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宋成宇打扮好, 拿上乐器便去了酒吧, 今天的酒吧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按理说现在才下午,酒吧里应该没人才对,可没想到, 有四个女人坐在酒吧门口,似乎在等人, 见了他, 那几个女人站起来, 为首的一个女生不高,二十多岁的模样, 穿一身浅色的西装,看起来精明干练。

“您好,你是宋成宇吧?”对方笑道。

宋成宇微怔,不明白她们来找自己干什么, “您是……”

对方递上名片,“您好,这是我的名片,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魔力传媒的经纪人季宜, 我看过你的演唱视频,对你很感兴趣, 另外我们公司投资了一部电视剧,现在正缺一个男主角。”

季宜说完, 宋成宇下意识把下面的话补齐:“不过,想当男主角的话需要先交一点保证金,你给我XXX钱我保证你能演男一号。”

宋成宇入行以后,经常接到类似的骚扰电话,多是诈骗,看准了他们刚入行想出人头地,只是没想到季宜这群骗子阵势这么大,竟然来了好几个人,这年头诈骗都这么高调了?什么魔力传媒,完全没听过这个公司,什么投资了电视剧,还缺一个男一号?这年头什么电视剧还缺男一号啊?就是再烂的剧本也有一堆人捧着钱准备上,季宜真当他是三岁小孩?

“那个……”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会替你安排表演老师为你上课。”

“我的……”

“你的合同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跟你前公司打官司,相信以你前公司的所作所为,你也不可能跟他们续约,赔偿的事你更不需要烦,我们老板说了,赔偿由她来给。”

“你们……”

“哦,我们是来的匆忙了点,但是我们老板这个人性子急,经常说风就是雨的,这次也是她把你的视频转发给我,再加上我们公司的艺人孟心露的推荐……”

“孟心露?”宋成宇一怔,他有孟心露的微信,原来孟心露是个演员?难不成这些人不是骗子?“你们公司有哪些艺人?”

“哦,我们艺人不多,目前以吴蓁蓁孟心露为主,你要来,你也会是我们老板的热捧对象,不过我们老板财大气粗,已经投了上亿元的项目,投资了封蔺和苏岑导演的电影,明年都会上映,这次的电视剧也是我们老板买的ip,就是为了捧公司的新人,请的是韩国的制作班底和灯光师来,服装也是从韩国那边运来的,总之制作精良,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还能想问什么?宋成宇现在只想问一句,天上掉馅饼,该怎么吃才会显得更淡定呢?

宋成宇迷迷糊糊的,毫无真实感,直到季宜把他打造之后扔进剧组,直到看到剧组精良的布景、道具、服装,直到看到剧本,他才明白,他真的不是遇到骗子,且老总还财大气粗,说要给他出专辑,并且用他之前的歌曲来做片尾曲。

“……”

不过,老总就不当心版权纠纷吗?

如果他这么问方茴,方茴一定会回答,不担心,毕竟有乐力伟在,他这个狗仔手里可有不少娱乐圈人士的把柄,就宋成宇之前那公司,多少破烂事,真要说出去,这个公司也别想再混了,方茴随便拎几件出去,要求对方解约,对方还敢不解?虽然有点不厚道,但一个公司签约了艺人,却不管不顾,让艺人去酒吧驻唱来赚钱,几年没出国专辑,出单曲还要自己花钱录制,没有比这更不厚道的了。

方茴又道,“我听说宋成宇在全国有几个死忠粉,这样吧,等这部剧播出后,给他好好办个生日活动,请专门办活动的公司来搞,务必搞得盛大一些。”

季宜笑说:“老板,你是不是多来A梦上瘾?”

方茴抿唇,“怎么办,就想好好宠我的艺人呢,把我喜欢的艺人都纳入我的旗下好好保护着,还有宋成宇,太有偶像气质了,我差点变成他的迷妹,总之,你要好好带我的偶像哦。”

“……”公费追星真的好吗?

季宜哭笑不得,“老板,醒醒!要么我跟宋成宇说说,让你潜规则一下?”

方茴这边正在喝水,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她咳了咳,“那不行,我老公要吃醋的。”

“真不考虑爬个墙?”

“爬墙?怎么爬?”她开着玩笑,谁知道这话竟然被郁文骞看去了,方茴莫名心虚,郁文骞表情不变,头都没抬,只轻飘飘道:“方茴,要不要我教教你爬墙的正确姿势?”

他真的教了,把方茴按在床上,而后亲身示范,告诉她爬墙最好要这样爬。

方茴咬咬牙,在他阴郁的注视下,咬牙打字:“我是那种人吗?我对我老公可是真爱好吗?再说了,他们当偶像可以,做男人算了吧,我喜欢成熟能掌控全场的男人。”

回头,搂着郁文骞的胳膊,轻声道:“老公,你说是吧?”

郁文骞唇角微扬,睨着她,“方茴,想都别想,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都是我的。”

方茴顿了顿,忍不住靠在他怀里,“你也是我的人。”顿了顿,又问,“对了,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会怎么样?会把我的骨灰葬了吗?”

想到郁文骞第一世时的表现,方茴有些拿不准,那时候郁文骞似乎把她骨灰抱回了家,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其实方茴很好奇他会怎么回答,他对她真的有那么深的感情吗?

“文骞?”

郁文骞不知在想什么,许久,才沉声道:“方茴,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和我同床共枕,哪怕你死了,你也是我的人,死也逃不掉。”

他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冷意,和往常的郁文骞不一样,不,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郁文骞,这时候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和第一世的他莫名重合,方茴心道这可真是够变态的,死了还得把她留在身边,还得睡在一张床上。

第一世的郁文骞也是这样想的?那她死后,郁文骞的日子过得如何?他会不会还继续爱着她,在没有她的世界里,孤零零一个人呢?想到这,方茴眼睛发酸,心里莫名不是滋味,如果不知道有平行世界就算了,她还能跟这个世界的郁文骞毫无牵挂地好下去,可知道了就会忍不住想,那个世界的郁文骞有没有人陪?

“怎么了?被我吓到了?”郁文骞语气缓和了许多,手抚摸着方茴的发丝,像哄孩子一样。

方茴摇头,往他怀里钻了钻,“老公,我们要永远这么好。”

“不爬墙了?”

方茴咳了咳,“就你这种床上技术满级的人,我胃口被你养刁了,找谁能满足我?”

郁文骞似乎很满意,捏着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一下,语气带笑:“很显然,我也无法忍受别的女人,毕竟别的女人都不像我老婆这样,鲜嫩多汁。”

“……”方茴耳根发热,知道他意有所知,便一口咬在他锁骨上。

剧组那边有钱后很快就到位了,制作班底都是公司人去找的,找的都是当下最好的,方茴想把《美味厨房》打造成一部制作优良的电视剧,虽然是轻喜剧,可要是能打造好细节,哪怕是偶像剧也能俘虏一干死忠粉,当初这剧本也是找的韩国那边的编剧,为的就是从剧本这个源头上就保证质量,还好最后的效果很让人满意。

隆冬开机,演员还得穿薄衫,方茴不得不感叹演员也不容易。

好在男一号和女一号都定下了,剧组开机,算是了了方茴的心事。

-

不知不觉,方茴已经考完了期末考试,同学们都收拾好准备回家,陶小雅和孟心露自从知道方茴的老公是郁文骞后,天天开玩笑喊她千亿阔太。

寒假前最后一顿食堂餐,方茴刚坐下,孟心露便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千亿阔太吃同款食堂套餐。”

“……”

陶小雅:“哇!!以前还用过同款的毛巾,同款拖鞋,同款手账本呢,方茴以后你出名了我把你用过的东西摆到网上去卖。”

“……”

方茴哼哼,懒得理她们,天愈发冷了,好在方茴最近修炼的勤快,倒是不觉得有寒气入侵,只穿了件薄款的白色羽绒服,看起来比一般人轻薄许多,也美许多,方茴抽空回了趟温玉君那,温玉君见了她,低声道:“陈芊芊也来了。”

方茴看向屋里,“还没分呢?”

“不知道,你哥的事我不想插手。”温玉君摇摇头,把方茴带给她的花插到花瓶里,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当下屋里忽然传来争吵声,方茴因为修炼,听力比常人好许多,就听到屋里的方向阳怒道:“陈芊芊,你什么意思?我们还没分手你就跟别人相亲?”

“怪我吗?我早跟你说过,让你把这房子卖了买我家附近的房子,只要你把房子写我名字我就嫁给你,可是你呢?到现在都不同意,你让我怎么想?我找备胎有错吗?要不是,我也不会被逼到这个地步。”陈芊芊喊道。

“你找备胎还有理了?”

陈芊芊长长地叹息一声:“向阳,我不想跟你吵,哪个女生嫁人不想嫁给条件好的?我这么做有什么错?你要是怪我我也没办法。”顿了顿,她低声道,“只要你肯把这套房子卖了,买房子加我名字,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真的,向阳,我们能不能在一起这要看你的表现。”

方向阳沉默许久,终于道:“分手吧。”

陈芊芊似乎被雷劈一样,竟然满是愕然,“分手?方向阳你不是说了永远不会提分手?现在你要跟我分手,你……你疯了吧你?就你这样的条件,跟我分手你找谁?哪个女方愿意嫁给你。”

“那我宁愿打光棍。”方向阳的语气里说不出的疲累,“芊芊,你走吧,咱们好聚好散。”

陈芊芊急了,她只是想威胁一下方向阳,让对方知道她不好惹,好达到她的目的,谁知道方向阳竟然被惹急了直接提分手。

“向阳你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了。”

陈芊芊咬牙,冷笑道:“行啊,方向阳,谁离开谁活不了,我离开你照样找个好的,你离开我能找什么样的?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

说完,陈芊芊拎着包走了,方茴跟上去,陈芊芊走了几步,回头冷声道:“别来劝我,我是不会回头的。”

方茴疑惑,“陈小姐,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你跟我哥那么久的感情了。”

“没什么可考虑的,你也是女人,换位思考,如果你老公家连婚房都买不起,你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其实……也可以一起努力买房。”

“算了吧!女人的青春很宝贵,我凭什么浪费在他身上?”陈芊芊冷笑一声,当下一辆宝马车停在她身边,陈芊芊蹬着高跟鞋上了车,方茴注意到驾驶座上的男人看陈芊芊的眼神充满暧昧。

陈芊芊咳了咳:“我有更好的选择,我倒要看看方向阳能找什么样的女人!”

方茴的目光冷了冷,她似笑非笑俯视着车里的人,“那还真是遗憾了,原本我还想着把华亨国际的房子过户给你们,既然这样,那真是可惜了。”

陈芊芊一愣,华亨国际是著名的豪宅,那边都是大户型,一套房子好几千万,且学区很好,教育资源都集中在那附近。

可是方茴这种人哪来华亨国际的房子?吹牛的吧?

其实方茴说的是实话,就算方向阳不要她的馈赠,她也想把这房子作为礼物送给以后的小侄子,反正她房子多,也不在乎这一套,现在她公司稳定,以后要什么房子买不到?

陈芊芊疑惑着系好安全带,她的男伴疑惑地盯着方茴离去的方向。

“怎么了?”

“我看她有些眼熟。”

“她?你见过她?”

“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郁氏集团老总郁文骞的太太吗?你跟她认识?要是能跟郁氏搭上关系,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陈芊芊僵硬在原地,“你是不是看错了?”

“不会看错,她这么漂亮的人也很难找出第二个啊,我在一次酒会上见过她,郁文骞很宠她,这女人命真好,听说原生家庭很普通,父母条件都不好,偏偏就她入了郁文骞的眼。”

陈芊芊怔怔地看向方茴的方向,方向阳的妹妹,竟然是郁氏老总的太太!难怪她口气那么大,华亨国际的房子都说送就送,早知道自己刚才就不该话说说的那么绝,可方茴为什么不早说呢?早说的话,她就不那样了。

陈芊芊悔的要命。

方茴回到家,拍拍方向阳的肩膀,笑道:“哥,改天给你介绍好的,娱乐圈的你喜欢吗?”

方向阳哭笑不得,心道妹妹脑洞也太大了点,人家明星哪里是他想喜欢就喜欢的。

“好了,哥的事哥自己有事,你好好照顾好自己和妹夫,不用为我烦心。”

“哥,我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大丈夫何患无妻,就是没有又怎样?光棍又不要交税。”

方茴和温玉君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

年关,老爷子把家里人聚集起来,搞了个家庭派对。

“郁阳,把你女朋友也带回来热闹一下。”

郁阳蹙眉,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

聚会那天中午,方月心打扮得体地从车上下来,她满是忐忑地看向这套顶级豪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和郁阳的关系越来越差,以至于郁阳甚至不许她来家里找他,这是方月心第一次受邀来参加郁家的家宴,对她有特殊的意义。

方月心内心激荡,刚走进大厅,就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方茴。

方茴穿了条黑裙子,体态轻盈,卷发披散在肩头,妩媚却又年轻有活力,她身边的郁文骞用一种极其温柔的眼神注视着她,那种温柔与他冷厉的外表好不相称,让方月心有种错觉,仿佛是她看错了。

方月心内掀起一种酸涩的情绪,当初她以为自己抢了方茴的男朋友就能高枕无忧,谁知郁阳自从得手后,就对她不冷不热,虽然不拒绝她投怀送抱,却从未答应过她任何请求,也不准她来郁家,对外更是不准她提起俩人的关系,方月心甚至有种感觉——郁阳在怨她做了那些事挤走了方茴。

她不幸福,可方茴明明嫁给了植物人命却那么好,郁文骞那么疼她,简直把她当眼珠子一般,如果不是郁文骞,以方茴的出身,在这郁家哪里能站稳脚跟?

如果……如果她当初嫁给郁文骞,如果她把郁文骞抢过来,那这份宠爱,是不是就变成她的了?

这种念头一旦冒出来,掐也掐不住,方月心敛住眼里的情绪,勉强勾唇,“姐姐,姐夫。”

方茴挑眉,“妹妹好。”

方月心咬牙,柔弱的目光看向郁文骞,一副娇弱的样子。

“姐夫,你身体好点了么?妹妹我很担心你。”

方茴抿唇,眯着媚眼,笑了起来,“妹妹,姐姐我的男人就不劳你来担心了,你有空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方月心一怔,“我自己?”

“听说妹妹已经很久没戏拍了,家里的钱还够你买衣服买包吗?不够的话跟姐姐说,姐姐可以跟银行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把你的信用卡升升级,让你不至于太窘迫。”

方月心脸一白,眼神躲闪,“姐,你说什么呢?”

“听不懂?”方茴似笑非笑,“那我明白告诉你好了,你又得罪我了,所以从今天起,你别想在娱乐圈里接到任何工作了,这样听懂了吗?”

她的要挟方月心并未放在心上,只当她是为了过嘴瘾,方茴不过是个学生,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

吃饭时,家里的人难得聚齐了,方茴原以为三房所有的人都回来了,谁知听朱引兰感叹,才意识到郁家还有个人没回来——郁阳的妹妹,郁阳的妹妹一直在国外,第一世时方茴也只见过她几次,跟她并不熟悉,印象不深,下意识觉得家里没有这个人。

老爷子很高兴,开了几瓶好的红酒,他吃饱后放下叉子,笑道:“今年是好年头,文骞能醒来我实在是高兴,我宣布今年若是有小宝宝出声,我会加倍奖励。”

二房三房的人眼都红了,恨不得叫自家孩子现在就去播种。

老爷子笑眯眯看向方茴:“方茴啊,你要是怀孕了,爸有红包给。”

方茴笑笑,想象中的红包就是长辈递给她的那种,最多几万几十万。

谁知老爷子又说:“一套美国的别墅,1个亿的奖金。”

方茴噎了一下,开玩笑道:“万一生两个呢?”

她明明是随口一说,可老爷子却当真了,竟然兴奋道:“要是两个,奖金翻倍,别墅翻倍。”

方茴被逗乐了,“爸,你这是在诱惑我生娃呀。”

老爷子竟然很得意地捏着胡子,“可不是吗?我们家很久没有新生命出生了,你是个命好的,自打你进门后,我那些小毛病都没了,医院都没去过,你要是生了孩子,肯定遗传你的好运气,说不定能为家族带来好运势呢。”

老爷子迷信,方茴也迷信,她越想越觉得老爷子说的有道理,再说有灵气护体,怀孕对她来说并不是风险很大的事,老爷子不愧是创始人,这话说的让她差点就想把郁文骞拉回房间生宝宝去了。

方茴笑问:“文骞,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郁文骞道:“都行,只要是你生的就行。”

方茴心满意足了,继续低头吃饭。

一旁的方月心盯着他们看了许久,一想到刚才老爷子说的筹码,她就忍不住心里泛酸水,难道这就是豪门跟普通人家的区别?生个孩子竟然奖励那么多的东西,就好像生的是个龙子,这样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点,方茴的命怎么就那么好?

方月心的心愈发活络,总觉得这一切应该是她的。

而郁阳也冷着脸收回视线,他握住刀叉,手紧紧攥着,心里掀起波浪,蔓延到舌尖,让他舌尖有了一种淡淡的苦味,他们竟然谈论到生孩子,可见是发生过关系了,也是,他到底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他们同床共枕,怎么可能会清白?

郁阳垂着视线,忽然觉得眼前的食物,毫无吸引人。

“文骞,你想要孩子吗?”晚上,方茴钻进被窝里问。

“不想。”

“啊?”方茴一愣,又从被窝里钻出来,“不想?郁文骞,你什么意思?”

郁文骞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沉声道:“刚结婚没多久就要孩子?有了孩子,你的心思会全部放在孩子身上,这是母亲的本能,对我,自然缺乏关注。”

没想到是这样原因,方茴笑道:“不会,就算有了孩子,我最爱的依旧是你。”

她软骨头一样,靠在他身上,把全部重量放在郁文骞胸口。

郁文骞推开她,“少给我灌迷魂汤。”

“我说的是事实,不信你听听我的心,我的心就是这样想的。”

他竟然真的听了,趴在方茴的心口,很认真很认真地听,听到最后又开始行不文明的事,把方茴弄得浑身发烫,脚趾蜷缩,舒服得把这些问题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次日郁文骞正在开会,忽而接到秘书的电话。

“郁总,有位方月心小姐找你,她说她是您的小姨子。”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 沧海有时尽 落月江湖 冰与火之歌13:群龙的狂舞(上) 逍遥房东 我的老师是神算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昭奚旧草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OFFICE怪谈