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人开玩笑:“郁总的老婆年轻貌美, 都说这年轻的小姑娘身娇体软, 说起来, 郁总艳福不浅啊。”

郁文骞神色一沉,神色淡淡地看他一眼,那人顿时不敢说话, 众人把话题扯开,心里都叫苦, 本就是个正常玩笑, 可郁文骞却这种态度, 显然是不打算让人开自己老婆一点玩笑的,不过那人也真是不懂看人脸色, 郁文骞跟他太太关系好,这是众所周知的,否则,也不会让老婆坐在自己背上健身。

想到郁文骞日日健身, 现在连酒都戒了,大家心里忍不住感慨,娶了个年轻老婆,看起来风光, 实则动不动就得警惕肾虚啊, 伤不起!

郁文骞出去应酬的同时,方茴也接到了封蔺的电话。

“有什么事吗?”

“没有, 就是……”封蔺就是觉得奇怪,方茴给了他几千万, 又不是小数目,怎么可能给了就给了,一点也不担心钱,不担心他电影拍不好,就好像没事人一样,根本不沾边,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甚至还没有和封蔺互加好友,俩人至今没有正式洽谈过,封蔺总觉得方茴给钱给的太爽快在,至今仍有不安全感,特别不真实,再说他也不免替方茴担心,方茴这样一个女人,能一拿就是几千万,不是家里有钱就是老公有钱,不管是哪一种,一个涉世未深的女人,若是真要亏得血本无归,到最后也会影响自己的生活吧?“想和你见个面,跟你好好聊聊。”

“行啊,那我们约好地点?”

封蔺把见面地点约在一个会所里,到底是明星,怕被人偷拍,再说深夜见女人这种事总是不大好的,方茴开车过去,俩人谈了一会,方茴笑道:“所以,你担心我亏本?”

封蔺一怔,倒不是因为方茴的问话,只是方茴笑起来时眼波流转,媚态横生,这种级别的美貌让他忍不住出神,封蔺很快回过神,笑道:“是啊,我怕你这钱打水漂了,毕竟电影是投资,有时候觉得很好的电影,上映后未必会有好的反应,再说这种军事题材的电影,至今还没有哪部票房好的。”

方茴又笑了,她双手交叉,道:“你多虑了,我说过我相信你。”

“可你连剧本都没看过……”

额,这倒也是,不过方茴看不懂剧本,再说她看过好几次电影,对故事早已熟知,看没看过剧本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像是,那你是想让我看看剧本吗?”

封蔺愣了愣,又忍不住摇头,看剧本吗?方茴是圈外人,就算看剧本又能怎样?说起来他也不希望外行人干涉内行人创作,明明方茴是个完美的投资人,可他就是觉得不真实,因为太顺利反而怕出意外。

他笑了笑,俩人放弃谈剧本的事,开始喝酒聊天。

这事原本就是一次普通的聚会,谁知次日却被闹上了新闻,封蔺约会美女的事还去了热搜,原本这也没什么,毕竟是捕风捉影的事,很多明星都曾跟异性好友闹出过绯闻,民众热议几句也就算了,可没想到这次显然不寻常,到了次日,这事上了热搜第一,明明是糊的要死的照片,方茴的身份却在第一时间被人扒出来,得知她是郁氏老总的老婆后,很多人扒出她日常的照片,还有上次跟郁文骞的健身照。

原本大家知道她是郁文骞的老婆,也该知道这新闻是假的。

怪就怪在,之后有无数人泼脏水,说郁文骞被戴绿帽子,说方茴出轨封蔺,说方茴结婚前就爱玩什么的,因为有太多水军作业,这事越闹越大,十分玄乎,更有甚说方茴跟郁文骞本来就没感情,当初方茴是为了给郁文骞冲喜才嫁入豪门的,俩人感情淡薄,之前的秀恩爱都是假的,是为了郁家的股票。

君不见俩人秀恩爱后,郁家市值涨了十几个亿?

这事一环套一环,到最后把郁家人都惊动了。

早餐时,老爷子道:“方茴,那照片的事是怎么回事?”

方茴也是刚知道,她没想到闹的这么大,当下说:“我跟封蔺只是出去吃个饭,聊些投资上的事。”

“投资?你会投资什么啊?真以为那些网友吹捧你几句,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郁娴冷笑说:“拿我们郁家的钱去投资,你还真厉害!我最讨厌这种嫁人后就拿夫家钱的女人,这是我们郁家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

方茴低着头,难受道:“爸,我不该跟文骞学投资,也不该想提高自己向文骞看齐,但我只是不想人家总是这样看不起我,总在背后议论我什么也不懂,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上不了台面。”

老爷子气得把筷子一扔,怒道:“郁娴,饭不能吃就给我滚,这家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郁娴更气了,“爷爷,我说的是实话,她会什么投资啊!不就是把咱们郁家的钱拿去打水漂吗?”

“什么郁家的钱?这郁家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文骞的钱愿意给谁就给谁!”

“我……”郁娴还想说什么,却被郁曼拉住了,郁曼温声道:“爷爷,郁娴也是为我们家着想,怕有些人意图不轨把我们家钱掏空了,她就是说话难听了点,您别介意。”

老爷子冷声说:“小辈就要有小辈的样子,要是被你三叔听到了,后果自负!”

郁娴冷着脸,恶狠狠瞪了方茴一眼,见方茴委委屈屈地咬着牙,一副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顿时更气了。

郁文骞正在公司,钟鸣敲门进来,欲言又止。

“说!”他头都没抬。

“网上有一些跟太太有关的绯闻。”

郁文骞周身一寒,气势冷冽,他眉头紧皱接过平板看了新闻,眉宇间露出狠厉,片刻后,他开口道:“去查查,是谁不要命了!”

“是。”

他声音冷冰,毫无温度,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压迫感,钟鸣硬着头皮拿回平板,按照要求办事去了,走出办公室的门,钟鸣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管是谁得罪了方茴,都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郁文骞的软肋就是方茴,得罪郁文骞也许郁文骞只会把人赶尽杀绝,可要是得罪了方茴,郁文骞会把那人祖宗三代都灭的连渣都不剩。

门里,郁文骞阖了眼坐在椅子上,半晌才猛地睁开,给方茴打了电话。

“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方茴知道他已经收到消息了,她懂他脾气,当即安抚道:“老公,我也刚知道,你放心,我会处理好不会让这事影响到郁家的股票。”

“你以为我想听的是这个?”郁文骞神色冷寒,眸里不带丝毫温度。

那不然呢?

“你是怪我跟封蔺一起吃饭?其实我跟封蔺真的没什么,投资电影的事你不是也知道吗?当初我还跟你说过呢。”其实方茴也委屈,明明屁事没有,怎么忽然闹得这么大,现在郁家这边的人编排她,一直说她红杏出墙什么的,都来嘲讽她,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已经让乐力伟去查了,要是被她查到谁在背后阴她,方茴敢保证,一定会让对方知道,一无所有是什么滋味。

“方茴!”郁文骞声音冰冷道:“你以为我气的是这个?”

“嗯?”

“你再好好想想。”郁文骞说着猛地挂了电话。

那边的方茴望着手机,许久没回过神,不是因为她跟男人吃饭,也不是因为她把这新闻脑上热搜,那他到底为什么生气?这真是一道送命题。

这事越闹越大,闹得学校的同学都知道了,一直以来因为方茴比较低调,所以大家都没有那种她是豪门阔太的真实感,直到这新闻爆出她开的是辆跑车,还把她身上的行头分析了一下,什么一条项链几千万,就是那条被同学们吐槽为淘宝货的粉钻,被嘲笑没有品牌的项链,原来是知名拍卖行的拍卖品,而且来头很大,据说国外的皇后公主都戴过,总之,是非常价值连城的珠宝。

同学群也炸了。

【阔太,你还缺挂件吗?】

【项链三千多万,方茴啊,你是把10套房子挂在脖子上了?】【现在一看,这项链散发出难言的光泽,通透耀眼,颜色让人很舒服。】【你以前还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不是吐槽方茴的项链大的不值钱吗?】【废话!我哪知道方茴真戴的起这么大颗的粉钻啊!我见识短浅不行吗?】同学群里都在议论,孟心露和陶小雅来安慰方茴,方茴倒是不怕这绯闻,只是没想到最后网上把她传得太离谱了,还把她传成一心想嫁入豪门的心机女,还有人揣测,说郁文骞是伤了下面,所以方茴才迫不及待想爬墙。

把方茴气得差点摔桌子!

编排她可以,说她老公不行,方茴想了想,直接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并发布了第一条微博:“某些人真是联想太丰富,我不出来当我好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我,据说你花了两千万就是为了黑我?真够舍得本钱的,不过你黑我可以,黑我老公不行,谁说我老公不行我想爬墙的?你丫钻到我家床底下看到的?我老公很行!很行!”

她也是气急了,顾不上那么多,直接给发了,再说了她就是受害者,受害者还躲躲藏藏的,凭什么呀?

她发完以后,季宜才一脸无奈地说:“老板,你真厉害!成功地把这件事的热度又提了提。”

方茴噎了下,“我管那么多?再说我一个公司老总要是都被人泼脏水,只能证明我手下的这几枚大将能力有待商榷。”

这话把季宜给噎了,“知道啦!这就给你去解决还不行吗?”

方茴哼了,但季宜的担心也不是毫无道理。

毕竟方茴这微博要是弄不好,会被网友骂的更厉害的,还说什么她老公很行很行!咳咳咳,怎么听起来那么污呢?

但是出乎季宜意料的是,这微博竟然很快被疯转起来,朋友圈的公众号也把这文章发了出来,当事人方茴出面澄清,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力挺老公很行?

污得没眼看了。

但意外的是,网友还挺买账的,有不少网友给方茴留言。

—行啦,知道你老公很行很行,你老公天天健身就是为了你,别出来虐狗了哦!

—我好酸哦,人美胸大皮肤好,老公有钱还很行!

—哦,我老公不行,每次才几分钟,我好酸哦!

—刚结婚都很行,等你结婚十几年你再看看,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你老公一看就很行,话说谁花了两千万搞你?这人真有钱哦,我实名羡慕有钱人。

—郁太,你更有钱,花五千万搞回去!论有钱,你跟你老公就没输过。

—郁太好啊,郁太以后多发微博哦,我好喜欢你的长相和身材啊,我是你颜粉,也喜欢你老公,抄袭会你们这一对,真的!

—郁太的画风清气,真是奇女子,哈哈哈,耿直girl!

微博当晚就被转发了十几万,方茴第一次开微博,看大家的评论,只觉得网友脑洞都好大啊,说得她忍俊不禁的。

当晚,郁文骞很晚才回来,俩人洗好躺在床上,方茴等他主动呢,可今天他出乎意外,竟然睡得十分安稳,看都不看她一眼,方茴咬咬牙,怒了,他不来她就过去,她腿一勾抱紧郁文骞,身体紧紧贴着他,嘴唇还靠在他耳边低声喘息,估计勾他。

“老公,人家想要。”

郁文骞初时还能把持住,到后来实在忍不住,翻身把她压在身体底下,冷声道:““方茴,好好睡觉。”

“睡不着,想要。”

郁文骞眼里有压抑的欲望,他实在忍不住一口咬在她脖子上。“那今晚就别想睡了。”

情到深处时,方茴听到他在耳边,用让她颤抖的语气问:“你老公很行?”

“嗯……”方茴发抖道:“很行很行。”

她抱住郁文骞,低声问:“今天到底为什么生气?就因为我没打电话给你?”

郁文骞眉头紧蹙,半晌才道:“方茴,不管遇到任何事,你都要知道,我会永远站在你背后,我希望你以后遇到事不会想着自己解决,而是在第一时间求助我。”

方茴一愣,完全没有意识到郁文骞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在第一世时,她和郁文骞交流很少,俩人从未相互了解过,那时候的方茴以为郁文骞就是个冷厉又没心的男人,那时候她在想,郁文骞要是动情起来会是什么样呢?现在她知道了,他动情的时候就是这样,趴在她身上在她耳廓,嗓音性感地撩拨着,还有说这种让她动心的情话。

原来,他想要的是她依赖他,需要他。

人只有在内心有不安全感时才会想要一次次确认对方是爱自己的,难道郁文骞的内心十分不安?但这怎么可能呢?他这样的人,能掌控一切,而她又是全心全意爱他的,他怎么可能不安?

方茴不知为何,莫名有些心疼,她抱着他低声道:“会的,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

顿了顿,她又温声道:“还有,老公,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

黑暗中,她感觉到郁文骞的身体僵硬了很久,后来他用激烈的行动回应了她,并强迫她承受他如暴风骤雨般的宠爱。

-

方茴发个微博而已,很快,好几个演员都转发了。

@喻倾:只是一次普通的朋友聚会,就被有心人扭曲成这样,方茴是很棒的朋友也是很棒的老板,希望大家别误会。

喻倾最近名气很响,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他在这个关头出声,影响不是一般的大,等等,喻倾说方茴是很棒的朋友就算了,很棒的老板?什么意思?要知道喻倾可是前几天刚签约的魔力传媒,这么说,方茴是魔力传媒的老总?这……不可能把?方茴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

@封蔺:这种子虚乌有的话说出来都让人想笑,这一届的狗仔怎么回事?找了这种角度,就好像我跟方总有多亲密似的,事实上就是一次普通的谈话而已,而且,我跟方总是为了谈投资的事,至于什么深夜约会什么的,要不是为了躲开狗仔,谁不想白天出门?深夜约会怪我咯?

—哈哈哈,封蔺你好调皮,怪我咯真的很真实。

—相信封蔺,虽然那个方茴很美,可是相信哥你不是那种会被美色诱惑的人。

—谈投资,方总?怎么有些不真实,这什么意思?方茴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郁文骞的老婆吗?怎么又方总了?果然豪门阔太身份多啊。

—封蔺的语气很诚恳,这事我站封蔺。

其实在喻倾发布微博后,魔力传媒的艺人就坐不住了,至今为止,他们都知道公司有个神秘的老总,却没有亲眼见过,之前签约的事都是艺人经纪部在跟他们接触,他们平常跟那些教表演教唱歌的老师一起,对老总还真的不熟,只知道公司的老总人还不错,对他们也很慷慨,合约十分大方,都按照业界最高标准给,还给他们教五险一金,这年头给教五险一金的都是好老总,后来听说公司投资了电影,大家也就是背后议论一下,却没人知道公司的老总到底是谁。

现在封蔺说跟方茴聊投资的事,难道……

与此同时,孟心露和吴蓁蓁也看到了微博,俩人都是工作空隙里看到的,不约而同转了一下。

@吴蓁蓁:我姐妹的为人我相信,说她出轨?得了吧,她可是夫控一枚,经常跟我说他老公这好那好的。

@孟心露:方茴出轨?得了吧?这世界上优秀的男人那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是郁文骞,有郁总在,她绝不可能出轨!!!

不过吴蓁蓁和孟心露眼下名气不大,所以她们的转发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然而转发后,这俩人却都想到同一个问题了,喻倾为什么要说方茴是他老板,要知道喻倾是他们新任前辈,公司最新签约的艺人。

封蔺又为什么说要跟方茴聊投资?公司大家都知道,封蔺的新电影有魔力传媒的投资,难道……

孟心露给吴蓁蓁发了微信。

孟心露: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好像错过了什么?

吴蓁蓁:我刚发消息给你,话说你跟她是闺蜜,难道你不知道?

孟心露:我冤枉啊,我真不知道,我哪里知道,公司老总竟然可能是我闺蜜呢?不行,我得去问问季宜。

孟心露给季宜发了消息:“姐,我们公司的老总是方茴?”

季宜:“是啊,你才知道?”

“……”孟心露傻眼了,“为什么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季宜:“你不是啊,吴蓁蓁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所以她该说谢谢咯?

想到自己之所以有这么多机会,不是因为运气好不是因为实力,仅仅是因为她闺蜜是公司老板,孟心露就忍不住……欢呼!!!妈呀,早知道这是抱大腿,就把大腿抱得更紧一点了,亏她当初还说要把方茴介绍去公司做艺人,结果人家方茴自己就是公司老板,难怪当时方茴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吴蓁蓁:“所以,是真的?”

孟心露:“是。”

那边,方茴接到了两条微信。

吴蓁蓁:“方总,有空出来喝一杯吗?”

孟心露:“方总,我最近戏拍完了,下面没戏拍了你看着办吧,实在不行,你再去给我投资五千万,把我捧成女主角呗,方总要什么我给你们,陪睡陪吃陪玩,陪啥都行!”

说完还配了个娇羞的表情。

把方茴逗乐了。

方茴咳了咳,以此回。

“改天大家一起出来喝一杯,聊聊公司的发展。”

“陪睡就算了,我家皇后只有我老公一个人。”

不论如何,现在掉马实在在方茴的意料之外,她原想着能再瞒一段时间的,毕竟她不想在上学时搞得这么高调,也不想自己的身份之外还有这么多被人关注的东西,现在身份暴露,很多人就会议论她,更会议论她和郁文骞的婚姻,会议论郁文骞的残疾。

伤害她可以,但伤害郁文骞不行,可事与愿违,这事还是被人爆出来了。

好在孟心露很想得开,没有多想,认为自己没实力只靠关系才当了女主之类的,吴蓁蓁也很乐观。

之后,魔力传媒的官媒转发了方茴的微博。

@魔力传媒:这是我们老板,亲的,货真价实的!!!方总跟封蔺是为了谈投资的事,之前封蔺的电影《刀锋》投资人撤资,电影陷入困境,方总自己掏腰包投资了这部电影,所以二人才会在深夜“约会”,希望大家不要过分解读,方总是我们大家的方总,谁也不要跟我们抢!!

魔力传媒的官博发布的消息有点小逗比,这年头这种消息很容易引起网友的好感,所以不少网友看完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去谈投资,且魔力传媒晒出的凭证表明,人家方茴确实是《刀锋》的出品人之一,对于方茴这种救火行为,大家都赞叹不已,连带着让《刀锋》也火了一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人心里都有了一杆秤,大约明白,方茴是真的被人搞了。

安静的办公室内,钟鸣把调查到的资料告诉郁文骞,他说完,不敢抬头,怕承受郁文骞的怒火。

然而,郁文骞的表情却格外平静,“查清楚了?”

“不会错,确实是席若晴,席家最近经济上出了问题,之前席家不是向您求助过,但您没有搭理。”

说没搭理是轻的,事实上圈内人都说郁文骞是见死不救,还说席家跟郁家这么多年的矫情,可郁文骞依旧冷血的像是陌生人。

郁文骞抿着茶,头也不抬,“所以,席家准备栽赃我太太?”

“可能是为了让席小姐上位,毕竟席小姐和您一直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如果席小姐做了您的太太,您肯定会出手救席家的。”

郁文骞竟然笑了,只是这一笑带着说不出的寒意和冷漠,把钟鸣看得一哆嗦。

“既然席家打了这个主意,那我怎么好拂了他们的好意,告诉我们的人,提前行动,我懒得看垂死的咸鱼挣扎作恶。”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NPC大佬绝不认输[穿书] 我就是传奇 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 争霸文里当赘婿 巷说百物语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坛子里的残指 楼兰迷踪 面具馆 官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