来,也不可能把他送去警察局,那郁文骞也就不可能变成后来那个疯子。

郁阳眸子里闪过寒光。

这没逃过方茴的眼睛,她忍不住皱眉,怀疑郁阳在打坏主意。

“方茴,我昨晚做了个梦,梦到你死了,而我在你死后一直在想你,醒来后我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所以我后悔了,我真的想挽回你,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方茴忍不住笑了,这什么烂借口,她早就用过了好吗?

她骗郁文骞去查黑衣人时,也是说自己做了一个梦,郁文骞信了。

如果是以前的方茴恐怕也会信吧?

只可惜命运弄人啊,不过从郁阳话里的信息分析,他应该是在她死后不久穿来的,所以他不会比她知道的多,不会占据太多的先机。

不论如何,现在她和郁文骞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危机,对方就是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给他们带来危险,方茴必须要防着点,她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郁文骞。

“做梦?你也知道是梦就该知道,梦终究只是梦,你让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这是逼我被郁家赶出去啊。”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远大前程 小女花不弃 男主不换人 玫瑰的名字 深爱你这城 铁血侦探 剑娘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这万种风情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