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话时, 秘书一直打量郁文骞的神色, 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讲, 郁文骞这种人有老婆有小姨子有丈母娘都是一件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更何况,如今这小姨子还单独来找他, 据说长得还娇俏可人,郁总还真是艳福不浅, 当然, 这种话她只敢偷偷想, 没胆子说出来。

郁文骞眉头紧锁,眉头见攒着郁色, 就这样眼神凉薄地看向小秘书,差点把小秘书看哭了,一旁的钟鸣数落道:“你第一天来上班?郁总工作时天大的事都别来打扰,这点规矩你都不知道?”

小秘书被吓得腿抖, 她当然知道,只是那个女人说的神乎玄乎的,还说一定要通知郁总,否则得罪了她郁总会怪罪下来的。

“对不起, 郁总, 我……这就去回绝了。”

小秘书出来,莫名责怪公司前台, 干嘛非要把那女人说的那么重要,结果人家郁总根本理都不理会, 显然是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的。

方月心听到前台的话,脸色一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不见我?怎么可能呢,我是他小姨子啊,一定是你们没有跟他说,你们再通报一遍,他一定会见我的。”

前台叹了口气,心道这女人还真是不识抬举,郁总不仅知道,而且理都没理会。

“方小姐,请别为难我们,我们就是给郁总打工的。”

她们对郁文骞十分忌惮,当初郁文骞刚醒,公司都在议论,这斗争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大房那边以郁阳为主的一派是不可能让郁文骞就这样回来的,可郁文骞回来了,虽然不如曾经风光,却十分微妙地把持着公司最重要的业务,并且以自己的气场莫名让所有人唯他马首是瞻,公司很多员工都在偷偷猜测,这场争权的斗争到最后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方月心略显着急,气道:“你们真不知道我是谁?”

前台无辜地摇头,她是谁啊?很出名?为什么一副大家都该知道的样子?

方月心略显不快,她好歹也演过一些配角,拍过两个广告,要不是之前被换下来,她早就出名了,就是因为她被换下,最近没戏拍,才会想到孤注一掷来找郁文骞,她特地换上了最适合自己的白裙子,打扮成好嫁风,她研究过,豪门的男人都喜欢这样的风格,觉得这样的女人好掌控,反而是方茴那种妩媚挂的,不是男人的菜。

见前台小姑娘好像陷入沉思,方月心哼了一声,心道这样总该想起来她是谁了吧。

谁知下一秒,前台小姑娘:“难道你是我小学同学?”

“……”

方月心算的很周全,甚至把她和郁文骞的对话都在心里推演了一遍,却不料,她连门都进不去。

“我就上去一下。”

“抱歉,您没有卡不能上去。”

“你们帮我刷不就行了吗?我是坏人吗?我可是郁阳的女朋友!”

前台怔了一下,心说这郁阳的女朋友竟然跑来找郁文骞?这俩人不是水火不相容吗?

方月心气道,“没用的东西!你直接打电话问郁阳不就行了么?就说他女朋友来找她。”

前台脸僵了僵,不得已还是打了个电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前台小姑娘嗤笑道:“方小姐,郁阳郁总说了,他现在没空,让方小姐你回去。”

“……”方月心气得直哆嗦,“他为什么不见我,我可是他女朋友!”

“可能……”前台小姐叹气道,还是找了个理由安慰她,“可能是都在开会吧,您别为难我了。”

正说着,一辆车停在大厦门口,车门打开,戴着墨镜的方茴拎着保温壶从车里下来,方月心一怔,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溢了上来,从小到大,她吃穿用度都比方茴好,她穿名牌衣服,方茴只能穿地摊货,她买护肤品保养,方茴只能用清水洗脸,她学钢琴学跳舞,方茴只能在背后干站着,她什么都比方茴好,可现在,她竟然落魄到没戏拍的地方,而方茴呢……

都说一个人的状态会从她的脸上反应出来,这句话真是说的很对,如今的方茴皮肤水嫩,白皙无暇,面部有光,不管任何时候,她的嘴角都是翘起的,除此外,她头发保养得当,身材凹凸有致,挑不出差错,就连脚趾头,方月心可以想象,方茴连脚趾都保养得很精致,更别提她身上价值连城的首饰了。

方月心按捺下心里不舒服的感觉,勉强扯着嘴角,“姐,你怎么来了?”

方茴有些纳闷,“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我来看我老公,怎么,你也来看你老公?”

“没……我……”

方月心稍显不自然,一旁的前台小姐听方月心叫姐姐,当下意识到方茴的身份,她盯着方茴看了片刻,收获了方茴的一个浅笑,前台小姐姐立刻红了脸,心道郁文骞的太太果然很漂亮。

“那个……方小姐是来找郁总的。”前台小姐姐好心道。

她可不想看到郁总被人挖墙脚,毕竟这个方月心吞吞吐吐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啊?你来找我老公?”方茴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几个来回,“你最好能说出一个理由来。”

方月心一怔,下意识道:“我就是来……找姐夫有点事,是工作上的事,你不懂的。”

方茴嗤了一声,忍不住笑了:

“工作上的事?找我老公谈工作用得着穿成这样……”

方月心下意识收紧自己的领口,“我一直是这个风格。”

“哦……妹妹,你可能不了解我老公,我老公这个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审美太单一了,他钟爱姐姐我这种风格的,可能对妹妹你,怎么说呢,你应该明白姐姐的意思吧?”

周围那么多人在,方月心被戳穿了心思,当下面色发红,低声道:“姐姐你胡说什么呢?我就是想问问姐夫工作上的事。”

“我就说嘛,”方茴虽然在笑,声音却冷到极致,“月心你别的不行,自知之明总该是有的,镜子也不算贵,要不要姐姐我送一面给你?让你没事照照?”

方月心脸色发白,很久没说出话来。

方茴笑笑,对前台道:“给郁文骞打电话,告诉他他老婆在楼下站着,要是2分钟之内不下来接我,我可就爬墙咯!”

前台小姐忍住笑意给郁文骞打了个电话。

一分钟后,郁文骞冷着脸出现在电梯口,表情阴郁。

他今天用着拐杖,走路有些慢,他向来对自己要求严格,为了不显得姿势怪异,总要走的好看又有气势,所以方茴站在原地,等他慢慢走过来。

方茴唇角微勾,冲他摆手,“嗨,老公,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郁文骞:“……”

方月心:“……”神特么开会不接电话!郁文骞是当她死了是吗?

于是,前台的小姐姐们就看到向来以冷厉阴沉著称的郁文骞,亲密地搂着自己的娇妻,动作霸道又有占有欲。

-

钟鸣守在电梯口,见了郁文骞,赶紧问:“郁总,他们都在等着……”

“让他们先回去,下午再开。”

“是。”钟鸣瞥了眼方茴,心说这位面子真够大的,不愧是皇后,一个电话,郁文骞竟然亲自下去接她。

郁文骞关了门,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方茴,方茴自知理亏,把保温壶放在桌子上,自己主动搂着郁文骞的脖子,嘴唇也凑上去。

郁文骞克制着拉开她,声音一沉:“方茴,你爬墙的心还没变?”

方茴抿唇偷笑,又怕他生气,硬生生把扬起的嘴角拉下来。

“老公你说什么呢?”装死!装死再说。

“聊你爬墙的事,怎么?真当我死了?”

方茴亲了他一口,“老公,我开个玩笑而已,你还没吃饭吧?我也饿了,要不……”

“玩笑?”郁文骞阴沉不减,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戾气,见方茴又软骨头一样凑上来,他拉开方茴,教训道:“正经点!”

“人家很正经啊。”方茴用手捏了捏他下巴。

郁文骞深眸里情绪难辨,方茴见他真的生气了,赶紧主动加深了吻,舌头灵活地钻进去,手也开始不老实,郁文骞如何能抵挡得了她的攻势?没多久便把她拉近,禁锢在怀里,强势回击。

许久之后,方茴喘息着倒在他怀里,郁文骞放开她,方茴正打算吃饭,谁知郁文骞直接把她直接抱到椅子上,情绪激动地吃了一次快餐。

虽然是快餐,可因为郁文骞的怒气,过程似暴风骤雨一般,俩人的情绪都很到位,让方茴很有感觉。

结束后,他的怒气消散,方茴却觉得有些不对,郁文骞虽然对她很有占有欲,也很在乎她,可她的心他还不懂?怎么会因为她一句玩笑就这般责难?该不会……

她责怪地看向他,“你生气责难我,该不会就是为了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让我陪你在办公室里来一次吧?”

郁文骞头都没抬,帮她清理,“你多想了,郁太太。”

“哦,对哦,郁太太,呵呵,刚才谁咬牙切齿喊我方茴来着?”

郁文骞黑眸幽深,捏着她的下巴,亲了一下才道:“生气是真的,想做也是真的,我们是合法夫妻,满足你的欲望是我身为丈夫的责任,难道你就不想在这里来一次?”

方茴咳了咳,故意移开眼,这都被他看出来了?

好吧,她是很想来一次,毕竟谁还没点办公室情节啊?

郁文骞轻笑,温声道:“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方茴抿唇,坐在他腿上,“老公赚钱养家太辛苦了,我最近不是放假了么?就想跟你一起吃午饭。”

其实他们能一起吃午饭的机会真的很少。

郁文骞打开饭盒,给方茴盛了饭,才道:“我怕你辛苦。”

“这有什么辛苦的?厨房做的饭,司机送我来,我真的没做什么。”

郁文骞却意味深长地笑了。

方茴:“……”是哦,要是每次来郁文骞都抱有这种心思,可不得辛苦了么?

方茴笑起来,想到方月心的事,她有些想问,又决定不把方月心的心思点破,有些事点破了反而让男人有想法,虽然她相信郁文骞,可她不相信方月心。

“公司的事是不是让你很辛苦?你昏迷了那么久,郁阳他们应该会刁难你吧?”

郁文骞瞥了她一眼,声音一沉:

“你应该担心你前男友才对,毕竟,我郁文骞可不是善茬。”

“好好的提他干嘛?我这是担心他吗?我是担心你。”

郁文骞面色稍缓,他亲了亲方茴的脸颊,道:“对不起,我就是忍不住,想到你人生里有一年时间是跟他在一起的,我无法容忍,我想独占你,从头到脚,从过去到现在。”

方茴叹了口气,她认真地看向郁文骞的脸,道:“老公,我也希望,如果以后你有机会遇到过去的我,你一定要拿锤子敲醒我,我方茴,这辈子只想跟你在一起。”

郁文骞用额头贴向她,这是一种极其亲密的姿势,代表着心灵的靠近,虽然俩人什么都没说,可方茴却懂他的想法。

这顿饭吃的极其漫长,等方茴离开时已经是下午了。

-

方茴的人参饮和燕窝工厂已经办好了手续,为了尽早运营,她花了大代价买了国外专利,还收购了一个做灵芝的小厂,这个厂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可是这个工厂有个灵芝剥离的破壁技术,能够提高灵芝的吸收率,方茴从长远角度来看,把这个工厂的专利一并买下来了,燕窝倒是问题不大,因为养殖燕窝的工厂很多,虽然这时候收购价格肯定要高一些,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人参那边,她打算过段时间有空就去一次人参田,为那批即将快到6年的人参渡灵气,之后再把下一批人参田里的人生渡灵气后,就可以慢慢等它们长大了。

方茴把品牌起名为文茴,可能是因为名字很冷门,没有被注册过,再加上有专门的人给她办手续,整个过程很快就办妥了。

经过这件事,方茴深深感觉到,只要有钱,什么事都不难办,难就难在,没钱,什么都想自己跑,如果她是没钱创业的话,别的不说,光是跑去注册品牌名字,办营养执照就能把她累死,还有工厂里其他证件,都需要花很多功夫,更别提去找国外合作的燕窝工厂和东北韩国的人参了。

而现在,这些都有人帮她去做,说起来还算容易。

虽然临近过年,可剧组该开机还是开机了,吴蓁蓁给方茴发信息,“好不容易出了那个剧组,又进了这个剧组,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方茴笑回:“等你红了,以后就有拍不完的戏了。”

“告诉你哦,公司给我找了个护肤品代言,说我皮肤好,天哪我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皮肤好,多亏了方茴你的护肤霜。”

“护肤霜用完了吗?我给你做一些。”

“(#^。^#)那就不客气啦,什么时候来看我拍戏?”

“等我有空吧。”

下面几天,方茴抽空去了趟公司,不过孟心露最近正在跑活动,方茴把她塞去了一个综艺节目里,还有几个红毯活动,再加上她也想在没红之前回家过年,所以要把行程压缩在这几天。

方茴不会和她在公司遇到。

谁知她刚到公司,就接到乐力伟的电话。

“方茴,我……我无意中挖到一个大料。”

“你说。”

“等等,我发给你看。”

方茴点开乐力伟的照片,这一看果然吸了口气,还真是大料,影帝喻倾的老婆,18线小艺人梁晴竟然出轨自己的男经纪人,还和经纪人共吃一碗面条,还是梁晴吃完,对方直接就着碗吃的那种,不是最亲密的关系是绝对无法共享面条这种食物的,毕竟面条总要咬断了吃,再夹起来多少有些不舒服,要说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那么乐力伟下面发来的消息则让方茴大跌眼镜,从乐力伟传来的资料可以看出,梁晴在转移财产。

“大料吧?”

“确实大,不过……这料……”方茴迟疑道。

“你的意思是对喻倾不好是吧?其实这事我也拿不准,毕竟我爆料一般都是爆那种艺人人前人后表里不一的,喻倾是受害者,这事爆出去,我也不忍心。”

可方茴也是生意人,狗仔本就是吃这碗饭的,好不容易拍到不爆出去也说不过去。

怎么才能爆出去,却又获得更多的利益,与此同时保住底线呢?

方茴想了片刻,沉吟道:“这样吧,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喻倾。”

“你的意思是……”

半个小时后,喻倾收到业内好友的短信,对方让他加一个微信,喻倾的微信禁止添加了,所以只能他加别人,他加了微信,却见对方自我介绍为魔力传媒的老总,魔力传媒喻倾有所耳闻,上次他听人说封蔺的电影投资流产,原以为那电影拍不下去,谁知不知从哪冒出一个魔力传媒来,给那电影投资了几千万。

“您好。”方茴主动打招呼。

“您好。”

方茴迟疑片刻,其实她也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喻倾,但她还是决定卖个人情,当然,这种事吃力不讨好,可转移财产的事,喻倾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也绝不可能忍受这样一个女人,而这事迟早要爆出来,爆出来以后,方茴自然也会知道,这就不存在自尊心的问题。

“前几天我一个朋友无意中拍到了一组照片,但我不确定喻先生是否想知道。”

喻倾皱眉,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小事。

“您说。”

“是关于您太太和她经纪人的。”

喻倾沉默片刻,他预感到这个消息绝对不小,而他最近也察觉到他老婆不太对劲,因为梁晴已经很久不让他碰了。

方茴直接把照片发给喻倾,还有转移财产的证据。

那边沉默了很久。

喻倾才回:“这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我和朋友没有人知道,喻先生请放心,如果我想曝早就曝了,但这是你的家事,我还是觉得你应该知道早准准备。”

喻倾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会他心里的怒意已经少了许多,转而开始担心财产的事,“你还会曝光?”

“其实这件事曝光出来对喻先生也没有坏处,一个被出轨被转移财产的男人,总是能引起所有路人的同情,但在此之前,我想喻先生或许想暗中防备,搜集对方转移财产的证据,这样对您有利。”

喻倾心情不定,沉默了许久又重新盯着那俩人的照片。

梁晴是18线明星,没有经纪人,所以喻倾跟她共用一个经纪人,这么多年,他是经纪人一手带出来的,可以说俩人关系非常亲近,也有很多经济上的纠缠,经纪人要是跟他老婆联合起来转移财产,他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同时被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喻倾的怒火难平,许久,才猛地把手机一扔。

但他还是捡起来了,“谢谢,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方茴笑笑,“我要说什么都不想你信吗?你就当我多管闲事吧,在曝光消息前做个好事。”

喻倾已经平静下来,他意识到方茴说的没错,这消息曝光后他会成为全网同情的对象,搜索证据找律师,让整件事朝有利自己的方向发展,如果能拍到这俩人偷晴的证据,只怕更好。

像是能看透他的心思,那边,方茴发来信息:“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你信不信我。”

十分钟后,喻倾的神色慢慢镇静下来。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魔力传媒老总让喻倾略有防备,但他能感觉到对方对他并无恶意,如果有,这消息直接曝光,或者让他花钱买下,对对方来说都更有利,可对方什么都不求,只是纯粹好心,当然,或许也不纯粹,可那又如何?再坏能坏过他身边那两人吗?

一想到自己老婆和经纪人同时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喻倾心如火焚,怒气横生。

当下,经纪人的电话搭进去。

“喂,喻倾,剧组那边说你不舒服,怎么回事?”

到底是影帝,喻倾瞬间换上轻松的语气,“没什么,哮喘犯了。”

“那就好,药带了么?”

“带了。”

“我这边忙完就回去。”

忙?忙着偷他老婆?喻倾冷笑一声,恨不得撕了这对狗男女,这种事是瞒不住的,整个娱乐圈都会知道事情真相,与其那样,倒不如不瞒,把这事扩大,正如那个女人所说,事情最糟糕时,让利益最大化才是他最应该做的。

既然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被戴了绿帽子,那他就要让所有人都同情他。

与此同时,财产保护好,搞死那两人,自己引一波同情。

方茴叹了口气,她这次是多事了,不过她也不后悔,消息还是要曝的,不过曝也是帮了喻倾一把。

-

方茴下楼时,家里什么人都没有,她转了一圈发现老爷子正在书房写字,方茴走进去,安静地看了一会,老爷子把笔递给她,方茴也没怯场,拿起笔写了几个字,这是她在第二世时学会的,那个世界都用毛笔写字,再加上她经常画符,符画的太难看影响颜值和价格,所以方茴学了很久的书法,在那个世界虽然还算出众,却不是顶级的,然而放在现代,方茴这手字完全就是书法家级别的,引得老爷子当即认真地看了很久。

“好好好!你倒是沉得住性子,现在年轻人很少有人喜欢毛笔字了。”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穿越之绝色毒妃:凤逆天下 恶魔的彩球歌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男主不换人 我的温柔是锋芒 太子奶爸在花都 银河之心·暗黑深渊 天上有棵爱情树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阿拉德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